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昏暗的空間中,溫度逐漸攀升,四周安靜無聲就連外頭的街道也沒了人們行走的聲響,衣物摩擦的聲響在偌大的臥室中顯得特別突兀,輕柔的吐息中帶著一絲急促和焦慮,對於未知的發展感到不安、焦急,卻在肌膚相觸的同時化作充滿熱度的嘆息,壓抑著的呻吟也不自覺洩漏出來。他強忍住逃離現狀的掙扎,他們知道彼此的感覺是相近的,對於這種跨過一線的行為有所猶豫,卻沒有停止,手就彷彿被慾望牽引著緊緊抱住彼此的身體,想留住這份熱度。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終於睡著了?」


「你在啊?難怪剛剛一直感覺到殺氣還在想是誰放出來的呢。」

雲雀頭也沒抬,他只是溫柔的注視著累壞之後睡著的綱吉,手輕輕的撫過他的頭髮,儘管知道身邊那個危險的男人正慢慢逼近他們倆,但感覺不到致命的殺意。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那個時候就是這樣,我在辛德利亞邀你做我的MAGI的時候,你就一直不對我敞開心扉。』

 

那個人充滿了慾望的臉苦笑著,看著我,我知道他沒有一絲回心轉意。

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他變成這樣的,他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想要承擔所有的一切,他想要一個永遠不會失敗的世界,那個世界是由他自己一個人親手操作,一個以他的價值觀構成的幸福的世界——但其實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沒有任何悲傷和挫折的世界,不可能存在。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哈哈哈哈,你看這老頭——
「喂,艾菲歐,見好就收吧,我記得這一帶是彭哥列的地……


散落了一地的酒瓶,被人踢開了之後砸落在地板上,使用暴力的男人沒有聽進同伴的勸說,只是用腳狠狠的踩著已經無力反抗的老人的手臂,這個老頭居然在他正在興頭上的時候跳出來對他說教,明知道這是彭哥列的地盤,居然還有人敢反抗他上禮拜家族中的表兄說可以幫忙介紹彭哥列的成員,那是無上的榮耀。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rry又一次的在全身疲倦的狀況下醒過來,四肢就好像被魔法綑綁住似的動彈不得,他好不容易動了根手指頭,只能勉強把床邊的眼鏡掛上鼻樑,視線因此變得清晰起來,陽光從窗子那頭照亮了室內,他雖然意識到早晨的到來,身體卻慵懶得無法起來,眼前的景色被某個影子遮擋住了一半,使光線沒有想像中刺眼。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確認是澤田綱吉本人,由於大量殺戮,我們將你永遠囚禁。』

 

復仇者確認完他的身分後並認為他是真正的澤田綱吉,由於是彭哥列首領才沒有像當初抓住骸一樣直接將綱吉帶走,綱吉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使者再次前來,並不是完全不會害怕的,復仇者的樣子在很久很久以前見過一次,看到骸和千種他們一起被拖走的瞬間全身都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什麼也無法做,至今綱吉還會後悔當初沒有伸手抓住骸的手,如果抓住了,也許可以救他也不一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bsence to love is what wind is to fire.

離別之於愛情好比風之於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