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Harry他們翻開了『標準咒語第六級』,現在Snape正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談到了催狂魔的特徵以及牠們的能力,令在場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他們三年級的時候就遇上過催狂魔,實際看過牠們,大部分的人都知道牠們很可怕,但是沒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催狂魔到底可以帶來怎麼樣最深層的恐懼,被吸取快樂的感覺到底是怎麼樣的。
Harry並沒有很專心在課堂上,他遇上催狂魔的次數還有從牠們手下逃脫的次數說不定都比普通人多了許多,Lupin教授曾經教他怎麼使用護法對抗那些噁心的東西,而每次想到三年級時,他就忍不住想起剛知道Sirius存在的時候,還有無心之下放走Peter Pettigrew的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場災難,雖然Harry覺得已經比過去魔藥學時要好得多了。

但他本來特別感興趣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在他每次看見Snape那陰鬱的雙眼時,就變得心情複雜起來了,但他卻也無法否認Snape好像在這方面研究得很透徹,連續兩個禮拜的課程就顯示出他對相關知識的完備以及深入,他和Ron認為Snape根本就是『愛死了黑魔法,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其他老師都離開,終於輪到他教的時候』。不管他有多少知識,那偏心和對Harry的嚴重偏見還是和魔藥學時沒有改變,於是,雖然只能承認他比該死又邪惡的老蟾蜍好那麼一點點,但絕對無法蓋過LupinHarry心中的位置,對Harry來說,Lupin就是最好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晨的陽光照射入他的房間,室內的溫度隨著太陽的角度緩緩攀升,他感覺到昨晚和他睡在一起的巨蛇正緩緩移動牠的位置到更陰涼的地方去,而他也忍不住想拉起棉被遮擋那刺入自己視線一隅的陽光,過了一會兒,他終於還是忍受不住掀開了棉被,心情不悅的皺著眉頭從床上爬起,手指輕輕滑入額前柔順的黑髮將它們往後撥開,他有些厭倦的望著那溫暖至極的清晨陽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到原本的時空了,他一個人走在商店街上,四周很吵鬧,但是他卻彷彿什麼也聽不見。
腦中回響著的是雲雀最後所說的話,那是什麼意思他不清楚,他有些後悔為什麼在最後還要接起那通電話,如果什麼也不知道就這樣離開的話,或許就不會有任何留戀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呢?
為什麼會到了現在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這種奇怪的感情?想不明白也不希望自己明白,只是,這肯定不是正常的,綱吉知道,而且這不會有結果,綱吉也知道。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恭彌,為什麼像你這樣的人會繼續待在我的身邊呢?』

『怎麼了,事到如今問這種問題。』他有時候會像這樣問我,我也總是如此回答他,綱吉就會笑,『笑什麼?如果有那個時間把這份報告看了吧,我還有其他工作。』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恭彌,你在這裡啊。』
那個聲音總是很柔和,有些無奈,『難得的聚會又不見你人影,結果真的是一個人在這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