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王者天下短篇(信受)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信感覺身體有些發燙,他想是因為酒的關係,或者是因為剛剛打完了一場勝仗,他的身心都因此而高昂,他許久沒有經歷這麼激烈的一戰了,他並不害怕戰爭中那些呼嘯耳邊的死亡與危險,相反的,那些都轉變成了極高的快感,充滿了他的整個內心,讓他逐漸看見通往天下大將軍的嶄新大門向他敞開。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桓騎軍以及飛信隊的會合地,擴珉。

兩軍在結束了一場激烈攻防與鬥智的戰爭之後,即便尚未完全攻克黑羊,但目前的戰況已經逐漸轉向有利於秦軍的態勢,在桓騎用了讓人意料不到的奇計盛大重創敵軍後,他們勝利的趨勢已經非常明顯,敵人雖然驍勇善戰卻不敵秦軍的撲殺,這樣一瞬間決定生死的戰局,飛信隊對於桓騎軍靈活的作戰方式也感到十分敬佩。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蒙恬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醒來的,大概是聽見了那兩個人的聲音後便半睡半醒的恢復了意識,一開始他只是好奇著王賁會不會又和信吵起來,他早已習慣看見他們兩個人互相鬥嘴的模樣,或許是性格的問題,也可能成了一種習慣,看著他們因為一點小事而鬧起來,自己則常常被夾在中間作和事佬,他和兩個人的感情都不算差,而身在其中也從未有不自在的感覺,蒙恬對於自己的這個位置感到愉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王賁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焦慮感,或許是因為周遭過於吵鬧的聲音,人們喝了酒後大聲嬉笑的聲音總是容易讓他變得煩躁,就如同信所說的,他不懂與眾人玩樂的情趣。從小,他所出身的家世教會了他和身分不同的人保持距離,冷漠的父親是他所厭惡的對象,同時也是必須要贏過的目標,只有不斷的讓武藝進步,獲得更多的軍功,他才能夠擺脫父親給予的陰影,甩開那彷彿不像是在看著親生兒子的眼神。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一天,彷彿所有人的心情都被解放了,聽得見兵士們有人大聲狂笑,還有人哭泣,也有人唱歌,他們看起來一個個沉浸在高昂的情緒中,即使戰了一整天傷的傷、殘的殘,卻沒有一人想要現在就回營休息。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蒙恬最近發覺他的視線不知為什麼總離不開某個人,那是他的戰友之一,共同作戰幾次後已經足夠了解對方了,但還是像第一次認識那樣追著他的身影,像是期待他會做出什麼特別的舉動。

分明那個人的身姿並不雍容華貴,沒有氣度非凡,沒有運籌帷幄的本領,也沒有冷酷無情的殘暴,更沒有高貴的後山,或是魁梧龐大的身軀,那張滿總是帶著傷痕的臉也稱不上英俊迷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