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BLACK HEART (主雲綱/骸綱/白綱/all綱) (4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腳步聲快速的通過走廊,回聲在整個安靜的空間中砰砰迴響,不知道是因為已經剪掉的銀色短髮,還是因為他聽到那個人回西西里的消息,讓他的身影看起來比幾年前更加輕快,但即使如此他當下的心情卻不是很好,他用幾乎是奔跑的速度來到了一扇有著幾個人守著的房間前,部下一臉膽怯的看著從遠方逼近的守護者大人,對他的壞脾氣和粗暴的個性部下們早已經是一清二楚,等一下大概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果然對方一來到他們面前就扯開了喉嚨大喊,用恐嚇般的動作粗魯的指著他們。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戰後不久,加百羅涅的人也趕過來會合了,但是卻沒有辦法進入依然在治療觀察中的綱吉的病房,站在門外頭的迪諾看起來若有所失,他和雛菊對戰的傷一下子就恢復了,但是,綱吉的身體卻沒有辦法如此。

 

加百羅涅照著綱吉所計畫的在這一年之間一邊逃避密魯菲奧雷的追殺,一邊藏匿那些從彭哥列逃走的舊部,假意對抗著與密魯菲奧雷合併後的彭哥列並做為聯繫瓦利安和其他各部的橋梁,他的任務算是非常完美的執行了,並沒有出任何差錯,整個計畫也因此才沒有四分五裂,但是不知為什麼他卻感到相當沮喪。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這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將世界操縱在手上,他一直覺得這樣的話自己就會變得滿足。
因為他一直都是一個什麼都沒有所謂的人,雖然玩遊戲的時候也會盡全力,也會認真起來,和朋友相處時有時候也會因為感動而喜悅,和入江正一、和澤田綱吉做為友人相處的那些時間對他而言是最快樂的時候,他對他們所露出的笑容有時候也是真心的,只是,就算沒有這些他也覺得無所謂,就是這件事情讓他困擾。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獄寺待在身邊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忘記什麼時候開始他總是會陪伴著我,支持著我所做出的決定,有時候什麼話也不說只是用著那充滿信賴的雙眸望著我,光是那樣就能夠讓我感到安心,從中學開始覺得有些麻煩的獄寺君,不知不覺成長了,他成為了所有人都認同的強大的守護者,部下們很怕他卻同時敬重他,我知道他那麼認真學習都是為了支撐住我,但是,為了我無心說的一句話或是所做的行為而受到影響的毛病,他卻始終沒有改過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告訴我,你覺得身為彭哥列的首領到底是代表什麼?』


首領?九代首領是個溫柔的人,家族的信賴也很濃厚。

但我是個無力者,明明知道應該承擔起家族的一切罪惡,要保護同伴,卻沒有足夠的覺悟就當上首領了。
到頭來也無法逃過自己良心,經常暗自感嘆身世有多麼坎坷,為什麼不能夠平平安安普普通通的過完一生,為什麼自己是黑手黨的首領,為什麼不是別人偏偏是自己,為什麼里包恩會來到家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獄寺坐在房間裡頭,不管怎麼拉扯都無法將手上那沉重的手銬取下,這東西若是硬打壞恐怕還會爆炸,這讓他們束手無策,而外頭也有著看守他們的人。
對於自己無法在緊急的時刻幫上綱吉的忙,獄寺恐怕比任何人都更自責。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蘭坐在沙發上,他如同嗜毒一般上癮的棉花糖就散落在桌面,手中輕輕擺弄著那個由綱吉拿來的長方形盒子。


房間內安靜無聲,獄寺和山本兩人還有桔梗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山本和獄寺的表情對此刻顯然有些忐忑不安,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在白蘭手上那些指環並不是真的,明白的人只要一看就會知道,何況是身為瑪雷指環繼承者的白蘭。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色的火焰染燒著天空,在接近夜晚的紫色晚霞之中顯得刺眼無比,骸嘴角下撇,他一直都不喜歡這個男人,一但戰鬥起來就相當狂暴,兩雙在身後的鮮紅翅膀大大的展開,皮膚變成了暗紅色,臉猙獰的笑著,似乎對於自己發現的事實感到狂喜無比,他是密魯菲奧雷中對綱吉最不信任的人之一,但他的直覺非常敏銳,稍早,他看見綱吉一個人出門,接著里包恩、骸都在不同的時間出外,看似為了不同目的而離開本部的這幾個人,他感覺非常異常。
一路尾隨著來到了這個地方,居然看見了黑魔咒的人出現在附近。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冷的風將葉片吹到了他的臉上,他靜靜的坐在長椅上頭,一直有人從他的面前走過。
這條街附近的居民過去經常在黑手黨的威脅之中生活,彭哥列和密魯菲奧雷的爭鬥時期他們學會了緊閉門戶,對黑手黨的爭執視而不見,也學會不再對執法單位通風報信,因為那只會讓他們的生活更加痛苦而已,連警方也無法介入如今黑手黨的鬥爭,然而,在彭哥列消失後的這一年他們的情況就大大改善了,過去好一段日子都沒有外出自由的綱吉,映入他眼簾的街道的模樣是一片和平、開朗,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否還要堅持將彭哥列復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彭哥列,終於找到你了。」
這天,當綱吉正打算走回自己的房間時,卻遇上了在走廊上漫步的斯帕納,手中抱著一個小型莫斯卡。


「斯帕納,早。」綱吉打了招呼,卻馬上意識到現在已經是中午。


「上次說有個東西想讓彭哥列看看的,那個裝置還需要最後的調整,但一定可以提升你的火焰準確度。」斯帕納興奮的說著,就突然用力的抓住了綱吉的手往前拖拉,綱吉只能夠跟著他走,卻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斯帕納的無厘頭也不是第一次,好幾次要求綱吉到他的工作室去,綱吉都沒有時間過去。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方的手指輕輕碰觸自己臉頰的感覺溫暖得令人安心,這股溫暖的氣息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了,本來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願意承認這個事實,但果然還是沒有辦法一直隱藏下去,見到他就會心情動搖,想要為了誰做什麼事情,這種感情他本以為從艾斯托拉涅歐逃走時就不再存在了,以為自己徹底變成惡人,很難想像六道骸會想要守護誰。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走出了門後通往外出的入口,只見穿著一身休閒上衣和黑色皮褲的桔梗,似乎已經接到了命令正等著綱吉前來,綱吉一出現他就恭敬的點點頭,大概只有桔梗是真六弔花之中唯一真正尊敬他的人,其他密魯菲奧雷原隊員只不過因為害怕白蘭的怒火而服從著綱吉,但他們始終把他看成是彭哥列的首領,是敵人,往往連正眼都不願意看他。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輕柔的腳步踏進了柔軟的草地,男人東張西望的看著這荒草叢生的地方,很難想像過去這裡是人人知曉的第一代劍帝死亡的地方,在這裡,第二代的劍帝戰勝了對方,並且砍下了自己的左手。


他最近很常過來這個地方,每次覺得有些迷網的時候就忍不住會過來看看,想到自己當初放棄棒球的夢想跟隨著自己的友人前來義大利的原因,如今都變得模糊不清了,他總是覺得來這裡或許可以找回一些之前的感覺,卻只是變得更加自責而已——為什麼當初沒能夠阻止他,為什麼現在還是沒有辦法阻止他。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骸的意識從一片漆黑之中恢復的同時,心想著一定是有誰做了什麼。


是綱吉……終於成功了嗎?


前來迎接他的庫洛姆等人看來卻沒有想像中來得喜悅,他們多年來希望可以達成的目的終於達成了,卻不知為什麼蒙上了一層陰影,觸碰庫洛姆顫抖的臉龐時,她只是低聲說『這是boss的命令』。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密魯菲奧雷暫停攻擊的第三天,他們終於確認了當時綱吉的死不過是幻覺的結果,加上瓦利安所在的古堡是本來從密魯菲奧雷手上搶過去的基地,所以密魯菲奧雷當然可以很快的掌握彭哥列現存的人在什麼位置,它們大舉調動了所有的部隊,這次黑魔咒和白魔咒的人都會一起出動,入江正一空缺的位置由桔梗代替了,而身為和白蘭同等地位的尤尼也會出現在眾人面前帶領黑魔咒,看得出白蘭已經決定要完全摧毀彭哥列,不想再等下去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其實並不厭惡戰爭,畢竟從懂事以來就活在戰爭之中,也在戰爭中找到了活著的意義。


意外的認識了拉爾,她成了為我的教官,兩個人在戰場上經歷各種危險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從未想過有畏懼死亡的一天,然後我轉念一想,那大概是因為過去從沒有如此的逼近死亡才會如此,身邊的時間一瞬間像靜止了,眼前只見得到燃燒的火焰,卻聽不見聲音也感覺不到熱度,似乎還能夠聽見誰呼喊自己的溫柔語調,卻很弱很弱。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夢,感覺異常清晰。


涼意飄盪在四周,這份空氣中的氣味和風拂過臉頰的觸感,和那次的夢很像,和骸大人所在的夢很像,可是更加陰暗不安,微弱的生氣彷彿隨時都會啪的一聲消失無蹤,那一片美麗的綠色草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暗紅色的背景,但她還是感覺得出來這是骸大人的氣息,不可能認錯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水從屋頂的縫隙溜進來,水管被火焰破壞之後碎裂開來不斷的湧出混著腥味的水,幾個殘破不堪的軀體倒在地板薄薄的水面上,每張猙獰、恐懼的臉孔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死亡,一雙皮鞋無視他們的存在只是緩緩踩過骯髒的水面來到他們旁邊蹲下來,看了他們掛在手上廉價的指環,沒有雲屬性的指環使他有些興趣缺缺,他隨手把自己手上裂開一半的指環扔下,踩過地板上那脫落的密魯菲奧雷的胸章。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吧。」綱吉一進門看到里包恩、山本、獄寺和了平都站在那兒等他,直接開口。


「十代首領您已經知道了嗎?」


「知道了,那傢伙又送來了花,就像唯恐我不知道呢。」綱吉坐上了位置,手放置在桌上撐起了下巴,視線對準了站在書櫃邊的里包恩,「里包恩你覺得呢,我應該去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睡著了?」


「你在啊?難怪剛剛一直感覺到殺氣還在想是誰放出來的呢。」

雲雀頭也沒抬,他只是溫柔的注視著累壞之後睡著的綱吉,手輕輕的撫過他的頭髮,儘管知道身邊那個危險的男人正慢慢逼近他們倆,但感覺不到致命的殺意。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