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9:00──── 

他的早晨總是這樣來臨的,在空盪盪的床上一個人醒過來,慵懶的左翻右滾也不怕會壓到其他人,他的睡相一直都不太好,根據和他一起住的人說夜晚的時候手啊腳的會突然飛過來狠狠的打在身邊的人的胸口,但他自己是無法確認的,只是每天早上醒過來時會發現自己從床的一端移到另一端去,手中緊緊的抱著一條等身長的巨大抱枕,上頭用麥克筆草草的寫著『骸』。

綱吉昏昏沉沉的爬起來,將手中的抱枕往旁邊的地上一丟,打了個哈欠。
然後慢吞吞的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毫不在意的踩過剛剛被丟在地上的抱枕前往浴室,他幾乎忘記那抱枕上的名字是怎麼來的了,只知道自己對那個一早總是會消失身影的人抱怨時,對方說『那麼乾脆就抱著這個好了,還是你更喜歡我用幻覺?』,綱吉拒絕了幻覺後就留下了這個抱枕。

一如往常的,綱吉走出浴室後環視了一下房間,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他甚至不清楚昨天晚上那個人有沒有來床上睡覺,也有可能半夜就跑到哪裡去閒晃了,那個人總是這樣的,就算有什麼計劃也不會對同住的他事先說明,偶爾就會突然消失蹤影,甚至還有過突然好幾天不出現的,綱吉一直以為久了就會習慣這樣的事情,但果然不管過多久還是無法習慣。

……想要每天早上看到對方,這是自己的問題嗎?

但綱吉也不認為骸不喜歡自己,相反的,他很清楚骸對自己的感情,不然,兩個大男人、又都不缺錢,不會那麼無聊同居的,綱吉現在算是半借住,當他一個人來西西里時一下子找不到可以住的地方,正想去借住彭哥列時被骸攔住了,問綱吉想不想和他一起住,於是就在瓦拉提那托鎮上買了一個小房子,全是骸出的錢,三餐和各項食衣住行也全都花費骸的,綱吉有時感覺自己像是被包養了,但可以完全不用擔心金錢的問題他也是樂得輕鬆。

綱吉這時候想著早餐該吃些什麼,一不小心又踩到了剛剛丟在地上的抱枕。
他冷冷的瞪著上頭寫著的『骸』字,嘆了一口氣。

「你這傢伙乾脆別回來了。」





────早上,9:00────  

骸站在街角,咬著剛買的熱騰騰的三明治。
剛剛賣早餐的老闆看到他的樣子時嚇得倒退了三步,手顫抖著好半天才把做好的早餐送到他的手上,這也不能怪對方禮貌不周,不管是誰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大概都會是那種反應吧,就連現在早上看見他的行人都紛紛的閃避視線,不想與他對上。

要怪也只能夠怪這一身的血跡,剛剛做完一個任務衣服難免沾上了一些血,他想自己要是用這身模樣回到家中,家裡頭那個人又會大驚小怪然後生氣的對他怒吼了,之前就發生過一次那樣的事情,看見對方難受的樣子他自己也會憂鬱起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會受到澤田綱吉心情的影響。

他和澤田綱吉一起住後,生活出現不少改變,過去一個人自由慣了突然多個人在身邊,感覺很彆扭,但是,他卻不討厭對方那種容易擔心的性格,看見澤田綱吉擔心自己的事情他就會產生一種奇妙的愉悅心情,一不小心就會變得壞心眼起來,但如果超過了限度就變得不好玩了。
吵架的時候也不少,對方看來是很不滿意他的生活習慣和過度隨性的態度。

「就算是我,被念也是很討厭啊。」骸輕聲的說,然後他拿出手機來,「……找個藉口好了。」

想著要打些什麼理由回去取悅一個人待在家裡頭的人,骸思考了一陣子
思考這種事情真的很不像他,以前要去哪裡就去哪裡根本不需要想有誰會在意這樣行蹤成謎的自己,因為不會有人在意的,不會有人關心這樣無聊的事情。

事實上他現在覺得有些麻煩,但就算有些麻煩,比起綱吉搬出去他寧可忍受這樣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手機反而先響起了,他低頭看上頭浮出的訊息。
『我和獄寺他們出去,下午再回家』

手機突然發出了啪嚓的一聲,過了一秒鐘後骸才發現自己又損失了另一台手機,這已經是不曉得第幾台了,他煩躁的將手機一把扔進口袋,儘管他也很清楚只允許自己擅自行動卻不允許綱吉與朋友相聚是一件很無理的事情,也知道沒有什麼好生氣的──但是,果然還是很討厭。

那個人此時想著的並不是自己,這樣的事情總覺得很討厭。




────中午,12:00──── 

綱吉和獄寺還有山本兩個人一起在街上散步,他們剛剛去了一些地方閒晃,又回到這條街。
獄寺和山本現在都住在彭哥列本部中,本來獄寺是極力的希望綱吉也能夠一起住在彭哥列,但是後來卻因為骸的關係而沒有成功,他們現在還不算是正式的家族成員,綱吉也沒有正式的成為首領,只是暫時住在西西里在當地做一些學習,只是當朋友們聽到綱吉要和骸一起同居時,都相當驚訝,也認為以他們兩個人差異極大的個性一定相當難一起生活。

「結果最近如何?那個傢伙還是和以前一樣常常消失不見嗎?」山本問。

「是啊,」綱吉聳聳肩,他面無表情的樣子看來已經不想對此多說什麼,「這樣和沒有住在一起根本就差不多嘛,還不如不要住在一起。」只有到了晚上骸才會出現,他就算一個人在家中等著骸回來也沒有任何意義,所以還不如和朋友到處去玩玩。

「那個人就是那樣啦。」獄寺拿下菸,呼了一口氣,「不能對他期待太多。」有一大半是想安慰綱吉不要太在意這樣的事情,綱吉明瞭的苦笑。

「哈哈,一下子要讓他改過來大概不太可能吧,因為是那個骸呢。」山本附和著,一把攬上綱吉的肩膀,突然壓低聲音在綱吉耳邊講話,「不過,果然阿綱你還是有些寂寞吧?」

綱吉一聽臉有些微熱,他不曉得自己的表情是怎麼樣的,但山本似乎笑得更開心了。

「乾脆十代首領來和我們一起住在彭哥列好了,房間也都很好,一定不會比那傢伙那裡差的。」

「不行啦,我總覺得如果我說要搬走的話,那個人很可能會不小心殺人也不一定。」綱吉顫抖了一下,骸那個人難以捉模,有時候臉上笑笑的事實上心裡氣得不得了,然後執行彭哥列的任務時就會發生可怕的事情,之前兩人吵架時就發生過那樣的事,綱吉不想要把事情搞成那樣。

「不過,說到骸,當初我們都以為絕對不可能和阿綱好好住上一個禮拜的說。」

「呃,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綱吉有些心虛的移開視線,其實同居後不到三天兩個人就突然大打出手差點把房子給毀了,最後還是用骸的錢把一切都重新裝潢過,一開始生活兩個人對彼此都非常的不耐煩,甚至差點要到了痛恨彼此的地步,現在終於學會一點忍讓了。

「那一定是六道骸那個傢伙的問題…和十代首領一點關係也沒有。」獄寺瞇起眼,皺起眉頭,「那傢伙的品味很怪,你們不覺得嗎?而且總是笑得讓人不舒服,想到要跟他住我就覺得起雞皮疙瘩。」

「沒錯,就是這樣。」綱吉嘆息,他完全贊同這件事情。

「哈哈,這樣六道骸有些可憐啊。」山本笑著,卻注意到綱吉在談起骸的事情時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容,那裡頭包含了無奈,還有一些溫柔,或許如果對方不是骸的話,差異如此大的兩人大概是不太可能繼續住下去的吧,因為是骸所以才能夠繼續忍耐。

這個時候他們正前往三人常常一起在空閒時候去休息聊天的咖啡廳,就在獄寺一臉興奮的來到店家門口呼喚著綱吉時,綱吉的眼睛卻好像被旁邊的什麼東西吸引住,不斷的往一家店裡頭的櫥窗張望,山本就這樣湊上前去想知道綱吉在看些什麼。

這家店是賣二手貨的,但也有一些看來相當新而且特殊的東西,但是綱吉在看的東西卻是一隻看來相當樸實簡單的手環,不知為什麼綱吉就是覺得自己被那吸引住了,但是他自己是從來不戴手環這種裝飾品的,但是身邊會戴手環的男生就有許多,其中就包括獄寺和骸。

「你喜歡這個嗎,阿綱?」

「欸,不、不是啦,不是我自己要戴的,我平常又不適合這樣的東西。」只會穿著簡單的襯衫或是Tshirt上街的綱吉,根本不適合那種時髦的小玩意兒。

「那麼,就是想買給別人的囉?」山本問,他其實已經知道綱吉在想些什麼了。

只是,綱吉沉默不語好一會兒,只是盯著那個看。
隨後露出了一個有點困擾的表情,搔搔臉頰,好像相當猶豫到底該怎麼做。

「這說不定是人家用過的二手貨,而且感覺也不太貴,那傢伙總是戴著很好很貴的東西啊。」綱吉輕聲的說,然後想了一下,「而且,我知道這並不是他喜歡的樣式,他一定不會戴的。」

雖然這麼說,但綱吉後來還是買下來了。
因為是二手貨並且也不是什麼有品牌的東西,價錢相當便宜,綱吉身上的錢也足夠買下來。
綱吉將那收到了自己的懷中後就和獄寺他們一起走進了眼前的咖啡店。





────中午,12:00─── 

站在黑暗的角落處的男人靜靜等待著,直到有另外一個人來到了他所在的角落。
身邊全是一些喝得微醉的人,不太會注意到他們正在談話的事情,等待的人使了一個眼色,然後遞出一包白色的東西給對方,然後接過另一方遞回的東西,收進口袋之中。

「喔喔,謝啦,每次你總是可以拿到非常好的貨呢,真想知道你都是從哪裡拿到手的。」

「那是因為我有相當好的貨源啊。」他輕笑,這樣的交易他進行了許多次,每次都可以換取大筆的金錢,但是這只是充當外快而已,比起彭哥列的任務所得到的報酬,這不算什麼。

「彭哥列現在管得很嚴了,現在很難拿到這樣純的貨囉,而且你又賣得便宜。」
「那是因為我不需要花多大的成本就可以到手。」

基本上,雖然彭哥列現在對於毒品的管理很嚴格,不但限制了販賣的數量,也限制了價格,但從彭哥列自己的內部就能夠輕易的取得很好又很便宜的貨,因此這對跟他交易的人來說算是一大樂事,要是被彭哥列知道自己幹了這樣的事情,大概會要抓他吧,但骸就是有辦法掩人耳目。

骸到這裡只是為了進行交易,除此之外他就沒有在這裡停留的原因了。
雖然偶爾也會在這裡喝上一杯,但在這裡待久了總是會染上一些同居人不喜歡的味道。

「你要喝一杯嗎?」這時候在吧檯前的女孩問他,是熟人,「好久不見你出現了。」
「不了,我今天不太想喝酒。」

「又是來做交易啊,小心玩得太過火被彭哥列的人抓住啊。」對方很清楚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卻還是弄不清楚骸真正的身分,這也難怪,骸從來沒有透露過本名。

「哼,這倒是不用怕呢。」
「欸,真有自信,啊,該不會你有熟人在裡面吧?像是認識什麼偉大的人。」

骸那雙異色的眼眸突然閃過一絲詭譎的光芒,一笑,「是呢,還算蠻偉大的。」
基本上是下一任的首領,而且還住在一起,這種事情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話肯定是會嚇死的吧,不過誰也不會想到下一任首領會是那樣漫不經心、一臉天真的男人。

「不說這個話題了,吶,這給送給你。」這時那個女孩友好的湊上前,給了他一個漂亮的盒子。

「這是什麼?」

「送給你,特別為你買的喔。」女孩笑著說,骸並不算討厭這個人,至少在這裡聊起來很輕鬆,但是突然送禮物給他也不難想向對方是什麼意思,大概也是稍微對自己有點興趣吧。

那裡頭裝著的是一只看起來非常漂亮精緻的黑金色手錶,不過這也是當然的,因為上頭的牌子寫著ROLEX,是黃金與鋼的搭配,骸不得不說這個女孩的眼光相當不錯,選得剛好符合他的喜好。
如果在外面看到了的話,他或許會想要買下來,但是這是對方送的……

「抱歉,雖然你的一番心意,但是我不能就這樣收下淑女送的東西呢。」

「咦,為什麼?」女孩有些失望的看骸將那盒子推了回來,連一絲想拿得意思都沒有。
骸只是微微的一笑,露出了一個溫柔的表情,骸來這家店那麼多次以來,女孩從來都沒有見過對方露出那樣的表情,平時聽來總是滿口謊言的骸今天所說的話卻不像是假的。

「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只是禮物而已有什麼關係嘛,算了,這次就原諒你吧。」女孩嘟起嘴,有些掃興的收回了禮物,「吶吶,你說你有喜歡的人,對方是很漂亮的人嗎?」

「嗯?不,又傻又蠢,而且有時候挺沒用的,身材也是水桶。」骸認為自己這麼說並沒有說錯,因為對象是個男的,而且平時澤田綱吉確實就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傢伙,沒什麼特色,然後骸停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下去,「但是,眼睛倒是很大長得一個娃娃臉,那率直的模樣,非常可愛喔。」

在骸毫無掩飾的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後,眼前的女孩突然睜大了眼睛,然後下一秒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骸完全不懂對方為什麼會笑得那麼開心,之前和庫洛姆談澤田綱吉的事情時也是如此,反正,女孩子的心思他是永遠也搞不清楚的。

『骸大人,你這樣不就只是在說覺得很可愛的意思嗎?』
庫洛姆當時笑嘻嘻的聲音回響在耳邊,骸自己是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實話時說而已。






────晚上,19:00──── 

綱吉回到家的時候,他很意外居然會那麼巧。
兩個人並沒有約好回家的時間,但是他卻在門口碰到了提著東西剛走到家門口的骸,對方也有些訝異的望著他,然後彎起嘴角望著他。

「你玩夠啦?」
「那是我該問你的吧。」綱吉不太高興的看著他,然後他歪著頭,「你買了什麼回來?」

「晚餐。」骸說,綱吉有些高興,因為他覺得今天終於可以和骸一起吃晚餐了,事實上他都快忘記上一次兩個人一起吃晚餐是什麼時候了,大部分的時候骸都不會准時在晚餐時間回來,有時候是回來後晚餐準備好後人又不見了,所以他有些高興的踏上前去。

「一起吃吧,骸,你看我也買了你喜歡吃的巧克力回來。」

「不,我已經吃過了,這是買給你的。」骸笑著說,看綱吉那一臉興奮的樣子就覺得有趣,「巧克力謝謝了。」說完後就把袋子交到綱吉手上,拿走了綱吉本來手中的袋子。

然後就這樣直接的走近家門去,綱吉愣愣的看著對方的背影,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然後急急的衝上前去,這和他預想的不太一樣,這時候骸應該要開心的接受他的邀請才對,然後兩個人一起度過晚上的時間,不管怎麼樣他們也算是互相喜歡著的。

「等等,骸!!」
「怎麼了?綱吉,你今天挺纏人的啊。」骸回頭看他,兩人已經進到家門中了,「呵呵,該不會是最近我任務比較多,你覺得寂寞啦?」

「鬼才寂寞!不是說這個——你…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奇怪嗎?」
綱吉終於提出疑惑,說真的,他實在不習慣骸那不正常的生活,日夜顛倒不說,根本沒有規律可循,有時候早出晚歸,有時候又在半夜偷溜走,或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然後又突然出現,就像霧一般,令人不安。

「奇怪?」骸皺起眉頭,他轉過身慢慢的來到綱吉的面前,然後突然伸手輕輕抬起綱吉的下巴,然後就吻了上去,綱吉愣愣的瞪大了雙眼,然後慢慢感覺到有些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才擺脫了骸的吻,「你比較喜歡這樣?如果你願意一直都這樣做的話,我就可以答應你一直都在你面前,嗯,事實上我不討厭這樣喔。」

骸的雙眼中透著一點危險的氣息,綱吉臉脹紅著瞪著他,說不出話來,他知道骸是故意在戲弄他。

「算了啦。」綱吉撇過頭去,冷哼一聲,他也不是要逼骸去配合自己。

然後他從口袋中拿出了那個用簡單的牛皮紙袋包起來的禮物,他硬塞到骸的手中,骸有點困惑的看向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手環,買給你的,因為我不會用這種東西嘛。」綱吉的視線移向旁邊,「你不喜歡也沒辦法,因為我和你的眼光不同呢,要戴不戴隨便你,想丟掉也可以。」綱吉說著就將骸剛剛交給他的晚餐放到餐桌上,準備自己一個人吃。

「你的品味從以前就很差呢。」
「不想被你這麼說……」綱吉低聲抱怨著,因為骸的品味才是公認的非常的怪,總是就是很怪的東西骸就會喜歡,綱吉每次和骸一起出去買東西總是會充滿了令他困惑的疑問。

「真的丟掉的話你會哭嗎?」
「不,說什麼也不會要哭吧。」綱吉忍不住吐槽,他覺得對方根本就是在玩弄他。 

骸下一秒呵呵的笑了起來,然後他低頭看了一下手中那牛皮紙袋,收進了口袋中。

「謝了,綱吉。」骸表示感謝的在綱吉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然後就轉進房裡去,綱吉看那個人一點也沒有意思要留下來多陪他聊些天,至少也寒暄一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但是,他撫上額頭,他覺得那個吻令他非常開心。







────深夜,03:00──── 

骸在黑暗中站著,他看書看到剛剛,事實上他的作息不正常是以前留下的後遺症。
有時候就是會不想要那麼早睡,而且,重點是他如果和綱吉同一時間睡的話就沒有辦法看到現在這副景象了,他其實對於現在這景象相當著迷,從同居開始的那一天就是如此。

他看著綱吉一個人躺在床上,雙眼闔著,胸口平緩的上下起伏著。
綱吉睡得非常熟,他總是很快就能夠入睡,而且一但睡著不到白天就很難吵起來。
綱吉睡覺的表情非常的安詳,就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打擾他,而且總是會帶著小小的笑容,好像從來都不會做惡夢一樣,這讓骸很好奇他到底都夢到了些什麼,但他從來不曾進入綱吉的夢境一探究竟。

「要是能夢到我的話就好了。」骸輕聲的說,伸出手輕輕的撫摸綱吉柔軟的頭髮。

此時他的右手腕上戴著綱吉送給他的那個樸素的手環,這樣子的東西戴在一身皮衣、黑色緊靴的他的身上的話或許是不太適合,但此時只穿著單色毛衣的他卻覺得這樣子看起來也相當不錯,不過,這一看就知道是綱吉的喜好,並非他的。

「還是老樣子的完全不會挑禮物,總是送些自己看中意的東西,你其實根本就搞不懂我喜歡什麼吧?」對著睡著的綱吉說,骸溫柔的瞇起眼,即使如此他還是很喜歡這個手環,因為是綱吉親自送給他的,他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這樣單純的好意而感動,「謝了。」

骸說完後就俯身在綱吉的微開的唇上輕輕一吻,然後分開。
他就這樣注視著綱吉的臉好一會兒後,終於決定自己應該要睡了,伸手輕輕抱住了綱吉然後在他的身邊躺下,這時候綱吉就會稍稍的往他的方向靠過來。

骸勾起一抹笑容,靜靜的闔上了眼。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