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辛巴達的冒險故事的背景來寫的辛阿拉

@地名OR人名可能參雜各種翻譯版本,請見諒
@時空穿越加上辛巴達冒險後續情節之虛構

**********************************************

 

 

 

 

「啊啊…全身都濕了不是嗎?」露露姆有點困擾的看著眼前的阿拉丁,頭髮沾上海水顯得非常狼狽,「掉到海裡去可不是這麼有趣的事情,幸好馬上被撈上來了,辛巴達也真是……」

 

久違的像個普通的少年那樣玩耍的辛巴達最終還是讓阿拉丁掉到海裡去了,比起運動神經和平衡感好的辛巴達,阿拉丁自然是跟不上對方的體力,剛好船隻遭遇大浪,於是阿拉丁便掉落海中,所幸掉下去之後馬上就被救了上來,但看來喝下不少海水。

 

「哈啾!」

 

「啊啦,這不是感冒了嗎?快點把濕掉的衣服換下來吧。」露露姆擔憂的用毛毯披上阿拉丁的身體,將阿拉丁拉上船後也不反省行為的辛巴達早已經一溜菸跑去貨艙中和船員們打招呼,不負責任地將阿拉丁留給賈法爾和露露姆照顧。

 

「露露姆,這件可以嗎?」這時候賈法爾走進來,將一件自己的衣服拿給露露姆,「我想應該合身吧,幸好阿拉丁和我差不多身高。」

 

「謝謝,賈法爾,我想是可以的。」

 

「——謝謝你,賈法爾。」阿拉丁對於賈法爾並不介意借他衣服穿的行為感到高興,於是迎著對方露出微笑,但賈法爾卻只是瞪他一眼。

 

「不要跟辛一起胡鬧啊,那個人是很亂來的,太順著他經常都會遭殃,所以我們這些臣下才不得不保持冷靜。」賈法爾說,手突然拉上阿拉丁身上的毛毯,並用袖子擦了擦阿拉丁濕透的臉,像是照顧比他年紀更小的孩子那樣,「……要是被海浪沖走的話誰也救不了你,總之沒事就好了。」

 

「嗯。」阿拉丁縮進厚重的毛毯中,本來冰冷的身體也變得溫暖起來。

 

賈法爾離開後露露姆取下阿拉丁身上的衣服,阿拉丁手臂上本來綁著的繃帶因為浸濕而變得透明,並且也有些鬆脫了,在那之下浮現出不太尋常的形狀以及顏色,她於是伸手按住阿拉丁的手,這動作讓阿拉丁嚇了一跳,還以為對方因為別的事情而生氣了。

 

「露露姆姊姊?」

 

「阿拉丁,你這個是什麼?難道,是被人家弄成這樣的嗎?」面露心疼的露露姆看著繃帶脫落後底下埋入皮膚的紅色石頭,那看來不像是裝飾品,「對小孩子做這樣的事情,真是太殘忍了。」

 

「不、不是的,露露姆姊姊,這個是幫助我的石頭,不是危險的東西。」阿拉丁急著解釋,但臉上卻流露出有些寂寞的表情,「是重要的人為了避免我陷入危險而弄的,只是我不太會綁繃帶。」

 

「阿拉丁,你不想尋找你的夥伴嗎?」露露姆問,「你之前說過你和夥伴分開了吧,不想去找他們嗎?辛巴達是個溫柔的主人,你如果向他請求的話他一定會幫助你的,而且我們也願意接納你的夥伴。」

 

「辛哥哥之前也說過類似的話呢,但是……」阿拉丁搖搖頭,他勾起一點苦澀的微笑,「在這裡是找不到的,我…沒有辦法在這個地方見到他們,而且就算現在的我回去,也沒有辦法幫助任何人。」

 

「……可以告訴我嗎?」露露姆在阿拉丁身邊坐下,溫柔地望著他。

 

「我有很多重要的夥伴,來自不同的國家,大家都有著不同的目的,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快樂,彷彿從來沒有那麼開心過……但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朋友的國家發生了戰爭,因為這件事情夥伴之間開始產生衝突,而那個人……」阿拉丁說道這句話時聲音突然停下來,微微顫抖著,「那個人……因為這件事情被黑暗吞噬,背負的東西太過沉重所以迷失了方向,大概是因為他本身的力量太強大,才更加陷入沒有辦法回來的狀態……明明曾經是個溫柔的人,他的光芒也是比任何人都更閃耀的存在,而我卻……察覺得太晚,什麼也沒辦法為他做。」

 

露露姆的大手溫柔的撫上阿拉丁的頭頂,然後將他的身軀慢慢包入懷中,那令阿拉丁感受到從小就未曾得到的母親的溫暖,一瞬間讓他有些想哭,這種希望依賴誰的感覺已經許久沒有了。

 

「一定可以幫助那個人的,因為阿拉丁這麼希望著,我相信一切都會有好的結果的。」

「……露露姆姊姊…」

 

「如果覺得害怕或者寂寞的話隨時都可以到我們身邊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保護你的,阿拉丁,別忘記這點,而且你年紀還這麼小就擁有那樣強大的魔法,肯定沒問題的。」

 

露露姆的微笑以及她身邊純白的RUFU令人全身放鬆,阿拉丁靠在露露姆的懷中感覺溫暖得不得了,令睡意捲上思緒,沒有過多久,因為玩耍而疲倦的他就這樣深深的沉睡在對方的懷中,在夢中他彷彿看見了阿里巴巴以及摩兒的身影,還有某個人呼喚他的低沉嗓音,他真的希望能夠像露露姆說的那樣,為那個痛苦不堪的人做些什麼事情。

 

 

 

 

 

 

 

 

 

他們的船好不容易靠岸了,從船上下來後便是熱鬧的港口以及市場,這景象和之前去到的城市完全不同,不愧是世界大國,港口也呈現一片繁榮盛景。阿拉丁是最後一個走下船的,遠遠就看見有一群人在那裏等著迎接他們,而辛巴達自然走在最前方與他們打招呼,所有的人都滿臉笑容的迎接他的歸來。

 

「當家!歡迎回來!!」

「辛巴達先生,您過得還好嗎?這趟旅程的收穫很不錯吧!」

「太好了,平安無事真的太好了,辛巴達先生、露露姆大姊!!」

辛巴達有點無奈的接受著他們的迎接,阿拉丁聽到他口中滿足的喃喃自語著『還是老樣子啊』,看起來辛巴達也對於回到商會總部來感到喜悅,同伴們都聚集在這裡,使這裡成為最為安心的地方。

 

阿拉丁跟在他們的身後一起朝著辛德利亞商會的所在地走去。

辛巴達興奮的走在最前面,一邊告訴阿拉丁關於雷姆的事情,並指示他圓形競技場的位置還有他常去的街道、販賣特殊商品的商店,以及王宮的方向,阿拉丁可以感覺到某種熟悉的RUFU從王宮那裏傳來,應該是因為沙赫札德仍然待在那裏的關係。

 

沒有多久他們便來到了看似氣派的房子前,三角形的屋頂上反射著金色的陽光,阿拉丁抬頭望著那高聳的屋頂以及上頭辛德利亞商會的名字,不管怎麼說,在辛巴達這樣的年紀就能夠一手創造出這樣繁榮的商會,而且辛德利亞的夥伴們似乎都是真心的仰慕並信任著當家,讓人忍不住讚嘆這個男人實在很不簡單。

 

「就是這裡,阿拉丁,這裡就是我們的辛德利亞商會。」

辛巴達說著就推開大門大步跨進去,裏頭忙碌的景象令阿拉丁印象深刻,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喜悅的活力,呼喚工人搬運物品以及計算價錢的聲音此起彼落,並且他們在看到辛巴達、賈法爾以及露露姆回來的同時全都露出了燦爛的笑顏。

 

「大家還好嗎?抱歉,這次的任務又花了不少的時間啊,但是看起來狀況還不錯的樣子。」辛巴達開朗的打招呼,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衝到他的跟前,帶著淚汪汪的大眼睛,抓住了他的衣領。

 

「辛巴達先生——!!」維特爾一臉慌張失措,淚水和鼻水流滿整張臉,這模樣終究還是嚇到了辛巴達,「您不在我就快要撐不下去了!!!而且那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聽傳言說您不小心陷入多拉布卡商會的陷阱,甚至差點喪命,這件事情是真的嗎!我還以為你們回不來了嗚嗚嗚嗚————」

 

「維、維特爾,這段期間辛苦你了,不過就如你看到的我們都非常好喔,已經沒事了。」

辛巴達輕拍自己的胸膛,看起來他和露露姆所促成的『假消息』順利的瞞過了大部分的人,只要不是辛德利亞先失約就沒問題了,將貨物故意銷毀並且毀約的事情也就不會對辛德利亞商會造成太大的傷害,當然他們也花了不少錢去買通一些知道內情的多拉布卡商會的人,讓他們配合演出,這順利的傳進了雷姆的商人聚會。

 

「如果死了的話不是很好嗎?反正,肯定又是被女人吸引,就什麼也沒想的答應了那種無聊的任務吧,明明是商會卻協助護送貨品什麼的……」有些尖酸的聲音傳來,賽連緹娜,曾經是帕爾戴比亞的第一皇女,一如往常的用不太愉快的表情諷刺著,但辛巴達面對那冷嘲熱諷卻早已經習慣,而且就連第一次見到這位姊姊的阿拉丁也可以感覺得出皇女對辛巴達似乎並不是真的那麼討厭的。

 

真的討厭的話就不會主動開口搭話吧。

 

「公主……」一旁的德拉公有些無奈的勸著,不知為什賽連緹娜總是用這種態度迎接辛巴達,明明感覺得出來她的內心也是在擔心著對方,但就是嘴巴不饒人。

 

「公主,難道妳是在擔心我的事情嗎?」辛巴達微微一笑,賽連緹娜的臉上便浮現一絲紅暈。

「誰、誰擔心你!你這種人被盜賊殺死就好了!!!」賽連緹娜說完就匆忙地跑開,身邊的仕女急急的追上對方的腳步從人群中消失了身影。

 

「抱歉,辛巴達,公主她還是老樣子……」

 

「沒關係,不過你們應該還是會跟我們一起去巴爾巴德吧。」辛巴達微笑,雖然這邊依然是他們辛德利亞商會的總部,但自從瑪德露夫人的事情以來他們便已經決議要把商會搬到巴爾巴德去,然而中間的過程還需要不少的時間一步步將重心遷移過去,因此還未完成轉移的工作,仍然暫時把總部放在雷姆。

 

「對了,有個新的夥伴要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時候辛巴達口氣轉為輕鬆,然後朝身後看去,剛剛誰也沒有注意到辛巴達身後那個瘦小的身影,阿拉丁在辛巴達的後面有些不習慣的探出臉來,儘管他感覺大家都是好人而且有些還是他曾經非常熟悉的存在,但果然還是有些不自在,「這是阿拉丁。」

 

「小孩子……」德拉公看著阿拉丁,判斷他和賈法爾差不多年紀,有點無奈的笑出聲來,「辛巴達,你最近似乎經常帶著孩子回來呢。」

 

「你是說馬斯魯爾嗎?我倒覺得這樣很好啊,商會也就不會覺得無聊了。」辛巴達聳聳肩,然後用力的拍了一下阿拉丁的肩膀,「而且,和賈法爾同年紀也不算小了吧,賈法爾是我的副手,年紀並不是什麼問題——而且,他可是超厲害的魔導士喔。」

 

「哇啊!!真的假的,魔導士——」

「真的嗎?我從來沒有見過魔導士啊!!」

四周不斷傳來發自內心讚嘆的聲音,阿拉丁看得見那些人的眼睛中突然閃耀出充滿興趣的光芒,對於他的加入沒有絲毫的異議,毫無懷疑的接受了辛巴達的話語,讓阿拉丁招架不住那份熱情,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有種想要躲到辛巴達身後的想法。

 

但辛巴達卻又一次的把他往前推。

 

「別擔心,大家都是好人,肯定也會很喜歡你的。」辛巴達笑著彎身在他耳邊說。

「……嗯、嗯。」那句話讓阿拉丁的心恢復平靜,他從辛巴達的身後踏出一步融入到了人群之間,而其他人也似乎暫且忘記了辛巴達的存在對著阿拉丁問東問西的,而當阿拉丁看到年紀比他小的馬斯魯爾上前跟他問好的時候,有種非常新鮮的感覺。

「魔導士啊,這讓我想起不好的記憶。」德拉公緩緩的說,他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有些感概。

「放心好了,阿拉丁和那時的女人不一樣,而且那個女人似乎出身於某個組織……這次的旅途上也有遇見他們,和你的國家發生的事情說不定也有關係,這之後我再跟你說。」辛巴達稍稍嚴肅的說,但隨後又恢復了平穩的表情,「不過,看來大家都挺歡迎阿拉丁的,真是太好了。」

 

「吶吶,阿拉丁,你是魔導士的話,那個果然就是魔導士用的魔杖囉?」

「你分辨得出魔法器的真假嗎?我們很傷腦筋啊!那些貨我們實在無法判斷價值——」

「這、這個是難得入手的魔法石,到底有什麼作用?你能使用嗎?」

 

辛巴達欣然看著阿拉丁被夥伴們包圍起來的模樣,其實他自從知道阿拉丁是魔導士後就想過要讓他負責關於魔法道具的買賣和辨別,畢竟他們這些人沒有太多關於魔法的知識,但魔法道具又是如今市場上非常受歡迎的存在,不但入手困難、價值也高,但也因為很少人能夠區分好壞而充斥了不良的商品,以至於故意買賣惡質魔法道具的商人也是存在的,例如多拉布卡商會正是其中之一。

 

「那麼,今晚果然也會辦那個吧?」露露姆上前溫和的詢問。

「當然了,新的同伴加入是一定要舉辦宴會的啊。」辛巴達高興的笑出來,他也非常期待今天晚上的盛宴,而且大家肯定也會非常的高興吧。

 

 

 

 

 

 

 

 

那一日的歡迎宴會是在露天的中庭裡舉辦的,桌子上擺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豐盛食材,美麗的女孩子穿著華麗的衣裳穿梭於人群之間遞送著食物及飲料,舞者在空地配合熱情的音樂跳著豔麗的舞蹈,而人們全都愉快的談笑著。這種氣氛讓阿拉丁想起過去在辛德利亞王國舉辦的祭典,雖然沒有祭典那樣盛大壯麗的場面,但有著同樣的歡愉以及笑聲。

 

從高台上往下俯瞰著所有商會的夥伴們,這真的是個非常棒的地方,讓人不禁想要加入這個商會,在這裡彷彿什麼事情都可以辦到,辛巴達就是能夠給人這種感覺的存在,他的魅力以及領導氣質吸引著眾人。但是阿拉丁也知道,不管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以及優勢,人們都無法走得完全正確,偉大的成就必定伴隨著犧牲,要背負的東西更是沉重得難以負荷,稍有不慎就會從高處摔落。

 

「阿拉丁,小心不要掉下去喔。」辛巴達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後,望著不斷往下看的阿拉丁。

 

「我知道,大家看起來好開心啊。」

 

「因為這場宴會是歡迎阿拉丁加入的宴會。」辛巴達說,然後他往前走到高台的正中央,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眼神充滿了期盼以及希望,「各位都知道,我們辛德利亞商會將前往巴爾巴德開拓新的業務範圍,未來肯定也將會因為大家的努力而不斷成長吧,每個新的夥伴加入將成辛德利亞商會蛻變的契機,也給予我們更多交易機會——我深信,魔法商品將會成為未來市場的巨大商機,有了這麼多的夥伴以及廣大的市場,辛德利亞商會肯定能夠制霸七海,目標就是成為世界第一的商會——我們一定可以做到。」

 

辛巴達這個時候將阿拉丁拉到他的身邊,然後高舉起酒杯。

 

「為新的夥伴,阿拉丁,還有我們辛德利亞商會的未來,乾杯!!」

 

下面的笑聲震耳欲聾,讓阿拉丁差點握不住酒杯,但看一旁的辛巴達從容不迫的一口飲盡杯中的酒,他也仰頭喝乾了酒杯,然後與辛巴達相視而笑,對方的手寵愛的撫上他的頭髮,彷彿是讚美的舉動讓阿拉丁心情柔軟無比。

 

「我還沒有跟你說吧,我們會前往巴爾巴德的事情,你既然去過那裏肯定也不陌生。」

「嗯,非常的期待呢。」

 

「因為可以見到你的朋友?」辛巴達望著阿拉丁顯得有些懷念的表情,「你似乎說過那是你朋友的國家,那麼,這次肯定可以見到的吧。」

 

「嗯…也許可以,但果然光只是想到能夠去那個國家,就非常、非常的高興。」阿拉丁嘴角勾起的笑意是辛巴達目前為止見到最柔和的表情,而且帶著小孩子般的雀躍,讓辛巴達感到一種微妙的心情,卻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明明不需要去和阿拉丁心中的夥伴們做比較的。

 

「今晚你也好好放鬆一下,明天開始就要安排你工作了。」

 

「我知道了,辛哥哥。」阿拉丁點點頭後就一蹦一跳的轉過身去邀請馬斯魯爾一起去宴會中看看,馬斯魯爾也沒有說什麼的答應,辛巴達發覺阿拉丁似乎一點也不怕生,儘管第一次見面卻對馬斯魯爾那樣冷漠的孩子異常親近,毫無隔閡。

 

那天的宴會持續相當久,有不少人都沉醉在宴會的氣氛中,阿拉丁也不例外。

在這樣的氛圍之下阿拉丁也和商會的其他夥伴們聊了不少事情,他們喜歡聽阿拉丁說那些關於魔法的事,以及之前的冒險經歷,於是沒有多久就混熟了。

 

在談話談得有些累的時候阿拉丁獨自一人離開人群,並跟仕女要了一杯果汁,那時他轉身便看見坐在伙伴中間,兩旁卻依靠著漂亮女孩的辛巴達的身影,那是眾人早已看慣的景象,辛巴達受女孩子的歡迎這是眾所皆知的事,而他也幾乎來者不拒,更別說商會中有不少美麗的女孩都愛慕著他。

 

阿拉丁忍不住勾起一抹無奈的微笑,就連這樣的景色都令他懷念。

 

雖然總是擺出輕浮的態度,卻發誓絕對不結婚的他似乎不會把心輕易的交給任何一個人,他的那份溫柔對所有愛慕他的人而言是很舒適的,卻又有些寂寞,阿拉丁很清楚那種感覺。

 

因為他也是其中一人。

 

儘管辛巴達對他說過這和其他人都不同,但對阿拉丁而言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因為辛巴達不曾對他打開心扉,即便可以彼此擁抱,即便能夠感受灼熱的親吻,卻不曾對他述說那些黑暗的部分,阿拉丁知道自己打從一開始便不曾理解過那個男人,不知為什麼,就是無法和阿里巴巴那樣清楚的看見對方的心思。

 

『阿拉丁,我想要得到你,希望你能成為辛德利亞的…不,我的MAGI。』

『那是為了辛巴達叔叔嗎?還是,是為了這個國家呢?』

 

『為了我,也是為了辛德利亞。』辛巴達溫柔的攬住他的肩膀輕聲低訴著,親吻那纖瘦的頸部,『為了得到你我什麼都可以做得出來,為了得到上個世界殘留下的特別的力量,並且將戰爭以及悲傷從這個世界排除,你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你也和我有著同樣的想法,不是嗎?』

 

『即使使用那樣的方法去避免戰爭……』

『這也是不得已的,沒有足夠了力量以及犧牲的話,該怎麼換取真正的和平呢?你應該會理解我的,然後你會幫助我吧,為了我和你共同的目的。』

 

『……辛巴達叔叔,你真的非常狡猾,這樣一來我變得無法責備總是說謊的你。』

 

『我是,為了達成我的目的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那暗金色的眼眸中流露著深深的自信,以及一層看不穿的陰影,那笑容看來甚至有些冷漠,『就算必須要強行佔有你,將阿里巴巴從你身邊帶走我也能夠做得出來。』

 

『辛巴達叔叔…為什麼……』

 

『我並不想這麼做,阿拉丁,阿里巴巴是我恩人拉希德王的重要的王子。』辛巴達顫抖的擁住阿拉丁的身軀,低語著,『別讓我這麼做,你是個溫柔的人,肯定不會讓我失望吧。』

 

胸口被灼痛著,有種難受的窒息感。

他感受著來自對方的溫暖以及絕望兩種互相牴觸的感情,不知為何無法推開對方,他的手輕撫上那柔軟的紫色長髮,感覺到這個男人的身體在顫抖著,竟讓他如此憐愛,順從著對方的動作被壓在柔軟的床鋪之中,注視那映著自己身影的金色眼眸中沉澱的黑暗,阿拉丁闔上雙眼,但他知道即便自己願意接受這個人的一切,對方也不可能為自己敞開那緊閉的門。

 

看著他逐漸被黑暗侵蝕,彷彿能夠聽見他遠去的腳步聲,自己仍然無能為力。

想到這裡忍不住掉下淚水。

 

阿拉丁趁著黑暗之中匆忙擦去了眼淚。

在這種場合並不適合,這樣歡愉的場所大家都還慶賀著未來的到來,充滿了希望和期盼,自己這個來自於不同時空的人本不該出現在這裡,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只會帶給眾人絕望,他的父親所羅門曾說過,知曉自己命運無人不會絕望,知曉未來的話人們就會停止腳步,忘卻自身所擁有的奇蹟,放棄奮鬥。

 

雖然自己身為所羅門之子,但阿拉丁相信所有人都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改變未來。

每個人都能夠用雙手開拓真正屬於自己的命運,未來絕非既定的存在。

命運的流向並非那樣不可動搖的存在。

 

 

 

 

 

「……阿拉丁?」

遠遠的,看見微光之下埋沒於人群中的瘦小人影正伸手擦去臉上閃耀的淚光,因為身影太遠讓辛巴達無法確定對方是否在哭泣,但那景象卻深深的印在他的心底,令人憂心。

想要上前去,但身邊的女孩子以及夥伴們正圍繞著他歡笑著,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他難以移動,即便心思已經不在這裡,他還是沒能夠挪動腳步。

 

沒想到女孩柔軟的身體以及那帶著淡香的氣味會突然失去了吸引力,他的心思停留在剛剛的景象上,忍不住期待有誰可以來幫助他暫且離開這個地方,就在這麼想的時候,露露姆突然如救星般走到他的身邊恭敬的向他行禮,也許是認為副當家有什麼話想要對辛巴達說,身邊的女孩們也就識相的站起來,夥伴們也醉醺醺地離去留給他們談話的空間。

 

「主君,您看起來好像有點困擾。」

「謝了,露露姆,」辛巴達鬆了一口氣,發自內心的道謝,「我正好想要離開,妳有沒有看到阿拉丁剛剛去了哪裡?」

 

「阿拉丁嗎?正好我想向您進言關於阿拉丁的事情。」露露姆溫和的露出一抹微笑,「希望您可以多關心那個孩子,和德拉公大人以及皇女殿下同樣,阿拉丁似乎也懷有一些過去,似乎……經歷過戰爭。」

 

「戰爭?」辛巴達愣了一下,從未聽阿拉丁提起那樣可怕的事情。

 

「是,雖然無法了解詳情,但妾身有幸從阿拉丁口中聽到了些許事情,那孩子恐怕經歷過不太好的事情,並且與重要的同伴們失散,」露露姆低垂下眼,然後猶豫了一會兒卻還是決意開口,「另外就是…我們並不曉得他所說的戰爭以及他的夥伴是不是可能影響到辛德利亞商會,我認為在能力範圍內我們應該協助阿拉丁,但同時……也請您絕對要小心不要太過深入國家之間的戰爭……和皇女殿下同樣,就如我之前建言的,若真的有涉入的必要,請務必跟妾身討論後才行動。」

 

「我知道,我很清楚這件事情,我也不會輕易的冒險。」辛巴達點點頭,當商會開始越變越大,這已經不是他一個人的東西,凡事都必須要謹慎才行,特別是經歷了瑪德露夫人的事情後他就更清楚瞭解他所背負的東西是相當珍貴的存在,絕對不能夠因為他的輕率行動而毀滅。

 

「那麼,阿拉丁剛剛似乎是往那裏去了。」露露姆安心地露出笑容,指向通往後方的陰暗長廊。

「啊啊,謝謝妳,那麼我就去看看。」辛巴達說著就跳下座位背對眾人離開了歡鬧的宴會場。

 

 

 

 

辛巴達追著阿拉丁的腳步穿過長廊,一路穿過後門來到後方街道,相比起中庭的歡鬧這裡顯得冷清寂靜,仍然可以聽見人們宴會的音樂聲,而那裡卻見不到阿拉丁的身影,就像是突然憑空消了一般。當辛巴達正感到困惑的同時,一個聲音從上方響起。

 

「辛哥哥?」

順著聲音的方向抬頭看去,阿拉丁的身體漂浮在比他更高的半空中,乘坐在平時圍在頭上的頭巾,辛巴達也聽說過這樣子的道具,被稱為魔毯能夠載人飛行的魔法物品。辛巴達臉上驚訝的神情只持續不到幾秒鐘便恢復了平靜,他微笑著看著阿拉丁。

 

「你在那裡做什麼?你是今晚的主角,突然消失了大家會擔心的。」

「抱歉,辛哥哥,但是突然想要散散心,剛來到這個國家總覺得坐不住呢。」

 

「哈哈,我能理解那種感覺,不過如果是想到處看看的話明天一早我陪你一起去吧,也能夠給你介紹。」辛巴達今天晚上的目的並不只是這樣跟阿拉丁聊天而已,「我能一起上去嗎?」

 

「嗯。」阿拉丁點點頭,爽快的朝下方的辛巴達伸出手,辛巴達沒有兩下就到了魔毯上頭。

 

「這就是魔毯啊,雖然有乘坐過大鳥,但我還是第一次乘坐這個。」辛巴達臉上難掩興奮之情,忍不住碰觸那飄浮在空中的頭巾,很難想像這塊薄布能夠承受兩個人的重量。

 

「辛哥哥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不,只是想說正好找個機會和你聊聊,反正大家玩得很開心,不會注意到我們吧。」

 

「……我們在船上的時候已經聊了很多了啊?」阿拉丁歪著頭說,但他的表情似乎並非不知道辛巴達前來的真正用意,只是想試探一下辛巴達。

 

「是呢,但這次是比較嚴肅的事情。」辛巴達坦蕩的回答,然後他在魔毯上盤起腿坐下,正面的面對阿拉丁,「阿拉丁,我希望你成為我們的同伴,若你有什麼難言之隱無法對我們坦白我也不會要你必須告訴我們,但可以跟我做兩個約定嗎?」

 

「約定?」望著辛巴達,阿拉丁有點困惑。

 

「第一個約定是,不管你要進行的事情或者隱瞞的事情只要是可能會傷害到辛德利亞商會的,必須告訴商會的大家。」阿拉丁看著辛巴達認真的表情,點點頭,這種事情他也很清楚,他絕對不想要去傷害這個商會,看阿拉丁點頭後辛巴達的表情溫柔了一些,「第二個約定,若這件事情會傷害到你的話,你就必須第一個讓我知道。」

 

「欸?但、但是……」阿拉丁想要說什麼之前唇就被辛巴達的手指壓住了。

「這是做為當家的我的命令,我是絕對不會犧牲夥伴的,你必須相信我。」

「辛哥哥……」阿拉丁感覺得出辛巴達身上散發出的熱度,那圍繞在他身邊的白色RUFU透著清澈的光芒,這個男人所說的話全都是真心的,而且非常溫柔,讓阿拉丁的胸口忍不住加速跳動,「我知道了,我答應你。」說完這句話後,辛巴達的手便放上了阿拉丁的頭,誇獎般的揉亂了他的頭髮。

 

「辛哥哥有時候很強硬呢。」

 

「是嗎?」辛巴達不介意阿拉丁的話,但當他看向阿拉丁的側臉時發現對方似乎望著很遠的地方,似乎懷念著什麼,「阿拉丁,你的故鄉在哪裡呢?」辛巴達想起,雖然阿拉丁說過很多次『朋友的國家』、『冒險去的城鎮』等等,卻不曾提起過關於他自己的出生地,雖然辛巴達自己也是並不喜歡自己出生的國家,卻也不曾忘懷那個曾經有母親在的家園。

 

「……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誰也不知道的國家。」阿拉丁淡淡的吐出這句話,那藍色的雙眼染上寂寞的顏色。

 

「那麼離開家鄉到這裡不寂寞嗎?」

 

「寂寞…但也不是真的那麼寂寞。」阿拉丁微笑,澄澈的雙眼直直回望辛巴達,「還有辛哥哥在,露露姆姐姐和賈法爾……能夠跟這麼多人相遇,我覺得很開心。」

 

有些不清楚,自己的家鄉到底是有烏戈在的聖宮,還是是與阿里巴巴及摩兒一起度過的那個世界,他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更懷念哪邊,意外來到這裡的他並沒有停留太久的時間,卻也感受到辛巴達和露露姆眾人的歡迎與相處的喜悅,若不是看見辛巴達的身影常讓他突然想起了那個男人的事情,肯定沒有空閒去懷念那個世界吧。

 

或許是被這表情吸引,辛巴達有一瞬間覺得阿拉丁那幼小的臉龐帶著不合襯年紀的憂愁,使他在月光下看來像個虛幻的存在,銀色的光芒灑落在阿拉丁的臉上柔和了那纖瘦的輪廓,或許是操控魔神有一段時間的關係,辛巴達可以感受到阿拉丁身上那強韌而潔白的RUFU的氣息——那是非常迷人的,就像是被RUFU牽引而不得不去在意對方。

 

只要是身為人,都喜歡美麗的東西。

此時辛巴達打從心底覺得阿拉丁的側影相當美麗,即使知道對方是個男孩卻也不會掩蓋這種想法以及他身上的身秘感,想要去理解的同時又有種難以碰觸的感覺,就彷彿獲得稀有商品時的感覺,這讓辛巴達充滿興趣的伸出了手。

 

輕輕的從後方擁住了阿拉丁瘦小的身軀,阿拉丁有些驚訝的轉過頭來看辛巴達。

辛巴達卻只是從容的用手撫過那深藍色的頭髮,那動作弄得阿拉丁有些癢,而且過於溫柔的動作就彷彿是對待那些喜歡親近辛巴達的女孩們一樣的行為,使得阿拉丁有點不自在的挪動身軀,可是辛巴達的動作中卻不時帶著格格不入的強硬,讓阿拉丁沒辦法自由的離開。

 

「辛巴達…哥哥?」感到有些害怕,這份感覺阿拉丁之前也曾有過。

 

「別在意,只是突然想這麼做而已,你也不討厭吧。」幾乎肯定的自信話語不容絲毫反駁,辛巴達就像是想要看看阿拉丁是不是真的存在於此那般,用手指毫無顧忌的碰觸阿拉丁的耳朵、臉頰,然後是下巴,最後輕輕壓上那雙薄唇,用一種曖昧的方式撫摸。

 

「我…不是女生喔……」

「我知道,我清楚得很。」辛巴達說著,他的左手從一開始就輕攬著阿拉丁的腰,手掌固定於阿拉丁的胸前讓阿拉丁無法任意動彈,「真奇怪呢,我也並不討厭像這樣碰你,甚至……」

 

想了一想,辛巴達也沒有多猶豫什麼,他決定要實現在他心底產生的一個念頭。

微微彎下頭去,然後手指將阿拉丁的下巴抬起,對自己的接吻的技術相當有自信的辛巴達,加上從未被女性拒絕過,所以他根本沒有想過會被阻止,但就在他幾乎快能夠碰觸到那雙唇之前,卻被對方的手給硬是擋住了,這讓辛巴達有點驚訝。

 

「不可以喔,因為,辛巴達哥哥並不是真的喜歡我才這麼做的吧?」阿拉丁平靜的說,勾起一點笑意,「也許被這麼溫柔的對待,喜歡你的大姐姐們會很高興吧,但是我……我果然沒辦法接受。」

 

「這麼說,要是喜歡就可以了?」辛巴達平靜的放開了阿拉丁。

 

辛巴達也沒有固執的要繼續下去,也沒有因為阿拉丁的拒絕而生氣,或許就像是阿拉丁所說的他現在並不是因為對阿拉丁產生了戀情之類的想法而吻他的,自然也就不會有那種失望。

看阿拉丁有點緊張的模樣,辛巴達微微一笑。

 

「所以有喜歡的人嗎?」只是隨口一問,卻見阿拉丁的雙頰微微泛紅,眼神閃動。

 

「並、並不是那樣的…沒有…那種人。」雖然並不是謊言,但看起來也不像是完全否認,至少有讓阿拉丁在意的人存在,知道這件事情後辛巴達不曉得為什麼本來平靜的心情起了些許波瀾,一種細微的不快情感在內心蔓延開來。

 

「辛巴達,你在那裡嗎?」

就在辛巴達還想要多詢問些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插入了只有他們倆人存在的空間,辛巴達和阿拉丁同時對上那個視線,賽蓮提娜皇女看起來一臉慌張失措的站在那裡,就好像沒有想到辛巴達真的在這個地方,而且阿拉丁也在,以及他們兩個人乘在飛行中的魔毯之上。

 

「皇女姐姐……」阿拉丁有些驚訝的喊,但是賽蓮提娜的心思很明顯並沒有放在阿拉丁,而全部集中於辛巴達身上,她白皙的皮膚上浮現出迷人的緋紅,眼神游移著不敢和辛巴達直接對視。

 

阿拉丁勾起一點無奈的笑,就算是第一天認識皇女的他都可以感覺得出皇女對辛巴達抱有的好感,以及那份感情正與她內心不服輸的性格交戰著的複雜心情,相較起來,辛巴達的模樣就好像是把賽蓮提娜的感情反應都掌握在手中一樣,游刃有餘,臉上滿溢著平穩的自信。

 

「小姐姐,怎麼了?」

 

「不要那樣叫我…我、我是……來找你,想說點事情的……」賽蓮提娜說著眼睛一邊看向辛巴達身邊的阿拉丁,阿拉丁馬上意識到自己在這裡的關係讓賽蓮提娜無法坦率,正想著該識相的迴避,卻被辛巴達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抱歉,小姐姐,我等一下有點事情要和阿拉丁說,是關於阿拉丁做為我們的夥伴之後要做的工作,時間會有點長,所以明天我再直接去找妳好好聊聊吧。」也沒有打算要從飛毯上下去,辛巴達的手甚至沒有沒有放開阿拉丁的手臂,像是故意不讓他把飛毯給降下去一樣。

 

「…知道了。」賽蓮提娜露出有點受傷的表情,轉頭離開。

 

辛巴達和阿拉丁兩人的身邊又變得寂靜下來,兩個人各自沉默了一段時間後,由阿拉丁先打破了這份沉默,辛巴達好像也在等他開口。

 

「為什麼要說謊呢?辛哥哥和我的談話應該已經結束了吧,而且工作的事情明明可以明天再說。」他用一種微微責備的輕柔嗓音問,辛巴達發覺他有些喜歡阿拉丁那種細柔溫和的語調,十分悅耳。

 

「你聽出來了啊。」辛巴達輕輕嘆了一口氣,卻沒有絲毫反省的意思,「說謊也是不得已的,那樣對皇女來說比較好吧,因為我大概知道她對我想說什麼。」

 

「……即使這樣,說謊也是不好的,會養成習慣的喔。」阿拉丁苦笑,他知道未來的這個男人總是滿嘴的謊言,那時的他已經很習慣去利用他人的感情欺騙對方,老實說,阿拉丁不是很喜歡他這樣的行為,就算有再多的裡由,那樣做果然無法讓人真正發自內心去信賴彼此。

 

「我也不覺得我全是在說謊。」辛巴達這時對著阿拉丁笑了出來,他抓住阿拉丁手臂的手縮緊了一些,讓阿拉丁感受到來自於對方的壓力,「難得的機會,今晚就這樣繼續聊天吧,上次你跟我說的有關魔法的事情我還想聽更多,再多用些魔法給我看看吧,或者再說說有關魔導士的事情。」

 

阿拉丁無法抗拒那直率而充滿熱度的興奮眼眸,在夜色中透著明亮的光輝,而且辛巴達的態度實在是讓人難以拒絕,剛剛那引誘般的親吻,要不是阿拉丁深知這個男人的性格,很可能就會受到對方的刻意牽動而隨波逐流了吧,辛巴達身上有種很強大的吸引力,讓人不由得跟隨他的腳步。

 

而且,他其實不討厭辛巴達那種充滿求知慾的神情。

不如說是喜歡,喜歡對方叫他名字,也喜歡對方用那種渴求的眼神看著自己。

 

但還不等阿拉丁開口回答他,辛巴達又接著說下去,臉上漾起一抹溫柔無比,同時有點像小孩子般純粹的笑。

 

「然後,今晚也一起睡吧,阿拉丁。」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