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yubievil:

作品:家教 白纲 

关键词:现代,公事,泳池,勾引

 

 

映照著天空的淺藍色水面,就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他在水面上仰著頭自由徜徉於水中,闔著雙眼,享受著自由而悠閒的時間,屬於他的時間,他習慣了任性妄為的生活,就算在家族中身為重要幹部之一,他仍然保持著放蕩又隨興的性格,而能夠忍受他的人也不多,大概一隻手掌可以數得出來。

 

這裡是在吉留涅羅的某處別墅,很適合用來家族聚會,同時也可以做為密談之用,而如今這塊土地是屬於白蘭的,在不遠處就有著他負責管理的研究設施,在那裏從事著科技的研發,利用平行世界獲得的知識,使吉留涅羅這個古老的家族有了巨大的進步,甚至連彭哥列也不得不重視這塊力量,並與吉留涅羅共同合作。

 

尤尼身邊一些從未來之戰開始對於白蘭抱有負面印象的成員們,也不得不認同白蘭∙傑索這個人的存在為吉留涅囉帶來的巨大利益,但同時,白蘭也是個相當難以應付的人,只有尤尼的要求是他會乖乖遵從的,然而尤尼也非常放任他。

 

這樣的他,對一個人更是特別刁鑽任性,經常開出一些難以達成的要求才願意做出回應,而那個人偏偏又是吉留涅羅最不願意得罪的人,白蘭也因此有幾次被γ指責,說他太不懂得看局勢,但白蘭始終都是笑笑地敷衍過去。

 

『γ,我想白蘭有他自己的想法。』尤尼當時說,平靜地微笑,『而且那個人不會在意的,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喔。』

 

即使如此,γ仍然覺得這樣長久下去會影響家族的運作,畢竟對方是重要的合作者,也是在抓外能夠支持吉留涅羅、保護公主的人選。

 

「你在這裡啊。」那個聲音突然響起時沒有任何預兆,白蘭從泳池中站起,將視線對準那個突然出現在池邊的人,那人穿著一身正式的白色襯衫,一副公事辦完了就打算要回去的態度,手中拿著一疊資料,「房間裡面看不見人影還以為又跑出去了呢,既然在的話就先上來聊聊吧?」對方有點不適應這個環境的看了看周遭,「是有關彭哥列和吉留涅羅最近合作的事情。」

 

「真是冷淡啊,來找我就是為了家族的事情嗎?」白蘭靠近了岸邊,撐著他的下巴笑著注視眼前的人,那雙紫銀色的眼睛流露出調侃的意味,「你總是這樣子呢,雖然你那種害羞的性格我也非常喜歡就是了,綱吉君。」

 

白蘭銀白色的頭髮被水沾濕後帶著晶瑩的水珠,閃耀著迷人的光彩,連皮膚都很白的這個男人看上去越發艷麗,有時候綱吉會覺得白蘭是故意露出那種表情的,帶有挑逗的濃厚暗示,讓他很不自在。

 

「……唔,我是很想每次只在辦正事的時候才跟你見面啦。」綱吉垂下頭,輕嘆一口氣,「但今天真的是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先上來穿好衣服讓我們好好談談嗎?」

 

毫無情趣的回應讓白蘭的內心有些不滿足,就如同他剛剛所說的,他很喜歡綱吉含蓄害羞的一面,但這種固執的地方也常常讓他覺得傷腦筋,要讓他想要的獵物主動靠近自己似乎沒有那麼容易,所以他才需要親自獵捕,一點一點引誘進入陷阱。

 

「我不覺得有什麼好談的呢,我在電話中應該已經表達吉留涅羅的立場了。」白蘭說著一邊從泳池爬起,當身體的曲線毫無遮掩地顯露在面前,水珠從皮膚上緩緩滑下,綱吉立刻從白蘭的身體移開目光,臉頰還微微泛紅,發現這種明顯反應的白蘭,嘴角立刻上揚起一個危險的弧度,而綱吉特別害怕那個表情。

 

他自顧自地來到綱吉的身邊,綱吉有點尷尬地站立在原地,知道自己剛剛不小心洩露了心思,真的是一大失誤,因此只好任由對方的手掌輕輕環過他的腰,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耳語。

 

「——想起來了?」只是這樣問,綱吉就全身顫抖一下,「不過就那麼一次而已,讓你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象了嗎?我的身體。」

 

「別、別說那種奇怪的話,我只是——」

「我可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啊,」白蘭微笑,然後又把綱吉給抓得更緊,不讓他逃跑,「那晚的你是多麼可愛啊,可以的話我不介意多幾次那樣的機會。」

 

「別開玩笑了!白蘭。」綱吉的臉此刻完全通紅著,他瞪著對方,然後移開視線,「你在電話中說沒辦法以現在的條件同意出借給我們需要的技術,但這件事情明明之前就已經講好了,為何又突然改變心意了?」

 

綱吉岔開了話題只想快點解決這件事情,那麼他就可以逃離這裡,他的心臟就可以不用這樣狂跳,他到現在還是會想起那一晚的事情,那一晚,他沒能耐得住白蘭引誘的事情,是第一次,但是很舒服,不得不承認。但這些日子以來,只要一聽到這個男人的聲音,一見到這個男人的臉,就會忍不住想起那個夜晚發生的所有細節、感觸還有熱度。

 

那天也是像今天這樣,本來只是因為公事去見對方的,莫名其妙地就變成了那樣,醒來的時候被抱在溫熱的懷中,全身都是情事留下的餘韻,而他倉皇逃離的事情好像讓白蘭很不滿意,本來就經常找彭哥列麻煩,最近更是變本加厲。

 

「我只是希望彭哥列提出相應的條件而已,我們所出借的技術可不是其他地方能夠辦到的,這點成本難道並不值得嗎?」

 

「但是……」

 

「還是,你認為自己對小尤尼有恩,就不需要支付太多的代價?嘿——我不知道綱吉君是這樣狡猾的人呢,真不愧是黑手黨嗎?」白蘭輕輕摟住綱吉的腰,貼在身上灼熱的皮膚溫度變得清晰,綱吉也感覺自己的身體微微發燙著,他喜歡白蘭身上的氣味,喜歡白蘭的臉,總之他應該是喜歡對方的,可是,就是不喜歡白蘭那樣挑逗他。

 

「狡猾的是誰啊,你明知道不是這樣的。」綱吉困擾地望著白蘭。

 

他對這個男人真的沒轍,他沒辦法徹底猜透對方的心思,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說服對方,總覺得僅僅靠自己是不行的,但跟尤尼討論這事情時,尤尼只是告訴了他這個別墅的位置,並說只要他過去一趟一定就可以解決所有矛盾。

 

所以他才在這兒。

是不是不該聽從這個建議的?總覺得自己好像落入了陷阱。

 

「那麼,綱吉君,」白蘭溫和地說,那雙眼帶著一些慾望,「如果這次由你主動誘惑我的話,也許我會考慮減少點條件?不,就算彭哥列希望延長研究的時間我也可以協助。」

 

「你…!」綱吉的臉一下子就刷紅,什麼誘惑他根本不懂,「我、我不……」

 

「啊哈,彭哥列的首領卻連這種事情都辦不到嗎?看來你也不是為了家族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嘛。」白蘭笑著說,但他仍然靠近綱吉的臉頰,然後親吻對方的眼角,「你還是老樣子,這麼天真,但這就是你可愛的地方。」

 

白蘭呼出的熱氣碰觸綱吉的臉,濕潤的空氣讓人遐想,綱吉常常都會受不了這個,所以才不太想與這個男人單獨相處,對方雖然總是開玩笑卻也不會做他不願意的事情,但這些舉動就是會讓綱吉不由得意識對方。

這時候白蘭趁著綱吉猶豫,輕輕抬起他的雙唇就想要吻上去,他以為綱吉絕對不會拒絕的,之前也做過好幾次了,而綱吉看起來也不是不喜歡,而且每次只要吻對方,綱吉就會臉紅,那種表情非常的誘惑,白蘭很想看看那個表情,可惜以彭哥列姿態出現的綱吉總是扳著一張臉。

 

就在雙唇即將碰觸的那一刻,突然綱吉重重地往白蘭身上一推,白蘭並沒有料到對方的這種反應,於是他跌入泳池中,而綱吉站在那裡一臉慌張。

 

「白、白蘭,你還好嗎?對不起我剛剛嚇了一跳——」綱吉靠近泳池邊顯得擔憂,到了這地步卻還擔心別人的或許也只有綱吉了,綱吉伸手想要拉白蘭起來,卻忘記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

 

伸出的手被拉住,對方攀上他的手腕,下一秒就將他用力拖進水中。

嘩啦地一聲,綱吉吃進一口水,但還沒有喊出聲的時候他的雙唇就已經被堵住,而他發現自己被壓在池邊,身體被禁錮在白蘭的懷中,無法動彈,而那人近在眼前的雙眸中閃耀出一道讓人害怕的慾望色彩,綱吉有種自己會被吞噬的錯覺,於是激烈地想抵抗,卻只是濺起小水花。

 

對方的舌頭強硬地鑽了進來,纏上他的舌頭,唾液交融著的感覺意外甜蜜,激起一陣一陣的快感,吻讓綱吉意亂神迷,突然忘記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只是沉醉在那個舒適的吻之中,他安靜了下來,就只是和白蘭盡情親吻著。

 

對方的唇透著淺淺的光芒,看上去格外誘人,一次又一次地吻上他,然後是嘴角以及臉頰,往下來到頸部,那種帶有極濃暗示的行為,正擴大著綱吉體內的慾望。

 

「等…不要…白蘭……」沙啞的聲音好不容易擠出了一點反抗,卻聽上去很無力,「唔…」

 

「綱吉君就是太難搞了,總是要這樣你才肯出來跟我見面,不是公事就不見面,你真的很麻煩,雖然我很喜歡玩遊戲,但讓我按耐這麼久也不怎麼有趣呢。」

 

「因、因為……」

 

白蘭瞇起眼,然後咬上綱吉的耳尖,綱吉輕輕喊痛,「這是懲罰你從我這裡逃跑。」

 

「我、我說過抱歉了!而且我已經全身都濕了,你也親夠了吧?」綱吉有點悶地說,他瞪著對方,手輕輕推開白蘭,剛剛他足足被親了快要十分鐘,總覺得頭有點昏昏沉沉,「快點讓我上去啦。」

 

白蘭輕聲嘆息,雖然還想要維持這樣久一點,但綱吉穿著襯衫泡在水中肯定很不舒服,他並不想要讓綱吉覺得討厭,畢竟,就算是這樣曾經差點毀滅世界的自己,內心還是有純情的部分的,要是真的惹綱吉討厭了,他可會相當不開心,畢竟他耗費這一切都是為了讓這個男人到自己身邊來,為了得到這個人的心——多虧小尤尼也幫了一點點忙,之後不得不感謝她。

 

綱吉濕透地爬上岸後,甩了甩身上的水珠,他回頭看白蘭。

此時綱吉身上的衣服全都變得透明,白色的襯衫因為水而緊緊包裹著本來就相當纖瘦的軀體,而綱吉的髮絲也柔順地浮貼在臉上,滴著水,當綱吉用手把瀏海往上撥開的時候,將那張微微泛紅的臉龐完全顯露在白蘭的面前,綱吉大概不知道那是他今天最大的失誤。

 

事實是,白蘭一瞬間有些恍惚,忍不住欣賞起這吸引他的景象來。

 

他很喜歡漂亮的東西,但他也很少覺得什麼東西很美,當然他一直覺得綱吉非常迷人,自己的心上人不可能覺得不美,可是此刻那種心情突然被數倍地撩起,心底一陣搔癢難耐。

 

綱吉纖細的軀體,白色的皮膚,衣服下面鎖骨和腰的線條,綱吉的褐色雙眼讓他看上去相當稚嫩,但眼中卻浮現出不符合天真的情慾色彩,雙頰透著淺淺的緋紅,綱吉下意識地伸出舌頭舔去唇上沾著的水珠,使那個表情看起來更加艷麗,但正因為綱吉這些表情和舉動都是無心的,所以更讓人覺得那種引誘難以抗拒。

 

「白蘭?」綱吉看白蘭不知為何遲遲不上來,以為對方生氣了,「我們好好談談好嗎?我並不是……討厭白蘭,剛剛稍微嚇到了。」心中還在考慮著該怎麼樣談妥條件的綱吉,卻沒有意識到白蘭的心思早已經不在那上面。

 

「是啊,我們是該好好談談。」白蘭說著,跳上岸後一把拿來掛在椅子上的毛巾,披到綱吉因為寒冷微微發抖的身體,綱吉那時候還以為白蘭終於願意跟他談點正事了,並因為肩上的溫度而暗自竊喜,臉上浮現安心的笑意。

 

但白蘭只是帶起一抹曖昧的微笑,將綱吉拉近身邊。

 

「我想我會同意彭哥列的請求,就用原本的條件。」

 

「欸、真的嗎?」綱吉馬上笑開了嘴,還在心底感謝著白蘭的慷慨,只是他不太懂為什麼突然對方就鬆口了,明明剛剛還在開些困難的條件,說要綱吉『主動誘惑』他,現在卻又轉變了態度,但本來白蘭就是善變的人,於是綱吉也不疑有他。

 

「……因為,剛剛那個已經足夠誘惑了吧。」

白蘭用綱吉聽不見的聲音低喃,並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就像他每一次想要打些壞主意的時候,那個迷人而惡毒的表情就會更刻意,「綱吉君,我們進房間談談合作的細節吧。」

 

「嗯,那麼關於日期的部分,我想就按照原本的計畫訂在……」

 

綱吉一邊說著一邊走進房間後,白蘭轉身輕巧地鎖上通往戶外泳池的玻璃門,然而那道門也是那個房間唯一一個通往戶外的出入口,而唯一的鑰匙也在白蘭的手上,隨後,白蘭的身影便緩緩消失在玻璃門的那端。

 

而白蘭有預感今天會和上次一樣,與綱吉度過一個美好又甜蜜的夜晚。

這一次,他不會再讓綱吉從他身邊逃走。

 

 

Fin

 

作者廢話:

第二篇的點文,結果寫得有點多OTZ

有三個關鍵字要串起來讓我想了一下,不過一看到泳池這個關鍵字就覺得一定要在水裡面接吻(???),總之綱吉就這樣被拐了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栗子
  • 開心~~每次看白綱都有心癢癢的感覺
  • 訪客
  • 以為會來個水底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