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貝爾有點不開心,被瑪蒙罵了以後就一直心情鬱悶,習慣到了半夜也不睡覺的他今天也還是沒睡。他坐在窗台邊靜靜的看著義大利的夜空,手中拿著的是曾經送給綱吉當玩具的音樂盒,儘管是白色老鼠的造型,卻撥著能讓人放輕鬆的單調旋律。

 

照理說他應該是瓦利安比較不會受到綱吉離開影響的人,他從不放太多感情在特定的物品上。
不過他也是裡頭最忠於慾望的人,如果是想要的東西就算要把本來的擁有者殺死也要得到手,他見到家光的時候一瞬間想過直接把家光夫婦殺死,卻覺得綱吉大概會大哭,很麻煩,也就沒有下手了。

是啊,想要把綱吉留下來的話,就只剩下這個做法而已,為什麼史庫瓦羅他們都沒想到?
窗台的隔壁就是綱吉的房間,這時候突然亮起了微弱的小燈,貝爾微微驚訝,綱吉還沒有睡著嗎?還是睡著卻又醒過來了?貝爾跳下了窗台快步走向了綱吉的房間,瓦利安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睡著了,四周安安靜靜的顯得有些恐怖。


來到了綱吉的房間前,果然就看到綱吉拖著一條小被子從門口探出頭來,揉者眼睛像是剛醒過來。
害怕著黑暗,但看清楚貝爾站在那裡後,突然小跑步抱住了他。

 

「貝、貝爾!」


「怎麼啦?半夜想上廁所不敢去嗎?」貝爾嘻嘻笑著,蹲下來面對綱吉。


綱吉卻搖搖頭,臉上染著些淺紅,「……肚子餓。」

貝爾一愣,咧嘴一笑,便牽著綱吉往餐廳走去。

幫綱吉泡了一杯牛奶,把路斯利亞為了綱吉做好但最後沒有吃的甜點從冰箱拿出來放到綱吉面前,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使人忍不住發笑,綱吉就算離開了瓦利安他也不會感到非常難過,可是想到沒有辦法再看到這種有趣的場景,說不定會覺得有些可惜。


「貝爾……」


「幹什麼,已經吃飽了嗎?」摸摸綱吉的頭,綱吉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盯著他的。


「貝爾會很討厭我嗎?」


「嗯?怎麼突然這麼想?」


「因為貝爾常常欺負我啊,而且有時候覺得貝爾很討厭……常常喜歡嚇我,明知道我很膽小。」綱吉低下頭說,平時他被貝爾弄哭的次數非常多,貝爾自己也很清楚。


「不討厭啊,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
「真的?」


貝爾咧開嘴點頭,綱吉臉上綻放出一個高興的微笑。
啊,果然很可愛。
貝爾心中不禁如此想著,可能是因為還是小孩子的關係才能夠露出這樣天真無邪的笑容吧。

「為什麼不可以一起到日本呢?為什麼大家不能夠永遠在一起呢?貝爾…難道XANXAN和史庫他們不喜歡我嗎?」


「沒可能的吧。」貝爾疑惑的看著綱吉又苦著臉,手摸上綱吉的頭,「BOSS我是不知道啦,不過我看前輩他們可是有戀童癖呢。」


「戀…?」


「嘻嘻嘻,」貝爾想起路斯利亞大概會罵說別教綱吉一些奇怪的話,所以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你不要想太多啦,反正只是回日本去,又不是不能見面,跟你說喔,日本到義大利只要走一下路就會到了啦。」貝爾騙他,但綱吉並沒有看出來。


「真的嗎?可以很快就再見面嗎?」


「嗯…反正我們又不會跑掉,因為要重蓋一個瓦利安總部很麻煩啊。」

 

貝爾聳聳肩,他想以XANXUS那種個性來說,除非是總部被毀了不然大概很懶得搬家,他只是照實回答而已,卻不知道那對綱吉來說有多麼重要。


「真的嗎?」


「嗯?是啊,而且我們不會死掉的,嘻嘻嘻。」貝爾用手指戳著綱吉軟軟的臉頰,欺負他,「因為王子很強的關係。」


「……嗯。」


貝爾愣了一下,他本來以為綱吉被那樣用力的戳臉應該會哭出來的,結果卻沒有。
綱吉漾開了一個細小的溫柔微笑,好像很開心聽到貝爾那樣說,這反而讓貝爾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剛剛騙他日本和義大利距離很近的事情……算了,繼續騙下去好了。

「你果然不適合呢。」突然,貝爾輕聲的說了一句話,「啊啊,王子放棄了,果然『這樣子的』還是回家去比較好,因為,王子也不是任性的小孩子了嘛。」


綱吉太容易被騙,不適合瓦利安,這裡可不是給充滿愛的小孩待的地方。
貝爾扶了一下王冠,撇下嘴腳看起來似乎有些鬱悶,最後瞧了一下一臉疑惑的綱吉。


「吃完東西就快點上床睡覺吧,記得再刷一次牙。」


「今天晚上可不可以跟貝爾睡?」


「嘻嘻嘻,好啊,非常歡迎。」

貝爾伸出手,牽起了綱吉在他的手背上如同對待公主般輕輕落下一個吻,綱吉微微臉紅。

 

 

 

 

 

 

 

 

 

 

「綱ちゃん心情變好了耶,為什麼?」

 

第二天早上,路斯利亞膽怯的跟史庫瓦羅說,他望著綱吉哼著歌坐在沙發上頭玩著XANXAN的娃娃,今天早上還很熱情的和他打招呼。

 

「而且今天早上還是在貝爾那裡…該不會被做了什麼……」


「哈啊?不是因為睡飽的關係嗎?」

史庫瓦羅喝完早上的咖啡後冷冷的哼一聲,看向綱吉,確實,心情好了很多的樣子,不過他沒有路斯利亞這麼擔心,這樣才比較正常,小孩子天天哭鬧也很麻煩。


「你們還不開始工作嗎?」這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XANXUS似乎也帶著杯子來到了餐廳,他是來倒咖啡的,早上的用餐時間算是BOSS心情最好的時刻,路斯利亞轉過頭去接過他的杯子。


XANXUS拿回了咖啡後就看到綱吉坐在不遠處,瞧見他來的時候就匆匆的爬下沙發,搖搖晃晃的往XANXUS身邊跑過來,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


「XANXAN!」綱吉一如往常的抬起頭,「早上好。」


「喔。」XANXUS冷冷的哼了一聲,這時他真正瞧見了綱吉手上的娃娃,昨天發生太多事情以致於他沒有去注意到,蹲下來粗暴的抓到面前瞧了幾眼,他當然不可能沒發現那個玩意兒就是他自己本人,但也只是皺起眉頭來什麼也沒說。

「XANXAN很可愛對不對,路斯媽咪做的!」綱吉完全忽略XANXUS緊皺起來的眉頭開心的說,旁邊的路斯利亞打了個冷顫,怕等一會兒就會得到一個拳頭或是火焰。


「啊啊。」XANXUS摸摸綱吉的頭。


BOSS居然沒發火!居然沒有不高興!大家都驚奇的看著那一幕,但XANXUS只是起身後大搖大擺的在沙發上坐下來,對綱吉揮揮手要他過來,綱吉就乖乖端著自己的早餐爬過去也一起坐到沙發上頭,然後鑽進XANXUS的懷中吃東西。


「有時候還真羨慕BOSS這樣呢。」


「你就算了吧,路斯利亞,被BOSS聽到可是會被打的。」史庫瓦羅輕笑,然後他拿起了餐巾紙,「喂喂,小鬼,把這個圍上去,你可不要又吃得到處都是啊!!」


「好~~」


XANXUS什麼也沒說的把綱吉手中的叉子對準一塊鬆餅,並且塞入綱吉一直在說話的嘴巴裡頭。
 

「呼啊,人妖,王子的紅茶在哪裡啊,我要英國貨的喔。」


「貝爾啊,你偶爾吃點早餐吧。」路斯利亞說著還是遞過去貝爾專用的紅色杯子。


「才、不、要,早上我喝紅茶就好了啦,因為我是王子啊。」


「和你是王子有什麼關係啊,你已經不是偏食的年紀了不是嗎?」


「那是因為貝爾前輩的腦袋比六歲小孩還要低等嘛,看綱吉都乖乖的在吃飯……」


「要不是在吃早餐的時間我就已經一刀捅死你了,弗蘭。」


「……我可不可以砍死你們兩個人?」一邊的史庫瓦羅冷冷的吐出一句。


「好了啦,史庫ちゃん。」


「說了不要這樣叫我!!」史庫瓦羅大吼,迎來一個XANXUS覺得很吵的眼神。


「那邊兩個垃圾,」在那些人又快要吵起來的時候,XANXUS突然出聲,制止了這種局面,被點名的貝爾和史庫瓦羅抬起頭來,「你們等一下帶綱吉出去吧,今天沒有任務。」
「「什麼!?」」

 

 

 

 

 

 

 

 

 

 

穿上了路斯利亞準備的小外套,史庫瓦羅、貝爾還有矮了一大截的綱吉就這樣準備出門了。
為什麼XANXUS會突然讓他們休假帶綱吉出去玩,原因很清楚,是因為綱吉留在瓦利安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希望能在最後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吧,平常沒有那麼細心的BOSS都顧慮這麼多,路斯利亞高興得要掉眼淚,不過那個人即使是到了這個地步卻還是堅持不親自帶綱吉出去而是鎮守在總部。


「小鬼你有帶好帽子吧?」

「有!」史庫瓦羅看綱吉興奮得要死,忍不住輕笑。


史庫瓦羅並不討厭帶綱吉出去,因為也不是第一次了,儘管綱吉的門禁一直很嚴但偶爾如果是輕鬆的任務,XANXUS也會允許史庫瓦羅帶著綱吉一起外出,當他執行任務的時候綱吉就暫時交給手下看著,結束之後才帶綱吉去逛街,彷彿那才是真正的任務一樣,綱吉偶爾和其他同年紀的小朋友遇上時就會露出微笑,看到他那種興奮的表情就會覺得這比把綱吉關在家裡自己玩好多了。

 

綱吉喜歡坐在他的肩上,喜歡用柔軟的小手撫摸他的銀白色的頭髮,可愛的笑著。
但是,一想到這次要和貝爾一起帶著綱吉出去什麼的,史庫瓦羅就滿臉的厭惡——這不就是他要帶著兩個小鬼一起出門的意思嗎?

 

儘管史庫瓦羅這樣想,但是望著眼前貝爾把綱吉揹在肩上在前面亂衝的情景,也只有貝爾可以陪綱吉玩得這樣瘋,這是太過理智的他辦不到的事情,也許也因為貝爾是他們之中年紀最輕的,綱吉對他比較親近吧,史庫瓦羅忍不住嘆一口氣,然後他慢慢停下腳步,時間過得好快,一眨眼綱吉就要離開了。


不知道貝爾對他說了什麼,但綱吉似乎已經振作起來不再露出難過的表情,簡單的相信別人也是綱吉的一大特色,不知道是不是優點就是了。

日本和義大利啊……說遠不遠,但也不是容易到達的距離。

「喂喂喂,你不要把小鬼給摔下去啊,還有不要衝那麼快!」
就在史庫瓦羅出口叮嚀的同時,貝爾突然單手把綱吉朝天空中一丟,不同於常人的力量當然是讓綱吉往上飛了好幾公尺才掉下來,普通小朋友早就嚇哭了,「喔喔你這白癡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史庫瓦羅緊張的衝過去,卻發現綱吉在被貝爾接到懷中的時候露出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的開心笑容,反而是史庫瓦羅被嚇得冒出一身冷汗,他驚恐又訝異的看著一臉平靜的綱吉。


「沒事啦,長毛就愛擔心。」


「長毛、長毛!愛擔心!!」綱吉附和,史庫瓦羅嘴腳勾起一抹微帶憤怒的假笑。


「綱吉,你給我好好在地上走,不要再跟那個白癡王子玩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剛剛被做了什麼啊?要是掉下去就沒命了,真是的。」這樣說著的史庫瓦羅硬是把綱吉從貝爾手中拉到了地面,然後牢牢牽起了他的手,避免又讓貝爾拐走,「你啊,等等有想要去哪裡嗎?」

綱吉手中還抓著路斯媽咪為他做的XANXAN娃娃,那已經是他型影不離的東西了,每天也會帶著睡覺。


抬頭看了看身邊的史庫瓦羅,史庫瓦羅有點疑惑綱吉的沉默,低頭回望他,「怎麼了,沒有哪裡想去的地方嗎?」


「哪裡都可以嗎?」


「反正今天是帶你出來,不用那麼客氣啊,嘻嘻,明明只是個小鬼。」貝爾跟到了他們的身邊走著。


外人看到了這個組合大概會覺得很奇怪吧,儘管史庫瓦羅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而貝爾是一如往常的條紋t-shirt,但史庫瓦羅和貝爾兩人身上透著一般人所沒有的危險氣息,中間卻夾著一個看來很普通又很弱小的孩子,和兩個男人的氣氛完全不搭調,他們幾個就算不特意穿上瓦利安的制服也非常顯眼,尤其是史庫瓦羅那一頭銀色的長髮和貝爾的王冠,讓他們更引人注目。

 

「那,我想要去學校。」


「哈啊?」

史庫瓦羅一愣,整天都吵著想要玩的綱吉居然會說想要去學校?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為什麼是學校啊?之前說要帶你去幼稚園不是都很討厭的樣子嗎?」

 

史庫瓦羅還記得在綱吉剛來的時候曾提議過直接把綱吉丟到當地幼稚園去算了,只要確保他沒被殺掉就好了,但後來還是為了忠實的完成任務而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因為,想跟史庫還有貝爾一起上學!也想要交新朋友!很多很多朋友!!」綱吉說著,一手扯住了史庫瓦羅的的褲子另一手抓住貝爾的手指,「……一起來好不好?」


史庫瓦羅聽了之後露出了一個淺淺的溫柔表情,蹲了下來,「可是學校啊,我已經上過了呢。」


「好玩嗎?」

 

史庫瓦羅被那樣一問反而遲疑了一下,他還記得,那是一個非常無聊、非常冷漠的地方,對學習如何暗殺之外的事情都不感興趣的年紀,不快樂的記憶,不過如果是和綱吉一起的話說不定會開心很多。


「好玩啊,對了,你已經到上小學的年紀了。」


「那、史庫已經去過了,就不能一起了嗎?」綱吉露出失望的表情。

 

「朋友的話你應該很容易就會交到了吧,所以不用擔心啦。」

 

史庫瓦羅摸摸綱吉的頭,無奈的笑,他其實有點擔心綱吉這種老是想要依賴別人的想法在未來會不會有問題,然後他左右望了望,「對了,我記得這附近的話應該有……」


「有什麼啊?」貝爾好奇的問。


「上次任務的時候經過的,那時候不是有和瑪蒙那傢伙一起看到嗎?說很適合帶綱吉來的地方。」


「喔喔,記得啦,因為任務的對象很弱所以提早回來的那次。」


「是吧,那時候不是半途就開始討論下次要帶綱吉去哪裡嗎?因為附近的蛋糕店都已經去過了,玩具店也找了好幾家。」史庫瓦羅想起當時的情況就想笑,他們這些令西西里的居民恐懼的暗殺隊員在任務進行一半時居然在討論這種溫馨的事情,實在很詭異。


「哪裡哪裡?」綱吉小聲的詢問,有點害怕這兩個人會帶他去哪裡。


兩個人轉身低頭看他,露出了笑容,史庫瓦羅的大手撫上了綱吉的頭頂,「等等就知道了,是個很棒的地方喔。」

 

 

 

 

 

 

 

 

原來所謂很棒的地方,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兒童遊樂場。
對於貝爾和史庫瓦羅這兩個不普通的人來說這種地方真的很不可思議,那一天突然興起要求瑪蒙免費黏寫找適合綱吉的場所時,找到的就是這個地方,明明在地居民都知道,但是暗殺部隊是不會有這種情報的,史庫瓦羅和貝爾看到之後就眼睛發亮的直盯著,貝爾馬上撲上鞦韆結果把孩子們給嚇跑了。


「喂喂喂——別跑得太急啊!一碰到遊樂器材就變成那副德性……」史庫瓦羅對於一看到公園就以飛快速度衝過去的綱吉吃了一驚,那短短的小腿居然能跑得比他的腳程還要快,綱吉很快的就爬上了溜滑梯,一溜而下,並且快速的融入了那歡樂的氣氛之中,完全把身後的史庫瓦羅和貝爾給忘掉了。
 

放眼望去,現場只有貝爾和史庫瓦羅這兩個年輕男子,看起來就像是別的世界來的,顯然一點也沒辦法融入那群帶孩子的父母之中,就算有男人在場看來也都是一副早已經當上爸爸的模樣,雖然對於小孩子的玩樂感到無趣,但史庫瓦羅站在旁邊看綱吉興高采烈的表情也別有一番趣味。


貝爾一到現場就跳到了最近的一棵大樹上頭去躺著,這舉動當然沒讓其他人看見。


「史庫史庫!一起玩。」
綱吉玩了一會兒後突然跑過來拖著他的手,史庫瓦羅驚訝的看著綱吉想拉他上那對他來說超級擁擠的溜滑梯,一旁的幾個大人看到了忍不住發出輕微的笑聲,大概是覺得這場景很可愛。
但是,這麼丟臉的事情他可不幹啊。


「我上不去,那東西會壞掉的吧!喂喂喂,叫你住手了——溜不下來的!!」


「啊,你的爸爸頭髮好長。」突然旁邊一個小孩子抬頭說,伸手就抓住了史庫瓦羅的頭髮一扯。


「我不是他爸爸,還沒到生孩子的年紀!」


「吶、吶,是女孩子嗎?為什麼綱吉的爸爸會留長頭髮?好羨慕。」另一邊一個小女孩問。

 

史庫瓦羅沒想到才剛剛加入沒多久的綱吉馬上就和其他小朋友熟起來了,而且發現自己正迅速的被一大群的孩子們包圍,大家似乎都對一頭銀色長髮的史庫瓦羅很感興趣,一點也不怕他臉上兇惡的表情。
 

「喂喂喂,你們這群小鬼啊啊,不要扯頭髮!弄斷了一根我就殺了你們!」平時一般人聽早就嚇得腿軟的威脅,卻沒幾個孩子聽得進去,身後的男孩還是扯著史庫瓦羅的頭髮,綱吉也在旁邊笑著起鬨。


「史庫史庫,和大家一起玩嘛。」
綱吉這時候握住了他的手,史庫瓦羅低下頭來對上那可愛的笑容,剛剛心情煩躁的感覺一瞬間消失了,他注視著那雙清澈的眼睛嘴角顫抖著,要不是他不想讓綱吉難過的話他早就轉身離開了吧。


「下不為例。」
「嗯嗯。」


「嘻嘻嘻,回家去跟BOSS講一定會被笑到死的。」
貝爾在樹上頭看著史庫瓦羅被孩子們拖去並且鬱卒的嘆息的樣子,偷偷笑著。

時間快速的過了一個下午,史庫瓦羅從沒想到陪綱吉以外的孩子玩是會這麼疲倦的,倒不如說他其實根本沒動就只是當孩子們的玩具都已經感到疲累不堪,回頭看到貝爾無情的嘲笑讓他更加的火大,但是史庫瓦羅知道,綱吉在瓦利安久了根本沒有什麼同年紀的玩伴,小孩子應該是更喜歡和同年齡的孩子一起玩的,他們這些人不管怎樣都無法取代那一部分。


要是遇到了好朋友,綱吉會不會從此忘記他們這些照顧他僅僅兩年的人呢?
也許會,因為 孩子長大的過程中就是慢慢認識更多、學習更多的階段,那些快速進來的知識和人們也會幫助綱吉長大成人的,就算有一天綱吉有了比現在的瓦利安更重要的東西,也是無可奈何。

 

此刻他的頭髮被一個女孩給綁成了辮子,綱吉誇獎他很好看也沒辦法讓他心情好起來,過了一會兒,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總算是到了預定要回家吃晚飯的時間,史庫瓦羅幾乎是迫不及待的站起身。

 

對著遠處和小朋友們正玩著捉迷藏的綱吉大喊。

 

「好了,回家啦,綱吉!」


「欸,這麼快嗎?」


「都已經幾點啦?你知不知道你玩多久了?」史庫瓦羅蹲下來捏住了綱吉的鼻頭,看他全身髒兮兮的模樣,「全身痠痛的好像是我……怎麼比出任務還要累人?」

 

感覺上好像是打了三天三夜的決鬥一樣疲倦,史庫瓦羅聽到關節劈啪作響的聲音,但他還是把綱吉從地上抬起來將他直接搬離那依依不捨的遊樂區,綱吉感覺到了溫暖的大手包住了他,於是也輕輕用臉頰摩蹭著史庫瓦羅的肩膀和那柔軟的頭髮做為回應。

 

雖然還想和大家一起玩,但跟史庫瓦羅在一起就會有非常安心的感覺,不過史庫瓦羅馬上把他放下了。


貝爾這時候也跳了下來,他和史庫瓦羅不一樣,似乎好好的睡了一覺,他走近綱吉和史庫瓦羅身邊。


「前輩你挺慘的呢,被小孩當玩具的感想怎麼樣啊?」


「我殺了你!!」
就在史庫瓦羅出言威脅的時候,綱吉抓住了史庫瓦羅的手,扯了扯。


「怎麼啦?小鬼,難道玩累了要睡覺啊?我可不揹你喔。」低頭看去,卻看到綱吉還是很精神的笑著。


「史庫瓦羅,今天謝謝你喔。」然後綱吉扯了扯史庫瓦羅的頭髮讓他蹲下,在他臉上吻了一下。


那句話出口的時候不只史庫瓦羅愣了一下,貝爾也有點驚訝的張大眼睛。
不過他們可不是因為綱吉道謝而感動的,史庫瓦羅沉默的盯著綱吉好一會兒,綱吉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史庫瓦羅突然高興的咧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你居然會念我的名字了,而且不是講兩遍!!」興奮的表情彷彿是看到突然學會走路的孩子的表情。


「綱吉,不公平啊!我呢?我呢?」貝爾緊張的湊上去,但綱吉只是疑惑的望著他,因為貝爾就是貝爾啊,沒有什麼其他的名字,史庫瓦羅馬上推開了貝爾的臉,牽住了綱吉的手。


「哈,這樣BOSS一定會羨慕死的吧,現在只有那傢伙的名字還沒被念對過。」史庫瓦洛幾乎是故意的把綱吉從貝爾身邊拖走,拉到自己身邊,轉過身回家。


「……長毛小氣鬼。」


「說什麼啊,小心我扁你喔!綱吉肯叫你白癡王子就已經不錯了!」

 

 

 

 

 

 

 

 

 

 

綱吉回家之後就如同往常一般的賴在路斯利亞身邊,不過因為玩了許久,吃完晚餐後很快就睡著了。


今天最大的消息就是綱吉終於會念史庫瓦羅的名字還有史庫瓦羅被小孩們抓去玩的事情。

晚上的餐桌上只有XANXUS一個人沒有到場吃飯,路斯利亞嘆氣著說『BOSS在為名字的事鬧脾氣吧』,然後叫綱吉把晚餐拿去XANXUS房間後再去睡覺。

 

那天夜裡綱吉睡著以後,瓦利安的BOSS突然召集了幾個重要的幹部過去。
在這種深夜時分,本來以為是任務出了什麼重大的差錯,結果一進到了首領室就馬上曉得是關於什麼的事情——家光還有綱吉的母親站就在那裡,XANXUS的面前。

 

大家都很清楚,今天是家光前來接綱吉的日子。


奈奈看到他們進來時稍稍退到家光的身後,如果不是一直都聽綱吉說他過得不錯,奈奈看到這些面帶冷色的殺手還是會忍不住害怕,一身漆黑的制服使肅殺之氣更重,他們是殺過人的人,卻在照顧他們的寶貝獨生子,不管是哪個父母都會感到擔心,尤其在史庫瓦羅和貝爾兩個人進來的時候都把目光對準了奈奈彷彿敵人一樣的看了看,之後又淡淡的移開,奈奈更忍不住靠近了家光一些。


「小鬼終於要走啦?」


「啊啊,我兒子麻煩你們照顧啦,真的是好長一段時間,之前的事情也多虧了你們幫忙,最近我們在日本那邊找到居處了,可以定下來了。」

 

家光還是用那種隨便的笑臉說著,搔搔頭,綱吉待在這裡的時間還真的超過了兩年,老實說比他們預期的還要久了點,把孩子放在別人的場所這麼長的時間,奈奈一直都心裡不安的要求家光帶回綱吉,不過最後還是拖到了這個時間。


「下次不要隨便把麻煩的東西扔給別人。」XANXUS冷冷的說。


「…抱歉抱歉。」家光苦笑著,一旁的奈奈也點點頭。


「你們是什麼時候要帶那小鬼頭走啊?這個時間過來……不會是現在吧?」史庫瓦羅突然搭話,看了看時鐘,現在是半夜兩點,正是綱吉睡得熟的時候,「要是那小鬼醒過來的話不是很糟糕嗎?」


「盡量小心一點吧,其實,因為我看綱吉他好像很喜歡這裡,所以如果直接帶他離開說不定會大哭大鬧賴著不走呢,又不能繼續給你們添麻煩。」


家光輕終於稍稍嚴肅的看著他們,對於這些幫忙照顧綱吉的暗殺者他帶著感謝之情,之前他們來探望綱吉的時候,綱吉講的事情大都關於XANXUS、史庫瓦羅、路斯利亞,那是以前膽小到連交朋友都不敢的綱吉從來都不會講的事情。


「說完話的話,就快點帶走好了。」XANXUS的表情毫無改變的說,眼睛看向站在一邊顯得不想和綱吉分別的路斯利亞,「你,帶他們去綱吉的房間,打包一下小鬼的行李,然後就讓他們離開吧。」


「是、是。」

然後路斯利亞有些憂鬱的帶著奈奈他們離開了房間。

 

房間一瞬間沉默下來,這時候貝爾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好像鬆了一口氣又像是有些可惜的聲音。

 

「這樣就不能說再見了耶。」


「也好啊,還要正式說再見什麼的感覺很彆扭。」史庫瓦羅聳聳肩,雖然今天發生了很多好事情,像是綱吉終於會念他的名字之類的,想著想著又笑了,他望向一直坐在位置上頭的XANXUS,「BOSS,你一定跟家光那傢伙說要綱吉以後別再跟我們連絡了吧?」


「那當然。」XANXUS說,手撐著下巴和平時的他沒有兩樣,沒有人能看得出他的表情到底是感傷還是冷酷,「跟黑手黨扯上關係不是值得誇耀的事情,而且聯繫也沒有必要……最好別回來這裡。」


「你還是老樣子呢,也不管綱吉怎麼想,不過我了解這樣確實比較好,只是家光會聽嗎?」

 

「今天綱吉玩了一整天他也高興了吧,醒來後說不定會大哭大鬧,嘻嘻嘻。」


「喂喂喂,幾乎都是我帶著他玩,你一點忙也沒幫上吧?」史庫瓦羅指著貝爾的鼻子說。


「王子有揹他啊。」


「……這樣他最後一定最記得我的臉喔。」史庫瓦羅雖然這麼說,語調卻沒有一絲嘲笑,反而非常的柔和,就好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


「不過這做為最後回憶也太空虛了吧?嘻嘻嘻嘻。」貝爾笑了起來,他推開了門猶豫了一下才又開口,「我去看看小鬼的睡臉好了,別擔心啦,我不會吵醒他的啦,我也沒有喜歡欺負他到這程度啊。」

 

說完後就這樣離開房間的貝爾看起來比平時更沒有活力,不過其他動作還是一如往常的輕挑。


史庫瓦羅回頭看坐在大椅裡頭低頭望著某樣東西的XANXUS。

XANXUS本來好像打算把這些交給家光夫婦讓他們帶回去的,所以將那些一疊一疊綑起來。

 

他不想問他那些是什麼,那大概是之前他出任務的時候綱吉郵寄給他的塗鴉,長得啥都不像但大概是在畫XANXUS的圖畫,本來XANXUS打算拿去燒掉的,但硬是被路斯利亞留了下來,史庫瓦羅好像看到他們的BOSS的嘴唇勾起了一點輕柔的笑容,那真的是難得一見的畫面,明明這之前他都一直在抱怨那些怎麼看也看不懂的畫。

「BOSS,我們兩年多的惡夢也終於結束了啊。」史庫瓦羅輕嘆,但他的語氣依然和那句話的感覺不搭。

 

他的眼中透出了些溫柔的色彩,望著首領室那扇緊閉著的灰色大門。

他確實聽見了輕輕的腳步聲,是家光和奈奈的腳步,也知道那些腳步聲正慢慢的從這扇門前遠離而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一次踏進來,也許永遠不會再出現也不一定,這個房間中只有他和XANXUS了。
 

他直到最後都沒有去打開那扇門。

 

 

 

FIN(?)

 

作者廢話:

小朋友的時代結束啦~~

後續還會再放上來的~大家可以期待,我記得之前好像後續沒有放到網路上吧,因為時間已經過了很久,我大概會把它放上來。

後續會有輕微戀愛。

請大家盡請期待哈哈~~

#同人|小說#V27#瓦利安#家庭教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栗子
  • 開心啊~~~(灑花)期待後續甜滋滋的戀愛
  • 哈哈,後面的戀愛不會很明顯,但是會有。盡請期待囉~~

    千葉玥 於 2017/05/23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