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裡是…」

 

綱吉在半夜醒了過來,瞪著不熟悉的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後才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家裡,他來瓦利安已經有幾天了,不過這幾天他幾乎沒有離開瓦利安的總部,老是在房子內各處轉轉和隊員們聊天打發時間,午餐時和史庫瓦羅還有貝爾他們用餐,下午的時候就和路斯利亞一起吃甜點,瑪蒙工作累了就會跑過來湊一腳,剩下的時間則到XANXUS的房間裡頭發呆度過,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卻還是讓他覺得相當有趣,因為在瓦利安的生活總是充滿驚喜。

 

不過,每當他提議要去外頭的時候,其他人就好像突然耳聾了一樣什麼也聽不見。

 

綱吉稍稍從床中撐起了身子,很快就發現自己為什麼會在半夜醒來的原因,睡在他身邊得貝爾兩隻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緊緊的勒著他的脖子讓他連翻身都很困難,眼睛不自主的飄向另一邊的史庫瓦羅想要求救,但對方似乎因為早上的任務而睡得非常熟,銀色的頭髮完全蓋住了他的面容。


真的拿他們沒辦法,今天早上也是吵得不可開交,小時候也不是沒看過他們吵架的樣子,以前不會覺得有什麼關係,偶爾還會在旁邊笑著鼓舞他們打架,覺得兩個人鬥嘴的樣子非常有趣,但現在可不同了,現在他看到史庫瓦羅和貝爾一下子就拔出武器來面對面露出一副好像不砍死對方就不痛快的模樣,殺氣讓他從脊髓冷到頭頂,連忙上前去阻止他們的兩個人,不然真的會發生染血事件。

「多虧我活得下來呢。」綱吉想想,父親把他丟給瓦利安真的太沒有大腦了,這些人就算不是故意的也很可能不小心殺掉小孩子,到現在為止都沒出事真的太好了。


「小…綱吉……」聽到了貝爾細小的夢囈,綱吉低頭看他。


忍不住伸手去碰了一下貝爾的劉海,現在的貝爾比他更像孩子,綱吉輕輕撫摸著。

他其實從小時候就超級在意,他微弱的印象中貝爾的眼睛好像是綠色的,卻又不是那麼肯定,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掀開了對方額頭上長長的頭髮,想要趁這個機會確認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貝爾的眼睛突然打開,綱吉嚇了一跳往後退差點壓到旁邊的史庫瓦羅,貝爾蹦起來轉身壓住了綱吉,綱吉驚恐的看著貝爾笑嘻嘻的臉,一時間說不出辯駁的話來。


「抓、到、了,小兔子不乖的證據——嘻嘻嘻。」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點好奇…」綱吉小聲的說著,就是害怕吵醒旁邊的史庫瓦羅。


貝爾不讓他起身來,反而是更加露出了惡作劇的表情,手往前碰觸綱吉的臉。


「其實綱吉跟我說的話什麼事情都會告訴你喔,綱吉你對我有興趣嗎?」貝爾的手指輕輕戳那軟軟的臉頰,像以前小時候一樣,「嘻嘻,你一直都暖呼呼的,當抱枕剛剛好,如果再更…」


「哇啊,貝、貝爾,太近了——」

 

貝爾一把抱緊了綱吉,身體完全貼近了綱吉的胸口,頭更是埋入了綱吉的頸邊,綱吉總覺得他像是招惹了什麼大型犬類動物一樣,對方黏得緊緊的怎麼掙扎也無法擺脫,也不是說非常討厭這樣,只是這麼下去說不定會吵醒還在休息的史庫瓦羅。

「小氣,讓我抱一下嘛,小時候都是你在撒嬌,我都有抱抱你啊。」


「我才沒有這樣……呃,沒有對你……」

 

綱吉確實記得曾經這樣和別人撒嬌過,對史庫瓦羅、對XANXUS和路斯利亞,尤其是一起睡覺的時候他最喜歡鑽到溫暖寬大的懷中緊緊抓著別人的衣服睡覺,會覺得非常安全,什麼也不會輕易傷害他,但唯獨不敢對貝爾撒嬌,史庫瓦羅不會允許他這麼做,實在太危險了。

 

「貝、貝爾?」

突然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綱吉的脖子馬上一陣微小的刺痛。

 

「真狡猾啊,小綱吉對我都好冷淡,以前就這樣,現在也是。」貝爾的嘴爬上綱吉的耳朵下方,那令人發毛的觸碰使綱吉顫抖不已,「是不是要給壞孩子一個懲罰呢?」


「現、現在不就給你抱了嗎?這樣就可以了吧?」

 

綱吉乖乖的停止了掙扎,希望對方也停下,但是貝爾當然不會照做,當貝爾的手指無意碰到綱吉的腰時綱吉馬上臉紅了起來,貝爾的體溫相當溫暖,胸口貼著綱吉的背,那有點健壯的身體帶著適當的肌肉,卻相當瘦,但是力氣大得驚人。

 

「貝、貝爾,好了吧?要是吵醒史庫瓦羅……」並不討厭貝爾,只是貝爾一直都有點可怕而已,貝爾的捉模不定從以前就瀰漫著危險氣息,史庫瓦羅更是好幾次警告他絕對不可以和貝爾單獨相處。


「嘻嘻,綱吉果然還是一樣可愛……為什麼呢,總覺得…很有趣…」貝爾突然喃喃自語,溫柔而帶著一點曖昧的語調讓綱吉覺得自己的臉頰更熱了,他現在早就不是該被說可愛的年紀,但聽到瓦利安的這些人這麼說還是會覺得高興,心跳微微加速。

 

「貝、貝爾……」

 

這大概是因為以前依賴的心情變成相當自然的朋友的感情,讓他覺得可以安心的待在他們身邊。
但就在綱吉心底充滿了溫暖情感的這一刻,身邊那一團棉被堆卻動了一下,下一刻不知哪裡來的一把劍狠狠穿過了綱吉的耳邊往貝爾刺過來,貝爾千鈞一髮的躲過,那把劍插入了床墊中,綱吉感覺到底下的床震動著,發出淒慘的唧軋聲響,然後史庫瓦羅迅速的抽出了劍,棉絮到處亂飄。


「給我站住!!我早說過你這個傢伙說要和綱吉一起睡絕對是不懷好意!!」

 

不知從何時就醒過來的史庫瓦羅一邊吼一邊跳下了床追了過去,在這個非常寬大的房間還有很多空間給他們到處亂跑,綱吉剛起床不久根本無法跟上他們的節奏。


「嘿,明明就是我說了要跟小綱吉一起睡,你一定要跟過來的。」


「喂喂喂——我說過你不要太靠近他的吧?就是因為不放心這種事情我才會在這裡啊!」


「史庫,你太大聲了!會把其他人吵起來的。」綱吉對著整個面孔都變得猙獰的史庫瓦羅輕喊,但對方又是一劍毫無停頓的揮向貝爾,帶著看起來就是真想殺了貝爾的可怕表情,綱吉撲上去想要制止他,但是對方的動作比他快很多,脫離了他的手可以碰到的地方。

 

「綱吉你不要管這件事情,今天讓我一劍刺死他!!」

 

「這怎麼可能啊!!」

 

「有種你小子就不要逃!!」


史庫瓦羅衝了上去,綱吉愣愣的望著已經變得亂七八糟的房間,最後只能躲在角落無法動彈的看著,聽著外頭一個越來越逼近的腳步聲,在這半夜那樣大吼大叫肯定吵醒了不該吵醒的人。

 

「該怎麼辦啊…這種狀況該怎麼阻止才好?」

綱吉看著史庫瓦羅穿著睡衣追著貝爾滿場跑,他靠在枕頭上最後闔上了眼睛,手扶在額頭上頭輕輕嘆息,面對這樣習以為常的情景他已經懶得制止了,最後,只是無奈的笑了。

 

 

 

 

 

 

 

 

 

隔天早上,路斯利亞準備著兩人份的紅茶忍不住嘆口氣,他回頭看了一下綱吉嘴角破皮的模樣,眼睛旁邊也有了幾塊瘀青,變成了小熊貓,坐在沙發另外一頭是看來一臉氣憤的BOSS以及全身包著繃帶的史庫瓦羅和貝爾兩個人,昨晚他們鬧得太過火,把綱吉房間的家具全都毀掉了,綱吉更是被捲了進去,身體多了不少的擦撞傷,這件事情讓半夜被吵醒的XANXUS怒火旺盛。


「綱ちゃん,不是說了絕對不要讓史庫瓦羅和貝爾兩個人在一起嗎?」路斯利亞端著紅茶來到了綱吉的面前遞給了他,手指溫柔的撫上了綱吉嘴巴旁邊的破皮,端詳了一下,「等一下吃完早餐再擦點藥吧,比較不會痛。」


「謝謝你,路斯。」綱吉苦笑著摸摸自己的臉,受傷的地方確實還有點麻麻的,「不過史庫瓦羅只是擔心貝爾會做什麼事情所以才跟著過來的,對不起,一開始就不該答應他們。」


「你又沒有做錯什麼,是那兩個白癡。」XANXUS冷冰冰的聲音說著,一口灌下他的咖啡,早知道不該把綱吉的事情都丟給史庫瓦羅和貝爾兩個人去看管,就照顧綱吉這點來說路斯利亞還比較有用一點,但他抬起頭看了一下綱吉,對方笑嘻嘻的沒有任何不悅的模樣,明明就莫名的被波及還受了傷。

 

「這個好吃耶。」綱吉突然說,他吃著路斯利亞幫他做的可頌麵包,「路斯利亞你真的很厲害啊!」

 

「只有綱ちゃん會這樣誇獎我呢,我好高興啊。」

 

「明明是暗殺者。」綱吉隨口說,完全沒注意到身邊的氣氛一瞬間沉澱了一下,直到綱吉拿起下一個麵包,還因為吃得太快了差點噎住而被XANXUS用力的拍了一掌在他的背上。
綱吉似乎並不非常在意暗殺者的身分,這讓XANXUS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說起來路斯利亞那傢伙開始做點心之類的是在綱吉來了之後吧?」史庫瓦羅有意無意的談到了這點,讓綱吉有點在意的抬起頭,「而且縫紉也是這樣學起來的吧,居然被個小鬼頭任意擺布,真是丟臉啊,綱吉要他做什麼他都做。」


「可是,長毛你也一樣吧?不管綱吉說什麼都說好。」貝爾大笑,史庫瓦羅不高興的瞇著眼瞪他。


「那邊的兩個垃圾。」這時候,一旁安安靜靜的XANXUS說話了,「你們的工作已經辦完了嗎?」


「……例行的調查嗎?我等一下會命令部下去做的。」史庫瓦羅馬上反應過來,但又開口,「其實有必要這樣嗎?那種小家族BOSS你去一下就可以把他們全都擺平了吧?為什麼不動手?」


「沒興趣,安靜的解決掉就好。」


「因為BOSS不想讓綱吉受到影響嘛。」貝爾把手放在身後慵懶的笑著,卻被XANXUS瞪了一眼。


「我?」綱吉愣了一下,聽到自己名字時趕緊把口中的麵包吞進去,「我怎麼了嗎?」


「因為最近瓦利安這邊碰上了一點點麻煩,情況有點危險。」史庫瓦羅輕輕拍了拍綱吉的頭。


綱吉安靜的喝下飲料,雖然不懂是怎麼回事,但如果這就是不讓他出外的原因,也只好乖乖聽話。
此時他的臉上不禁浮現了一絲寂寞,眼神飄移著看向了自己的褲管,知道這件事情後他其實稍稍有點失望,他本來還想要請求XANXUS讓他到外頭去觀光一下的,聽說西西里也有很漂亮的教堂和城市古蹟,還有看來像畫一般的海岸,難得到西西里來他很想要去親眼看看。
畢竟他不是那麼經常能夠到西西里,恐怕下一次和瓦利安見面會是年假吧。

 

XANXUS看眼前的綱吉發楞到停下了吃東西的動作,馬上伸手又抓起一個麵包一把就塞進綱吉的口裡,綱吉驚訝了一下後馬上張開嘴巴咬了下去,這動作他有點習慣了,小時候XANXUS也是常常這樣逼他吃東西,通常用叉子把食物塞進來,強迫他非要吞下去不可,不吞就會被狠瞪,只好不甘願的吃掉。


「怎麼了?」塞完東西後的XANXUS問。


「啊…因為我本來想要拜託你們帶我去海邊的,可是……不行也沒有辦法,我也不想給你們添麻煩。」綱吉搔搔臉頰,總覺得自己這樣的說法好像帶有些責怪的意味,說出口就後悔了。

 

但XANXUS並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這讓綱吉鬆了好大一口氣。


「想去海邊?」XANXUS好像在思考著什麼一樣皺起眉來。


「這個嘛,也蠻想到街上去逛逛的,雖然在這裡曾經生活過兩年,但果然還是一點都不了解這裡呢。」


「因為我們很少帶你出去啊。」路斯利亞理所當然的說,在綱吉的身邊坐下,「畢竟我們可不是照顧小孩的料,任務也蠻多的,總不可能一天到晚帶著你到處跑,總部也不能沒人守著,所以帶你去玩的時間就很少囉。」

 

「爸爸到底為什麼會把我交給你們啊?太奇怪了吧?」

 

「那才是我想問的問題。」XANXUS冷著臉說,低哼了一聲,當初抱怨最多的就是他了。

 

「綱ちゃん,海邊等事情平靜下來再說吧,暑假沒有那麼快結束吧?」


「嗯,是這樣沒錯。」綱吉點點頭。


「街上的話…有人隨行就可以去。」XANXUS轉頭看了一下負傷的史庫瓦羅和貝爾兩個人,忍不住瞇起眼睛露出厭惡的神情,最後落在路斯利亞身上,「讓路斯利亞出去的時候帶你一起好了。」


「……XANXUS不能陪我嗎?」


XANXUS聽到這句話時差點把喝進口中的咖啡噴出來,尷尬的咳了幾下後抬頭看了看一臉期待的綱吉。


「什麼?」故做兇惡的口氣卻把綱吉嚇到了。


「啊…我是說,XANXUS你不可能陪我到街上逛逛嗎?」


XANXUS一瞬間好像露出了猶豫的表情,面對綱吉的請求,那平日總是無絲毫波動的雙眼忍不住動搖了一下,但最後還是別開臉,「我沒有那個時間。」


「這樣啊……」綱吉有些失落的苦笑,但還沒能讓他感到難過,旁邊的路斯利亞就先痛哭起來了。


「啊啊,綱ちゃん比較喜歡爸爸,不愛讓媽媽陪是不是?剛剛確實這麼說了吧?」看著一個大男人在面前假哭了起來,綱吉有點不知所措的瞪大了眼睛看路斯利亞掩面哀嚎。


「欸、欸?路斯,我沒有這麼說啊。」

 

綱吉著急的安慰對方,他剛剛一時忘了路斯利亞就在旁邊的,而且對方很容易就激動起來。

 

「路斯也很好,我只是很少看見XANXUS出門而已,我、我很喜歡路斯陪我出去喔!!」


在綱吉的積極安慰下,路斯利亞很快就恢復了平時的模樣,一邊的史庫瓦羅忍不住低聲取笑道『死老頭像個孩子一樣,都不知道誰年紀比較大』,綱吉則是強忍著笑意沒讓路斯利亞發現。

 

 

 

 

 

 

 

 

「為什麼你不和他去呢?BOSS。」史庫瓦羅聽著匆匆跑去準備換衣服的綱吉的腳步聲,問道,「你知道小鬼從前就最愛纏著你,偶爾一次也沒關係吧。」

 

真的很佩服XANXUS,從過去到現在沒有任何一次在綱吉面前表現出他的關愛,他不像其他隊員或隊長那樣會主動找綱吉玩,就算瓦利安的隊員中有些特別兇狠可怕的傢伙,有時候還是會忍不住好奇心逗弄綱吉,畢竟他們真的很少接觸小孩子,可是XANXUS從綱吉四歲接受他們照顧以來一次也沒有做過,一次也沒有放下身段。

 

「我沒興趣陪小鬼亂晃什麼的。」

 

「這種時候不用顧面子吧?真的是,這方面也真的很固執……」還沒說完,馬上就受到桌上的茶杯攻擊,史庫瓦羅痛得趴在地上。

 

「要是有誰看見我和他走再一起你以為會發生什麼事情?西西里的黑手黨有誰不認識我的。」

 

「……大概,會被盯上吧。」史庫瓦羅想了想後自然的得出了答案,聳聳肩。

 

「知道的話就快點滾出去,垃圾!」

 

「也不用使用暴力吧,要是這個傷又被小鬼看到他又會大驚小怪了。」

 

說完後史庫瓦羅就走了出去,內心還是很不爽。

史庫瓦羅穿過長廊,不由得摸上頭上被砸的地方,一絲鮮紅的血從額頭上流下來,這算是家常便飯了,只要稍微包紮一下就沒有大礙,所以他並不是很在意,只是他對於XANXUS居然是為綱吉設想而不跟隨出外,不知怎的有些不快起來,有種輸人一截的挫敗感。

 

為綱吉想很多的人不是只有那傢伙一個人,希望XANXUS能和他們一起出門,也只是希望看見小鬼笑而已,卻總有種輸給了XANXUS的感覺。

 

史庫瓦羅想著,感到內心不太平靜,綱吉回來的短短時間內他感覺到自己往常不太容易受到外在影響的心境似乎有些搖擺不定,這種動搖的心對劍術會有極大的影響,自從上次不小心抱住綱吉以後,被XANXUS嚴厲懲罰後情況更嚴重了——但是為什麼呢?

 

 

 

 

 

 

「史、史庫!那是怎麼回事?」

綱吉震驚的聲音傳來,史庫瓦羅停下腳步回頭看去,發現綱吉站在他身後,不妙。

 

「這、這不是什麼問題的!沒有什麼問題!」慌張的解釋著,但綱吉已經衝了上來。

 

「又是XANXUS做的?流血了啊,要是不快點……」

 

「沒事的。」眼看綱吉就要轉身去請路斯利亞來,史庫瓦羅突然捉住了他的手臂,「不要緊的。」

 

「可是……」

 

史庫瓦羅笑了,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光是綱吉在身邊他就覺得胸口有種溫熱的感覺。

 

「你幫我包紮就行了,綱吉。」

 

綱吉愣了愣,他的手指輕碰上史庫瓦羅垂落他面前的銀色髮絲,勾起一道淺笑,點點頭。

 

「好。」

 

史庫瓦羅不太明白內心的感覺,但是他知道綱吉在的話他就覺得心情很好。

隨綱吉前往治療室的時候望著眼前那個小小的身影,雖然比以前高大了,但還是很小,這樣一來就還能夠繼續保護這孩子,如果這孩子能夠一直像這樣留在這裡的話,說不定就能理解這是什麼感情了,這份和以前身為照顧者不太一樣的這份心情到底是什麼,總有一天會明白吧。

 

 

 

 

 

 

 

 

 

 

下午,綱吉就準備和路斯利亞一起出去外頭了,路斯利亞換上了一件黑色的短袖運動衫,似乎是為了讓人不認出是瓦利安而廢心琢磨了一番,當綱吉換好衣服走出來時幾乎不認識他了,路斯利亞穿便服的樣子意外的好看,除了那頭有些不合適的奇怪頭髮和依然掛在肩上的絨毛很標新立異外,綱吉高興的走過去幫他掛上了他的墨鏡,笑嘻嘻的瞧著他,路斯利亞不知怎麼臉上泛起了一點紅暈。


「很噁心啊,老頭。」貝爾走過去的時候忍不住批評,綱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不過不管別人怎麼說,他還是覺得路斯利亞真的很有趣,有時候也很可愛,像是反應直率的地方。


「我們走吧,貝爾ちゃん一定是在忌妒呢。」路斯利亞說著,伸出了手拍了拍綱吉的頭。

 

載著他們的車子開到了市區的角落停下,讓綱吉和路斯利亞兩人下去後就離開了,對綱吉而言非常奇特的樓房和鮮明的顏色馬上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稍微畏縮的走在路斯利亞身邊看著和日本完全不同的街區景象,人群在街上穿行著,當然他們本身也不能說不凸顯,似乎有人一直回頭望路斯利亞,因為他的打扮還是稍微奇怪了些,路斯利亞本身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綱吉抬著頭張望著四周好幾次撞上路斯利亞的背部,對方就會微笑著拉住他的手。


「你要小心不要走散喔。」


「不會啦,我已經14歲了,雖然你們好像都不記得這點。」綱吉笑道,不只路斯利亞,甚至史庫瓦羅、XANXUS都這樣,綱吉輕闔上眼,「路斯從以前就很愛擔心呢。」


「嗯…也對呢,綱ちゃん你今年都已經14歲了,時間過得好快啊。」

 

路斯利亞捏著下巴想了想,他又看了一下綱吉,這張臉和他以前記憶中的稍稍變了,變得大了些也變得成熟,不再是六歲時的綱吉,不過那明亮的眼睛還有笑起來的表情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樣,在他們這些人眼底綱吉恐怕還是和以前沒差多少。

「你被家光他們抱走的時候,史庫ちゃん還說過你要是長大了就讓你過來當瓦利安的隊員。」


「不、不可能啦,我怎麼會——」


「BOSS一下子就否決掉囉,他說為了你好最好別讓你接觸黑手黨,但史庫ちゃん很堅持,他應該是很希望你可以再回到我們這裡吧,畢竟當初把你帶過來的人就是他。」

 

路斯利亞想著以前的事情,表情泛起一絲柔和。

最不捨的恐怕就是史庫瓦羅,雖然他一直都是看來最隨遇而安的人,綱吉走了不久後還是和以前一樣工作、為XANXUS賣命,在隊員們每次感傷於綱吉的消失時,適時的提醒。

 

「這樣啊。」

綱吉隱隱約約記得這件事情,因為在他腦海中,銀色的頭髮是他對瓦利安的第一個印象。


「綱ちゃん剛來到瓦利安的時候我非常高興,終於有個可愛的小傢伙加入我們了,事情變得很有趣。」
 

「真的嗎?可是我聽說XANXUS很生氣……」
 

「對對,他氣炸了,說『瓦利安又不是做保母的』這樣大吼大叫呢,而且一開始常常惹你哭出來,你還記得嗎?他本來就不喜歡小孩子。」
 

「哈哈,好像是。」綱吉想起XANXUS的臉龐,那張冷硬的臉孔一直都沒什麼改變,不知算不算好事。

 

「現在想想也是呢,綱ちゃん還是比較適合普通的生活啊,因為你和我們不一樣。」

 

不一樣啊……是啊,我不可能和史庫瓦羅他們一樣戰鬥,更不可能殺人吧。
綱吉彎起了一抹微笑,裡頭含著些許可惜,他也不想要像史庫瓦羅說的那樣加入瓦利安,因為他沒有戰鬥力也不喜歡瓦利安的工作,但是沒有辦法常常和路斯利亞他們見面這件事情,依舊讓他感覺到了寂寞,明明八年沒有和路斯利亞他們見面,也在日本交了新的朋友認識了很多人,本以為再次見面也不會和以前一樣那麼熟悉了,但是現在卻覺得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沒有一點不自然。

 

「以後要是可以常常回來就好了。」


綱吉才說完便感覺到了一個異樣的視線,回頭張望了幾次,但隔壁的路斯利亞好像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頭一點也沒有注意到異常,綱吉也就沒有放在心上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