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往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

 

 

 

2.解不開的鎖心術

 

 

 

「完美的一飲活死水,漂亮的色澤,完美無缺,我相信只要一點點就可以讓我們所有人昏睡。」當史拉轟一如往常誇獎時,隔壁座位的兩個男孩互相竊笑了一下,就好像對於這情況早已習以為常,「我想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調配這種藥水?」

 

「不瞞您說,我曾自己試過幾次,教授,但在您的指導下我比以前做得都要好很多。」

 

「喔,胡說,我相信你自己嘗試的狀況也非常完美,你是我見過最有才華的學生,我們應該多鼓勵像你這樣的學生在額外的課後時間進行更多的學習,你上次問我是不是能拿到雙角獸角,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一些,如果你有需要,湯姆,我很願意隨時提供你材料讓你做些額外的嘗試。」

 

「那真是非常慷慨,我經常有很多問題想向您請教,但我想在我自己先做過嘗試後應該可以整理出更明確的癥結,這無疑會大大幫助我學習。」

 

「這不算什麼,你總是讓我吃驚,真的非常好、非常好,湯姆。」史拉轟開懷地笑著,他走回了講台前方笑容滿面地看著眾人,「好啦,讓我們收拾一下用具,課堂結束後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或者我想問湯姆也是可以的。」

 

大家紛紛離開教室的時候,瑞斗讓莫賽博幫他把大釜給收拾好並將其他的小用具也一同收到書袋中才跟上他們的小團體,大部分的時候在瑞斗身邊會跟著雷斯壯以及艾福瑞兩人,他們都自認為是瑞斗最親密的朋友之一,每當任何教授或者學生誇讚瑞斗時,他們就會露出沾沾自喜的表情,而莫賽博是他們的小跟班,總是圍繞在他們身邊跟前跟後,期待著瑞斗或者雷斯壯能分點注意力給他,每次瑞斗只要隨意跟他搭上一句話,他就會突然變得興奮無比

 

瑞斗無疑是他們之中的最為出色而且顯眼的存在,他英俊的外貌足以吸引所有看見他的男性與女性,他在師長的眼中是個才華洋溢而且優秀勇敢的學生,很難相信在霍格華茲中有一個如此完美的學生存在。在史萊哲林中即便是高年級生也相當尊重瑞斗,即便知道他表面上的家庭不怎麼值得討論,但在重視血統的史萊哲林對待他這個五年級生卻猶如學院的領袖一般,這是因為他們都知道湯姆瑞斗這個使用著再普通不過的麻瓜姓名的人,有著一位身分顯赫的祖先,這在史萊哲林裡頭算是個半公開的秘密。

 

「湯姆,剛剛史拉轟教授邀請你參加星期六的聖誕聚會了?」

 

「是的,他說這次會是比較特別的聚會,我猜他的意思是會請一些校外的人進來,雖然我想要拒絕……但他剛剛說他會確保我哪一天有空並且辦在那一天,我猜這次是無法有任何藉口了。」

 

「我上次有聽他說要邀請巫審加碼的主席,真不敢相信他居然也是俱樂部的成員之一。」

 

「還有那個有名的小說作者,我忘了叫什麼的……」

 

「『溫斯雷利的黑洞冒險:十二層礦坑的黑巫女』的作者,芭芭拉.穆恩。」

 

「喔對,就是她。」

 

「看起來是的,」瑞斗溫和地回應,嘴角勾起一抹溫文有禮的淺笑,「他有意介紹我跟這些人認識一下,聊個天,聚集具備某些領域專長的人們互相交流確實是很不錯的經驗,但我記得雷斯壯、艾福瑞你們也被邀請了才對。」

 

「我們只是因為你的關係順便被邀請而已。」

 

「嘿,但我聽說要攜伴參加,雷斯壯,你想好要找誰一起去了嗎?湯姆,你呢?我猜有成打的女生願意和你一起去,你一點也不需要擔心。」艾福瑞咧嘴笑著,卻看瑞斗的表情顯得稍稍無趣,顯然對於這件事情沒有太高的興致。

 

「就算我一個人去,史拉轟教授也不會拒我於門外。」

 

「喔,這當然啦,」雷斯壯慵懶地說,然後他的眼睛瞄向在他們不遠處幾乎和他們用同樣速度行走的一群女孩,其中有個特別漂亮的女孩看向他們,很明顯是抱著期待地望著瑞斗,「但為何你不邀請綠茵呢?她是我們學院最漂亮的女孩。」

 

剛剛那滿懷希望看著瑞斗的女孩就是辛西亞.綠茵,她留著一頭深棕色頭髮綁起優雅的髮髻,琥珀色的雙眼,豐厚的雙唇,就連一向顯得對女孩沒什麼太大感受的瑞斗,也曾經在眾人的詢問下淡淡說過『她是還挺漂亮的』,而這讓不少人都曾以為綠茵會是唯一一個能夠打動瑞斗的女性,但瑞斗始終沒有和任何一個女孩出去過,雖然曾有女孩宣揚她和瑞斗有過親密的關係,但至少在他那些自認為是朋友的團體中,沒有一個人親眼看過,偶爾瑞斗會離開他們消失無蹤,卻也沒有人知道他上了哪去,跟誰在一起。

 

就在雷斯壯和艾福瑞發現瑞斗閉嘴不語時,他們也自動安靜下來,就算他們對於瑞斗的感情生活很感興趣,但比起惹怒他,都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他們自認為知道瑞斗的真正面貌,卸除了級長以及全校最優秀學生的面具,湯姆瑞斗,他仍然優雅、溫和有禮、充滿魅力,但他身上偶爾透出的冷漠與傲慢卻令人戰慄,他所具備的某種獨特氣質讓人本能感覺危險,就好像在完美無缺的外皮下包裹著不可言說的某種生物,但他們誰也無法明確地表達那種想像。

 

更重要的是,得罪瑞斗的人總會莫名受傷或者從學校離開,而那些獲得他讚賞的人,總會有好事發生,但他們都不知道瑞斗是怎麼做到的,總之他們知道討好湯姆瑞斗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瑞斗這時突然注意到什麼而看向了某個人,他突然走向綠茵,當那女孩笑開了臉興奮期待時,瑞斗卻叫住旁邊經過的一個葛萊分多學生,那個學生的胸前也同樣別了個P的字樣,這讓女孩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並變得通紅,但沒人理會她。

 

「波特,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幹什麼?我可沒有什麼值得你感興趣的事情吧,你們史萊哲林昨天才把可憐的艾咪的藥水弄砸了,她現在還在醫護室連動都不能動呢。」

 

「我聽說了,我保證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很確定那是一起不幸的意外。」瑞斗顯露帶著歉意的表情,但語氣卻不帶一絲卑微,繼續問,「我只是想問,你們波特家族除了你還有其他人就讀霍格華茲嗎?」

 

「嗯?」被叫做波特的男孩歪著頭想了一會兒,「我有個表妹剛成為一年級生,怎麼了,這不是史萊哲林的級長該關心的事情吧。」

 

「確實,看來我有些誤會。」瑞斗微微一笑,「對了,有關艾咪.布魯克,我會送點軟化藥劑給她,我相信那只是單純的魔藥失敗才會帶來身體僵硬的效果,並不是很嚴重的症狀。」

 

當瑞斗親切地說話時,後面的史萊哲林發出能讓旁人都聽見的竊笑,波特的臉也微微泛紅,死瞪著瑞斗那不關己事的臉,僅管誰也沒有說出失禮的話,但他們都知道史萊哲林在暗諷艾咪的魔藥失敗才令她住進病房中。

 

瑞斗離開那個地方繼續往前走,他們幾個人走向湖邊的草皮,瑞斗有些無聊地想著他必須浪費這些課外時間在他不怎麼想要聊天的對象身上,僅管他總裝得很有耐心,但事實是當雷斯壯和艾福瑞討論著哪個新生特別囂張,葛萊分多又和史萊哲林起了什麼爭執,以及魁地奇球賽差多少場勝利就可以得到冠軍,貝利堡蝙蝠隊目前排名第幾——他寧可想像將角蛞蝓塞入艾瑞福的嘴中,或許還讓他感覺愉快些——事實是他一點也不感興趣,千篇一律而無趣的話題聽在他腦中就彷彿雜音,常讓他回想起充滿孩童哭鬧聲的孤兒院,他總幻想著有一個地方可以將這些雜音全部清除,那個地方只有自己而不存在其他活著的生物,在那個地方他就能夠獲得真正的安寧。

 

但另一方面,他還是挺享受讚美以及學生們尊敬的目光,他們將瑞斗視為可以控制他們的人物,對於他的決定毫無一絲懷疑,他們順從本能而服從,瑞斗認為這體現出自己比他們更為優秀。

這是人類,也是生物的本性,他們很快就知道如何承服更強大的力量。

 

就在瑞斗無聊地把視線放在湖的附近尋找合適的休息地點時,卻在一大叢灌木之中看見了一個瘦小的身影,男孩前一刻還全神貫注的看著他,那雙清澈的綠眸像是對他有什麼請求那樣專心凝望著,直到與瑞斗的視線相交,男孩立刻慌慌張張轉開臉,一眨眼身影便消失無蹤。

 

「我要獨自一人去個地方,」瑞斗對雷斯壯說,對方愣了一下,還來不及問他要上哪裡去,瑞斗就已經轉過身,「如果我趕不及下一堂課,你知道該怎麼做。」

 

 

 

****************

 

 

 

瑞斗在同樣的地方見到了那個男孩,他驚訝發現男孩再次無視自己所設下的驅逐咒跑了進來,但他這次卻不是睡在那兒,而是站在平常瑞斗最常待著的樹下凝視著旁邊土丘上的某個部分,那裏有個三十公分寬的小洞穴,男孩正熱心地觀察著裡面的東西,在瑞斗記憶中土丘上不曾有那樣的存在,但他想也許是自己忽略了這些細節。

 

微風輕撫著男孩的臉龐讓那頭亂髮顯得更加雜亂無章,他並沒有發現瑞斗的靠近,直到瑞斗的腳步發出了些許聲響,他驚嚇地轉過頭來,那心虛的表情不禁讓人產生猜疑。

 

「你又在這裡做什麼?」瑞斗看了一下哈利身後的洞穴,「你在那個洞裡藏了什麼東西嗎?你知道你不該在別人的地盤上隨便藏匿秘密,或者那兒有什麼令你如此好奇的?」

 

「不。」哈利回答,然後他彎起一點無奈的笑容,「我覺得是一隻迷路的幻影猿,受傷了,挖了個洞穴躲起來,我剛剛聽見牠發出呻吟,但因為牠會隱身所以我猜你也找不到牠。」

 

「你是說有人特意把牠從出生地帶來霍格華茲嗎?很難想像,牠們應該生長於東方。」瑞斗露出一抹笑容,他走上前去朝那個洞穴看了看,確實什麼也看不見,「如果可以見到一隻,倒也是蠻新奇的事情。」

 

「呃,是的,不過我什麼也沒辦法做,我看不到牠。」哈利聳聳肩,然後他凝視著瑞斗的側臉,忍不住問,「級長,你對這些奇獸熟悉嗎?你一聽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我曾認識一個奇獸飼育學家,雖然我不是那麼對這些怪獸有興趣,但三到四年級間還是有選修奇獸飼育學。」瑞斗輕描淡寫地說,然後他看哈利顯露出一臉不安的表情,「我本以為你是純血的波特家族的一員,他們是個純血而古老的家族,但顯然蓋爾文.波特並不認識你。」

 

「我想這是當然的,我是個混血。」

 

「哼,混血。」瑞斗低笑了一聲,就好像對於那個字眼相當不屑,卻也沒有嘗試遮掩自己的輕視,「當然,葛萊分多很多都是這樣,你看上去也像個混血——剛剛為什麼躲在暗處觀察我?」

 

「我沒有觀察你。」哈利幾乎是立刻反駁,但他的臉卻浮現淺淺的紅暈,綠色的眼珠在眸中打轉似乎正考慮著藉口,「我只是…剛好經過,然後看了你一下,我本來想打個招呼但是看見你和你朋友高興地聊天,他們…他們感覺很難接近……」

 

「幸好你沒有這麼做,一個葛萊分多的愚蠢男孩,這會讓雷斯壯他們大吃一驚。」

 

「但你說你會照顧任何低年級的學生,難道還會看學院分類嗎?」哈利有點不滿地望著他,手指糾結在胸口。

 

「我會,就算是別的學院的學生來問我問題,通常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我也會親切地解答,但他們通常很有禮貌,保持距離,但我不確定你是不是——」

 

「我也很有禮貌。」哈利打斷了他說的話,「噢,級長,你個性真的很糟糕。」

 

聽哈利那樣抱怨著,瑞斗也沒有反駁,他只是在草皮上坐下來一邊緩慢而悠閒地打開他帶著的筆記本,不久後開始在上面寫下一些讓人看不懂的深澳字眼。雖然這裡有個不速之客,但相比剛剛湖邊眾多人聚集的場所要來得好多了,瑞斗對下一堂課老實說沒有什麼興趣,教授要指導的內容是他早已經熟悉的,所以他認為就算翹掉一次也沒有什麼關係,而他一直在找可以翹掉這堂課的理由,現在雷斯壯會替他編製完美的藉口,那些喜歡他的教授們通常都會原諒他。

 

「你不打算去上課?你下一節有課吧,你是個級長,要是被抓到……」

 

「你呢?」瑞斗反問對方,他看哈利也沒有打算要去學習的模樣,「而且你為什麼總是一個人,又總是出現在這裡,我記得葛萊分多通常都是成群結隊的生物,你的好朋友呢?」

 

「我沒有像級長你那樣有那麼多的朋友。」哈利回答,他在瑞斗的身邊蹲下,用一種有點不禮貌的視線盯著瑞斗正書寫的筆記,「我比較喜歡能夠真心相待的朋友,兩個就可以了。」

 

「真心的朋友,那是個有點奇妙的詞。」瑞斗的表情不知何時變得有點冷漠,而且對這個話題覺得無聊,隨後就沉默了,而那沉默大約有五分鐘,直到哈利覺得有點受不了。

 

「跟我說點話吧,反正你也沒人說話,不是嗎?」

「你不覺得那也許是我不想說話?」

「那麼我說就好,你聽。」

哈利有點煩人又故意地說完那句話時,看見瑞斗的表情扭曲了一下,那眼睛閃過一絲幾乎像是憤怒的紅色光芒,但哈利只覺得有趣,一點也不怕他真的發怒。

 

「我認為,只要能夠各取所需就已足夠,你所謂真心的朋友對我來說很難想像,誰都會有秘密,」那深色的眼眸瞇起,一絲冷酷的笑意滑過瑞斗的雙唇,「不能夠言說的那些東西,有時除了自己之外誰也無法理解,也不需要跟人談太多。」哈利看他修長的手指仍緩緩翻動書頁,那優雅的姿態竟十分迷人,而哈利更驚訝他居然可以同時說話同時寫下一堆東西。

 

「像是什麼?」哈利歪著頭問,單純地好奇,「例如說你也是混血嗎?」

 

這句話讓瑞斗停頓了一下,他並沒有露出太多吃驚的表情,他將那些隱藏在他的眼眸之中並注視哈利,男孩顯然是無心地提起這件事情,並沒有意識到他說錯了什麼話。

 

然而,自己的血統這件事情除了某些和他親近的史萊哲林之外他從沒有告訴其他人,當然這也不能說是個秘密,他出身自不怎麼樣的背景環境,自然而然可以想像,他剛分入史萊哲林的時候也曾有過因為血統的問題而遭受刁難的日子,但沒有多久後他就不再需要去遷就這個問題,而他也不會主動去討論自己的血統或者家族,更鄙視自己那糟糕透頂的出身,痛恨每年的暑假還必須回那個讓他反胃的地方。

 

他從沒有跟其他學院的人甚至是教授討論過家族的問題。

就連史萊哲林的學院長都還一口咬定他肯定是出身於良好人家的孩子,不相信如此有才華的他竟沒有一個顯赫的背景,確實,他的祖先的聲名確實顯赫,但那也是不能告訴學院長的秘密。

 

「是的,我的血統,那是其中之一,」瑞斗回答,「但哈利,你的那些真心朋友,知道你經常在禁忌森林閒晃並且和我這個史萊哲林聊天嗎?」

 

「他們……不知道。」哈利有點結巴地說,然後垂下頭,「但我覺得就算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怎麼樣的,他們是最棒的朋友,而且不會把人做分類。」

 

瑞斗不曉得自已為什麼要跟哈利討論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通常他應該要把這個男孩趕出去,他卻沒有這麼做,很奇怪,從第一次見到這個男孩開始他就覺得對方身上有某種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但那更像一種直覺,他無法明確說出那種感受,那種就好像他們身上有什麼關聯性存在,令他好奇,可看著哈利那和自己天差地遠的性格,這想法甚至讓他感到雞皮疙瘩。

 

「最棒的,你聽起來相當喜歡他們,我猜他們和你一樣很愛聊些無聊的事。」

 

「我不懂,如果你並不怎麼…我是說,不怎麼喜歡你的那些朋友的話,又為什麼要跟他們走在一起?你們就像黏巴蟲,你走到哪裡他們就跟到哪裡,我相信你的那些朋友真的很喜歡你。」

 

「那會讓我看起來正常,而且還有很多便利的地方,交際是個手段而我很擅長。」瑞斗的嘴角洩漏一絲冷笑,聳聳肩,「你必須要有各種消息管道,而且總能說出他們想聽的話,讓那些人以為這世界上再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他們腦袋中的小煩惱,然後他們就會對你傾吐心中最深沉的恐懼,當你了解那些,他們就再也沒辦法反抗你說的話。」

 

哈利愣了一下,然後他有點怨恨地低語,「聽起來就像是抓人把柄。」

他不敢相信有人會說『交朋友』只是個便利的手段,而忽略了其中那些美妙的、感動的、信賴的以及溫暖的部分,但因為實在太像瑞斗會說出的話,哈利突然覺得一點也不驚奇。

 

「不過級長,如果你真的想要顯得正常,為什麼那些人要你去邀那個女孩參加耶誕舞會的時候,你不去邀呢?」哈利又好奇地問,而這次真的讓瑞斗有些不耐煩了,他不曉得為什麼這個男孩的腦袋可以有這麼多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那會讓你看起來更『正常』,你知道,你這個年紀的男生他們總是跟人去約會,然後討論那些約會的對象……」

 

「似乎是這樣,雷斯壯總要跟我報告他這禮拜又跟哪個女孩上了哪裡去,杜魯哈也常常在交誼廳的畫像前和羅爾家的女孩接吻,我真不明白,那是值得宣傳的事情嗎?」瑞斗面帶嫌惡地說,哈利覺得他那個表情精彩極了,很難想像那英俊的臉蛋能夠擠出這種極端輕視的表情,「我討厭那些無意義的肢體接觸,有些人總是想將他們的臉湊上來,你能想像嗎?我碰過不少人在我面前假裝跌倒,讓我必須去扶他們,別笑,波特,你該看看他們拙劣的演技——這讓我感覺很煩躁,不,是噁心。」

 

「喔,你不是…級長…你該不會…呃,你是嗎?」

 

「閉嘴,」瑞斗用一種非常不耐煩而且極端厭惡的語氣說,他知道哈利想暗示什麼,讓他幾乎翻了個白眼,「我開始覺得你很煩,不,你確實很煩,從一開始。」

 

「但是你說你感覺噁心。」

 

「而我從來沒有說那麼做的蠢蛋只有女性,有時候我會讓自己習慣,但時間久了我相信就算是你也不會覺得好。」瑞斗開始不理解為什麼自己要跟哈利說這些話了,一開始他真的打算要閉嘴不講話的,可哈利一直對他說話,他竟也開始回應他的那些話題了。

 

他看哈利的綠眸中持續帶著好奇,非常純粹的,這讓瑞斗覺得對方短時間還不會消停。

 

「但我還是覺得你應該邀請那個女孩,」本想要諷刺他如此多管閒事,哈利接下來的話卻牽動了他的心緒,「如果你真的試圖隱藏什麼的話,級長,我認為你應該更加普通一點做一些普通人做的事情。」

 

瑞斗抬頭看著哈利,他第一次認為男孩說的話其實沒錯。

一直以來他也是如此考慮的,為了隱藏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所以結交朋友、討好教授、認識那些知名人士,偽裝自己的真實面貌,隱藏自己內心渴求力量的貪欲,他知道這些對他的未來將會派上不少用處,這些人中雖然也有難以征服的對象,例如鄧不利多,從見到自己的那一天就防備著自己,不論如何與他交談,那份冷淡的銀藍色雙眼都不曾顯現動搖,但除此之外,瑞斗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並不會白費。

 

「不過級長你真的…從來沒有?那也是潔癖的一種嗎?」哈利突然湊上前去問。

 

「我不知道你暗自竊喜什麼,但如果你在想著一些不怎麼值得討論的事情……我當然有過那種經驗,很抱歉讓你感覺失望。」當瑞斗看見哈利臉上那種滿載笑容的表情,就忍不住打斷他的膚淺幻想,果然哈利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而你呢,男孩?我相信你有自信可以拿些耀眼的功績出來討論?」

 

「我…我有接過吻。」

 

瑞斗的嘴角幾乎是讓哈利憎恨地上揚起一個弧度,儘管他什麼都沒說,但哈利深深體會到何為恥辱,簡直比過去任何一次被史萊哲林羞辱都還要更糟糕。哈利發覺自己的臉變得滾燙,他突然後悔主動提起這個話題,他本以為這個話題也許會讓這個冷酷又傲慢的人嚐到一點被人嘲笑的滋味,顯然並不成功,自己反而自投羅網。

 

「但是哈利,我感謝你對我的關心,只是我發現你似乎對我觀察入微,你確定你今天只是想要跟我打招呼才躲在灌木叢裡面的嗎?」那銳利的深色眼眸盯著哈利,瑞斗終於問到他最在意的事情,而那勾動了哈利的警戒心。

 

「什麼?喔,那個……」哈利被那強烈的深色眼眸注視,竟動彈不得。

 

「你知道我的血統,知道我的朋友,還聽到我們關於聖誕聚會的對話,並且確定我下一節有課。」瑞斗輕笑一聲,哈利不懂那笑容為何有震懾人心的效果,他突然伸出手指像是要碰觸哈利的臉,「你確定你並不是為了私人的理由偷偷觀察我?或者跟蹤我?還是你也想接近我?」

 

「噢!!」哈利在瑞斗碰到他以前就連忙站起身來,往後退了一步,他的臉一片通紅顯得更加可疑,但那也有可能是因為生氣,「我沒有跟蹤你,我可不是你的那些愛慕者!對梅林發誓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太自戀了!也許是有一堆人想在你面前跌倒,但我更寧可看你跌倒!!」

 

「我知道,即便是那些所謂愛慕者,他們也不見得會知道我的血統。」瑞斗收回手並淡淡地說,讓哈利閉上嘴,並意識到自己在無意間竟說錯了話,而瑞斗並沒有疏漏掉那部分,但令人慶幸的是瑞斗沒有繼續深究,哈利也不清楚他停頓的這一刻在想些什麼,「——但你並不是我想像出來的存在吧?」

 

「不,不是的,天啊,我不是你的幻想之類的東西。」

 

「是嗎,那就好。」

 

看瑞斗聽了他的回答後輕輕闔上雙眼,並且繼續寫他的筆記,而哈利就在旁邊有點忐忑不安地看著他,有一段時間兩人都不發一語,只是待在同個空間,哈利相當感謝對方這次沒有開口要求他離開,或者使用強迫手段把他趕走。

 

而哈利一直到很後來才終於明白為什麼瑞斗當初會這樣詢問他。

 

 

 

****************

 

 

 

「真不敢相信,你真的邀請了我。」女孩的臉龐微微泛紅,她的眼睛不由得看向在自己身邊的人,她確信所有人都會羨慕她、希望成為她,心中溢滿驕傲,她很想快點跟朋友們誇耀這件事情,「湯姆,我希望這對你我來說都是個美好的夜晚。」

 

「當然,」瑞斗說,女孩沒發覺他嘴角帶著的竊笑,他溫和有禮地繼續說,「不過我記得有很多人邀妳,妳很漂亮,但妳卻拒絕了他們全部?」

 

「我只想跟你一起出去,湯姆,你知道,從之前我就說過我只願意和你——」

 

「是的,妳說過。」瑞斗微笑著看她一眼,但其實他根本忘記了對方什麼時候說過。

 

在史拉轟的辦公室中天花板以及牆壁都掛上了各種顏色的布簾,小仙子在天空中飛翔,而金色的光亮在四周閃爍,並且到處充滿了曼陀鈴的樂聲,小山般的食物堆在桌上,而眾多來自不同領域、年齡的巫師聚集在一起,前一刻瑞斗還被史拉轟拖著到處跟人見面,現在才有了一點休息時間,而綠茵看到他有空閒後就立刻纏了上來 。

 

「你剛剛一直很忙,我看史拉轟教授真的很喜歡你。」

 

「他帶我見了不少人,他好像很希望我未來能夠從政,我猜他是這麼想的,但這對我來說顯然還太早,他一直告訴我我在二十年內就可以當上魔法部長,而且他會大力支持我。」

 

「那真是太好了,不是嗎?」

 

「但我並沒有考慮要從政。」瑞斗說,這讓綠茵有點吃驚,好像覺得他怎麼會浪費這大好的機會。

 

瑞斗知道這是常人的反應,他經常都會對於他們千篇一律的反應感到無趣,預期之內的東西無法激起他的興致,不知怎麼地,突然想起那個奇特的男孩,不知道對方聽見後會有什麼古怪的感想。

 

這時候,瑞斗發現他們不知不覺走到了槲寄生下,他們手中的蜂蜜酒幾乎要喝到見底,其實瑞斗覺得自己早該離開這個地方,但史拉轟將他留在這個地方太久,而他想離開時又剛好被綠茵逮住。至於平常跟在他身旁的兩個人似乎都打定了主意今晚不會來打擾他和綠茵的約會,這使他特別煩躁——他有點後悔依照哈利波特的建議邀請了一個女孩,而這個女孩,好像以為除了湯姆瑞斗之外沒有其他人值得她青睞。

 

多麼可笑而且傲慢。

恰巧她是瑞斗覺得最麻煩的類型,她是很漂亮,課業也名列前茅,但並沒有特別吸引他的地方。

但瑞斗仍然裝得很感興趣並且溫和有禮,拿酒給她,一起站在槲寄生下聊天,但聊了什麼瑞斗感覺自己之後肯定記不起來。

 

「湯姆,我有一些東西想要讓你知道,你願意保密嗎?」綠茵笑著說,她白皙的皮膚上透出緋紅,那個笑容大概可以迷倒大部分的男孩,她笑起來像朵艷麗的玫瑰。

 

「妳想告訴我任何秘密,我都樂意聽。」

 

綠茵於是伸出手環繞住他的脖子。

瑞斗有一個短暫的時刻感到驚訝,但那不到一秒的情緒便被他收藏到心底,女孩墊高了腳,就像她之前對其他男孩做的那樣,但這次她更大膽了一些,她把身體靠上去,因為她想這次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而她感覺到男孩的身體稍稍僵硬了一下,以為他只是有點害羞。

 

然後他們接吻。

 

 

 

****************

 

 

 

「所以,感覺怎麼樣?聽起來挺浪漫的。」

 

「我告訴她我突然想起史拉轟教授要我去見某個遲來的客人,讓她留在槲寄生下等我回來,然後我就回宿舍了,我猜她最後有等到十一點。」瑞斗毫無罪惡感地說,他擺弄著天秤上的藥草,精準地取得他想要的量然後丟入大釜,「我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

 

「但你應該去感覺它,我是說,就沒有一點點心動嗎?」哈利問,他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如果我能有個那麼漂亮的女孩主動親我,我會開心到瘋掉!」

 

「那麼你認為那應該是什麼樣的感覺?」瑞斗厭惡這個男孩又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他應該獨自一人的空間中,並且沒有禮貌地問他上次舞會的事情,他忍不住思考是否每個葛萊分多都和他一樣,不屈不饒,「你說過你曾和人接過吻,不如你來告訴我那是什麼感覺?」

 

「感覺…唔…第一次嚐到的都是淚水的味道,所以我沒什麼感覺。」哈利坦白地說,然後他看瑞斗一臉懷疑,「那是、因為那個女孩當時在哭,所以……」

 

「你的技術這麼差勁到讓她哭了嗎?」

 

「不是那樣!梅林的鬍子,我不曉得級長你會這樣說,你不像是…呃,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哈利臉紅得像是要昏倒,他困惑地發覺瑞斗講的話竟和當初榮恩聽到他這麼說時講的話一模一樣,這讓他有些惱羞成怒,並又一次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技術很差,「第、第二次我不太記得,是有點衝動…我好像腦袋一片空白,總之就親了,但那感覺很棒、很…很美好。」

 

「聽起來好像很麻煩,我討厭不理性的東西。」

 

「就是因為不理性才算得上有感覺啊,」哈利氣憤地倒在一旁的草地,那隨便的姿勢讓瑞斗瞪他一眼,但哈利並沒有察覺到對方的不快,只是盯著天空,「……我不知道怎麼說明那種感覺,像是愛之類的,級長,你難道對這些都沒有什麼興趣嗎?」

 

「愛…」瑞斗呢喃這個字眼,最後卻是低笑一聲,「他們不談愛,而是性。」

 

「我才不在意你的小跟班們談什麼齷齪的事情呢,我是說你。」哈利爬起來,盯著瑞斗像要審視他,「從來沒有?一點也沒有?」

 

「我不談這些,我寧可花時間在研究更值得討論的魔法,我不懂你為何可以浪費這麼多的時間無所事事。」瑞斗瞇起眼,他懷疑地看著哈利,「你都不需要上課嗎?」

 

「我只是…好吧,我不會太常過來的,如果你真的討厭的話。」哈利顯得有點失落,這大概是瑞斗第一次看到這個無禮的男孩露出這種有點悲傷的表情,他總有種感覺,好像他不贊同『愛』這種東西時,哈利的表情顯得特別難過。

 

可這種想法卻在下一秒就被否定了。

 

「那麼,級長,我可以稱呼你湯姆嗎?」

 

「什麼?」

 

「我聽到你的朋友都那樣叫你,甚至連那個女孩都這樣叫你,『湯姆』,我也可以那麼叫嗎?」接著哈利發現瑞斗臉上那微微扭曲的表情,「你很不喜歡『湯姆』這個名字?」

 

「滿街都是『湯姆』,而且這個名字聽起來像個麻瓜……我的父親也叫湯姆,我相當確定他只是個麻瓜,現在還活在某個我不知道的地方,但我有一天會知道的。」

 

哈利看著瑞斗,不想跟他多談他父親的事情,那是個哈利有點不願碰觸的談話項目,他能夠跟瑞斗談任何事情,應該說他很希望可以從其他方面了解對方,但就是不想談他的父母親。

 

「但你從沒有告訴你的朋友其實你很討厭這個名字?他們都以為這樣代表更親近你。」

 

「沒有那個必要。」

 

「湯姆,你真的很喜歡說謊。」哈利輕聲嘆息,而瑞斗有一刻覺得哈利就好像叫這個名字叫得很熟悉一樣,自然無比,「這樣真的很不好,你會習慣說謊。」

 

「我不需要你告訴我怎麼做是好的,說謊,有時候可以派上很大的用場,你也會說謊。」瑞斗瞥了哈利一眼,事實上他覺得哈利隱瞞的事情比他更多,而他至今仍沒有辦法去解讀,隨後他補上了一句,「還有我沒有允許你可以那麼叫我。」

 

「那麼你可以讓我這麼叫嗎?」

「明知道我不喜歡?」

「就是因為你不喜歡,我覺得這樣更好。」

 

哈利的說法讓瑞斗胸口有股什麼隱隱躁動,他猜想那是怒火,他平常會小心翼翼地隱藏起來,但是他從沒看過像哈利那樣積極惹怒他的人,哈利看上去完全不害怕,那雙輕澈無比的綠眸顯得愉快,甚至還覺得有點好玩。

 

他們就這樣彼此瞪視著對方,誰也不相讓,哈利並不懼怕對方那隱隱透出冰冷與怒氣的眼眸,但過了沒有多久,突然從哈利那兒傳來一陣慌張的驚呼。

 

「嘿,你對我使用破心術?快住手,這樣真的很沒禮貌!!你不能看那些秘密!」

「那麼你就解開鎖心術。」

 

「你為什麼要我解開?我才不要那麼做呢,你這個喜歡偷看別人內心的混蛋,你肯定也對雷斯壯和其他人這麼做了,我要告訴他們!」

 

「他們會把你當作瘋子一樣嘲笑,現在,解開你的鎖心術,哈利。」

 

「我才不要!!噢,可惡!!」哈利大叫著然後逃出去,離瑞斗遠遠的讓對方不能再對他使用破心術,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鎖心術不怎麼好,但他遠離那個空間後仍不放棄去詛咒對方並且做對方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叫他的名字,「湯姆,你知道嗎?你是個沒良心又喜歡裝模作樣的混蛋!!喔,還有,明天見!!」

 

瑞斗聽到男孩明天還要過來時,他的心情一瞬間沉到谷底,並覺得有股想要使用不赦咒的衝動。

 

 

Tbc

 

作者廢話:

 

寫這篇時有點同情瑞斗。

整個就是一直很想要安靜,但能夠安靜的地方卻一直被哈利煩。

而哈利煩得非常不要臉,這就是現在的狀況XDDD

應該有很多人有很多困惑到底哈利是怎樣,但前幾篇基本上都不會有解答,就只好請大家慢慢看下去一邊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一下 前幾天有訂購一本來看 大概何時會來呢?
    因為是選擇7-11 如果太慢來的話 人已經搬走了 需要換個門市QQ
    真的超期待這本的發展 有好多謎題等待解開
  • 這本初次發售是9月喔,到時候才會再以email通知匯款等等資訊。
    到時候還會請大家確認一次自己填寫的資訊的。
    所以不用擔心喔~~

    千葉玥 於 2017/08/02 23: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