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往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11 【T.M.R先生的不歸路】

 

**************************

 

 

4. 狡猾的蛇語者與他的後裔

 

「這一場重要的考試可能會影響到你們以後可以申請的工作,你們也會得到師長們一些求職方面的建議,當然,有人會取得好成績有人不會,但事實上我不認為這會對你們的未來帶來太大的影響——這並不是說我認為它不重要——只是請大家記得,想要做什麼事情並不完全取決於你的課業,而是你的選擇。」鄧不利多教授在講台前溫和地告訴學生,他用平靜的目光注視眾人,安撫他們的焦慮,「我知道你們有些人甚至服用鎮定劑來緩解焦慮,我不建議使用這些藥劑來增加你們身體的額外負擔,倒是可以嘗試到戶外動動、和朋友談談心,希望大家都能在考試前試著平復自己的心情,維持最佳狀態。」

 

鄧不利多是變形學的教授,在他下面的學生有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的,而他們在兩個禮拜後要參加普通巫術等級測驗,大部分的學生都顯得緊張兮兮,有些人像是熬夜通宵了好幾天。

 

「好了,今天的課到這裡為止,大家快點休息去吧,好好享受這個周末。」

學生們慢慢解散了,鄧不利多看向正站起身收拾書本的那個英俊男孩,後方兩個葛萊分多的女孩正滿懷希望地看著他,好像想跟他說上點話,但這被鄧不利多無情地打斷了,「瑞斗先生,」瑞斗聽到他的呼喚就走上前去,眼睛直視鄧不利多就如同他們第一次見面那樣,「校長說希望我把這個交給你,作為你課業上的參考,令人欣慰你在這個時候還能學習課外的知識。」

 

「除了普等巫測的考試內容之外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瑞斗接下了鄧不利多交給他的書本,這是現在已經找不到的珍貴絕版書,狄劈剛好手上有一本,所以就說好了要借給瑞斗看。

 

「這是很好的態度。」鄧不利多點點頭,但他藍色的眼睛依然平靜溫和,沒有太大波動,「喔,你這次假期是會到朋友家渡過、留在霍格華茲,還是會回去伍氏孤兒院?」

 

「我想我會回去看看。」

 

「但記得之前你告訴校長希望可以申請住在霍格華茲,只是之前那些攻擊事件的關係讓你沒辦法待在這兒,但現在那些攻擊都已經停止,他應該也告訴過你可以留下了?」

 

「是的,我很高興我有幫上一點忙,雖然攻擊已經停止,但我改變了主意。」瑞斗說著,鄧不利多看他的眼神特別嚴厲,好像在警告他些什麼,他特別討厭那種眼神,就像是看穿了這一切都是他策畫的,但鄧不利多沒有證據。

 

就在學期中,大約是那個波特男孩突然出現在自己生活前的一段時間,霍格華茲曾陷入一陣恐慌的黑暗時期,甚至差點要封閉校門把學生送回去,儘管現在幾乎已看不見恐懼的跡象,人們忘記了那件事情繼續度過和平的學校生活,因為那件事情的兇手已經被迫停學,怪物也被趕出去,那個可憐女孩的死也被人遺忘。

 

而指出兇手的人就是湯姆瑞斗。

 

狄劈教授為了讓瑞斗不要把怪物的事情說出去,還頒給他一塊刻著字的、金光閃閃的獎牌,對學校特殊貢獻獎,並且幾次討好般地告訴他,暑假想要留在霍格華茲的事情可以做些特別安排,一切就是害怕他將學校有怪物而霍格華茲豪無防備的事情說出去。
 

校長從不在意那個怪物是從哪裡來的,只要怪物停止攻擊,他也就滿意了,只要有個人為此負責並且被開除,校長就立刻對外表示女孩的死只是個悲劇的意外,和傳言中密室的怪物沒有太大關聯性。可惜鄧不利多不像他那麼容易對付,瑞斗光是看到鄧不利多積極挽留海格的舉動,就知道他並沒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說法,這非常危險。

 

「那麼,希望你這次的普等巫測一切順利,我能夠預期你有很好的表現。」

 

「謝謝你,教授,我先離開了。」瑞斗恭敬地向他點點頭,轉身離開教室,卻感覺到對方緊迫盯人的視線。

 

他一走到門外,雷斯壯就靠上去壓低聲音問。

「怎麼,老傻瓜問你什麼事情呢?」

 

「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就只是好奇我暑假要怎麼度過罷了。」

 

「你可以來我們家,我們家會辦一場小型的宴會,只邀請認識的人,我爸媽會很高興你來參加。」雷斯壯說,他看起來很希望瑞斗能夠參加,但瑞斗沒有回應他的期待。

 

「很高興你邀請我,但這個暑假我已經有了一個計畫,要去遠點的地方。」

 

「湯姆,你最近好像常消失不見。」這時候艾福瑞用一種猶豫的聲音問,小心翼翼深怕這會激怒他,「有時候也不跟我們吃飯,我在想你是不是……」

 

「怎麼了?」

 

瑞斗看他的兩個朋友互看一眼,然後由雷斯壯開口,「你和綠茵在約會嗎?」

 

「如果我們猜錯的話別介意我們說的話,我們只是想你最近…不太一樣。」艾福瑞說,本來瑞斗就相當沉迷於魔法相關的書籍,他是最優秀的學生,理所當然,他們以前常會一起討論一些黑魔法的使用,但最近瑞斗除了常常下課後就消失蹤影外,似乎還沉迷於研究某個東西,但沒有告訴他們是什麼。

 

「你們都很了解我,我經常會做些實驗到忘我,我的壞習慣。」瑞斗彎起嘴角露出微笑,然後他微微歪著臉將手指放在雙唇上,「我沒有和綠茵約會,但這些日子我確實是去跟某個人見面,很抱歉我不能透露更多。」

 

「為什麼?難道她是個葛萊分多嗎?」

 

「艾福瑞,你瘋了嗎?你可管不著那些,而且湯姆不會隨便找個女人約會。」

 

「喔、還是…我是說……低年級?那種…呃,你知道。」艾福瑞繼續猜測,被雷斯壯用手肘狠狠從旁邊搥進肚子,但那些話幾乎讓瑞斗笑出來,對方的猜測其實都還挺準確的,除了性別之外其他倒都是正確的。

 

瑞斗後來找了個藉口離開他的那些朋友,走向和哈利見面的空地,但這次那個男孩依然不在,他知道男孩不可能總是在這兒,可能是自己那種扭曲的性格所致,當男孩不照他所希望地出現在他應該在的地方時,瑞斗就會感覺到些許不滿。

 

腳邊一個沙沙聲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低下頭去看,他熟識的朋友就在身旁,抬起了綠色的纖細軀體,用金黃色的雙眼盯著他。

 

娜吉妮,妳在這兒,這麼說男孩又消失無蹤了?

 

我無法跟著他,他總是會突然不見,很抱歉我無法幫忙更多,湯姆。」蛇說著,瑞斗俯下身伸出了手掌讓牠能夠攀上他的手臂,那條蛇乖巧地繞過他的肩膀,讓瑞斗的手指滑過牠冰涼的鱗片,「而且那個男孩和你一樣,湯姆,他很特別。

 

和我一樣?」瑞斗困惑地瞇起眼,不確定牠所說的特別是指什麼。

 

所以就是你讓那條蛇跟著我囉?怪不得我想說每次我們講話時牠總是偷偷摸摸地偷看我。」一個聲音說著,在瑞斗聽起來毫無障礙,但他遲疑了幾秒鐘才意識到那是哈利波特,與他說著同樣一種語言,「你知道一般人不會派蛇跟蹤朋友。

 

我們是朋友?」瑞斗問,他很確定自己說的是蛇語,接著他看見哈利的臉頰泛紅,他便確認了哈利是真的聽得懂他與蛇的對話,這也是為什麼娜吉妮會說男孩和他一樣特別。

 

梅林的鬍子,湯姆,真不敢相信你居然這樣對我說這些話,在這麼多事情後,我真的以為我們是朋友。」哈利的表情有點沮喪,他蹲下來坐在草地上頭。

 

「我們認識不到一年,如果你真的自以為了解我,就該知道我並不輕易相信人。」

 

「……不過,這條蛇也叫娜吉妮…明明不是同一條。」哈利突然盯著瑞斗肩膀上的蛇喃喃自語,瑞斗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原來那傢伙也是會念舊的嗎?不過,蛇的壽命到底是多少?」

 

瑞斗無視哈利的自言自語,此刻他的眼中反而透出了一份過去沒有的興奮光芒,他蹲下身來與哈利的視線同高,極為專注地凝視哈利的臉龐。

 

「哈利,」他溫柔叫喚哈利的名字,「你也會說爬說語,你從沒告訴我這件事情。」

 

「為什麼有必要告訴你?我會說,那會改變什麼事情嗎?」

 

「這會改變一切事情。」瑞斗說,他露出的笑容讓哈利有點毛骨悚然,那態度和之前露骨地不同,「你和我也許有血緣關係,這是個不常見的天賦,只有很少數的人才擁有的才能,不是隨便的人可以做到的,也就是你和我,而這也許是為什麼你對我來說如此特別的原因,哈利,我一直在想那個理由,你如此不同於一般人的理由,如此讓我…感覺產生連繫。」

 

哈利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話,「我對你來說是特別的?」

 

「是的,哈利,當然是的。」瑞斗說著,他的表情看上去就好像長久以來的困惑都得到了解決,「我一直感覺我們之間有什麼特殊關係,你要曉得我試圖去解釋那種感覺,但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哈利,你與我,都是偉大的薩拉扎史萊哲林的後人,四位學院創始者最偉大的一個。」

 

哈利聽著對方所說的話,忍不住勾起嘴角,他知道瑞斗大概有點誤會了,但他沒有去糾正,他很清楚他們之間的連結並不是瑞斗認為的那種東西,基本上他們雖然確實有遠親的關係,但血緣早已經非常久遠而難以追溯。

 

但至少,瑞斗覺得他特別,並試圖找到一個解答,這對不懂愛的瑞斗或許可說是一大變化,因此讓哈利感覺有些欣慰。另一方面,當哈利聽到瑞斗毫不掩飾地承認他在意自己的事情,竟有些羞恥起來,胸口有股暖暖糊糊的情感。

 

「我以為你會希望只有自己一個人特別,只有你一個人是史萊哲林的後裔。」哈利說著,他注視瑞斗的雙眼,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這句話雖然並不無禮卻帶著諷刺的意味。

 

瑞斗沒有生氣,只是沉默了一會兒,好像也在思考他並沒有覺得特別失望的原因。

 

「確實,我曾經是這麼想的,但如果是你,哈利,似乎沒那麼難以忍受。」瑞斗也承認他對於特殊性並不只有他一人而稍有遺憾,但也有另一份興奮感讓他一向平靜的感情少有地澎湃顫抖,「我找了很多書籍並確定自己就是史萊哲林的後代,但我體內有汙穢的部分——麻瓜的血,我那愚蠢可恨的麻瓜父親破壞了這一切。」

 

「我知道,但我認為這和你是不是混血沒有關係,你還是很棒。」

 

「我自然是的。」瑞斗毫無懷疑地說,那過度自信讓哈利愣了一會兒,「但哈利,我從沒詳細問過你,你在什麼樣的家庭出生的?」

 

瑞斗之前從沒有對哈利的家庭那麼感興趣。

只對自己在意的事情投注關心,除此之外的事情全都無所謂,這種好惡分明的性格實在不怎麼討喜,但此刻哈利竟覺得急切想知道一切事情的瑞斗有點可愛,他想自己也有點不正常了。

 

「我也是混血,母親是麻瓜,父親是巫師,但這沒什麼關係,他們很好。」

 

「那麼,他們從沒有跟你說起任何事情關於你的血緣自哪裡?」

 

「他們死了。」哈利平靜地回答,瑞斗因此微微睜大了雙眼,「我出生沒多久的時候就被殺死了,所以我也沒見過他們。」

 

「我很抱歉。」瑞斗的那句話回答得太快,讓哈利知道他根本沒有多抱歉,只是他看起來很遺憾缺少了一種可以知道關於他那偉大祖先消息的手段——他大概本想從哈利的父親那裏知道關於史萊哲林的事情,以及關於自己的血統,哈利知道瑞斗幾乎是有點偏執地著迷於此。

 

「為什麼你要在意那種事情,不管你是誰的後代,你還是一樣的人。」

 

「我的父親是個愚蠢的麻瓜,而我母親雖然是個巫師卻被那個麻瓜拋棄,最後死在孤兒院前面,那愚蠢的女人給了我父親的名字,馬弗魯則是記念我的外公。」

 

「你怎麼確定他們的事情?」

 

「孤兒院的人告訴我的,還有,我自己去查了一些,我本以為我父親是巫師,但在這裡找不到關於他的任何一點入學記錄,我很確定他只是個麻瓜。」瑞斗的表情變得很冷酷,他深色的眼中閃過一道邪惡的紅光,露骨的鄙視,「一個無用而齷齪的麻瓜,只因為他的妻子是巫師而拋棄了她,我想未來我也會憎惡這個名字。」

 

「但我叫你湯姆時,那感覺很好。」

 

聽哈利那麼說時,瑞斗只是盯著他沒有回答任何一句話語,哈利露出一點微笑。

 

「感覺我們很親近,就算你不這麼認為,湯姆,你也許覺得這個名字滿街都是,但對我來說就只屬於你一個人,而且每當我叫這個名字我就知道我認識你,絕不會有一天突然不敢呼喚這個名字,因為它是那麼的簡單而且親近。」

 

「你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瑞斗接著笑了,而哈利覺得那個表情真的很英俊,有一瞬間哈利感覺瑞斗和他就和真正的朋友一樣分享著他們心中深埋的秘密,「有何不可,你總是如此無禮的亂叫我的名字,我不敢想像有一天你會突然不敢叫我的名字。」

 

「哈哈,說得也是,永遠不可能。」哈利大笑出聲,然後他望著瑞斗的臉,「湯姆,所以你暑假打算要做些什麼?果然是回孤兒院嗎?還是你會留在霍格華茲?」

 

「我會回去,不,正確地說我要去辦一件事情,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哈利發覺瑞斗的表情一下子變得陰沉,總是可以偽裝出悠然自得的表情的他也會顯露那種表情,顯然他要辦的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快樂的事情,而且是可以深深影響瑞斗心情的事情,哈利其實知道是什麼,但他的內心一直期待那不會真的發生,他不曉得該怎麼詳細詢問這件事情,不想讓瑞斗起疑,於是他轉移了話題。

 

「孤兒院的生活是怎麼樣的?真的很糟糕嗎?」

 

「糟透了。」瑞斗連想也不想就回答,他的臉看起來特別陰鬱,充滿輕視,「柯爾太太尤其糟,她總是喜歡喝酒,哼,總之那群麻瓜都沒有好多少,孩子們也很吵鬧,一個無聊的地方,在那種地方待久了只會慢慢腐化,可以搬出來的話我會立刻搬出來。」

 

「聽起來好像很糟糕,但孩子們是無辜的,他們和你一樣從小就沒有父母,不是嗎?」

 

「我們不一樣。」那句話來得冰冷而尖銳,讓哈利嚇了一跳,感受到對方強烈的某種情感,不喜歡被一視同仁。

 

「柯爾太太,老是會因為一些事情懲罰我,從小就是這樣,任何怪事只要發生就會先責罰我,她認為所有不順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她甚至曾經想把我送進精神療養院,我猜她認為我瘋了,但大多數時候我都覺得她才是瘋了的那個。喔,還有,她覺得我欺負其他孩子,直到現在也是,她感覺所有孤兒院中死掉的動物都是我吊死的,所有那些意外……都是我造成的。」這時瑞斗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惡而讓人心生寒意的笑容,哈利不太清楚那抹笑的意義為何,但他有很不好的感覺,「最近幾年她見到我就很害怕,她大概很希望我就讀霍格華茲後就從此消失無蹤,他們不會為我的離開有半點難過,梅林知道我多想快點永遠擺脫那個地方。」

 

「……那麼,欺負孩子們、小動物被殺死還有那些意外,他們誣賴你的那些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嗎?還是你並沒有做呢?」哈利彷彿不經意地問。

 

「不是我。」瑞斗不假思索就回答這句話,顯示出他已經說過好幾次同樣的話。

 

「這樣啊。」哈利咧嘴笑,他的表情非常柔和而且帶著信任,「我相信你,他們這樣對待你真的很不好,我是說,誰都不該遭受那些待遇,你可以是很好的孩子,他們只是不願意相信你…這真的很令人難過。」

 

「你聽起來像是個老頭。」瑞斗嗤笑,並看哈利的臉微紅,不可否認地,他覺得哈利臉紅時的表情有那麼一點可愛,而他並不討厭那鼓起的臉頰,「但你沒有懷疑?很可能我真的製造了些意外,吊死了幾隻動物,或者我故意弄出那些意外想懲罰那些對我不好的人,現在的我比以前更有力量這麼做,只要我想要的話,我甚至可以做出更殘忍的事情。」

 

「嗯…是很有可能,而且你的性格也真的很差,似乎會用更邪惡的方式報復那些傷害你的人。」哈利理所當然地說,瑞斗聽他這樣說時微微皺眉,「但你說你沒有做,那麼我就相信你。」

 

瑞斗沒有說任何話,他只是看著哈利,肯定覺得哈利是個怪人而且不可思議。

過一會兒後,瑞斗突然站起來,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哈利,我想帶你去個地方,過了凌晨十二點後你在入口大廳上二樓的樓梯口等我。」

 

 

 

 

 

 

 

 

****************

 

 

 

 

 

 

 

哈利真心覺得如果世界有誰可以做虧心事做得如此理所當然的,也就只有湯姆瑞斗了。

想起自己以前在霍格華茲夜遊的經驗,哪一次不是偷偷摸摸、心驚膽戰的,但瑞斗這個人不一樣,瑞斗完全不怕那些事情,他沒有帶著什麼隱形斗篷之類的道具,甚至他看起來還很顯眼,只是哈利看見他出現時幾乎聽不見他的腳步聲,就好像他是用飄的一樣,和幽靈差不多。

 

「你很準時,跟我來。」

 

「你要帶我去哪裡?」哈利問,他緊跟在瑞斗的後方,看瑞斗用魔杖點亮一點光芒。

而他很快發現瑞斗並不是一個人,娜吉妮也跟在他的腳邊。

 

「娜吉妮之前告訴我霍格華茲有這麼個地方,但我仍然花了五年的時間才找到這裡。」瑞斗聽上去非常自滿,這對他來說是個意想不到的美妙發現,「哈利,我想讓你看看,只有你,我從未告訴其他人。」

 

哈利跟著他走到一間洗手間前面,那是女孩用的而且十分狹小,但瑞斗毫不猶豫地跨了進去,哈利知道這個地方,雖然知道,但他並沒有想過瑞斗會主動告訴他這個地方,他以為這是個秘密,瑞斗也沒有理由讓他進去參觀——但也許這是因為瑞斗誤會了他和史萊哲林有什麼血緣關係。

瑞斗很熟練地走到了洗手台的前方,在水龍頭的旁邊刻者一隻小蛇的符號。

 

「我不知道湯姆你有這種興趣,女生廁所?」

 

「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現在先閉嘴。」瑞斗有點不耐煩地說,他轉頭面向那條蛇的紋路,然後從口中發出了一聲毛骨悚然嘶嘶聲響,「——開啟通道。」

 

洗手台開始動了起來,往下陷落,顯露出一個巨大的水管洞口,這和哈利當初二年級時看見的完全一樣,洞口寬敞得足以讓一個成年男子滑進去,讓哈利想起很多記憶,難忘的記憶,也想起了那個美麗的紅髮女孩,這使他恍神了一會兒,回過神來時發現瑞斗正看著他。

 

「你看來並不怎麼驚訝。」

 

「我、我只是…不敢相信是真的,這個洞……」

 

「從這裡下去。」瑞斗說著,幾乎是自然地想牽哈利的手將他拉下去,但哈利卻在瑞斗碰到他以前收回手,讓瑞斗的動作停在半空中,這並不是哈利第一次拒絕他的碰觸。

哈利的臉有些蒼白,那看起來並不僅僅是因為尷尬,而有別的原因。

 

「我、我可以自己下去,你先下去,我跟著。」

 

瑞斗沒有說什麼,他踏進那個水管並一路滑下去,當雙腳踩在地上時,他順手整理了自己的長袍並讓它們恢復整潔,然後他轉過頭去就恰巧看見哈利一屁股摔在地上,表情看起來有點惱怒。

 

「跟上來。」

瑞斗的聲音溫和而穩重,讓哈利有種跟在後方絕對不會有事的感覺,這和之前哈利獨自踏進這裡的感受截然不同,那時候的緊張、孤獨以及擔憂至今仍歷歷在目,但他跟著瑞斗時只覺得安心,好像他們兩人是這個洞穴的主人,一點也不怕有什麼怪獸會突然竄出來然後把他給殺掉。

 

哈利抬起頭看了看左右,他們進入那條漫長的黑色隧道,難走的道路和記憶中一樣擾人,一路上只聽得見空洞的腳步聲響,瑞斗用魔杖點亮四周,腳步毫無猶豫,肯定已經來過許多次了。

只是越往深處走,隧道的陰影變得越來越濃厚,哈利便開始覺得不安起來,他甚至開始懷疑瑞斗會不會考慮要把他給丟在這兒,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會找到自己。

 

「我不喜歡這裡。」哈利朝他喊,「湯姆,我想回去了。」

 

「別說這種話,已經到了。」瑞斗回過頭,站在隧道的出口處,那面牆上兩隻盤繞的巨蛇,蛇眼反射著翠綠透亮的光芒,「你害怕了嗎?不需要擔心,我不會特別把你帶到這裡然後殺了你。」

 

「唔,你真的沒有對我用破心術吧。」

 

「我一直都在用,但你很固執不想讓我看,我想你比我清楚。」

瑞斗說,哈利有點尷尬地瞪著他,也就是說對方不用破心術也猜到了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瑞斗再次用爬說語命令那扇牆敞開後,眼前出現了一個燈光暗淡、狹長的房間,高聳的石雕巨蛇磐繞在柱子上,天花板高得幾乎看不見,上頭是一片漆黑,而這個房間灑落著讓人昏眩的綠光,那是種不怎麼舒服的感受,空氣中潮濕的味道令哈利從身體內寒冷起來,於是顫抖著踏進去。

 

他看見在石柱中間聳立的高大石像,若不抬頭便無法看清那張衰老的臉孔,鬍鬚垂落至巫師袍的下擺,儘管消瘦卻給人一份強大的壓迫感,那種冰冷而傲慢的氣息甚至連雕像都能夠清晰傳達,再次見到這個石像給哈利很多不同的感覺,那張臉龐不能說是安詳,在哈利眼中更像是懷抱著許多掙扎,他很難想像一個人的心中可以對世界有那麼多的厭惡,強烈到在死後仍想要將他討厭的那些人全部驅逐殺害,哈利不曉得在史萊哲林的內心是否也曾感受過愛或者友情,但哈利希望至少他的後裔並不需要踏上和他相同的道路。

 

「史萊哲林。」哈利低聲地說。

 

「你認出來了,他留下這個地方給予他的傳人,只有能夠說爬說語的人才能夠進到這裡並加以使用。」瑞斗說著並彷彿回家般自在地走向雕像,坐上那雙石雕的大腳上,他半依靠著的姿勢看起來極為瀟灑,「你曾聽過密室的傳說嗎?哈利。」

 

「你是指他留下怪獸,為了要清除學校中的麻瓜學生?」

 

「你知道。這麼久以來大部分的霍格華茲的教授都認為這只是一個傳說,他們找不到密室,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們沒辦法滿足條件,他們不能夠說爬說語。史萊哲林為了淨化學校、清除那些不配學習魔法的人種,他留下怪獸,而這怪獸只有史萊哲林以及他的傳人才能夠控制。」

 

「為什麼跟我說這些?我對這種…這些事情沒有興趣。」

 

「哈利,他留下了一隻蛇妖,你如果也是史萊哲林的後裔,你應該也能夠操控蛇妖,和我一樣。」瑞斗微笑,而哈利愣了一下,他突然有點了解瑞斗為什麼把他帶來這裡的原因。

 

「不、我不能!我不是,你會錯意了!!」

 

「為什麼?你為什麼如此確定?在證實前都只是猜想。」

 

「不,我沒辦法控制蛇妖,你會害死我的!!」哈利蒼白著臉往後退,他想要離開,但是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對方肯定趁他不注意時對他施了咒,「湯姆瑞斗!!你這個混帳!你剛剛還說你不是想要殺掉我!!但你居然對我施咒!!解開它!」

 

「我並沒殺你的打算。」瑞斗輕描淡寫地說,他不顧哈利的掙扎轉向史萊哲林的雕像,仰望那面容並用爬說語高喊,那高亢的聲音讓哈利回憶起殘缺不全的記憶,那些恐怖的畫面,他匆忙閉上眼睛,但仍能聽到瑞斗輕柔的聲音說著和語氣不搭的話,「回答我吧,史萊哲林,霍格華茲四位創辦者中最偉大的一位,迎接你的傳人到來,給予他強大的武器。」

 

接著,高大的石像開始震動,有什麼東西從深處緩緩鑽了出來,哈利知道那是什麼。

他不敢睜開眼睛,他知道自己若是看到蛇妖的眼睛就會有可怕的後果,而瑞斗就只是為了試探他是否真的擁有史萊哲林的血而讓他來到這裡,一點也不在意他是否會不小心受傷。

哈利聽到那巨大的東西跌落地上,並感覺到身旁有什麼沉重而粗壯的身軀緩緩滑過,他聽到低啞的嘶聲就在耳邊,那東西沒有咬他只因為瑞斗沒有命令攻擊,而哈利意識到自己正處於非常危險的位置,他卻動彈不了。

 

「哈利,為什麼你會這麼害怕?我不會傷害你。」

 

「你會。」哈利怨怒地說,「我以為你…我不該…我瘋了才會跟你來到這種地方!我就知道你沒打什麼好主意,你總是那樣!!」

 

「這麼說你開始後悔信任我了?我以為我們是朋友?」

 

「不會有人把朋友帶來這種地方!快叫那東西離開我,我什麼東西也看不見!!牠、牠有毒,我知道,如果人被它的牙齒咬一下就會立刻死掉,傷口會融化,你明知道居然還把牠放出來亂晃!還有我看到牠的眼睛會被石化!」哈利怒吼,他覺得自己幾乎要哭出來,想要從恐懼逃開的感覺讓他差點忍不住睜開雙眼,但又強迫自己閉上,他不曉得瑞斗用什麼表情在看著自己這窩囊的模樣,「快讓牠離開!湯姆!!拜託你!!」

 

「你要是真的直接與蛇妖的眼睛對視,你會死,而不是石化。」

 

「喔,太好了,我還要感謝你糾正我嗎?讓牠走開!!!」

 

在哈利歇斯底里地大吼一陣後,突然那可怕的壓迫感就消失了,哈利聽見那沙沙作響的摩擦音緩緩遠離,這讓他鬆了口氣,感覺自己的腳發軟,若不是瑞斗把他固定住,他肯定早就跌在地上。過了一會兒,哈利聽見石牆闔上的沉重聲音,蛇妖再次回到牠沉睡的地方,但哈利在確定自己完全安全以前依然不敢睜開雙眼。

 

「張開眼睛,哈利,你不會有事的。」瑞斗的聲音說,就在很近的位置。

 

哈利有點不敢相信對方,但他最終還是決定張開雙眼,他眨了眨眼睛竟發覺自己的眼眶中溢滿了淚水,模糊的眼中看見瑞斗的輪廓,隨後那張沒有笑容的臉逐漸變得清楚,他本以為瑞斗會很高興看見他的窘境,卻不知為什麼瑞斗反而不怎麼開心。

 

「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我不能理解,我以為你會渴望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什麼,就和我當初發覺到自己的身世一樣。」瑞斗盯著哈利的臉,看那雙綠色的眼眸上頭透明的淚水,令人詫異的美麗,他發覺看哈利哭泣讓他感覺愉快,但他又不喜歡哈利在他面前顯露懼怕,這和他預期的不同,「我分享了我的秘密,就像你說的那些朋友應該做的,但你似乎不怎麼喜歡。」

 

「所以,你那是為了讓我印象深刻嗎?」

 

「或許,也或許不是。」瑞斗歪著頭,好像也有點困惑於自己的行動,「我剛剛思考了一下是否該殺了你,因為你和我不一樣,那麼我本不該讓你知道密室的存在,我犯了個錯。」

 

哈利的臉變得有些蒼白,他早該知道的,瑞斗帶他來只是想確認他是否真的和自己一樣是史萊哲林的後裔,一但發現哈利並沒有能力控制蛇妖,而且對密室如此恐懼,那麼接下來就是堵住哈利的嘴,否則這件事情一旦洩漏對瑞斗將是致命的。哈利心底祈求著瑞斗不會做那個選擇,但他真的無法肯定,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湯姆瑞斗的殘酷以及他能夠做出的事情。

 

「……但我不想殺了你,哈利。」瑞斗緩緩吐出那句話,隨後他英俊的臉上浮現一抹溫柔的笑。

 

「湯姆?」哈利發覺自己的聲音竟在顫抖。

 

「你剛剛很害怕,現在還害怕我嗎?」瑞斗問,就像他剛剛不過就是開個玩笑,但哈利曉得他的腦中肯定有浮現過要殺死他的選項。

 

「我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而且我知道你也許做了一些……不能被原諒的事情。」哈利看著他,眼底充滿了溫柔的責備,瑞斗覺得那比起鄧不利多那種威嚇的目光要好得多,「你可能殺了一個女孩——之前死在那個洗手間的女孩。」

 

「那個女孩不是我殺的,殺人的怪獸另有其人,殺人兇手也被學校開除了。我不過是打開這間密室罷了,當然,你會為我保守這個秘密吧。」瑞斗面不改色地說謊,但哈利很肯定麥朵.沃倫就是他殺害的,他並沒有指正瑞斗的謊言,只是點點頭,然後垂下臉。

 

「你打算怎麼處理蛇妖?」

 

「我會把牠關起來,我不會再打開這裡,至少在我就讀霍格華茲的時間這會是最後一次。」瑞斗說著,他帶哈利離開這裡,走到入口處時他回頭看哈利默默跟上的身影,「你不質疑我?」

 

「什麼?」哈利一臉詫異,「喔,你是說…那個女孩?但你說不是你殺的,我知道了。」

 

瑞斗注意到哈利只是說『知道了』,並沒有說他相信自己說的話。

可是哈利的態度並沒有改變,剛剛被蛇妖威脅的時候哈利是真的很害怕,除此之外,哈利看著自己的眼神中仍舊沒有半分恐懼,就好像早已知道這些關於他的殘忍秘密,瑞斗認為哈利應該知道到底誰才是殺死那個女孩的真正兇手,但他不懂哈利的心思,於是他心中充滿了困惑以及奇妙的感覺,他想要探明這個充滿秘密的男孩。

 

他們一起爬出洞口,就在瑞斗看著哈利跳出洗手間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問。

 

「如果說那個可憐的女孩真的是我殺的,你還會說你願意當我的朋友,並為我保守秘密?」

 

「我想我無法忍受你殺人,」哈利回答,他仔細思考了這個問題,然後覺得其實現在才想這個問題根本已經太晚,也沒有意義,於是露出一抹苦笑,「但我已經是你的朋友,至少我自己這樣認為,所以我只能想辦法讓你意識到這麼做的是錯誤的。」

 

「……真像你會說的話。」

瑞斗算是滿意那個答案,於是沒再繼續追問。

但哈利在瑞斗轉過頭時,隱藏起眼中透出的一絲淚光,他垂下頭去,他知道自己對某些事情仍無能為力,而當這件事情發生在自己重視的人身上時,他發覺自己無法完全的置身事外,這和當初他從別人口中得知這些事實時的感覺截然不同。

 

如今,他正親身經歷,而那讓哈利發自內心地感覺疼痛。

 

「因為我也只能夠這麼做了啊,除此之外我又能夠怎麼做呢?」

他對著那高瘦的背影用對方聽不見的聲音輕輕嘆息,心底祈求著瑞斗有一天也能感受到和自己相同的疼痛,那麼,也許他就還有可能去感受到何謂愛。

 

 

 

tbc

 

作者廢話:

這篇還特別的短。

其實瑞斗在接觸哈利後會有些許的轉變,就看大家有沒有看出來了。

但這種轉變絕對不是突然就變成好人,不如說他永遠都會離好人有點差距,而是他的看法會漸漸有些不同,畢竟一個人得價值觀是從小培養的,如果可以那麼輕易改變一個人,那麼很多事情都會很輕鬆了。

也許都是些細節,不過我寫一些瑞斗非常小的轉變時就很開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