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台灣與海外(大陸及香港)通販都已經開始,如果沒有收到通販通知,請以別的方法連絡我,因為可能有些人的信箱我就是寄不到OTZ

*本篇已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

 

 

8.等待稱為永恆的東西(上)

 

灼熱的氣息在齒間流淌,體溫也隨之升高,汗水滑落頸間後被輕輕拭去。

微小的疼痛感揪緊了頸部的血管,隨後濕熱的舌輕輕撫慰疼痛之處,帶來一陣陣刺激神經的蘇麻,他不自主地靠向舒適的熱度,手腳被溫暖的什麼包裹住,讓人感覺安全,他仍待在夢境中不願意醒來。

 

直到冰冷的手指輕輕爬上他的腰,他的意識被點燃了一絲危機感。

彷彿大型的蜘蛛在身上爬,鑽進了背部,讓他的呼吸變得急促,他掙扎著不願意從美好的夢中就這樣返回現實,儘管他已經了解到自己正處於瀕臨甦醒的邊緣。

 

吻輕柔壓著他的唇,一個聲音靠在他的耳邊用低沉嗓音輕輕吐出字句。

 

「哈利,再不醒來,我太過無聊的話,也許會突然想找個人來做點有趣的事情,例如…一點可愛的折磨?」

 

「那不好笑,湯姆.瑞斗。」哈利猛然睜開眼睛,瞪著眼前含笑的男子,伸手將他推開,「糟糕透頂的笑話,見鬼的,我討厭這樣醒來!還有你不要……不要耳朵。」哈利臉紅著挪開前一刻對方輕咬的耳垂。

 

瑞斗替他拿來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來的眼鏡——很顯然不是哈利原本使用的,而是樣式很像——往他的鼻頭上輕輕一壓,哈利的視野變得清楚多了。

 

「你不喜歡?」瑞斗問,他的表情透出濃厚的戲謔,「我很樂意你繼續睡,我可以教你一些除了親吻以外的東西,在你的夢裡,緩慢地,一點一點地。」

 

「梅林!你離我遠一點,」哈利發出怒吼,然後把還在痠痛的身子從床內抽出來,他感覺很不習慣,四肢特別沉重,「你對我做了什麼?從剛剛身體就非常的——」哈利說話的聲音到一半停止,他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他反覆動了動,然後看了瑞斗一眼,他朝瑞斗的方向伸出手來,瑞斗卻在他的手碰觸自己的臉以前主動伸手去壓上了哈利的掌心。

 

手掌碰觸的瞬間,哈利露出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那感覺讓他吃驚萬分,他從沒想過自己可以再次擁有這樣的感觸,肉體的溫度、觸覺、沉重感全部都是他來到這個時代後第一次感受到。

 

「不可能…你…你做到了?」

 

「是你做到了,哈利,是你。」瑞斗的聲音中帶著一點讚賞,他的手指輕輕彎曲握住了哈利的手心,然後低頭吻上哈利的手背,「親愛的,你看起來好極了,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好。」

 

「但是、我、這個——」哈利語無倫次,太過震驚的消息傳到他的腦袋中來不及消化。

 

「只是稍稍有點誤差,我不確定這是魔藥的問題還是你的問題,你看來比原本的要長大了一些,你真的只是四年級生?還是你有又什麼事情瞞著我?」

 

「呃,」哈利發出了一種被揪住把柄的沉吟,瑞斗挑起眉,「我想不是,我…已經十七了。」

 

哈利知道為什麼瑞斗會提出這個疑問,以幽靈出現的他確實是四年級的模樣,但如今他又回到了他死去時的姿態,理所當然瑞斗會有被欺騙的感覺,但其實就連哈利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會以十四歲的樣子出現在瑞斗面前,當他穿過充滿光的白色通道後,被瑞斗的驅逐咒打了一下,醒來後他就是四年級的模樣了。

 

但哈利猜想過,或許因為他與佛地魔開始產生更深入的聯繫是在四年級時,那時佛地魔用了他的血,讓哈利身上母親的保護力量也進入了佛地魔的體內,從那時開始他們的心思偶爾會互通,哈利能夠透過體內存在的分靈體看見對方看見的東西,佛地魔也可以反過來觀察他的夢境,只是後來五年級時佛地魔切斷了這個連繫,變得只有哈利可以感受到他的情緒波動。

 

也許這也是為什麼他會以四年級的模樣出現的原因,如果說重生石只能夠讓親密的人看見重生的死者,就如同自己召喚出父母以及天狼星的時候那樣,呈現出的是他們在世時對自己而言最親近的模樣,肯定是因為十四歲的哈利與佛地魔是最為親密的,他也才能夠讓瑞斗看見他的存在。

 

「這麼說你比我想像中年長很多。」瑞斗並沒有特別驚訝,只是平靜地估量,看了哈利一眼,隨後有點壞心眼地咧嘴笑,「你都沒有長高嗎?」

 

「閉嘴,湯姆!!你真的只是想故意惹人厭而已,那一點也不重要。」哈利跳起來,他的臉脹紅著,而他也知道瑞斗非常喜歡這樣捉弄他,看哈利越生氣他就越開心。

 

哈利的手揮舞著,下一秒被扯向了瑞斗的方向,壓在床上。

哈利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他抬頭注視著瑞斗的臉龐,那張臉明明看了好幾次的,此刻卻特別讓人感覺昏眩,他仔細地觀察那雙深黑的眼,然後是尖挺的鼻子、微微瘦長的臉型、淺色卻看起來特別迷人的唇瓣,他想湯姆.瑞斗這個男人真的是非常英俊,不論任何人都會同意這點。

 

哈利伸出手輕輕碰觸那冰涼的皮膚,發覺自己的指尖微微顫抖,瑞斗的體溫很低,哈利常覺得他像一條狡猾的蛇,但那觸覺非常好,恰巧能夠平靜哈利身體的灼熱,哈利深深覺得他們兩人就好像互補的存在。

 

「還是不喜歡嗎?我說過我會給你一個軀殼,只屬於你的。」

 

「這不會持久的,你知道。」哈利有點憂愁地說,他擔心瑞斗在這件事情上投注太多心思,「但我無法否認,能碰觸到你這件事情讓我覺得非常…快樂。」

 

哈利不願意說自己有點想哭,但他有那種衝動,他沒想過瑞斗可以真的做到,他在這之前很牴觸瑞斗使用這種方式來強行為自己製作一個軀殼,打破一般的自然規律,但他此刻覺得自己實在沒有資格說對方,因為他心底的某處也是希望著能夠碰觸這個人。

 

「我們都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就算這件事情會折磨其他人,哈利,告訴我,你認為這樣想的我是怪物嗎?我很殘酷無情、或者該說我沒有辦法同情別人…還有你們怎麼說那件事情的…我很邪惡,是這樣嗎?我不大清楚,你認為我是那樣的人嗎,哈利?」

 

哈利搖搖頭,他輕輕嘆息。

 

「我不會那麼說你的。」哈利搖搖頭,他以前或許能夠大聲說湯姆.瑞斗是邪惡的、是個惡魔、是個沒有感情的殺人兇手,可是他此刻並不是瑞斗的死敵,當他待在瑞斗身邊的時候,他發覺自己沒辦法說出那些殘忍的話語來,因為他會擔心這些話語是否會傷害到瑞斗,就算瑞斗顯得毫不在意、漠不關心——但也許正是這些語言造就了他成為那樣的人,殘忍、邪惡又無感情的怪物,哈利不願意對瑞斗說那些殘忍的話。

 

「但我想那必須有個限度,湯姆,因為如果你想要滿足太多的慾望,而不惜傷害更多人,那終究會傷害你自己,我不希望這樣。」

 

 

「如果是你的想法,我會考慮,但就只是這樣而已,別期望更多,哈利。」

 

「我知道,我沒抱很大的期待。」哈利聳聳肩,苦笑。

 

瑞斗俯下身,他親吻哈利的唇,哈利閉上眼睛來感受著那個溫柔甜蜜的吻,感覺對方的舌輕輕撩撥自己。

現在這種轉變很不可思議,他甚至都還記得剛認識瑞斗那個時候他們談到親吻的事情,瑞斗似乎認為吻就不過是個工具,就連身體也是隨意可以揮霍的東西,不需要愛情,雖然哈利也不太懂瑞斗現在的行為中到底有沒有包含愛,但他永遠願意懷抱樂觀。

 

就在瑞斗用手輕輕揉亂哈利的頭髮,並替他取下眼鏡讓他們能夠更好的親吻時,突然門嘩啦一聲被打開,而哈利整個人跳了起來,下意識用力地踹了瑞斗的腹部一腳,這讓瑞斗稍稍皺起眉頭。

 

而他們兩人的視線所及之處,雷斯壯站在那裡,他看上去比他們兩人更驚恐。

 

「嗨、那個…湯姆,我幫那傢伙帶來了我們學院的長袍和衣服,但我不曉得你們在——」

 

「辛苦你了,拉爾夫,就放在那裡吧。」瑞斗說,而他看哈利擠出一個好像吃下了鼻涕口味的柏蒂全口味豆一樣的表情,「感謝你把宿舍留給我。」

 

哈利也是到這個地步才終於注意到他們兩人是待在瑞斗的宿舍中,而其他的床上都沒有別的學生,肯定是做了特殊的安排才讓他們都離開房間,哈利羞恥於自己的遲鈍。

 

「沒事,這種事情沒什麼大不了…」雷斯壯說,然後他慎重地瞄了一眼哈利後很快又轉移視線,「呃,哈利,如果你有什麼需要也可以跟我說,感謝梅林你醒了,我可不想再度過像昨天的一天了,湯姆的心情糟糕透頂,不只一個人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那個……」他跟哈利打招呼後好像在想接下來這句話該說不該說,「湯姆是我見過的人中最棒的,我可以保證。」

 

哈利愣了一下,不確定雷斯壯那些話到底是在說什麼,目的又是什麼。

但他猜想也許是因為昨天自己一整天都沒有醒過來,瑞斗為顧及形象不得不照常去上課,卻表現出與往常不同、異常差勁的態度和脾氣,這肯定讓習慣優雅溫和的瑞斗的雷斯壯以及其他朋友們都嚇了一跳,知道始末的雷斯壯肯定是擔心今天又要重蹈覆轍。

 

「他看起來嚇得不清,你到底做了什麼惡劣的……」在雷斯壯走掉後,哈利忍不住想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轉頭卻看見瑞斗在笑,而且那個笑容明顯帶著嘲弄意味,非常惡質的,「湯姆,你不要再笑了!」

 

 

 

 

****************

 

 

 

 

 

「你是說你的親人得了重病嗎?」

 

「不算是,校長,他是我在孤兒院時的朋友,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等同於我的親人。」

 

「你說他的名字是?」

 

「比利,柯爾太太前幾天通知我他病得很嚴重,情況很不樂觀…希望我可以找時間回去看看,我知道這相當困難,但我只能夠來找您了,校長,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您總是非常慷慨。」

 

「我了解,遇到這種事情相當難受,我很願意讓你回去看看你的朋友,但你打算怎麼回去呢?湯姆,如果我可以提供你想要的方式。」

 

「也許我可以使用騎士公車,只要您願意讓我到活米村去。」

 

「這事好解決,那麼我明天開始讓你放三天假,這應該足夠了吧?要離開前記得跟你學院長報備,然後就可以離開了,我會把這事情跟你的其他教授們說。」

 

「是,非常感謝您,校長。」

 

瑞斗站起身離開了校長室,他走在向下的樓梯,一切都如他所想般順利,就只剩下如何把哈利帶出霍格華茲,如今他只能夠把男孩藏在宿舍裡,避免有任何教師——特別是鄧不利多——發現學校中多了一個未登記的學生,但他必須帶著哈利離開學校,又不能在這兒使用消影術,他需要額外的計畫。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不知是巧還是不巧,鄧不利多剛好從前方的樓梯迎面走來。

當他們對視時,瑞斗如往常那樣走上前去向他問候。

 

「湯姆,你去見了校長嗎?」

 

「是,我去拜託他一件事情,柯爾太太來信說孤兒院裡的一個孩子生了瀕死的重病,我們一起長大,她讓我回去看看,所以我剛剛問校長是否能夠允許我幾天假期回去探望。」

 

「原來如此,我同意你積極地想辦法處理這事情,有時候我們羞恥於請求幫助,但很多美好的東西都是短暫的,直到我們失去後才明白這些事情,所以你決定回去看看朋友是正確的。」

 

「教授,您也有過想保留卻沒辦法留下的美好事物或時刻嗎?」瑞斗忍不住問。

 

「有的,非常多。」

鄧不利多取下他的銀框眼鏡輕輕擦拭它們,表情看來有些感嘆,而他發覺瑞斗顯得有點驚訝。

 

「教授您魔法很高強,我以為您不會有這種常人的遺憾。」

 

「顯然魔法高強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更別說我不認為自己有多高強,我也是個普通人,不是嗎?沒有人能夠在人生中毫無遺憾,我們總會迷路走錯或者丟失了一些東西,這很常見,湯姆,就算你也是一樣的,但是你還有很長的人生可以去摸索。」鄧不利多溫和地笑,瑞斗不確定以前鄧不利多是否有這樣跟他聊天過,說也奇怪,是鄧不利多通知他入學霍格華茲的事情,但他與鄧不利多永遠都算不上相處融洽,這或許還是第一次他們討論這麼奇妙的話題,讓他們感覺像是教授和學生。

 

「那麼如果教授您有能力可以保留您所謂美好的東西,您會去做嗎?」

 

鄧不利多面對這個問題沉默了一會兒,「我大概也很難抵抗那樣的慾望,湯姆。」

 

這或許是瑞斗第一次覺得鄧不利多與他稍稍有些交集,他看得出對方眉間帶著的一點憂愁與遺憾,他總是擅長觀察別人的,他知道鄧不利多心中肯定有些秘密。

 

「不過有另一件事情值得你思考,湯姆,你有天發現了一個方法去保留了你認為美好的東西,但是否那表示美好的特質也同樣保留下來了呢?還是這也可能是你一廂情願,不願意承認你已經失去了它?我還是會比較建議你隨時珍惜這些美好的東西,因為那麼做,就等同於將那些美好的東西留在我們的心底,這會是個留存它的好方法——只要你年老後沒有犯上癡呆病。」

 

「是的,教授,我明白。」瑞斗露出一抹笑容,鄧不利多很少看見瑞斗在他面前那樣笑。

 

鄧不利多目視那個高瘦的男孩離開,眼睛中的銳利仍沒有消失,但他也稍稍查覺到了一些發生在男孩身上的變化,即便那並不明顯,但對鄧不利多而言是個好的轉變。有時候看著湯姆.瑞斗就忍不住想起他的老友葛林戴華德,而他衷心祈求讓瑞斗有一些改變的那個人沒有和自己一樣的懦弱與自私。

 

 

 

 

 

****************

 

 

 

 

 

當瑞斗在宿舍中找不到哈利的時候,他不禁惱怒自己竟忘記了哈利的習慣惡劣,不可能乖巧聽從他的所有指示,男孩不像其他人那麼容易操縱,也不像他的朋友那樣崇拜他的所作所為,哈利的表現始終如一,他沒有因為認識到瑞斗那種只要透露一點點都足以把人給嚇跑的真實性格就退縮,也不因此抬舉或鄙視他,瑞斗常會覺得哈利從一開始見面的時候就已經認識真正的他了,所以不會被他輕易欺騙。

 

只是他也常會想如果他與哈利從本質上就那麼不同,而自己又欺騙不了哈利,那麼到底又是什麼讓他們兩人互相吸引的?哈利突然出現在他身邊的目的又是什麼?

 

如果說依照哈利的說法只有那些他關心在意的人才看得見他的幽靈,那麼哈利與自己的關係又是什麼呢?至少他肯定哈利與他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除了他們都會說爬說語之外,瑞斗發覺他對哈利的了解其實非常有限,哈利似乎也不願意告訴他太多。

 

他來到了哈利可能逗留的地方,也就是在禁忌森林的那片空地,果然哈利站在那兒。

 

「你在幹什麼?找東西嗎?」瑞斗問,然後他看見哈利正立在牆上的洞穴旁,瑞斗幾乎都要忘了這件事情,「你在找那隻幻影猿?但那並不是幻影猿,那到底是什麼?」

 

哈利露出一個不置可否的笑容,他知道瑞斗其實很明白那並不是什麼幻影猿,從一開始就是個謊言,只是他也不會告訴瑞斗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他不想讓瑞斗假設未來會發生的任何事情。

 

「他一直跟我在一起,和我一起來的,可是現在不見了,我有在猜想也許你的魔法會讓他重新跟我在一起…但我沒辦法肯定,所以來這裡確認這件事情…我承諾過要跟他一直在一起。」哈利嘆息。

 

他因為太過擔心才偷跑出來看看,卻沒想到那個從前佛地魔遺失在自己體內的靈魂碎片真的不見了,也許因為他們是一起來這個時空的,重生石將他的靈魂拉到這個時空的時候也包括了佛地魔的那片殘破的靈魂,而瑞斗的復活魔法將他們兩個又拉在了一塊兒,以前的他很排斥與佛地魔的靈魂碎片待在一起,但如今,那片靈魂回到自己體內後哈利竟產生一種完整感,好像他們不應該分離,畢竟他們都待在一起十六年之久,早已感覺不出來誰是誰。

 

「不管你說的是什麼,我是來邀你跟我離開一趟學校的。」

 

「為什麼?」

 

「我有些事情想要確認,而我想你會希望一起跟來。」瑞斗說,他看哈利臉上浮現一絲開心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做的沒有錯,「但有個問題,我能夠離開學校去活米村然後搭上騎士公車,困難在於要怎麼把你給帶出去,這會有點麻煩……」

 

「喔,活米村嗎?」哈利自信滿滿地拍拍胸口,「我有辦法可以出去,不用擔心。」

 

「什麼意思?你打算怎麼出去?」

 

「我有個祕密通道,總之,你出去活米村後在蜂蜜公爵的門口等我,我會在那裡跟你碰面。」

 

哈利第一次覺得他在這件事情上搶先了瑞斗一步,看瑞斗有些茫然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沾沾自喜,哈利沒想到他一直熟知的霍格華茲的密道在這個時候還能夠派上用場,突然有些感謝弗雷和喬治。

 

到了隔天,瑞斗就半信半疑地在蜂蜜公爵的門口等哈利,約定的時間剛過沒多久就看見哈利跌跌撞撞從蜂蜜公爵店內偷偷溜出來,這讓瑞斗吃驚,但不論他如何逼問哈利是用了什麼方法才出現在活米村的,哈利只是以『告訴你你絕對會拿來做壞事』為由,拒絕告訴他。

 

接著他們搭上了騎士公車,通往他們的目的地,當哈利聽到瑞斗告訴那個車掌目的地時,他就已經明白了他們要上哪裡去,以及瑞斗說想要跟他一起去確認的事情是什麼,但哈利還是很高興對方願意帶著自己。

 

他們在小漢果頓下了車,哈利看見的是一座小村莊,和他記憶中不差分毫。

夾在兩座山間,村裡面有教堂以及墓園,山谷的山坡上頭有個漂亮的莊園看起來很雄偉,哈利知道那就是瑞斗家,現在,瑞斗的父親就住在那裡,只是瑞斗還不知道這個事實。

 

哈利和瑞斗兩個人共同走在小路上,他很快就發覺瑞斗並不是要去小漢果頓,他拿出魔杖使用了引路咒,光線指引他們通往一個看起來好像沒有道路的地方,但瑞斗毫不猶豫地往前踏出腳步,哈利也匆匆跟上他,他們隨著小路迂迴前進,最中看見一排高大的樹籬。

 

瑞斗開始有點困惑該往哪裡前進,哈利看他出現了猶豫,就自己站到了樹籬上的一個缺口,因為他知道瑞斗想去的地方就是這裡,遲早也會找到,哈利曾在鄧不利多與他分享的記憶中看見過那個地方的入口,他只是幫他們節省時間。

 

「你知道我要去哪?」

 

「……我比你想像中知道更多事情。」哈利帶著一點憂鬱的笑臉,「別問我怎麼知道的。」

 

「我不會問你的,我已經習慣了你對我保有秘密,我只是很好奇你從哪裡知道這些關於我的事情,也許你也認識我的母親?或者是我的其他祖先?」

 

「不,我不認識她,但我見過她,就一次。」哈利聳聳肩,遲疑了一下後他又開口,「她在這個家並不快樂,但我知道她從很早開始就很愛你的父親,我想還有你。」

 

「那麼你肯定不認識她。」瑞斗冷冷地說,那表情特別冷酷,「如果她愛我,就不會把我扔在孤兒院門口,並讓自己無能地死去。」

 

哈利沉默下來,他知道自己沒辦法改變瑞斗對他父母的想法,畢竟他也真的無法肯定瑞斗的母親魔柔.剛特是怎麼想的,他母親為自己的孩子取名了湯姆.瑞斗這個名字,到底是對兒子的愛,還是那只是因為無法忘記那個始終不愛她的麻瓜男人,哈利實在沒辦法昧著良心對瑞斗說他母親是愛他的。

 

他們慢吞吞地走了一段路來到那個地方,哈利還能認得出這裡,只是比他想像中要雜亂許多,附近的樹幹幾乎要掩沒了視線,瑞斗也在看到這個破落無比的地方後表現出明顯的鄙視,哈利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不論瑞斗有多麼厭惡他的父母,終究還是會懷抱著一絲幻想,就如同哈利回到自己父母的老家時,即便知道那裡是廢墟,卻仍幻想著那會是棟漂亮乾淨的房子,隨時都有人迎接自己回去,但事實並非如此。

 

「這裡看起來糟透了。」瑞斗說,他揮開了在他頭頂垂下的枯樹藤,「這就是薩拉札.史萊哲林最後的一隻血脈嗎?他們的生活方式敗壞了這個血統與名字,他們應該更加尊重自己的血統。」

 

哈利看著隱藏憤怒與失望的瑞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在瑞斗打算直接上前去開門的時候,哈利輕輕拉住了他的袖口,對方回頭看他一眼。

「湯姆,你能不進去嗎?我們回去吧。」

 

「你要我對自己的事情一無所知,來到這裡然後就這樣回去?」

 

「知道又能怎麼樣呢?你還是你,這不會變,為什麼有必要知道這些事情?」

 

「就像你會希望知道誰才是殺你父母的兇手,你憎恨他奪取了你父母的生命吧,你不會想要殺死他為他們復仇嗎?那麼我也一樣,我想知道關於自己的家族,那是屬於我應該知道的事情,該怎麼做也該取決在我。」

 

「我不…憎恨他。」哈利緩緩開口,像是要對瑞斗解釋什麼一樣,「以前或許是,現在已經不憎恨了,因為我知道我可以選擇別的道路,除了殺死他以外的道路。」

 

「那麼我也一樣,哈利。」瑞斗說,他注視哈利的表情比剛剛平靜,這讓哈利決定鬆開手指。

 

瑞斗有不同的選擇,如果瑞斗真的是這麼想的話,哈利知道自己不該阻攔他。

瑞斗伸手把門推開來,他們環視這個簡陋又骯髒的房屋一圈,最終看見了坐在扶手椅上面的人,他們對視了一會兒後對方突然整個人跳起來,舉起魔杖以及手邊的刀子,瑞斗看那瘋瘋癲癲的男人向他們撲過來,就把哈利擋在後面,同樣舉起魔杖與他對峙。

 

「你!!你、是你這個——」

 

站住。」瑞斗用爬說語說著,對方在聽到了那聲音後動作也停頓了下來,「你是誰?

 

哈利看瑞斗在面對拿刀揮舞的醉漢時表情卻沒有一點動搖或恐懼,他打從心底感到羨慕,但那也是非常不人性的一件事情,同時,他看得出瑞斗對他的舅舅充滿了濃厚的嫌惡與失望。

 

你會說爬說語?我是魔份,你又是誰?你和那個麻瓜長得太像了!等等,但不對,他應該比你老得多,那個蠢麻瓜…你是誰?嗄?你和他什麼關係?你們來這裡是想幹什麼?

 

「那個麻瓜,你說的麻瓜是誰?」

 

「當然是我妹妹嫁的那個蠢麻瓜!一個垃圾!他們私奔!我那蠢妹妹害整個家族蒙羞,害我父親死了!!居然愛上那種雜碎,還把我們最重要的傳家寶、那個史萊哲林的小金匣給偷了!看到你這張臉我就想起那個骯髒、低賤的麻瓜,居然還大搖大擺地回來——」

 

「他回來了?」瑞斗驚訝地問,他的眼睛中參入一絲混濁的顏色。

 

「是啊,毫無羞恥地回來,哈!我肯定他是拋棄了那個背叛家族的小賤貨!一個巫女偏偏要嫁給那雜種就是這種下場!那麻瓜發現她是個什麼東西後,就立刻甩了她,我看她現在肯定是流落街頭,不知道在哪裡!讓我們家族落到這個境地的就是她!她最好是死在外頭,發爛腐臭!」

 

瑞斗往前了一步,哈利看他揣緊了手上的魔杖時,馬上伸出手抓住對方的手臂。

 

「湯姆,不要。」

 

瑞斗就好像現在才想起哈利的存在,本來緊繃的氣息一瞬間緩和下來,哈利想若不是剛剛他打斷了瑞斗的黑暗思緒,說不定瑞斗早已經出手攻擊對方。

 

「告訴我他現在在哪裡?你說的那個麻瓜。」

 

「就那個山上的大莊園,可不是嗎?我聽說他跑回來跟他父母一起住,過得可舒適了,你們又是誰?來這裡大搖大擺地問東問西!你和那個麻瓜又是什麼關係——」

 

瑞斗瞇起眼,他心中考慮著一些殘酷的事情,他思考著要怎麼讓這個男人吐露更多,他有很多在意的事情,包括他口中小金匣的存在,但在瑞斗開口要施咒語以前,哈利很突然地壓住瑞斗的魔杖。

 

「Imper——」

「不!」

 

瑞斗魔杖尖端紅色的光芒往旁邊飛去,蠻橫咒沒有擊中魔份,對方甚至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哈利一把搶走了瑞斗的魔杖,對方發出一聲低吼,哈利已經轉過頭來對著魔份喊出昏擊咒,魔份老邁的身軀被昏擊咒擊中後立刻往後倒了下去。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哈利.波特!」

 

「阻止你用不赦咒,這很奇怪嗎?」哈利回瞪對方,「他是你舅舅!」

 

「那又怎麼樣?他不過是個流浪漢,一個不中用的傢伙,我只要從他的口中套出更多情報就不再需要他了,我大可殺了他。」

 

「既然不重要,那麼就放過他吧,湯姆!他什麼也沒做!他什麼也不知道!」

 

瑞斗沉默地瞪視著哈利,最終他的情緒看起來也平靜下來,那樣失控很不像瑞斗,但哈利知道也只有他的家人才能讓瑞斗如此失去冷靜,顯示出瑞斗與普通人無異的一面。

 

瑞斗蹲下來抽走魔份的魔杖扔到一旁去,看得出瑞斗甚至不想要用手去碰對方,他往那骯髒的長袍上踢了一腳,隨後卻注意到在魔份手指上的戒指,瑞斗毫不猶豫地蹲下來拔走那枚戒指。

 

「這上面的紋章,看起來很特別。」

 

「那麼拿走那個吧,」哈利建議,但幾乎是帶著一點懇求的,「那是你外祖父魔佛羅的戒指,然後我們就走吧,湯姆,別待在這兒了,你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瑞斗低喃,語氣聽來相當冷酷堅定。

 

「殺了你的父親嗎?」哈利問,那直接猜中他心事的說法讓瑞斗愣了一下,「別這樣,湯姆,我沒有多少日子剩下了,你確定要在我面前這樣做?為什麼我們不能去別的地方?求你了,我們…我們離開吧,不要去找你父親,去找你的母親吧,找你母親的小金匣,我知道它就在某處,你有一天能找到它的。」

 

瑞斗聽著哈利的請求,他想若不是他帶著哈利來這兒,或者當初在暑假時他沒有聽從哈利的請求毅然決然前往這裡,他想自己肯定會那麼做,去殺了他的父親,然後順便把瑞斗家的人全都給殺了,他有那種堅定而殘酷的想法,他絲毫不會同情他們,但此刻哈利的懇求讓他心軟了。

 

他懂哈利的潔癖,哈利討厭這些事情,而他自問是否非要在哈利只剩下一點點時間可以活的時候做這件事情?本來帶著哈利來這裡就是要讓他印象深刻,讓哈利分享自己的身世秘密,如果自己真的去殺了自己的父親,做那些哈利討厭的事情,也就本末倒置了。

 

瑞斗把戒指遞給哈利,那讓哈利有些吃驚,因為這東西就是重生石,雖然瑞斗也許不知道,僅僅把它當作是一個重要的歷史寶物。

 

「你收著,我們離開吧,如你所願。」

 

聽到瑞斗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哈利的心情有點激動。

然後他做了一件讓他自己也吃驚萬分的事情,他撲上前去親吻了瑞斗,不是那種羞澀的吻,而反而有點像是他第一次吻金妮那樣,硬抓著對方的肩膀,就這樣強吻了上去,非常衝動的,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相當炙熱,忍耐不住那種他想要緊緊抱住瑞斗並給他幾個吻的感覺。

 

但一切就如同哈利所想,那感覺非常美好。

而當他們那有點激烈的吻分開時,哈利看見瑞斗臉上含笑的表情。

不是哈利故意誇獎他,那是真的相當英俊。

 

 

Tbc

作者廢話:

其實當初這篇我描寫到哈利撲上去吻瑞斗的時候,自己感覺很萌(欸)

就是好想寫這樣的場景啊啊啊(花癡

當然還有被雷斯壯看到的那個地方哈哈哈,雷斯壯推薦瑞斗的舉動我想讓哈利非常錯愕,但身為朋友就是會這樣吧,做些多餘的事情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第七章的第二部分在哪????
  • 放進去囉,之前分類的時候好像點錯地方了,所以跑到別的資料夾去。

    千葉玥 於 2018/06/10 09: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