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禮拜後我會關閉預定的表單囉

*本篇已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

 

 

他們回到倫敦後並沒有直接回去霍格華茲,反而是坐著倫敦地鐵來到滑鐵盧站,在那邊他們下車後直接到達泰晤士河的河岸,脫掉學校長袍後瑞斗與哈利就只是穿著和路上的麻瓜們差不多的衣服走在街上,但因為天氣寒冷幾乎要降下雪來,於是瑞斗為他們施了保暖咒,相較於包裹著厚厚大衣的路人來說,瑞斗和哈利的單薄穿著稍稍引人注目。

 

「為什麼來這裡?」

「因為我不想被其他人看見,麻瓜的世界在這點來說比較安全,反正你也還不想回去吧。」

「等等,你可以在外面施展咒語嗎?未成年使用魔法的話偵測咒會——」哈利突然想到剛剛瑞斗對自己使用保暖咒的事情,還有他與瑞斗在剛特家使用魔法的事情也一樣,但他們沒有收到任何警告。

 

「我剛滿十七了。」

「什麼時候?」

 

「十二月三十一日,我的生日,就是三天前幫你復生的那天,我以為你什麼都知道。」

 

哈利張開了嘴,事實是他不知道,或許他知道很多關於佛地魔或者湯姆.瑞斗的過去,但他不知道瑞斗的生日,也不知道它就這樣悄悄地過去了,而他甚至沒有對瑞斗給予任何祝福。

 

「抱歉,我不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話——」

 

「沒什麼值得慶祝的,你也看到了,我母親和她的家族是那副德性,而我的父親…哼。」瑞斗聳聳肩,他不覺得生日有什麼值得誇耀,那對他而言反而是一種羞恥,頂多就是滿了十七歲後可以自由使用魔法這件事情讓他感覺愉快。

 

「而且,那天你讓我的魔法儀式展現了作用,這就足夠了,不,這比什麼都要有價值。」瑞斗微笑,不管怎麼說,施在哈利身上的魔法有了實際效用便代表他所設想的魔法儀式是可行的,不論這魔法最後能讓哈利維繫多久的生命,這對他都是很有用的資訊,永生,仍是他心中抹滅不去的想法,只是他開始不太確定是否該使用分靈體來達成這個目的,現階段他仍找不到比分靈體更好的東西。

 

哈利似乎很反對他分裂自己的靈魂,他不曉得,這會有什麼壞處嗎?

哈利說分裂一個人的靈魂會讓那個人變得不完整,失去感情,失去控制,甚至最後會想要殺了哈利,他必須要向哈利證明事情並不會變成那樣,他不可能會變得掌控不了自己。

 

「就這裡吧,看起來還可以。」瑞斗指著一間小旅館說,哈利也沒有反抗就這樣走進去。

 

看著瑞斗掏出麻瓜的錢時,哈利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雖然他所認識的佛地魔極力排除與麻瓜之間的聯繫,但實際上瑞斗和哈利很像,他們都在麻瓜的世界長大,他們比起那些完全在巫師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來說更了解麻瓜的世界。

 

他們進到房間後也差不多到了晚餐的時間,瑞斗要哈利待在這個房間不要亂跑後便獨自一人出去了,哈利靜靜地在房間發呆著,一邊端詳瑞斗交給他的剛特的戒指,如今這重生石就好像只是普通的寳石一樣。

 

重生石讓他來到這個時空,哈利心中充滿了感謝,但同時也有一份無法控制的悲傷。

他和瑞斗都很清楚現在靠著魔藥製作出來的身體不會支撐很久,他和佛地魔復生的狀況不同,佛地魔雖然那時虛弱得只剩下靈魂,但他還活著,而自己則確實死去了。

 

在那個像是國王十字車站的空間中,鄧不利多告訴他可以選擇回去,肯定是因為索命咒能夠殺掉一個靈魂,而那個靈魂可以是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也可以是自己,當時他大可選擇回去,留下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任由消滅,接著他肯定能夠擊敗佛地魔,與金妮還有朋友們一起歡慶黑暗的遠去,然後繼續平靜地活下去吧,在沒有佛地魔的未來中。

 

可自己選擇離開,也就表示自己接受了索命咒給予的結局,他的肉體將迎接真正的死亡。

自己的靈魂和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一起漂流在這個時空中,無家可歸,哈利相信世界上任何一種強烈的魔法儀式都沒有辦法讓自己像佛地魔那般復活,因為死亡終究是比巫師或世界上所有人類都更強大的力量。

 

但是這樣的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呢?

自己很無力,先不說還是人的時候自己就沒什麼力量了,更別說現在還是個像幽靈的狀態。

但慢慢等待死亡來到卻什麼也不做不符合自己的性格,他嘗試了很多方法去說服湯姆.瑞斗這個人,但僅僅只是這樣並不足夠,他與瑞斗碰面至今也不過一年的時間,儘管對方在某些地方與他妥協,卻也很可能在自己離開後反悔,他就是那種人,一意孤行、滿口謊言而且對力量執著的人,他說不定只是在等待以後的時機,然後一旦哈利離開了,他就會再次動手,然後做下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但哈利知道自己沒有可以留在這裡的方法。

哈利想像著現在的這個身體、自我的意識全部都消失的那個時候,他很清楚生命終會迎來死亡,他已經體會過一次生死離別,本以為自己可以坦然面對,沒什麼好恐懼的,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這一次很不一樣。

 

他害怕死亡會將他與瑞斗永遠分開。

因為湯姆.瑞斗不像是哈利的父母,不像天狼星,哈利總感覺他與自己的父母還有天狼星有一天能夠在某處團聚,因為他們終將踏上同一條路,在哈利心中他們就在那兒笑著迎接自己,死亡,對他們而言是溫暖的再會,是重逢的方式,是無須恐懼的。

 

但哈利知道瑞斗的希望是永遠活著。

活著,卻沒有愛。

瑞斗會永遠活在沒有自己的世界,那是哈利不願意想像的未來。

 

 

 

 

 

當他再次抬起頭時外頭天色已經全黑了,就在這時瑞斗從外面回來。

哈利幫他開門,他的袍子沾上了風雨的痕跡,但他的頭髮一點也沒有凌亂,當大門闔上,瑞斗捧起哈利的手,微微彎身用嘴唇在那乾淨的手背上輕觸一下,哈利還在吃驚時他不曉得從哪裡拿出一把藍色的玫瑰。

 

「我帶了花給你,」他說,看哈利還愣著就直接把花塞到哈利的手中,「我覺得這很適合現在的你,藍色的玫瑰,象徵著奇蹟與不可能實現的事。」

 

「湯姆,你這個哪裡來的?現在是冬天,外面……」哈利的臉染上一層紅潤,他不曉得對方會做這種幾乎可以說是浪漫的舉動,不,他知道瑞斗如果想要做的話可以做得很好,但他不曉得對方會主動對自己獻殷勤,一時間腦袋與身體都有些灼熱起來。

 

「魔法可以做到所有事情,不是嗎?你不喜歡我的禮物?」

 

「很喜歡!」哈利急急忙忙說,不過這是他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花,心情有點複雜,「謝、謝謝你,梅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是太吃驚了,看到你送花……」

 

「在你眼中我不像做這種事情的人嗎?」

 

「是啊…不!那個、我是說……唔,拜託你不要捉弄我了,湯姆。」哈利語無倫次地說,看瑞斗臉上勾勒出一抹微笑,哈利覺得那個微笑幾乎要讓他昏過去,「這樣下去你真的會殺死我。」忍不住低喃抱怨,他現在有點捨不得把花放下來,雖然他知道這個房間內就有個空的花瓶。

 

「我很樂意這麼做,如果你希望的話。」

 

「還是不要那麼做吧,我不想要你殺人。」哈利笑,但隨後他的表情有了一點寂寞,「我更希望能夠待在這裡久一點,就算只是再長一點點的時間也好。」

 

「那麼,把你給裝在瓶子中永遠留在身邊好了?」瑞斗半開玩笑地說,卻看見哈利愣了愣。

 

「是啊,那樣好像不錯。」哈利含笑著,他似乎被什麼動搖了,卻極力隱藏。

 

瑞斗幫著哈利將花朵插進瓶中,用魔法注滿了水,轉頭看見哈利注視自己的眼神非常柔和,他喜歡哈利看自己的神情,帶著一點仰慕、溫柔以及責備,那複雜的情緒顯示著哈利對自己的事情有多麼關注,瑞斗從未在一個人身上看見那麼多的情緒,那些斑斕的情緒總能勾起他的興趣。


瑞斗伸出手輕輕抬起哈利的下巴,親吻。

那很快轉變成一個濃烈的吻,唇齒有些用力地交纏著,舌頭像蛇一般鑽進哈利的口中溫柔攪動、挑撥,哈利很快就覺得意識昏昏欲睡,體內有什麼東西被逐漸抽走,他從未試過這種吻,強烈的索求讓他幾乎招架不住,此時他的胸口被灼熱無比的氣息填滿,並開始饑渴地請求更舒服的感覺,哈利伸出舌頭像是刻意誘惑般回應對方。

 

或許是感覺到哈利的主動,瑞斗突然抓住哈利的手臂把他粗暴地往後拉扯,一路上撞倒了不少東西,但他們誰也沒時間去顧及,砰砰亂響一陣哈利就發覺自己已經在床上倒下,摔進柔軟的棉被中,而瑞斗就在他的上方,手掌輕撫哈利凌亂無比的黑髮,他們之間變得曖昧而緊張。

 

「你確定嗎?哈利。」

 

「我……」

哈利知道他在問什麼,他抬起頭就看見那雙擾人心意、漆黑無比的雙眼,那是雙惡魔的眼睛,哈利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受到對方的操控,卻移不開視線。

 

他緩緩點頭,隨著他的同意,哈利的眼鏡被卸下,視線變得一片模糊但他還勉強看得到覆蓋於自己上方的男人,應該說他也只能看清瑞斗的臉了。

當瑞斗覆蓋在他的上方,溫熱的體溫讓哈利明白對方也是人類的事實,兩人的心臟都激烈跳動,哈利擁抱住對方,瑞斗則把頭埋入哈利的頸部,親吻他的臉,那動作讓哈利覺得他們的身體就像是要融化在一塊兒了,相當溫暖。

 

「湯姆,但是晚餐還沒……」

哈利在迷迷糊糊的狀況下問起這件事情,並突然感覺瑞斗離開了他,哈利也跟著想要起來,卻被對方伸手往下壓住,正確來說對方有點粗暴地撞倒了他。哈利掙扎著想要起來,才想開口問話的時候,就感覺到後方有人抓住了他強迫他無法動彈。

 

「湯姆?」

 

哈利當時眼角不小心暼見瑞斗帶回來的藍色玫瑰花正插在花瓶裡面嬌嫩無比地綻放著,那時候他才意識到對方只帶回來了花而沒有當初約定的晚餐,哈利立刻明白到瑞斗打從一開始就沒要和他一起吃晚餐的意思,自己則是完完全全地被這傢伙給欺騙了。

 

 

 

 

 

 

 

 

 

 

 

 

哈利醒過來時,窗邊微微灑下清晨的光輝,天空還沉靜在逐漸褪去的夜幕中,緩緩明亮。

哈利爬起來,轉頭看向睡在身旁的英俊男人,對方的半張臉上映出了柔和的光影,就好像哈利從他身上感覺到的善惡分界那樣模糊不清,他在成為佛地魔後也許是殘忍邪惡的,因為他在善惡的抉擇上迷失了本性,但若要哈利去定義湯姆.瑞斗這個人的人生是善或惡,卻又太過複雜。

 

結果哈利發現他喜歡上瑞斗的原因也許不在於他是好人或者壞人,而是因為瑞斗需要他。

哈利曾想過瑞斗是否從一開始就沒有成為好人的機會,因為在他的生命裡缺少『愛』,他也不懂去接受別人的『愛』,如今那卻變成了哈利想待在他身邊的最重要的原因。

 

因為除了自己,又有誰能夠像自己這樣愛他呢?

那是種很自傲的想法,但哈利覺得自己有資格這麼說,他深深愛著湯姆.瑞斗這個人。

 

哈利忍不住想要多看對方幾眼,他的手撫上那雙薄唇,然後在對方的睡夢中親吻了他。

他感覺有點抱歉,因為他認為瑞斗所希望的並不是他所能給予的,他知道瑞斗是什麼樣的人,他渴求更強大的魔法、埋藏於黑暗中的禁忌、超越平凡的偉大寶物、永不凋零的力量以及永遠的生命,但這些沒有一項是哈利擁有的,哈利什麼也沒辦法給他。

 

「但我真的很想要給你一件永恆不變的東西,雖然不是你想要的永生,」哈利拿出套在手指上頭剛特的戒指,將那改套在瑞斗的手指上,哈利不得不說那有點像是求婚,使他感覺羞澀,「就如同我母親以及那個女孩留給我的一樣,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否足夠成為稱為永恆的東西。」

 

哈利拿起瑞斗放在床頭的魔杖,深深呼吸一口氣,他想這是他在世上最後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不確定會不會成功,他不像瑞斗那樣對魔法有透徹的了解,但有時候他會有一種直覺,一種他覺得這麼做便可以成功的想法,他睜開雙眼,他知道這一定會成功的。

 

「破魂現,安達瓊斯。」

 

念出那個魔咒,他知道那是個邪惡的咒語,大部分的巫師將之歸類在黑魔法並唾棄這個咒語的存在,但他第一次見到瑞斗時也對他說過,『知識並沒有什麼邪惡或正義』,因為他很明白『會做那種區分的是人,還有人所做的選擇』,哈利相信即便是世上最邪惡的咒語也可以完成美好的事物,只要自己是這麼希望的。

 

哈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要被撕裂開來,他體內本來就有兩個靈魂,所以做起來特別困難,他對體內開始哀嚎的那個可憐的碎片低聲細語告訴他不需要覺得疼痛或慌張,因為他們會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接著,他感覺那碎片停止了掙扎,那讓將靈魂取出的過程變得順暢起來。

 

如果你說你沒有愛的話,我可以給你。

如果你討厭世界上的一切,我想辦法讓你喜歡。

如果你覺得感情讓你變脆弱,我會幫助你變得強大。

生命有很多美好的東西值得去追尋,你只是不知道也看不見,而我願意耗費永久的時間陪伴你。

 

哈利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指向在瑞斗手指上的戒指,手中的魔杖就好像要炸裂開來,承受不住這強大的力量和作用,然後下一秒鐘,哈利的身體分崩離析,化成了一道道碎砂飄散開來,消失無蹤。

 

在哈利的意識變得徹底黑暗的前一刻,他仍看得見瑞斗的臉龐,他忍不住微笑。

 

『把你給裝在瓶子中永遠留在身邊好了?』

 

當時瑞斗的一句玩笑話,大概不會想到他會真的這麼做吧,但哈利知道這個身軀終歸是要消失的,那麼在最後一刻將自己與佛地魔的靈魂碎片一起封印在物品裡面,也許就可以永久的留下來,可以一直留在瑞斗的身邊,死亡不會將他們分離,也算是實現了自己的心願。

 

而他突然自嘲,自己其實也有對『永恆』的執著,肯定是人的話都會有吧,不只是瑞斗。

這種執著並沒有什麼善惡之分,其實也沒有很複雜——他只是很想永遠與他在一起罷了。

 

 

 

 

 

 

 

 

 

瑞斗醒來時看見哈利不在身邊,幾乎就已經猜出了發生什麼事情。

原因在於他手指上掛著剛特的戒指,而那感覺變得沉重了一些,當然這也可能只是錯覺,他很明確地從上頭感受到一種強烈的魔力以及生命流動,那一點也不讓人覺得邪惡,反而相當溫暖,就和哈利的靈魂一樣的溫度,他不知道哈利居然會不惜去使用那個他認為邪惡的咒語。

 

「你有時候還蠻蠢的。」瑞斗忍不住嘆息。

 

他走下床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拿起魔杖,就好像過去的每個早晨一樣,他今天就該回到霍格華茲去,恢復他往常的學校生活。如果哈利以為他會痛哭流涕那就大錯特錯,瑞斗知道自己沒有一般人的多愁善感,他是那種想要什麼就會自己取得的人,他不依靠奇蹟,他更樂意自己創造,他不喜歡那些象徵性的美好事物,他更想要去實際擁有那些存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這個世界上若想要擁有什麼,都取決於自己力量的多寡,他從不耽於美好的幻想中,一直都是行動派的。

 

「我會去找你,如果你沒對我說謊的話,我總有一天會知道你藏在哪個地方。」瑞斗冷冷一笑,他用手指溫柔撫過那枚戒指,「我會向你證實我所說的一切,哈利,然後完成我的承諾,而你完成你的。」

 

瑞斗離開那個地方,離開前帶走了他放在瓶中的藍色玫瑰,奇蹟,這朵花就和哈利的存在一樣,本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但魔法讓它如此誕生,活在這個世上,並且只要把那朵花施點小魔咒就可以讓它永遠保持鮮嫩盛開,他知道拿著這樣的一束花走在麻瓜的大街上有多麼奇怪,但他並不在意。

 

他知道自己仍要想辦法活得更久,雖然哈利總是跟他說永生是沒有作用的,但事實是他若要找到哈利不知道要花費幾年,哈利從沒有告訴瑞斗到底他會在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找到他,他甚至不知道哈利是幾個世紀前就死去的,或者是比自己晚死去的人,所以他打從心底覺得哈利太過天真,什麼也沒想就這樣消失無蹤,丟給他一個大麻煩。

 

或許,不管是他或者哈利,以及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在等待可以稱為永恆的東西,只是大多數的人都無法追尋那種存在,因為他們沒有力量或者沒有夠多的時間。

 

但自己和哈利與那些平庸的凡人不同。

而這種想法讓瑞斗的心情特別愉快。

 

 

 

 

 

 

 

 

 

 

 

一雙憂愁的步伐在房間中緩慢來回踱步,最終他有些疲倦地坐回椅子上,他的妻子懷中抱著他們才三個月大的孩子,孩子好像也感覺到他們的憂愁而哭泣著,但被母親溫柔安撫而慢慢平靜下來。男子這時候看了看牆上的時鐘,他們都在等待消息,一個他不太願意聽的消息,而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超過了時間卻還沒出現,這使他們越來越不安,肯定發生了一些超乎意料的事情。

 

「親愛的,妳還好嗎?」他問,他看見妻子的臉色一片蒼白,就知道對方感覺很不好,「哈利讓我來抱吧,妳先去坐下休息一會兒,妳昨晚就沒睡了。」

 

「不、我怎麼能夠休息?詹姆,我必須確定後才能夠……」

 

「他們很快就會有通知的,天狼星如果知道了什麼也會立刻通知我們。」

 

詹姆盯著前方的牆,他雖然強忍住鎮定,但他心中仍十分慌亂,因為他們聽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傳聞,在此之前他們從未因為對抗黑暗而有所畏懼,加入鳳凰會即便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一些隱憂,他們都義無反顧,但現在他們真的是驚慌失措了。

 

莉莉比詹姆的情況更糟,自從生下他們的兒子哈利之後,身體還沒有恢復到往常的狀況就聽到這個噩耗,那對於作為母親的她比什麼都更受到打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粗魯的敲門聲響,詹姆飛快地衝上前去打開了門,外頭站著的是天狼星,他全身上下都被淋濕了看起來特別狼狽,他進屋後甩開身上的水珠,他的表情糾結成一團,看了一眼詹姆又看向莉莉和她懷中可愛的教子。

 

「是真的。」天狼星硬生生擠出那句話。

 

「不!!」莉莉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叫,「為什麼!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哈利的身上?」

 

「我很難說明,鄧不利多親自確認過,他們見了面,而對方很明確地表示只要交出…交出哈利的話,就可以避開巫師間的戰爭,他的支持者也會願意退縮。」

 

「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不是嗎?」詹姆問,他露出一個憤怒的表情,「那個人只不過是累積力量,他之前欺騙了我們,一直沒有行動直到現在才故意引發戰爭,卻又講什麼和平的交換!!」

 

「但依魔法部的看法覺得這……很值得,」天狼星不願意這樣說,但事實上這就是魔法部那邊官員的說法,天狼星和鄧不利多都表示這絕不是件好事,但魔法部似乎已經覺得這麼做就是可以挽回即將開啟的戰局的最好方式,「佛地魔一直沒真正開啟戰爭,所以我們讓他累積太多力量了,那些自稱他僕人的人都相當瘋狂,他威脅鄧不利多若不是他控制著這些人,魔法部和鳳凰會早已經沒有回頭路可循。」

 

「那麼我們就迎戰,我並不害怕,天狼星,我必須保護我的家人!」

 

「我知道、但我只是…我也不曉得,這取決於你們,如果你們決定要逃跑的話我會幫你們的,詹姆,可是如果你有見到那個男人的話,我看他非常執著,他說無倫如何都會把哈利帶走,只是我們可以選擇和平的交換,或者用鮮血來交換……我不知道。」

 

天狼星聳聳肩,很少看見總是英勇站在第一線挑戰食死人的他如此猶豫不決,畢竟這不只是牽扯到他們一家人的事情,若黑魔王單純是想要莉莉或詹姆的命,那麼天狼星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去反抗,可現在黑魔王說的卻是和平交換,而且不會對哈利有任何傷害,不僅可以停止快要開始的戰爭,還可以避免很多人命的殞落以及家庭失散。

 

從常人角度來看,同意交換條件才是正確的。

但對莉莉與詹姆而言這是一種天大的打擊,無疑是要切割他們心頭的一塊肉。

 

「鄧不利多要我請你們仔細想一想,不需要倉促決定,他會先拖住佛地魔,對方好像也沒有特別著急,只是他看起來也沒有一點要改變條件的意思。」

 

 

 

 

 

 

 

「我很難理解你,湯姆。」鄧不利多擦拭著手中的半月型眼鏡,說。

 

「你是指什麼?我一如往常,鄧不利多。」佛地魔的手交握在桌前,他的手指輕輕摩梭過他左手手指上的戒指,自從某個時期開始,鄧不利多就發現佛地魔戴著的那個戒指從不離身,他猜想那對佛地魔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

 

眼前的男子比以前他待在學校時看起來更加英俊了,他的容貌仍維持著他二十歲多時的模樣,膚色十分蒼白,因為嘗試危險的實驗而變成紅色的眼眸襯著他的膚色看起來特別妖異,他穿著一襲黑衣就如同黑夜的化身,這幾年來他用這樣的外貌與溫柔嗓音欺騙了不少人,說服他們成為自己的僕人,說服他們可以一起分享榮耀和偉大的成果。

 

他為自己招集了一群自稱食死人的僕從,這些人服從他並懼怕他,其中還有另外一些人則是他稱為朋友的存在,他們更加狂熱、忠誠,鄧不利多很難理解什麼時候湯姆.瑞斗開始懂得去分享他的黑暗秘密,這些人大多是從學校就開始跟隨的,包括雷斯壯、艾福瑞、諾特、莫賽博、布萊克以及馬份,這些人和其他僕人不同,而更像是與佛地魔一起行動的存在,而他們後來的家族也同樣服侍於他,忠誠無比,因此也更危險,這些人大多有財有勢,甚至在魔法部中佔據高官之位,對佛地魔的行動提供更好的輔助與包庇。

 

「為什麼你會想要哈利.波特這個男孩?他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的嗎?」鄧不利多問。

 

他做過許多試圖了解佛地魔的方法,為了要壓制他所帶起的勢力,佛地魔在現今的英國魔法界中有不少的支持群眾,那是因為雖然傳言中他殺一些人,但從來沒有留下明顯證據,只有傳聞與故事,這讓魔法部無法直接逮捕他。他大大提倡保護巫師血統的意識,讓一些崇尚巫師血統的巫師贊成他的想法,而鄧不利多並不樂見這樣的情況發生,但至今不管是佛地魔或者鳳凰會兩方都沒有引發巫師間的大型流血衝突。

 

佛地魔王因為他的名字與魔力強大而聞名,人們知道他做了一些非常黑暗,而在某些人眼中稱做偉大的魔法實驗,嘗試讓自己擁有更漫長的生命,並讓某些特別的僕人分享所謂永生的果實,因此有些人就和佛地魔一樣仍保持著年輕時的模樣,鄧不利多所知他的惡劣行徑就僅止於此——但他突然在這時提出將宣布與魔法部間的戰爭,這對安逸太久的魔法部來說是個衝擊的事實。

 

「為什麼你們要猶豫,只是交換一個男孩就可以換來和平,如果是魔法部早就願意與我交換了,但你又擋在我的面前。」佛地魔瞇起眼,他用手指拿起了桌上的酒杯,放到嘴邊啜飲,他的思緒回到數年前,「……當我說我希望可以在霍格華茲任教,你也同樣這樣阻攔我,我對你來說就這麼需要防備嗎?鄧不利多。」

 

「你我都很清楚那是為什麼,我懷疑你想在學校中找尋什麼,我不能讓你對學生們作為所欲為,但這幾年……確實,我感覺到你身上似乎有什麼制約著你的行為,你沒讓這失控太多,可我懷疑你是否只是在等待一個好時機,像這樣的時機,你挑撥起巫師與麻瓜間的仇恨,你讓人們產生對立,這非常不可取。」

 

「那麼就給我哈利.波特。」佛地魔嘶聲說,顯得有點不耐煩,「又可以避開這些麻煩,我會讓我的那些僕人冷靜下來,我以為我說得很清楚了。」

 

「而我就是想問,為什麼?為什麼哈利.波特如此重要?」

 

「你以為你可以找到我的弱點,但你不行,鄧不利多。」佛地魔瞇起眼,他瞪著對方,沒有正面回答那個問題,而這讓鄧不利多更感興趣。

 

「其實你可以選擇殺了波特夫婦,依照你之前偷偷摸摸的手法,要殺了他們然後讓你那些魔法部的朋友隱藏起殺他們的事實對你來說並不困難,但你卻選擇了一個相當…怎麼說呢,麻煩的方式。」鄧不利多望著佛地魔,他的眼神正告訴對方若沒有合適的解釋,他不會輕易退縮,這讓佛地魔的心中產生了各種想要詛咒對方的衝動。

 

「那是因為,我承諾過某人必須這麼做,而佛地魔王的話說出了就不會更改。」

 

「是這樣嗎?」鄧不利多微微驚訝地看著他,「你也會承諾,並且遵守承諾嗎?」

 

「有些事情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不過那取決於我,鄧不利多,我決定要遵守承諾,所以我跟你們用交換的方式來取得我想要的東西,而不論你們同意或不同意,我都會得到我想要的,我已經給了你們一條能夠減少傷害的道路,若你們不接受就太愚蠢了。」

 

就如同鄧不利多所說,他可以殺了詹姆和莉莉來得到他想要的。

只是在他的記憶中,曾經有個人告訴他如果殺掉了他的父母,他也許會因此傷心難過,雖然自己沒有什麼感情或者同情心,但這是那個人的請求,所以他會考慮直接殺掉波特夫婦所帶來的後果,因此才提出了和平的交換條件。但若是鄧不利多或者那對愚蠢的夫婦不打算接受他的慷慨,他就會照自己的想法行動。

 

「我還是不太了解你想要得到那個男孩的原因,但我大概知道你所提出的條件是認真的,我只是需要確認這件事情,以免你後來反悔。」

 

佛地魔有些不快地低哼一聲,他其實覺得鄧不利多大可不用擔心這種事情。

 

「如果你真的擔心我反悔,就把那男孩交給我,相信我,他會比現在的你更煩人。」佛地魔聽起來似乎有點厭惡接收哈利.波特的後果,但還是不得不那麼做,彷彿是被逼的,這讓鄧不利多覺得好奇。

 

「我沒有決定權,湯姆,這還是必須要看波特夫婦的決定,那畢竟是他們的兒子,你應該能想像父母對孩子的愛總是偉大的,他們願意為孩子對抗任何邪惡。」

 

「……好像我會明白這件事情一樣。」佛地魔嗤笑一聲。

 

儘管如此,他現在已經沒有對自己父母的那種強烈憎惡了,大概是從他放棄殺害他父親開始,他就覺得那兩個人與他完全沒有了關係,好像他們的存在從他身上完全抽離,他不再因為他們而有感情波動,不管是愛或者憎恨,他如哈利所說的拿到了他母親不小心賣掉的的史萊哲林小金匣,從此後他就把那兩個人給拋到了腦後,幾乎沒再想起他們,這種感覺意外地舒坦。

 

但他仍會想起那個蠢男孩的事情,特別是看到自己手上戴著的戒指並感覺到他的存在時,就好像那個男孩一直都在身邊,有時候佛地魔在做一些特別差勁的事情時,戴著戒指的手就會感覺到一陣陣刺痛,這成為了他一大困擾,也常因此暴怒或不耐,但他沒有把戒指拿下來過。

 

佛地魔也曾想過這些日子以來等待的時間是否值得,直到他在一次的短兵交接下碰見了詹姆.波特還有他的妻子,他們很英勇,一直讓食死人很頭痛,佛地魔也想過應該要在適當的時機除掉他們以免未來變成巨大的阻礙,但當他第一眼看到莉莉時就明白了,那雙眼睛和哈利一模一樣,這讓他劇烈動搖了,他當時本來是要抓住他們,卻放過了他們,因為他知道他想要的東西就快要回到他身邊,而他克制不住興奮。

 

當哈利出生在七月三十一日時,佛地魔悄悄來到他的家,從遠處看了那男孩一眼。

光是看一眼他就知道那確實是哈利.波特,他可以感受得到,因為他與鎖著哈利.波特靈魂的分靈體待在一起過了四十多年的時間,戒指也隱隱散發出震動,他了解那就是哈利.波特,剛剛出生的哈利.波特。

 

而他那時候就決定了,他會得到那個男孩。

 

 

 

 

 

 

 

 

 

 

「好久不見了,魯霸。」他說,他有點憎惡什麼事情都如同哈利.波特所說的那樣應驗。

 

當這個巨人混血站在自己面前說將會帶他前往波特家時,他心中百感交集,不禁稍稍慶幸鄧不利多把海格留在霍格華茲的舉動。

 

「湯、湯姆,我沒想過還會碰見你,但我有聽說你做了一些事情…」海格有點畏縮地說,他還能認得出佛地魔的臉,因為佛地魔與他們還在霍格華茲的時候沒太大的變化,他緊張地吞了口口水,鼓起勇氣看著對方,「我會帶你過去,只是你必須保證不傷害任何人。」

 

「我知道,我保證。」

佛地魔冰冷的聲音說著,他正嘗試壓抑興奮之情,他必須承認自己期待著等一下的見面,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帶走哈利.波特。最終哈利的父母還是不得不同意,因為佛地魔同意了會讓他們常常可以見到兒子,而且不會傷害他分毫,佛地魔其實覺得波特夫婦大可不需要那麼傷心,因為他們的兒子會比在他們的照顧下過上更好的日子,更加受到寵愛,擁有最富裕的生活以及世上人渴求的一切。

 

他和海格來到了那間小屋前面,踏進房間後可以看到詹姆和莉莉就站在旁邊,莉莉的臉色蒼白如死灰,很不願意看見佛地魔如約定的時間出現,她不斷在低聲哭泣,需要詹姆扶著她才能夠站著,但佛地魔只是暼她一眼後逕直走向放著哈利的搖籃。現場突然變得非常安靜,只有哈利的哭泣聲音,他感受到了他父母的不安與痛苦,所以也跟著不安起來,那讓房間內的氣氛變得更加緊繃。

 

但佛地魔緩緩走到哈利的身邊,他低頭去看在搖籃中還非常、非常小的孩子。

他一直都很討厭小孩,從生長在孤兒院起他就討厭孩子哭泣的聲音,但哈利的聲音很宏亮,意外的清澈,這讓他想起哈利曾為他念書的那個嗓音,他勾起一抹笑容。

 

「噓,別哭了,哈利,我來帶走你。」

佛地魔輕聲說著,突然,很奇妙地,哈利停止了哭泣,他抽泣著抬起頭看向對他說話的佛地魔。

然後下一秒鐘他朝著佛地魔伸出雙手揮舞著,咯咯笑了起來。

 

連詹姆和莉莉都有點意外於哈利的這個反應,哈利雖然並沒有特別怕生,但也從來不會輕易給陌生人擁抱,可是他此刻確實是在向佛地魔張開雙手,像看見一個老朋友那樣笑得很開心,想要對方抱抱他。

 

「該說孩子特別敏感嗎?」佛地魔喃喃自語,他把哈利從搖籃中抱出來,並脫下那個一直不離身的戒指塞入了哈利小小的手掌之中,「這是你的,我還給你了。」

 

哈利用小小的手掌擺弄著那個可以套下他三根手指的戒指,他對那感覺非常親切,覺得是個有趣的玩具,他甚至放到嘴中用沒有長全的牙咬了咬,而佛地魔一點也沒有因此生氣。

 

「為什麼需要哈利呢?」莉莉這時候問,她知道佛地魔一直不喜歡麻瓜出身的巫師,可能會對她嗤之以鼻,但她還是忍不住問,「拜託請不要傷害他,他是無辜的,哈利他……」

 

「我沒要傷害他,我欠他一些東西。」

佛地魔冷酷的眼神讓莉莉閉上嘴,並看對方拿出魔杖往空曠的地方一指,一個木造的搖籃憑空出現,刻著美麗的鏤空紋路,上頭裝載著各種顏色燦爛無比的花朵,內裡則鋪墊著柔軟的暗紅色布料,任何人來看那也是非常精緻的搖籃,那是用冬青木製的搖籃。

 

「現在,你們要當作你們的兒子已經死了。」佛地魔冷酷地說,他讓那個搖籃飄浮在自己面前,轉頭看哈利時他的眼神卻變得柔和無比,他看上去像在回憶過往的事情,「……我答應過他,當他死後讓他睡在冬青木的棺材裡面,和他的魔杖是同一種樹,他可以常常被花朵包圍,睡在一個美麗的場所,並且待在距離我很近的地方,而我已經完成了這個承諾。」

 

佛地魔把哈利放進搖籃之中,他彎起一抹淺淺的笑容,讓那英俊的表情流露出最真實的溫柔,與他對戰過的人,包括詹姆與莉莉都從來沒有看過佛地魔那樣的表情。

 

「——而他的生命屬於我,這麼一來就公平了。」

 

佛地魔帶著哈利的搖籃離開了那個房子,他大可以用飛的或者消影,但他知道那會讓哈利很不舒服,聽雷斯壯說嬰兒是敏感的,不能夠隨意對待,一不小心就會死去。不遠處,他看見僕人來迎接他,但他聽到哈利因為離開父母而發出哭聲,於是將男孩從搖籃中撈出來,抱在懷裡,並用手指擦去男孩的眼淚,他是不曉得哈利與父母分離會有多難過,但他知道自己此刻對於重逢是喜悅的。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哈利,所以你不需要哭泣。」

 

哈利聽到那句話後停止了眼淚,他的小手輕輕抓住了佛地魔伸出的手指,那雙綠色的大眼中顯現出佛地魔的身影,隨後哈利咧開了嘴露出一抹燦爛無比的笑容。

 

 

 

FIN

作者廢話:

這篇刪掉了一些會被屏障的內容哈,就留在本子裡面不公布了。

然後本子裡面還有這故事之後的一小篇番外篇,就是小哈利在湯姆身邊的後續故事(真的很短所以也不用特別買本子啦),有看過的讀者大概就知道我說什麼。

 

基本上,在經過哈利改變後的湯姆,其實與夥伴間的相處改變了一些。

湯姆的夥伴當然都有點邪惡,但這樣的人也是會有友情愛情之類的感情的,雷斯壯雖然想跟隨瑞斗,但他也有察覺瑞斗對他們從不敞開心扉,直到後面瑞斗對他們坦白一些秘密,這些人才成為真正忠誠的僕人,不再只是因為恐懼而聚集,對正義方來說這到底是不是好事我就不知了。

 

但可以說的是,因為哈利的介入,魔王對自己父母的事情比較沒那麼在意了,有點像是真正的把對父母親的愛或者恨都拋到腦後去,也因此他的仇恨值不會在繼續累積。而佛地魔在這個時期經營的比較像是一種倡導巫師與麻瓜分裂意識的組織,也就是在說服巫師有關麻瓜很低賤、愚蠢而需要被管理才能更好的觀念,只有巫師才能享有強大的力量與永久的生命,這麼一聽如果自己是巫師可能會很受吸引,但這也將演變成與麻瓜之間的衝突,所以基本上也算是壞事,只是他在這時還沒有很明目張膽地發動戰爭、流血衝突或發動巫師大戰等等(可以從對話中看出他們還沒發動,是威脅要發動)。對鄧不利多和鳳凰會來說當然想要制止佛地魔散播那種純血至上思想,兩個陣營在互相拉鋸對抗,至於後面到底會變怎樣我還真是不確定……只好給大家自由想像了。

 

當然,當哈利被魔王帶回家去後,說不定會變成極力反對魔王做壞事的人,所以,魔王才會說哈利會比鄧不利多還要煩人,叫鄧不利多把哈利快點給他就對了,他其實可以預見這個未來了,但即使如此還是要帶哈利走,不管哈利會不會反對自己他都必須完成當初的承諾,我想這就是這篇中魔王對哈利最大的愛情表現吧。

 

感謝大家看到這兒全都完結啦。

這禮拜就是連續貼了兩篇瑞哈,想把這篇先趕快結束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