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TR/HP)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om,你為什麼殺人?我想我無法理解殺掉那些人會給你帶來什麼好處,明明你有更好的方法去完成你的目的,你偏偏挑個最差的。』

 

Harry忍不住問,當時他只是盯著對方面對書桌的背影,他沒想到當一個絕無僅有的惡人獨自一人時,看起來似乎也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沒有了往常濃烈的惡意,也沒有那份深入骨髓中的冷酷,當只有他們兩人在房間時,偶爾會看見Tom Riddle鑽研一些難懂的艱澀魔法,這一面是他從不在僕人面前展露的,當他心血來潮時甚至會教Harry使用,雖然都是些相當危險的魔法。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Harry醒過來時發現那男人不在房間,但這裡仍然纏繞著屬於對方的氣息。

這個房間即便點燃著熊熊爐火也仍然冰冷,就好像永遠也不會變得溫暖起來,暗色調的地毯與精緻怪異的小裝飾在Harry剛來時常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想法,但如今他習慣了這些,櫥櫃的位置、桌子上細小的刻痕、書本擺放的方式、頭頂旋轉的金色儀器都深深印在他腦內,他摸索著床頭的位置找到Riddle每次擺放他眼鏡的地方,一絲光線從房門前灑落,Harry經不起那種溫暖的引誘,他還來不及找到自己的衣物就裹上床單走向半開的門。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偌大而華麗的廳堂中擠滿了人,雖然人們圍在那張長桌旁邊卻安靜無聲,只有壁爐中傳來柴火燃燒的細小聲響,昏暗的光源在房間內搖晃著製造出無數令人心慌的黑影,進到這個房間後需要許久才能夠適應這昏暗的光線,兩個少年在門前逗留了一會兒,他們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往高到幾乎看不見盡頭的天花板上面看去,那裡有幾個發光的人影高高漂浮著,那些人彷彿行屍走肉那般無力動彈,頭垂下且雙眼無神地直視著前方,他們只是在天空上慢慢旋轉,形成一幅詭異的景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Harry打開那扇門前還在思考著該如何向Snape派來的協助者解釋自己尷尬的處境以及他腦中的各種問題,他想問對方他們這樣直接見面是否合適,他想知道對方之前都做了些什麼來防止別人看穿他的偽裝。Tom Riddle並不是個容易唬弄的人,此刻說不定正在那裡監視著,他有許多邪惡骯髒的小夥伴——那些蛇,還有食死人——也許就潛藏在某處,等待著他們自動跳入陷阱。

 

可當門的那頭出現Harry熟悉的臉龐時,他瞪大了雙眼,嘴一時無法合攏。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arry站在湖畔,四周還是一片黑暗,他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站在這裡望著那倒影在湖水中的白色大理石陵墓,他心中有一種悲傷,雖然這股悲傷已經不像當初目送那人逐漸失去生命,卻仍對自己吐出溫柔詞句的那一刻來得沉重而強烈,但這份悲傷讓他有種與外界分隔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一刻脫離了那些他無法主宰的混亂,讓他覺得自己的思緒是屬於自己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alfoy夫人,妳瘋了嗎?難道妳是在說妳想要反抗Dark Lord的命令嗎?」

 

「不!她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但是為什麼……」Lucius Malfoy匆促否認,瞪著眼前告知他們惡耗的男人,害怕他會把這件事情傳給他們最不願意讓對方知道的人耳中。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有感受到的溫度流淌過他的身軀,疲倦彷彿從他的身體深處慢慢流出並融入水中,碰觸傷口的每一處都泛起一陣陣微痛,但他將這些視為自己應該得到的懲罰。他在那奢華的浴室中看著光滑的鏡面反射出自己的身影,左手上因為肢體異位而留下的傷痕看來相當怵目驚心,雖然相比剛受傷時已經不那麼明顯了,再多用一點治療咒語或藥水就會完全恢復原狀吧,但那段受傷的記憶仍讓Harr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在活米村碰到的Flume夫妻,他們本來應該是很溫柔的人,但在知道自己身分的同時,和善的表情一瞬間變得扭曲、悲傷,那些向著自己的強烈憤怒,Harry發覺自己很難去承受這些,這是因為他心中某處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普通人應該過的人生,他甚至必須為了擊敗Voldemort而犧牲自己的生命,然而在遭遇這麼多困難後,人們卻還是誤解他,自己講出的話語比不上預言家日報上虛假的報導,讓他感覺更加受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所以那並不是什麼地震。」

 

「恐怕不是,」Lupin安靜而凝重地對著眼前表情呆滯的中年男子,他有猜想到對方會是這樣的一副表情,「那是巨人,其中應該還有食死人一起作亂,不然巨人通常不會那麼聰明,目標著人最多的街道攻擊。」Lupin說著一邊看向對方桌子上攤著的數份報紙,自上午的重大傷亡事故發生後,麻瓜晚報的頭版就已經被那些繪聲繪影的消息填滿,有些人甚至懷疑是國際間的戰爭,有哪個國家扔了一種新型的飛彈,還有人懷疑是生化武器,當然也有人說是國內的恐怖組織活動。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男孩不像他,他們太多地方不相似了,從頭到尾。

例如他從來就不喜歡人的汗水,有時就連呼氣都令他感到噁心,他不喜歡人的皮膚濕黏而粗糙的觸感,他厭惡人們親吻他袍腳時不小心碰觸的嘴唇即便那不是吻在自己身上,溫暖濕熱的美女的身軀不及Nagini冰涼乾燥的鱗片,撫摸她下顎的舒服之處時看她盤捲起巨大身軀的模樣還更令人覺得心情愉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應該把你身上那骯髒的衣服給換掉,我不曉得Dark Lord怎麼忍受你穿那種東西。」

Draco Malfoy看著Harry頹喪的坐上椅子時忍不住開口,但又立刻感覺這完全不關他的事情,「總之,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一些…新的袍子。」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arry忍耐著來自背部的刺痛,他的雙手緊抓著他能夠抓到的所有東西,也就是床單,將它們扭到不能夠再擠壓的程度,他全身關節都發出疼痛的尖叫卻想盡辦法壓抑自己以免聽上去像個懦夫,這點疼痛比起全身斷裂般的酷刑咒並不算什麼,但他感覺那塊皮膚像是被灼燒著,透過那個部位穿透進自己的肺部,心臟也像要跳出來。

 

「你做得很好,Harry。」那個輕柔而低沉的聲音誇讚著,Harry並不想讓自己感覺高興,但依然因為減少的疼痛感以及男人安慰的語氣而放鬆下來,冰冷的手指滑過前一秒還疼痛著的皮膚,讓那轉為讓人顫抖的搔癢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arry下定決心後,便帶著自己那根無用的魔杖離開了房間,外頭的長廊捎來一陣陰涼的冷風,空氣中濕潤的氣味與剛剛那溫暖的房間完全不同,若不是Harry一心想要逃出去,大概會眷戀那房間的氣溫而不願意離開。他小心翼翼地在陰暗的長廊上走著,生怕一個不小心碰見食死人就會被抓回房間,這次可能門鎖就不會這麼親切地敞開著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Voldemort帶著他消影的時間比Harry想像得要來得漫長,他看見模糊的景色飛躍、閃動,最終跳過一片充滿燈火的小城鎮後降臨在漆黑的山丘,上一次Harry看見這個地方時並不是像這樣被叢生的雜林包圍,本來應有的建築物、庭園全部都消失了,他們的雙腳踩在已然荒蕪的石地上,道路坑坑洞洞,前方的路已然破碎並被雜草包圍隱住了去路,只剩下一座斑駁的石刻大蛇孤獨傾倒在雜草中,蛇眼破損不堪,這裡看不見任何一絲可以通行的跡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Hogwarts最近的山丘之上,夜晚掀起了刺骨的寒風,月色冰冷地撒在他們看慣的城堡上,與不斷閃耀的火焰光芒形成強烈的對比,綠色以及紅色閃光不斷變換的奇異場景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絢麗的火焰在某座塔頂上熊熊燃燒,烈焰竄出窗口冒出難聞的濃煙。然而,在城堡之外的森林以及更廣闊的腹地卻反常地安靜,就好像連那些奇異的生物全都不敢發出聲音來,在那片寂靜中隱隱約約可以聽見從城堡方向傳來的細小尖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只是想寫些稍微甜的部分為之後結束學校篇做準備。

#可以看做瑞哈在學校生活期間的一些相處小片段。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外面被魔法部的Auror包圍了,Tom,你們逃不出去。」

 

Riddle聽見那聲音響起時,他內心中最不願意意識到的戰慄一會兒衝上腦袋,像是有無數的蟲子爬上他的皮膚,無法消除擾人的焦躁感,他深知這個人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兒,也不可能毫無準備前來,不論自己花費多少時間去揣測也無法判別他的行動,總是會讓自己吃一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細白而修長的手指撫摸過那起伏的胸膛,他可以感受到灼熱的氣息、脖子上像音符般跳動的脈搏、微微燥熱的輕喘,陰影中的一點光線映照出男孩的臉龐,翠綠色的雙眸清澈無比,和他母親一模一樣,男孩毫無警戒的讓敵人輕易碰觸到最脆弱的地方——心臟,在跳動著,男孩還活著,這種想法讓他有點興奮,因為這麼一來就可以用最殘忍的方法殺死他,無數次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arry又一次的在全身疲倦的狀況下醒過來,四肢就好像被魔法綑綁住似的動彈不得,他好不容易動了根手指頭,只能勉強把床邊的眼鏡掛上鼻樑,視線因此變得清晰起來,陽光從窗子那頭照亮了室內,他雖然意識到早晨的到來,身體卻慵懶得無法起來,眼前的景色被某個影子遮擋住了一半,使光線沒有想像中刺眼。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Harry還記得自己小的時候,曾經被Vernon姨丈拖去剪頭髮,弄得坑坑巴巴的,那時還不知道自己是巫師的他躲在被子裡擔心害怕早晨的到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終將要在所有學生面前丟臉,他總感覺世界上不會再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了,尷尬和羞恥讓他差點哭出來。

 

然而,他此刻的感覺居然和那時很像。

身上的長袍如同在魔藥學課堂上撥開無花果皮那樣輕鬆地扯開,坐在他身上的男人心不在焉的用魔杖戳開他襯衫的鈕扣,一點也不關心男孩那為數不多的制服,魔杖尖端所到之處,已經凌亂不堪的衣物就像是被燃燒後那樣融化,他能夠看見男孩那溫熱的胸口正激動上下起伏,四肢緊張戒備著,而愉快的品嘗著Harry的恐懼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Harry迷惘的站在那個圓形的華麗房間,中央擺著一個他熟悉的石盆,那東西和五年級時一不小心偷看Snape的記憶時的儲思盆很相像,那是Harry做過所有事情中讓他感覺最不好的事情之一,看見他那傲慢自大、玩世不恭的父親與Sirius,以及被捉弄嘲諷的Snape,有太多的事情超出他的預想,但記憶總是最真實反應出事實的存在,令他無法否認Snape對他父親的很多評價。

而他不懂的是,當Dumbledore請他晚上來一趟校長室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而Snape卻一起出現在這裡,面色慘白,好像Dumbledore是命令他來跟Harry決鬥一樣,冷著一張臉。

現場有種凝重的氣氛讓Harry的手腳冰冷,彷彿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而那絕對不是自己會喜歡的事情,Harry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非常快,手心冒汗。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