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Nobody Knows (雲綱)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又做了那個夢,這個夢大概打擾了我七年又三個月。
這讓我習慣了裡頭的劇情,我已經不再會被它影響我的心情,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夢到它,夢境的內容總是讓我煩躁,這種情況讓我感覺到內心的某一處慢慢變得軟弱不堪,它不斷催促著我快去推開那扇門。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什麼時候天黑了。
在不習慣的房間裡頭整夜都無法入睡,窗戶吹進微涼的風,這月色和日本的有些不同。
忍不住爬起了身,外頭聽不見一點聲音,估計全部的人都已經入睡了,在這樣的時候我爬了起來,地板卻冰冷得刺痛腳板,披上了外套後推開了門我決定到外頭去散散心,遠離並盛的感覺讓我非常煩躁,尤其是在這個地方,有另外一個澤田綱吉存在的地方。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澤田綱吉,或是你可以稱呼我為彭哥列,就像骸總是稱呼我的那樣。
我不曉得他是怎麼想的,但是當他看到恭彌又一次出現在這個地方的時候,他看上去很憤怒,我知道他很不適應這一切突然的轉變,我感覺到了他的怒意而走近他,只希望他不要突然衝到恭彌面前破口大罵,然而遠處的恭彌好像什麼也沒有查覺到。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那一天,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走在並盛中學的走廊,朝著讓我感到煩躁的哭聲走了過去,卻是看到了奇怪的煙霧,在眼前的所有東西都消失在煙霧之中以前好像隱隱約約看見了一個花椰菜型的黑色物體,等我重新能夠看見周遭的東西後,我發現我身在一個空白的房間,為什麼說它空白?因為那個地方沒有任何一件傢俱,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張木頭的桌子孤單的擺在正中央的地板上,歪了的坐墊顯示著偶爾還有人會來這裡頭坐坐。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