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Something about LOVE (雲綱)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綱吉赤裸地從床上醒來的時候已經看不見雲雀的身影了,他並不覺得驚奇。
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每次假日前的晚上,如果雲雀擁抱了他,往往象徵著這週的假日他又會不在家裡了,彷彿是為了彌補空虛的舉動,但雲雀自己從未如此說過。

兩人上不同的學校後,雲雀的工作時間似乎有增無減,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在一起的時間長了,過份意識到那個人不在的時候,也特別的感覺到這段空洞。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來,隨便坐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那一天,綱吉按照約定來到了雲雀家並踏進那掛著『雲雀』門牌的那扇大門,本來滿心期待的喜悅之情立刻就消失了一半,雖然很開心能夠更接近雲雀一些,只是,眼前的模樣並不是他所夢想的那樣……老實說連個可以好好坐下的地方都沒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獨自一人走在秋天的並中校園內,踩著落葉發出的沙沙聲響,總覺得心情很平靜。
不知不覺、恍恍惚惚的就到了國中三年級,他還是沒有實感,可能是因為兩年下來發生的事情太多讓他無法專注於學校的生活上頭,二年級開始的一連串改變、新朋友還有很多的戰鬥,讓他的生活無法安寧。

 

和雲雀學長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從二年級的時候開始。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骸的出現,雲雀被各種事情弄得筋疲力盡,不過在骸保證會乖乖的安份之後,綱吉終於得以恢復往常的生活,短暫的、平淡而寧靜的學校日子,那個總是立在校園門口的身影也和過去一般沒有絲毫不同,依舊是每日視察風紀,咬殺在學校做亂的人,綱吉的腳步停止在校門邊望著那個人環著手臂低著眼的面容,一旁的獄寺和山本問他為什麼不走了,他沒有回答。

 

只是,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現在看到那個人的身影居然還會心跳加速,大概是因為雲雀對他說的那些話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片凌亂的雜物、碎石被掩蓋在雜草叢生的廢墟之中,坍方的舊房子上頭長滿了旺盛的植株,風吹過這裡的時候帶來一股青草味還有荒廢的氣息,然而早上開始就有一個聲音細微的從亂石堆中發出,倒落的石塊上,千種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看犬在樹林間不得閒的跳來跳去。


回頭看了看那堆廢墟,其中一塊石頭突然被移開,摔落在一邊。
好不容易打出的洞穴裡頭伸出了一隻手,最後,骸拿著鏟子從裡頭鑽了出來,好不容易看到光線的他面對著陽光伸了個懶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在說什麼又見面了啊。」綱吉帶著些微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人,覺得有些好笑,「拜託你不要嚇人。」

 

骸的身影在雨中被潤濕了,紫藍色的頭髮緊貼著臉龐,帶著一抹隱藏著危險氣息的笑容。


「不是很久沒見了嗎?因為太無聊了才過來的,聽到了一些有趣的傳聞。」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哇喔。」雲雀坐在那裡,手中的紙張被捏得有些皺了,而坐在他前方的二年A班的導師發抖著,在雲雀第一聲嘆息時,一陣冰冷涼到了頭頂,「哼嗯。」

 

第二聲的時候,可憐的導師就要哭出來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雀學長!!」

呼喚著另一個人,那人似乎因為剛從群聚的人之中解脫而有些鬱悶,緩慢來到綱吉的身邊。


「怎麼了?」低頭對上那一雙充滿著興奮的褐色雙眸,順著他的手指看去,一整片的燈火通明,雖然是在不高的小丘上,卻還是能夠看到稍低的城市的燈光在黑夜中閃爍著微微的亮點,那些微弱的光輝好像成了一層薄薄的光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雀…學長。」因為無法順利呼吸而變紅的臉,眼神有些迷茫和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人,在吻的空隙之間爭取時間呼吸,本來是希望對方能馬上放開的,雲雀卻裝做沒聽見的模樣,讓綱吉更納悶。

 

從來不曉得雲雀學長是會接吻的人,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唇舌被吻住的瞬間雖然是不小心的,卻有一股酥麻的感受,綱吉的手放在雲雀的胸前,意識到自己喜歡上這個人的他,這應該是他夢寐以求的舉動,卻因為太過突然一時間腦筋混亂沒辦法思考任何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緊接著的新年終於來了,也代表著假期即將結束。


短短的冬季假期就在一種恍恍惚惚的狀況下面臨完結,書桌上擺著已經寫好的作業,多虧了有人在旁邊督促他讓他可以在新年前一天好好睡一覺,彷彿在睡夢中夢到了什麼愉快的事情,綱吉的嘴腳帶著一抹笑,突然睫毛輕輕顫抖了幾下,緩緩打開,裡面透出了早晨陽光落下後的金色光芒。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想起來,已經忘記初次見到那個人是什麼時候了。
很久以前,那個人影還是一個不可觸摸的、偉大的、可怕的存在,本以為永遠也不可能越過那道高牆,甚至,從不知道那個人的身影可以這麼接近,不知道他原來是會笑的——說不定連血都是藍的——但實際上和大家都一樣是紅色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冬天寒冷的風輕輕吹過擺在窗邊的手機,流線型的造型很容易的就隨著風動了一下,空氣中瀰漫著奈奈煮飯的香氣,溫馨的感覺在綱吉家已經不是稀奇的事情,然而,最後那手機開始發出了嗡嗡的聲音,沒有人聽到,樓下傳來了綱吉吆喝兩個小鬼不要打架的吼聲,伴隨著一些混亂的爆炸聲響。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雀學長…這裡是…」

 

綱吉雖然沒有期待很多,只是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
他們的身後吵吵鬧鬧,充滿了人,綱吉不時被擠到雲雀的身邊,當然了,因為這裡是速食店。
再也沒有比來速食店更讓人心煩意亂的,如果是和山本他們一起來綱吉倒是會很開心,但當對象是討厭群聚的雲雀時,綱吉只有心驚膽戰可以形容,但是某個人似乎不在意,他只是看著眼前聚集的人群並且輕輕皺起眉頭,綱吉不曉得為什麼雲雀會帶他來這裡,既然他那麼討厭人群的話。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在座位前,雖然面前擺著工作的文件,但是已經整整一個小時了也沒看到他動手寫幾個字。
黑色的眼眸直直的瞪視著桌面,似乎在想什麼嚴肅的問題,草壁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的委員長在工作時間偷懶,他周圍的氣氛令人有些擔憂。

 

突然,那雙修長的手從膝上移到了桌面,然後撐起下巴,那個動作讓草壁整個人跳了起來,立刻站直,果然,雲雀凌厲的目光緩緩的從桌子移到他的身上。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又落下來,每次綱吉見到從天空飄落的雪時,總會想起那個人。
雖然他不像雪一樣潔白,一年到頭總是一身黑色的制服,但是卻一樣的冰冷,偶爾的微笑就像雪觸碰到臉上時那樣溫柔卻也讓人輕輕發顫,綱吉抬起頭閉上眼,雪輕輕的飄落在他的唇上。

 

怎麼辦,忘不了當時的微笑。
胸口有些發燙。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還隱約記得最初產生那種感情是在冬天剛開始的時候,那年的初冬比往年都更冷,下了滿地的白雪,白色的美景蓋住平時上課的學校,有點記不太清楚那天的心情到底是怎樣結束的,只留下了某種浮動的感覺,像是要發生什麼的預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爾,雲雀還會回想起第一次看到他的那天。

他是一個一點也不起眼的學生,印象中,在學生集合做校務演講時總會被人排在隊伍的最後,也許是因為身高的關係吧,也有可能是因為被班上的人欺負,不過當時雲雀對他的印象實在過於薄弱,也只留下了『不太和其他人群聚在一起的草食動物』的印象,還有那從屋頂上往下俯瞰時發覺的褐色頭髮。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