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Love and Betrayal (G綱)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陰暗的房間,蠟燭晃動,滲透入呼吸的冷意讓人保持清醒,獨自待在空無一人的書房之中,輕輕闔上雙目彷彿還能夠聞到飄盪在四周的那種淡淡的香氣,還記得她常綁的髮帶上總是會先薰過香,就是這種香氣,他從碧安卡的遺物中選出了這項留了下來。


她總是說雖然不像是在正常家裡長大的女孩,但是有過所有應該得到的幸福,甚至比她認為的還要更多。
偶爾抱怨父親忙於工作,但是談起父親的時候表情總是非常溫和,然後最後總會帶著一絲歉意,因為她一直都覺得她父親的存在犧牲了其他人的幸福,艾爾默斯的,還有我的。


她夾在父親和我們兩人之間的對立關係,總是在想辦法要怎麼保持平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是想要我們成為犯罪者,喬托,這樣會擺脫不掉黑手黨之名的,這一輩子!!』


『那你現在有辦法對抗他們嗎?憑你的力量?這裡是黑手黨啊,正因為沒有辦法才留在這裡。』


『我死也不要在這個地方繼續生活下去。』


艾爾默斯堅決的當著喬托的面那麼說,看見他們吵起來的碧安卡表情非常難看,喬托被推倒在地,而艾爾默斯則往反方向怒氣沖沖的離開,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到誰的身邊,G已經趕過來了,他拍拍碧安卡的肩膀,要她去看看艾爾默斯,碧安卡離開前有些猶豫的望了一下滿臉陰鬱的喬托,之後才小跑步追上那個已經遠行的少年。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撿起了落地的書本,他正安靜的讀到義大利文最困難的地方就被老人的喊聲打斷了思緒,他眨了眨有些睏倦的雙眼,在昏暗的光線下看著密密麻麻又不太清晰的墨水字跡使他有點難受,將視線移到了帶著一些吃驚表情的老人臉上,但那慢慢轉為平靜,認出綱吉後曼利歐只是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然後試圖從椅子上站起來。


他的雙手輕輕顫抖著,沒什麼力氣,卻還是堅持想起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輕敲著桌子,藍色的雙眼盯著覆蓋在桌面上的牌,然後闔上雙眼彷彿在思考些什麼,過了一會兒修長的手指緩緩拂過那些牌,眼前的發牌員注視著他,只見喬托緩緩的抬起頭來,嘴唇上啜起一道微笑,他的手指翻開覆牌。


「21點。」喬托發出了小小的笑聲,沉醉在勝利的餘韻中,發牌員不動聲色的繼續開始下一局。


無視於又再次得到21點的喬托,G靠在窗邊,接近傍晚的時間窗外也染上一片火紅,他的臉上帶著一抹溫和的笑意,他有一段時間都安靜著讓喬托得以專心玩牌,有時候則轉向阿勞迪的方向,看他雖然在同一室內卻還是帶著無比冷酷的表情讀著手寫的資料,而納克爾早在另外一張桌子上睡著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男孩總是坐在花園中,大部分是在樹下,看著他那本唯一的書,每年男孩的生日一到,家族的人就會聚在一起,當然孩子們也會有難得一次見面的機會,他們的家族很大,總是以男孩的父親為中心而運作著,因為那是家族中最強大的主系,在當地也是有錢有勢並且有著人望的一家,更擁有家族所具有的得天獨厚的特殊力量,火焰的力量,但是男孩的父親同時也是黑手黨,因為這樣而經常不在家裡。


在那個時代的南義大利與西西里島,黑手黨是令人敬仰的,年輕的人都希望可以成為黑手黨的一員,憧憬著,黑手黨對於政府、商場也有著偌大的影響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冰冷的雨斜斜的飄著,一行人緊靠著牆試圖以身體保護身後的老人,不過那雙灰色的眼睛毫無懼怕的直望著眼前飄散碎石粉塵的混亂景象,四處帶著雨水也淹蓋不了的煙硝味,那一道澄澈的火光在濃厚的霧氣中輕輕搖晃,是種非常美麗的光輝,照亮了一雙純粹而堅定的雙眸,手上正抵著一個拼命掙扎著的男子,對溫熱的火焰感到難受萬分。


冷冷的雙眸看著對方,力量沒有絲毫的動搖。
 

「說吧,你是被誰派來的?說了會讓你輕鬆一些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的手輕輕環住綱吉的肩膀走出那扇門,離開那個冰冷又黑暗的空間,綱吉感到自己的腦袋還在轟轟作響,槍聲和臨死前掙扎的表情依然留在腦海中,居然會如此的真實,一直以為自己在這個時代來說只是一個旁觀者,只要小心不要付出多餘的感情就好,這裡發生的事情和自己並沒有關係,但現在那種胸口緊揪住的痛楚居然會如此真實。而且他也發現了,在這個世界的他既渺小又無力,就算擁有戰鬥的力量也無法自由的做自己渴望的事情,無法反抗——這個時代的黑手黨世界如此的狹隘而又殘暴,喬托他們就是在這樣的世界活下來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還沒有辦法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的雙唇就被一雙手緊緊壓住,戴著帽子一身格子衫和灰褲的男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將他們從這種困境中解救出來的人,但是那雙眼睛卻深深吸引了綱吉,深邃而冰冷的目光注意到綱吉疑惑的望著他時,浮出一種綱吉熟悉的柔和感。


我認識這個人,卻突然想不起來……
綱吉馬上就從那種恍惚感覺中恢復過來,他知道現在可不是思考那些的時候,他的部下還在後方掩護著他,雖然被一片濃霧掩蓋,他還能夠聽見他的前方有金屬撞擊的聲響,光影在朦朧之中閃爍著。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剛剛要對阿勞迪說那樣的事情?」
結束討論後他們三人就解散了,但G卻追上了前往書房的喬托,喚住了他。


「哪件事情?你是說綱吉的事嗎?」


「你知道阿勞迪的個性,他不喜歡被命令,不喜歡被限制,你這樣只會讓他反感。」
G擔憂的說,直到討論結束為止阿勞迪的心情都沒有恢復,比平時更加的冰冷,有著浮雲一般性格的他從最初開始就不算是完全承服於喬托的,只不過是因為覺得有趣,在這個地方能夠發揮他所擅長的能力,因此才加入黑手黨、跟隨喬托,但一直以來阿勞迪只會做他認為有價值的事情,並不完全遵從命令。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件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喬托冷冷的說,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冷靜的臉孔並非真實的,前一刻喬托還激動的舉劍對準了雷,現在的他卻又變得毫無表情,這種反應對綱吉來說很不自然,他從剛剛就心驚膽跳的,胸口不安分的騷動不止,渴望現在就離開這個地方,因為他隱約感到喬托的冷靜只不過是暫時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再次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晚上,喬托很少有的和綱吉談起過去的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生活,他曾經擁有的家人,喬托說著自己是個『安靜沉默的孩子』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苦笑,他避開了家族死去的事情只談了開心的那些事。

綱吉想起了與喬托談論日本和家人的自己,好像也是這個樣子,顯得更孩子氣一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什麼?」納克爾站在原地,平時總是笑臉迎人的臉孔上此刻染著鮮紅的夕陽,面對眼前平靜的帶來噩耗的雨月語調顫抖著,「這是開玩笑的,是開玩笑的吧?喂!快說話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納克爾衝上去揪住了雨月的領子大聲怒吼,綱吉也被那激動的樣子嚇到了。


綱吉緊緊的環住了身邊害怕的孩子們什麼話也不敢說,望著突然出現這個地方全身染滿鮮血的雨月,有種內心的恐懼感終於成真的感覺,腦袋中沒有辦法容納那簡單的幾個字。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跟你談談關於曼利歐的事情,綱吉。」


喬托在他面前重新說了一次,面對一臉訝異的綱吉他沒有表示其他的事,更沒提及剛剛的吻。
他只是輕撫著手指上頭的那枚指環好像在猶豫著該怎麼開始這個故事,他很久沒有主動去說起這件事情了,而綱吉現在在等待著,他必須要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才行。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能夠看得見嗎?』


『大概是受到的打擊太大了,一時之間喪失了反應的能力吧。』男人說著。


『這之後很麻煩啊,之前帶回來的好幾個孩子最後精神都不正常,這個不會也這樣吧,不過難怪,看到父母被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空落著雨,從下午開始天氣就變陰了,他感到後頸一陣一陣發疼,只因為冷風無情的吹進身體。
在這條街上從未出現過的少年身上穿著簡單老舊的衣衫,卻也不像貧民窟中那些孩子那樣衣衫襤褸,他壓了壓頭頂的帽子,他不太習慣戴這樣子的東西,但為了遮掩自己顯眼的臉龐不得不如此,他穿起了這一身衣服後看起來比自己真實的年齡來得年輕許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回到了本部的幾天後,綱吉在早晨醒了過來,轉過頭後發現放置在自己枕頭邊的那塊懷錶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心情就忍不住好了起來,他伸過去輕輕撫摸那金屬冰冷的質感,雖然每個初代守護者都有一個,卻覺得特別珍貴,也許是因為這是證明的關係,他終於可以留在這個地方的證明,來了這邊已經兩個禮拜,第一次感覺到如此溫暖。

「欸,該起床了……」綱吉抬起頭來看看時間,才不過早上六點而已,以前他非要睡到九點才會醒過來,但在外地不管怎麼睡也都不舒服,所以每天都很早起,雖然起很早,但今天G答應了他要帶他去卡墨拉總部,一想到這個胃就翻滾了一下。


他嘆了一口氣,從床上慢吞吞的爬下來,當他準備換上衣服時一個腳步聲快速的朝他房間加速的走過來,隨後門就無預警的打了開來,綱吉差一點就跌了一跤,「哇!阿、阿勞迪先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緩慢而珍惜的撫摸那件包裹在他身上柔軟的黑色大衣,自從來到這裡後都還沒有穿得如此保暖過,這個世界和他原本的世界時間不同,正好迎接一個濕冷的冬天,所以他那身單薄的夏季衣物根本不足夠保暖,綱吉很感謝納克爾提醒他要記得去借些正常的衣服——對他們這時代來說正常的衣服。

 

當正疾筆書寫著什麼重要文獻的G從座位上看見他有些膽怯的探頭想要說些什麼時,只是勾起了一抹淺笑彷彿早已知道他心思的拿出收藏在櫃子中的衣物,G最好的一件絨大衣比綱吉的身材高大了許多,袖子居然需要折起三圈才能露出手掌,這種明顯的身高差距讓綱吉臉上微紅,G給他的衣服大都是他年輕時的衣物,簡樸卻精緻的樣式,綱吉覺得質料摸起來和他平常買的那些便宜貨T恤就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當G在他的袋子裡放進一個白色的領結時,綱吉幾乎想馬上把那個拿出來,他想他死都不會戴那個花俏的東西。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我將他帶到空下的那個房間去了。」


G輕輕的在門上敲了幾聲,喬托從書本中抬起頭來,只低聲說了句『辛苦了』,便沒有繼續做其他回應。


「那個人真的是你未來的繼承者嗎?不過你們長得很像就是了,這點倒是不容置疑。」G勾起了一點微笑,來到了喬托的身邊坐下來,他的臉上浮現疲憊的神色,「你們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他好像對你的態度很不滿。」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從未想過有一天會來到一百多年前的世界,儘管經歷了未來的戰爭,但九年和一百年始終有段差距的。
讓他稍稍慶幸的是還不至於和這時候的人語言不通,最近才和獄寺開始學習義大利文,就算是學習能力一向很差勁的他,在苦練了幾個月並且日常生活都必須和部下還有守護者用義大利語溝通的情況下,他也總算能說得讓真正的義大利人聽得懂了——卻沒想過會在這時候用上。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一天,那個人這麼說了,如果想要在這個你爭我奪的世界活下去的話就必須放棄一些東西,真心以及憐憫之情都是無法派上用場的,既然選擇了這樣的道路,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從小就在一起,光是看他那平靜中透著一絲絕望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決定是認真的,也因此更加感到惋惜,因為他的本性並非如此。


但是,從那天起已經決定了要跟隨他,這承諾就不能夠隨便後悔。
他們都知道,一但失敗那將會是比死更痛苦的下場,他們會失去所有,歸屬、同伴以及生命,卻也義無反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