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Love and Betrayal (G綱)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道鮮紅的火焰在空中爆炸,沒有人可以想像有任何的武器或是攻擊可以產生出這樣劇烈的爆風和強光,本來那間轉角的酒店一瞬間已不復存在,老闆早在前一刻慌慌張張的跑出來,然後回頭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店在一陣熊熊火焰中燃燒著,最可怕的是裡面的人居然都還相安無事,當煙硝隨強風淡去,一圈橙色的光霧隱隱發光,像是守護著裡面的人一般的包裹住他們,被保護的人卻全都嚇得腿軟跌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當紅色的火焰撞上橙色的光霧時產生了偏差,射向高空,將房子屋頂炸得支離破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站在早晨的微光透出之後便在大廳指揮著部下們,幾個人應聲後就匆匆的趕往被吩咐的目的地,綱吉看著他們的背影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要他指揮比自己年長的人們令他稍稍有些力不從心,但是畢竟在哪裡都會遇到這樣的狀況,現在他面臨的情形比他在彭哥列當首領的時候還要糟糕,可能會有他最不喜歡的戰鬥,但是他還是必須學會面對這些事情,不然就會很丟臉了。


幸好,這些部下都因為他現在成為了首領的代理人而對他非常敬重,看來曼利歐積年累月的時間建立的威信並不是虛有的,那個人雖然並不是對部下溫柔的人,但大概也給予了這些存在黑手黨的人莫大的影響力。

綱吉叫住了一個從他面前匆匆走過去的人,對方手上拿著裝盛著食物的盤子。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你還是要去嗎?」


G看著喬托的背影擔憂的問著,就算喬托不表現出來也能夠猜想到他此刻的心情,綱吉離開彭哥列對他而言已經是相當大的打擊,沒有想到綱吉會決定反抗他到底,還做出了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動作。


綱吉是什麼時候有了那樣的決心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坐在椅子上深呼吸,他剛坐上軟綿綿寬大的椅子上頭覺得自己一瞬間變得很偉大,因為這個椅子不久前還是九代首領的位置,在這裡見九代首領時,他看起來充滿了威嚴同時也慈愛,綱吉喜歡九代的笑容,總是能讓他安心,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他繼承了首領之位只不過是昨天的事情而已,大家看著他上前接受了九代首領的任命,他們尊敬的對他低下頭鞠躬,綱吉還不能適應那樣的感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啊。」雨月回到家族後,聽納克爾描述後只是平靜的輕嘆一聲。


「你大可去綱吉那裡,因為你很喜歡他不是嗎?」納克爾抿住嘴,環抱著胸口,「你不支持我們的做法又不屬於我們組織,你沒有義務協助我們,喬托說只有你可以自由的行動,不去幫助綱吉嗎?」


「我…我是很想,但是我發誓過要幫助喬托,所以我會尊重你們的決定。」雨月無奈的說。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什麼意思?」


「就像你聽到的,我們已經要計劃殲滅比克羅家族。」當那句話刺入喬托的腦袋中時,他還有些遲鈍的沒有反應過來,曼利歐真的難得看見喬托如此驚訝的反應,「喬托,這將會是一場規模龐大的行動,但我知道你的友人中有一位比克羅家族的人吧,所以我才特別找你過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標誌是他看過無數次的,但是綱吉卻從來沒有如此仔細的研究它的每一個細節。
手捧著那個盒子感覺很沉重,手小心翼翼的撫過那閃爍著光芒的表面,冰冷卻平和的情緒盈滿了內心,這真的是第一次他身在一個地方體會到自己被認同的感覺,就算以前是彭哥列的首領卻也沒有這樣的想法,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很失敗,因此害怕別人的眼光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對於黑手黨的做法感到格格不入的自己總是沒有容身之地,雖然現在能力方面並沒有差多少,但是當G願意將一直隱藏著秘密建立的彭哥列標誌給他,綱吉也意識到這是自己被接納和信任的表現。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早上醒過來的時候感覺非常舒適,身體被溫暖所包圍,周圍圍繞著清晨露水的香氣。
手指輕輕一抓碰觸到柔軟的襯衣,熟悉的體溫和氣息都令人可以安心的入睡,綱吉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自然醒了,在這個時代獨自一人睡的時候夜晚總是冰冷得難以入睡,他也不能夠經常往喬托房間跑,起床時身體往往感到疲憊不堪,但是,現在這種感覺非常的愉快,他在溫柔的觸碰下睜開了眼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是你那個朋友又過來了喔。」G呼叫著他,但喬托卻沒有回應。


有些好奇的靠近坐在書桌前的喬托,發現他居然闔著眼睛正在休息,但眉頭緊緊皺起似乎並不是個良好的睡眠,G用力的搖晃了他幾下,好不容易才見喬托睜開雙眼。


「你怎麼了?難得看見你在書桌前睡著——是最近羅涅利亞的事情太勞累了?」


「……不是。」喬托雖然醒了過來,表情卻沒有變得輕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暗的房間,蠟燭晃動,滲透入呼吸的冷意讓人保持清醒,獨自待在空無一人的書房之中,輕輕闔上雙目彷彿還能夠聞到飄盪在四周的那種淡淡的香氣,還記得她常綁的髮帶上總是會先薰過香,就是這種香氣,他從碧安卡的遺物中選出了這項留了下來。


她總是說雖然不像是在正常家裡長大的女孩,但是有過所有應該得到的幸福,甚至比她認為的還要更多。
偶爾抱怨父親忙於工作,但是談起父親的時候表情總是非常溫和,然後最後總會帶著一絲歉意,因為她一直都覺得她父親的存在犧牲了其他人的幸福,艾爾默斯的,還有我的。


她夾在父親和我們兩人之間的對立關係,總是在想辦法要怎麼保持平衡。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是想要我們成為犯罪者,喬托,這樣會擺脫不掉黑手黨之名的,這一輩子!!』


『那你現在有辦法對抗他們嗎?憑你的力量?這裡是黑手黨啊,正因為沒有辦法才留在這裡。』


『我死也不要在這個地方繼續生活下去。』


艾爾默斯堅決的當著喬托的面那麼說,看見他們吵起來的碧安卡表情非常難看,喬托被推倒在地,而艾爾默斯則往反方向怒氣沖沖的離開,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到誰的身邊,G已經趕過來了,他拍拍碧安卡的肩膀,要她去看看艾爾默斯,碧安卡離開前有些猶豫的望了一下滿臉陰鬱的喬托,之後才小跑步追上那個已經遠行的少年。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撿起了落地的書本,他正安靜的讀到義大利文最困難的地方就被老人的喊聲打斷了思緒,他眨了眨有些睏倦的雙眼,在昏暗的光線下看著密密麻麻又不太清晰的墨水字跡使他有點難受,將視線移到了帶著一些吃驚表情的老人臉上,但那慢慢轉為平靜,認出綱吉後曼利歐只是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然後試圖從椅子上站起來。


他的雙手輕輕顫抖著,沒什麼力氣,卻還是堅持想起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輕敲著桌子,藍色的雙眼盯著覆蓋在桌面上的牌,然後闔上雙眼彷彿在思考些什麼,過了一會兒修長的手指緩緩拂過那些牌,眼前的發牌員注視著他,只見喬托緩緩的抬起頭來,嘴唇上啜起一道微笑,他的手指翻開覆牌。


「21點。」喬托發出了小小的笑聲,沉醉在勝利的餘韻中,發牌員不動聲色的繼續開始下一局。


無視於又再次得到21點的喬托,G靠在窗邊,接近傍晚的時間窗外也染上一片火紅,他的臉上帶著一抹溫和的笑意,他有一段時間都安靜著讓喬托得以專心玩牌,有時候則轉向阿勞迪的方向,看他雖然在同一室內卻還是帶著無比冷酷的表情讀著手寫的資料,而納克爾早在另外一張桌子上睡著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男孩總是坐在花園中,大部分是在樹下,看著他那本唯一的書,每年男孩的生日一到,家族的人就會聚在一起,當然孩子們也會有難得一次見面的機會,他們的家族很大,總是以男孩的父親為中心而運作著,因為那是家族中最強大的主系,在當地也是有錢有勢並且有著人望的一家,更擁有家族所具有的得天獨厚的特殊力量,火焰的力量,但是男孩的父親同時也是黑手黨,因為這樣而經常不在家裡。


在那個時代的南義大利與西西里島,黑手黨是令人敬仰的,年輕的人都希望可以成為黑手黨的一員,憧憬著,黑手黨對於政府、商場也有著偌大的影響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冰冷的雨斜斜的飄著,一行人緊靠著牆試圖以身體保護身後的老人,不過那雙灰色的眼睛毫無懼怕的直望著眼前飄散碎石粉塵的混亂景象,四處帶著雨水也淹蓋不了的煙硝味,那一道澄澈的火光在濃厚的霧氣中輕輕搖晃,是種非常美麗的光輝,照亮了一雙純粹而堅定的雙眸,手上正抵著一個拼命掙扎著的男子,對溫熱的火焰感到難受萬分。


冷冷的雙眸看著對方,力量沒有絲毫的動搖。
 

「說吧,你是被誰派來的?說了會讓你輕鬆一些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的手輕輕環住綱吉的肩膀走出那扇門,離開那個冰冷又黑暗的空間,綱吉感到自己的腦袋還在轟轟作響,槍聲和臨死前掙扎的表情依然留在腦海中,居然會如此的真實,一直以為自己在這個時代來說只是一個旁觀者,只要小心不要付出多餘的感情就好,這裡發生的事情和自己並沒有關係,但現在那種胸口緊揪住的痛楚居然會如此真實。而且他也發現了,在這個世界的他既渺小又無力,就算擁有戰鬥的力量也無法自由的做自己渴望的事情,無法反抗——這個時代的黑手黨世界如此的狹隘而又殘暴,喬托他們就是在這樣的世界活下來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還沒有辦法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的雙唇就被一雙手緊緊壓住,戴著帽子一身格子衫和灰褲的男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將他們從這種困境中解救出來的人,但是那雙眼睛卻深深吸引了綱吉,深邃而冰冷的目光注意到綱吉疑惑的望著他時,浮出一種綱吉熟悉的柔和感。


我認識這個人,卻突然想不起來……
綱吉馬上就從那種恍惚感覺中恢復過來,他知道現在可不是思考那些的時候,他的部下還在後方掩護著他,雖然被一片濃霧掩蓋,他還能夠聽見他的前方有金屬撞擊的聲響,光影在朦朧之中閃爍著。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剛剛要對阿勞迪說那樣的事情?」
結束討論後他們三人就解散了,但G卻追上了前往書房的喬托,喚住了他。


「哪件事情?你是說綱吉的事嗎?」


「你知道阿勞迪的個性,他不喜歡被命令,不喜歡被限制,你這樣只會讓他反感。」
G擔憂的說,直到討論結束為止阿勞迪的心情都沒有恢復,比平時更加的冰冷,有著浮雲一般性格的他從最初開始就不算是完全承服於喬托的,只不過是因為覺得有趣,在這個地方能夠發揮他所擅長的能力,因此才加入黑手黨、跟隨喬托,但一直以來阿勞迪只會做他認為有價值的事情,並不完全遵從命令。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件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喬托冷冷的說,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冷靜的臉孔並非真實的,前一刻喬托還激動的舉劍對準了雷,現在的他卻又變得毫無表情,這種反應對綱吉來說很不自然,他從剛剛就心驚膽跳的,胸口不安分的騷動不止,渴望現在就離開這個地方,因為他隱約感到喬托的冷靜只不過是暫時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再次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晚上,喬托很少有的和綱吉談起過去的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生活,他曾經擁有的家人,喬托說著自己是個『安靜沉默的孩子』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苦笑,他避開了家族死去的事情只談了開心的那些事。

綱吉想起了與喬托談論日本和家人的自己,好像也是這個樣子,顯得更孩子氣一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