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Love and Betrayal (G綱)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重傷的感覺,綱吉經歷過很多次,在過去的對戰中身體的傷總是特別的疼痛,被割裂的地方就好像灼燒一樣,就連使力也會造成劇烈的抽痛,還不如直接失去感覺還比較好,乾脆昏過去還比較好,每一次受重傷都會忍不住這麼想,但是自己必須要戰鬥,還有必須要保護的東西所以身體才能繼續動起來,結果好幾次都從危險中幸運的逃脫。


自己是很幸運的,總是這麼想著。
可是,死亡,原來是這樣的東西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瀰漫在空氣中一股淡淡的酒味,兩人相擁的體溫比入喉的酒感覺起來更加灼燙。
他發出細碎的呻吟,十指交纏,緊握住對方溫熱的掌心。


很難想像那個初次見面如此冰冷的男人也擁有這樣炙熱的體溫,不管是誰聽見喬托用情熱的聲音呼喚,都會被迷惑而失神吧,綱吉闔上眼,他覺得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快,但是身體卻不想動彈,只是安靜的接受著對方在自己身體四處落下溫柔的親吻,相對起手指,喬托的吻是有些冰涼而舒適的,綱吉對上那雙眼睛,從裡面可以看到比他想像更多的熱情,忍不住移開視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冬天的寒氣讓他總是忍不住顫抖,但是冬天的冷意讓他懷念,也總是讓他感傷。
來到這個時代的日子正好是冬日,還記得最初撲上自己的冷意和驚慌失措,轉眼間這已經是在這個時代度過的第四個冬天,當時因為自己的突然出現而擾亂了很多計畫,被帶到卡墨拉也改變了他往後的命運,從未了解過的彭哥列創立前的歷史就在自己眼前彷彿現實般的上演,當時還一廂情願的以為是個夢境。直到碰觸了喬托那雙十分冰冷的手才了解到這並不是個夢,但不管是體溫還是感情,那雙手中什麼都沒有,想到這將會成為自己在這個時代中唯一的依靠,竟有些害怕起來,也覺得有些寂寞,當時的他真的很想回家。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最後都是我在說話?」里包恩不高興的對綱吉說,他們已經坐在車上了,「你既然是首領,交涉應該是由你進行才對,結果你都在問些有的沒的事情。」


「可是我看你們聊得很盡興啊,你和克里歐先生談話時感覺很難插入。」綱吉嘆息。


「雖然你的那份天真是你的優點,但是也要多想想其他的事情,不能總是這麼散漫。」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看來好像很辛苦,繼承之後,你的心意改變了嗎?』
『您是說毀掉彭哥列的事情嗎?』
『是啊。』

當時面對詢問他的初代首領,綱吉並沒有否認,他還是想要實行自己的執著,如果在自己成為首領的一天,如果彭哥列做出了過度、不被允許的事情,他就會親自毀滅彭哥列,這就是他的覺悟,而至今這個信念從未動搖過,只是他不太清楚該怎麼做才對,剛當上首領有太多事情都是初次嘗試。
不管是與人談判也好,槍戰也好,或是經營家族事業,有太多要學習的東西了。
而且首領的職務也無法馬上就變得熟練起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惡、可惡、可惡啊——」

 

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大聲的咒罵,身後緊跟著的兩個部下也全都面色蒼白。
一行人快速的通過走廊,向著他們被通知發生事情的方向趕去救援,在路上遇上了亞雷桑卓的盧卡也聽到了同樣的消息而會合了,但是從另一頭趕過來就已經過了五分多鐘,加上部下通報的時間就已經超過十分鐘,這段時間內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無從得知,只能夠在心裡祈禱著想要守護的人一切平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距離上一次看到艾爾默斯其實並沒有過多久,卻有許久未見的感覺。


發生了太多事情,在這段期間內卡墨拉改變了太多,喬托的出走,還有亞雷桑卓以及弗蘭可的衰敗,最重要的是,曼利歐的死,儘管都是些稱不上好的事情,但這卻是第一次所有卡墨拉的成員覺得彼此的心情和目的又恢復為一個的時刻,因為首領的死去還有家族遭遇重大危機,將這一切全都靠著不使用力量的方式解決的人正是澤田綱吉,一連串的問題也凝聚了家族眾人的感情,大家也終於對於綱吉即將接任首領的事情服氣了,弗蘭可和亞雷桑卓兩派的人馬也全都願意服從綱吉的領導——就算本人看來有些不甘願。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真的謝謝你了,雖然我不太願意對你說這句話。」


「沒關係,澤田先生,我看到了不錯的東西所以已經扯平了吧。」在馬車上從窗子露出臉的人冷笑著說,他即將要離開這裡了,而且不會再回來,「我也感覺輕鬆了不少,事實上,就像是解脫了。」


「解脫?」綱吉困惑的看著他,雷.阿瑞斯,對卡墨拉來說是應該要追捕的對象,是曾殺害家族同伴的兇手,但是現在卻成了家族的協助者,儘管除了綱吉和凡尼以外家族中沒有人知道協助者就是雷。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的深夜,綱吉並沒有事先知道任何相關的情報,凡尼每天都勸著他要小心,卻也因為沒有任何動靜而無法具體的說出會發生什麼事情,綱吉認為那是因為喬托出馬的緣故將那些騷動的組織全都平息下來了,這讓綱吉相信暫且不會有太麻煩的事情。那些人大概一見到喬托也不得不給予面子吧,喬托在黑手黨中、在卡墨拉中所建立的形象和受人尊崇的地位都不是綱吉可以比上的。

但是,綱吉在深夜時分突然醒了過來,他感覺全身不對勁,汗水滑落他的額頭。
一種忐忑不安的情緒卡在胸口深處,他忍不住走下床想要到外面看看狀況,於是穿著單薄的襯衫就出了房門。
首先想到的就是到門外看看,他獨自一人來到了月色籠罩的庭院,微涼的風吹過他的頭髮,四周安安靜靜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喬托。」綱吉呼喚著前方的人,只因對方的速度快得讓他跟不上,「喬托!」


喬托轉過身來,用那雙透著微冷光芒的眼眸看著綱吉,那種眼神綱吉已經很熟悉了,只有在喬托不高興的時候才會露出那樣的神情,綱吉每次被那雙眼睛盯著就會全身起冷顫,因為對方的那雙眼睛就好像把他當作敵人一樣,卻又有些不同。


「你該不會是在生氣吧?」


「生氣嗎?」喬托輕聲的對自己低喃,好像在思考什麼,最後回頭看向綱吉,「明明沒有應該感到生氣的立場,但是,是啊,我似乎是在生氣的樣子。」喬托帶著一抹困擾的笑容,他對於自己的一時衝動也有所體悟。


手指輕輕的放在綱吉的臉旁,細細描繪過綱吉的眼眶。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嘩啦的一聲,幾本書掉落在地上發出了可怕的撞擊聲音,喬托這才從思緒中恢復過來。

「不好!」但是他伸出的手來不及抓住任何一本書,那些他珍貴收藏的書籍就這樣掉落攤開在地面,「真是不小心啊,不該失神的。」喬托撿起書本,拍拍上頭沾染上的灰塵,看來幸好沒有什麼損傷。


環顧他現在所處的房間四週,這間書房又開始堆滿了書本,本來之前一直都維持著整齊的狀態,但是心情煩亂時他就會以看書遣散那些煩惱,而綱吉不在了的現在,這裡又慢慢恢復到綱吉尚未到來以前的模樣,身邊狹小的空間被沒有收回的書本包圍,以前總覺得自己身在這被書包圍的空間中能夠令人心神鎮定,但現在卻感覺到一點寂寞。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您務必重新考慮這件事情可以嗎?」

G這是首次在卡墨拉的本部像這樣如此接近的面對已經成為家族中第二首領的綱吉。
本來總是接受他們照顧的綱吉成為了比地位崇高的人,他還不習慣如此畢恭畢敬的對綱吉說話,那種感覺很生疏。

綱吉現在的位置是卡墨拉中多少人希望可以得到手的東西,過去就連曼利歐的那些生死追隨的夥伴,甚至是他自己的親生女兒,或是三位被任命為親信的幹部都沒有辦法得到那個位置,一直以來曼利歐都小心翼翼的將這些權力放在自己的籃子裡頭不願意分享給其他人,很多家族中的人都以為那是曼利歐長久的疑心病作祟,竟連對家族最盡心的喬托或者是他女兒也不願意給予那一點點的權力——但現在,眼前卻是一個極端的例子。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和盧卡以及羅納多三個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頭,這是對付雷的一戰之後三個組織的代表首次聚在一起。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型的戰鬥結束後放鬆了下來,盧卡捲起了菸草抽了起來,現場的空氣一下子濃霧瀰漫,陷入一種悠閒的氣氛之中,放在桌上的酒也喝了一半,但是綱吉卻在這個時候連連咳嗽起來,眼睛中泛起了一點淚水。

「喂,盧卡,澤田大人看起來並不喜歡那種氣味啊,節制一點吧。」


「——是這樣嗎?」盧卡看向連連咳嗽的綱吉,微笑,「難道澤田大人沒有試過嗎?這幾天我剛拿到的大麻。」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道鮮紅的火焰在空中爆炸,沒有人可以想像有任何的武器或是攻擊可以產生出這樣劇烈的爆風和強光,本來那間轉角的酒店一瞬間已不復存在,老闆早在前一刻慌慌張張的跑出來,然後回頭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店在一陣熊熊火焰中燃燒著,最可怕的是裡面的人居然都還相安無事,當煙硝隨強風淡去,一圈橙色的光霧隱隱發光,像是守護著裡面的人一般的包裹住他們,被保護的人卻全都嚇得腿軟跌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當紅色的火焰撞上橙色的光霧時產生了偏差,射向高空,將房子屋頂炸得支離破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站在早晨的微光透出之後便在大廳指揮著部下們,幾個人應聲後就匆匆的趕往被吩咐的目的地,綱吉看著他們的背影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要他指揮比自己年長的人們令他稍稍有些力不從心,但是畢竟在哪裡都會遇到這樣的狀況,現在他面臨的情形比他在彭哥列當首領的時候還要糟糕,可能會有他最不喜歡的戰鬥,但是他還是必須學會面對這些事情,不然就會很丟臉了。


幸好,這些部下都因為他現在成為了首領的代理人而對他非常敬重,看來曼利歐積年累月的時間建立的威信並不是虛有的,那個人雖然並不是對部下溫柔的人,但大概也給予了這些存在黑手黨的人莫大的影響力。

綱吉叫住了一個從他面前匆匆走過去的人,對方手上拿著裝盛著食物的盤子。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你還是要去嗎?」


G看著喬托的背影擔憂的問著,就算喬托不表現出來也能夠猜想到他此刻的心情,綱吉離開彭哥列對他而言已經是相當大的打擊,沒有想到綱吉會決定反抗他到底,還做出了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動作。


綱吉是什麼時候有了那樣的決心的?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坐在椅子上深呼吸,他剛坐上軟綿綿寬大的椅子上頭覺得自己一瞬間變得很偉大,因為這個椅子不久前還是九代首領的位置,在這裡見九代首領時,他看起來充滿了威嚴同時也慈愛,綱吉喜歡九代的笑容,總是能讓他安心,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他繼承了首領之位只不過是昨天的事情而已,大家看著他上前接受了九代首領的任命,他們尊敬的對他低下頭鞠躬,綱吉還不能適應那樣的感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啊。」雨月回到家族後,聽納克爾描述後只是平靜的輕嘆一聲。


「你大可去綱吉那裡,因為你很喜歡他不是嗎?」納克爾抿住嘴,環抱著胸口,「你不支持我們的做法又不屬於我們組織,你沒有義務協助我們,喬托說只有你可以自由的行動,不去幫助綱吉嗎?」


「我…我是很想,但是我發誓過要幫助喬托,所以我會尊重你們的決定。」雨月無奈的說。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什麼意思?」


「就像你聽到的,我們已經要計劃殲滅比克羅家族。」當那句話刺入喬托的腦袋中時,他還有些遲鈍的沒有反應過來,曼利歐真的難得看見喬托如此驚訝的反應,「喬托,這將會是一場規模龐大的行動,但我知道你的友人中有一位比克羅家族的人吧,所以我才特別找你過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標誌是他看過無數次的,但是綱吉卻從來沒有如此仔細的研究它的每一個細節。
手捧著那個盒子感覺很沉重,手小心翼翼的撫過那閃爍著光芒的表面,冰冷卻平和的情緒盈滿了內心,這真的是第一次他身在一個地方體會到自己被認同的感覺,就算以前是彭哥列的首領卻也沒有這樣的想法,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很失敗,因此害怕別人的眼光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對於黑手黨的做法感到格格不入的自己總是沒有容身之地,雖然現在能力方面並沒有差多少,但是當G願意將一直隱藏著秘密建立的彭哥列標誌給他,綱吉也意識到這是自己被接納和信任的表現。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