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Love and Betrayal (G綱)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件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喬托冷冷的說,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冷靜的臉孔並非真實的,前一刻喬托還激動的舉劍對準了雷,現在的他卻又變得毫無表情,這種反應對綱吉來說很不自然,他從剛剛就心驚膽跳的,胸口不安分的騷動不止,渴望現在就離開這個地方,因為他隱約感到喬托的冷靜只不過是暫時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再次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晚上,喬托很少有的和綱吉談起過去的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生活,他曾經擁有的家人,喬托說著自己是個『安靜沉默的孩子』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苦笑,他避開了家族死去的事情只談了開心的那些事。

綱吉想起了與喬托談論日本和家人的自己,好像也是這個樣子,顯得更孩子氣一些。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什麼?」納克爾站在原地,平時總是笑臉迎人的臉孔上此刻染著鮮紅的夕陽,面對眼前平靜的帶來噩耗的雨月語調顫抖著,「這是開玩笑的,是開玩笑的吧?喂!快說話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納克爾衝上去揪住了雨月的領子大聲怒吼,綱吉也被那激動的樣子嚇到了。


綱吉緊緊的環住了身邊害怕的孩子們什麼話也不敢說,望著突然出現這個地方全身染滿鮮血的雨月,有種內心的恐懼感終於成真的感覺,腦袋中沒有辦法容納那簡單的幾個字。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跟你談談關於曼利歐的事情,綱吉。」


喬托在他面前重新說了一次,面對一臉訝異的綱吉他沒有表示其他的事,更沒提及剛剛的吻。
他只是輕撫著手指上頭的那枚指環好像在猶豫著該怎麼開始這個故事,他很久沒有主動去說起這件事情了,而綱吉現在在等待著,他必須要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才行。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能夠看得見嗎?』


『大概是受到的打擊太大了,一時之間喪失了反應的能力吧。』男人說著。


『這之後很麻煩啊,之前帶回來的好幾個孩子最後精神都不正常,這個不會也這樣吧,不過難怪,看到父母被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空落著雨,從下午開始天氣就變陰了,他感到後頸一陣一陣發疼,只因為冷風無情的吹進身體。
在這條街上從未出現過的少年身上穿著簡單老舊的衣衫,卻也不像貧民窟中那些孩子那樣衣衫襤褸,他壓了壓頭頂的帽子,他不太習慣戴這樣子的東西,但為了遮掩自己顯眼的臉龐不得不如此,他穿起了這一身衣服後看起來比自己真實的年齡來得年輕許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回到了本部的幾天後,綱吉在早晨醒了過來,轉過頭後發現放置在自己枕頭邊的那塊懷錶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心情就忍不住好了起來,他伸過去輕輕撫摸那金屬冰冷的質感,雖然每個初代守護者都有一個,卻覺得特別珍貴,也許是因為這是證明的關係,他終於可以留在這個地方的證明,來了這邊已經兩個禮拜,第一次感覺到如此溫暖。

「欸,該起床了……」綱吉抬起頭來看看時間,才不過早上六點而已,以前他非要睡到九點才會醒過來,但在外地不管怎麼睡也都不舒服,所以每天都很早起,雖然起很早,但今天G答應了他要帶他去卡墨拉總部,一想到這個胃就翻滾了一下。


他嘆了一口氣,從床上慢吞吞的爬下來,當他準備換上衣服時一個腳步聲快速的朝他房間加速的走過來,隨後門就無預警的打了開來,綱吉差一點就跌了一跤,「哇!阿、阿勞迪先生!」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緩慢而珍惜的撫摸那件包裹在他身上柔軟的黑色大衣,自從來到這裡後都還沒有穿得如此保暖過,這個世界和他原本的世界時間不同,正好迎接一個濕冷的冬天,所以他那身單薄的夏季衣物根本不足夠保暖,綱吉很感謝納克爾提醒他要記得去借些正常的衣服——對他們這時代來說正常的衣服。

 

當正疾筆書寫著什麼重要文獻的G從座位上看見他有些膽怯的探頭想要說些什麼時,只是勾起了一抹淺笑彷彿早已知道他心思的拿出收藏在櫃子中的衣物,G最好的一件絨大衣比綱吉的身材高大了許多,袖子居然需要折起三圈才能露出手掌,這種明顯的身高差距讓綱吉臉上微紅,G給他的衣服大都是他年輕時的衣物,簡樸卻精緻的樣式,綱吉覺得質料摸起來和他平常買的那些便宜貨T恤就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當G在他的袋子裡放進一個白色的領結時,綱吉幾乎想馬上把那個拿出來,他想他死都不會戴那個花俏的東西。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我將他帶到空下的那個房間去了。」


G輕輕的在門上敲了幾聲,喬托從書本中抬起頭來,只低聲說了句『辛苦了』,便沒有繼續做其他回應。


「那個人真的是你未來的繼承者嗎?不過你們長得很像就是了,這點倒是不容置疑。」G勾起了一點微笑,來到了喬托的身邊坐下來,他的臉上浮現疲憊的神色,「你們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他好像對你的態度很不滿。」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從未想過有一天會來到一百多年前的世界,儘管經歷了未來的戰爭,但九年和一百年始終有段差距的。
讓他稍稍慶幸的是還不至於和這時候的人語言不通,最近才和獄寺開始學習義大利文,就算是學習能力一向很差勁的他,在苦練了幾個月並且日常生活都必須和部下還有守護者用義大利語溝通的情況下,他也總算能說得讓真正的義大利人聽得懂了——卻沒想過會在這時候用上。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一天,那個人這麼說了,如果想要在這個你爭我奪的世界活下去的話就必須放棄一些東西,真心以及憐憫之情都是無法派上用場的,既然選擇了這樣的道路,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從小就在一起,光是看他那平靜中透著一絲絕望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決定是認真的,也因此更加感到惋惜,因為他的本性並非如此。


但是,從那天起已經決定了要跟隨他,這承諾就不能夠隨便後悔。
他們都知道,一但失敗那將會是比死更痛苦的下場,他們會失去所有,歸屬、同伴以及生命,卻也義無反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人都不該在這裡,不應該有人用槍對準了他,眼看他的生命岌岌可危。

再說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他前一秒正準備把那本跟九代首領借來當作休閒讀物卻發現艱澀難懂的書放回去,難得一次踏入圖書館,但當他一腳踩進大門之後卻是撞上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圖書館這種沒有多少人會進來的地方並沒有設置密道,儘管作為一個黑手黨穿著一身黑並不稀奇,但是西西里正值炎熱的天氣中對方卻穿著冬日用的外套,這畫面真的非常怪異,這些是第一個進入綱吉腦袋中的想法。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