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The Secrets (斯佩德x綱)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才剛亮不久,從馬車的車窗外看得見起伏的山坡後面微微閃耀著晨光,只有車輪隨著道路顛簸轉動的聲響,大多數的時間他們都在無聲中度過,早晨的空氣微冷,所以他拉上了蓋著自己的毯子並檢查那是否完好地覆蓋住身旁的那個人。

那人因為未好傷勢的關係而熟睡,綱吉已經許久沒有看到他露出這樣安詳的面容,或許是因為他心中懷抱著一絲希望,一絲讓他可以支撐下去的希望,即便那份希望綱吉很害怕會隨著事實的揭露而消失。斯佩德身上的重傷本來是不該經歷徹夜的旅行,但他非常著急所以沒能等到第二天就出發了,而他們或許可以在太陽完全爬到頭頂以前就到達彭哥列本部。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綱吉醒來的時候,紛爭已經停止了。

他被移動到本部的臥房中養傷,而他可以從空氣中感覺到大家慵懶愉快的氛圍,所有人都因為誤會的化解而休戰,先不論高層與喬托、艾爾默斯之間的衝突還沒有完全平息,但部下們卻無心戰鬥,過往不但都是同一個家族的人,不少人其實私下也有所交往,各為其主的時候無法表現出自己的私心,但休戰後就不同了,對他們而言合作驅趕外敵或許是更加擅長的事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2.5 救贖

 

他們在一起了。

如此輕易,坦承了彼此的感情後他們似乎真的相戀了。

這片內心的黑暗似乎變得不那麼冰冷,我感覺得到,我體會得出他心情的轉變,每當澤田綱吉的身影出現在眼角,他的思考、他的情感就會變得非常溫柔,和孤獨的我截然不同。

我們明明應該是同一個人啊。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真的覺得你可以置身事外嗎?你沒有我了解戴蒙,你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這樣下去你會後悔的。』

 

那一天澤田綱吉看似無謀的出現在艾爾默斯的桌前說出那些警告的話語,一開始艾爾默斯還不當一回事,他並不算喜歡澤田綱吉這個人,當初是一個外來者,卻莫名其妙被喬托提拔成了顧問,如今竟還掌握著決定首領的關鍵,在艾爾默斯的認知中,彭哥列當初是由彭哥列血緣者一手建立起來的,退一萬步都必須由彭哥列血緣者繼承這個位置並決定一切。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面色凝重地盯著用粗糙的筆觸繪製出的城堡周邊的地圖,上頭有著G在經過詳細調查後註記上的藏匿及守備點,連後方的補給路線也做了詳盡的規劃與安排,除此之外在城堡後方更確保了一條沒有樹叢覆蓋的小道,當城堡的周邊淪陷於火海的時候還能夠從那個地方匆匆撤出。然而撤離是最糟糕的預想結果,因為在這個城堡中還有無法撤離的人在,因此他們無論如何都必須守住這個基地才行。

阿勞迪很早就帶著部隊出外守在最前線,埋伏在周邊視野有利的位置,比起他人的緊張與焦慮,他看上去興致勃勃,似乎相當期待即將到來的衝突與戰鬥。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還記得那個時候你受傷回來的事情嗎?」斯佩德在一片寂靜中開口,綱吉抬起頭看著對方的背影,此刻斯佩德正拿來了一條沾溼的手巾,來到綱吉的面前擦上了他那背灰土與血弄髒的傷口,那裡一陣強烈的疼痛讓綱吉縮起了脖子。

 

當斯佩德的手不小心碰觸到他的肌膚時,他甚至想起以前與對方相擁、親吻的那些時刻,臉微微泛紅,但他不願意去承認自己的這種心情,壓抑著微微騷動的感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走在下雨的街道上,西西里進入冬季後雨水也多了起來,這天的天氣只有攝氏十度左右,他買了一杯熱咖啡後匆匆忙忙與等在街角的同伴會合,那些人正悠閒抽著菸,他們的工作不算多,不僅是因為彭哥列本部排除他們的干預之外,他們所負責的任務一直都是保護要人,已經長達一年沒有人攻擊了,自然而然戒心就不如以前那樣謹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晚綱吉回到房內後一直無法入睡,當他推開門看見的是沒有斯佩德身影的房間,覺得寂寞的同時也查覺自己的內心竟暗自鬆了一口氣,不知何時開始他連看到對方的臉都感覺難受,他從不知道原來擁有戀情會是這樣痛苦的事情。

 

他一個人待在房內久久不見斯佩德返回,猜想他是在處理善後的事情,如果是那樣,對方恐怕已經發現了偷襲莫里約的事情不如他所預期的進行吧,這讓綱吉有些焦慮不安地等待著,他不曉得明天將會變得如何,因為一直到了天亮斯佩德都沒有出現。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6.5 改變的時空

 

 

『綱吉…?我、我還可以撐下去的,阿爾貝他…先救阿爾貝,還有你的指環…』

 

『他經死了,埃琳娜小姐…已經沒辦法救他了…而且指環什麼的…妳先上來我再去拿就好,快點抓住我的手,快點!』

 

那是千鈞一髮的危機,綱吉靠在崖邊緊抓著埃琳娜的手,如果他稍微鬆懈,也許兩個人都會一起掉落深淵,和阿爾貝一起消失無蹤。斯佩德是知道的,阿爾貝.夏吉,在他所熟悉的歷史中這個男人背叛了彭哥列,並且利用埃琳娜對他的信任製造彭哥列空隙,引來弗盧卡的軍隊,那些人攻進埃琳娜所在的城堡,在防守力量不足的絕境下,埃琳娜因為一場爆炸而死去。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你所說要排除反對者的實際做法,是打算要怎麼做呢?」雨月這個時候問,他的表情顯得嚴肅,難得一次被從日本叫回西西里,他知道必定是彭哥列有重要的變故,「輕易動用武力,不像是你的作風,狀況已經糟糕到那種地步了嗎?」

 

「是啊,目前我還沒有要做到那種程度,」喬托說著,然後看了在場的守護者一眼,「我請各位回到本部的用意只有一個,是希望藉此威攝那些人不要輕舉妄動,多多少少會有些作用吧,畢竟他們很清楚守護者擁有的力量,也會警戒你們。」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0 想聽的話語

 

我真的非常討厭那個男人。

因為他有著和喬托酷似的外表,同樣是個理想主義者。

理想主義者都是頑固又無私的,他們喜歡為了不切實際的夢想努力,但最終就連最親近的夥伴都沒辦法拯救,喜歡白白耗費力氣的愚蠢傢伙,我討厭他們總愛說漂亮話,我討厭他們總喜歡堅持自己的美好夢想,說著會守護同伴,最終卻也無法遵守約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菸和酒的氣味瀰漫在溫暖的空氣中,綱吉雖然不算喜歡那個味道,但久了之後也逐漸習慣起這種讓人微微暈眩的感覺,這麼一來似乎不論談什麼事情也都不會覺得太過痛苦,但另一方面而言就是必須小心不要因為太過鬆懈而洩漏不該說出口的秘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腳步快速的穿梭在暗巷中,隱隱地天才剛剛亮,他們正匆忙的趕回上司身邊,迫不及待想將知道的情報盡早一步傳達給同伴。只要結束了這個任務,漫長的追捕行動就可以結束,而他們也能夠久違地返回家族與家人團聚,大部分的隊員都剛從里貝拉回來,又接下這個棘手的任務,幾乎沒有回家的機會。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幾乎可以用奢華來形容的金色房間中,不禁喚回了過去作為貴族時的那段令他煩躁的記憶,他試著讓自己的態度看上去誠懇而溫和,不要讓眼前的男人感受到太多威脅,他的手輕輕撫摸那枚屬於自己的霧之指環,然後用輕柔的語調開口。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坐在透不進光亮的房間中,即便僅僅只是坐在沙發上也像是高高的王座那般,沒有多少人能夠在他那種傲氣凌人的態度下支撐太久,特別是此刻他的心情並不好,或者說惡劣到家。

自從埃琳娜的死訊傳回彭哥列的各處後,除了彭哥列內部震動外,不到三天艾爾默斯就必須兼負起前線的所有職責,埃琳娜的部隊因為失去上司而陷入哀慟之中根本無法行動,斯佩德又突然消失了蹤影,澤田綱吉也因為必須接受質問有關埃琳娜死亡的事情而離開了他們的駐紮基地,前往本部,這麼一來負責前線的護衛與巡邏就只剩下艾爾默斯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請您不要衝動,埃琳娜小姐!!」一個男人匆匆跟在埃琳娜的身後,他的表情有些著急,但不論他說什麼也沒辦法勸止對方,「我答應過BOSS要保護您的安全,您不能就這樣離開啊,請您至少待到BOSS他們回來再——」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馬車在顛簸的路上晃動著,他們在太陽幾乎沉下海岸線的時刻到達了聖喬瓦尼鎮,而從這裡一路前往西蒙被困的位置至少要三個小時才能夠到達,拉梅齊亞泰爾梅,那是位於義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卡坦扎羅省的一個城市。綱吉從沒有去過那裡,但G沿途告訴他那是個鄰近山區的城市,是屬於帕西科家族的地盤之一,西蒙他們追尋路西亞諾的蹤跡一路到達這裡,並在那兒隨便找了一間公寓作為臨時基地。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昏暗的空間中,溫度逐漸攀升,四周安靜無聲就連外頭的街道也沒了人們行走的聲響,衣物摩擦的聲響在偌大的臥室中顯得特別突兀,輕柔的吐息中帶著一絲急促和焦慮,對於未知的發展感到不安、焦急,卻在肌膚相觸的同時化作充滿熱度的嘆息,壓抑著的呻吟也不自覺洩漏出來。他強忍住逃離現狀的掙扎,他們知道彼此的感覺是相近的,對於這種跨過一線的行為有所猶豫,卻沒有停止,手就彷彿被慾望牽引著緊緊抱住彼此的身體,想留住這份熱度。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火焰在自己的眼前炸裂,堅固的城堡承受不住巨大的晃動,石塊開始崩落。

本來美麗的庭院,以及那精緻的雕刻欄杆,全都成了灰燼,四處都是看不清四方的濃煙。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三、五個男子站在撞球室中,香菸的氣味飄散於室內,男人聽到前面放下撞球桿的那個人發出了小小的嘖聲後慵懶地走上前去,將酒杯放於桌上,將球桿舉平後俯身。

 

「BOSS,你說那傢伙真的會來嗎?」退到撞球桌後方的男子懷疑的說,他靠上身後的椅子,和其他同伴一起,「彭哥列的人可不一定會跟我們講信用。」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