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人都不該在這裡,不應該有人用槍對準了他,眼看他的生命岌岌可危。

再說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他前一秒正準備把那本跟九代首領借來當作休閒讀物卻發現艱澀難懂的書放回去,難得一次踏入圖書館,但當他一腳踩進大門之後卻是撞上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圖書館這種沒有多少人會進來的地方並沒有設置密道,儘管作為一個黑手黨穿著一身黑並不稀奇,但是西西里正值炎熱的天氣中對方卻穿著冬日用的外套,這畫面真的非常怪異,這些是第一個進入綱吉腦袋中的想法。

 

 

只是,撞上的那個男人似乎比綱吉更驚訝,他臉上的驚恐和單純擦撞的驚愕有些不同,馬上用帶有威脅和敵意的視線瞪著綱吉的臉,手抓住綱吉的手腕不讓他有任何逃脫的機會。在綱吉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會惹對方嫌惡的時候,身邊冒出另一個人一把扯住了綱吉的領口將他從地板上拉起來並用力的壓在牆邊,他們快速的講了一些綱吉聽不懂的話,語調似乎非常的緊繃,而且帶著憤怒。

 

「等等…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綱吉心想在彭哥列裡頭怎麼會有這些陌生的傢伙,而且又不認識他這個首領,但也因為如此他終於注意到自己周邊的景色是在一個陰暗的、潮濕的巷子內,空氣裡頭發出了一股染著鐵鏽氣味的透心涼意,綱吉只穿著單薄的白色襯衫,不一會兒就開始牙齒打顫,全身發冷。


這又是怎麼回事,是幻術嗎?

可是幻術對他來說應該是不起作用的,那麼,這是真的?

這股冰冷和身邊的人是千真萬確存在的東西,他的頭腦這樣告訴自己。

但剛剛明明就是在彭哥列啊,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過了好一會兒,終於稍稍聽得懂他們的對話了,他們聽起來似乎在爭吵著什麼,完全不把綱吉的存在當一回事。


而綱吉也有了時間去注意他們和自己些微的不同之處,首先,他們身上穿著的衣服是最近流行起來的復古風款式,卻感覺質料意外的好,不像外頭賣的那些品質粗劣的大衣,他們三個人現在站在暗巷裡頭,先撇開綱吉還無法理解為什麼圖書館會直通這裡的原因,但顯然他剛剛的出現打斷了他們正在進行的一些事情,而那件事讓他們很緊張。


「把他帶回去吧,說不定能夠知道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也許還有挽救的機會。」


「這種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他是來阻礙的,否則又怎麼會剛好出現在這裡?一定是涅斯多洩漏了我們的計劃——」


「……這樣G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綱吉聽懂了三句參雜在難懂的語言中的義大利話,看來兩人中一定有個人不是義大利人,那些難懂的話語聽起來像是德語,之前他聽過合作的商人用相似的語調說話。


綱吉停頓了一下,發覺不是自己該這樣分析情況的時候,而是該快點解釋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因為那些人就像是準備要踩死一隻螞蟻一般的舉起槍對準了他的頭,毫無留情的餘地,這種場面身為彭哥列首領的他遇過好幾次了。

「那,快通知其他人吧,說事情敗露了。」那人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在他的臉被移動的陽光照到一些後,綱吉注意到那對他來說十分熟悉的臉孔,一瞬間露出些微吃驚的表情,「我只好在這裡解決掉他。」


「好吧,屍體小心處理。」另一個人顯然是不太願意這麼做,但無可奈何。
「哼,沒想到居然要沾染上指定傢伙外的血,只能怪你運氣不好。」


「等……」綱吉在話還未出口前就好像已經知道自己應該這麼說,字句想也沒想的快速溜出嘴巴,「請等等!我也是彭哥列的人!!請不要殺我,我有話要對初代說!所以請不要殺我!


打算扣動板機的手指硬生生停下了,就只差了大約一秒鐘,綱吉大口喘息著感覺像是經歷了長時間的跑步一樣累。


那個人果真因為這句無俚頭的話放下槍,另一頭本來已經要離開的男人也緩下腳步詫異的轉過頭來,他們對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種迷惑的表情,綱吉馬上就知道自己是猜對了,心臟快得讓胸口疼痛起來。

如果賭錯了賭注,他剛剛就會死在這個人的槍下,命是保住了,但現在他要面對的恐怕會是更艱難的事情。


「為什麼你會知道那個名字?」淺金色的頭髮隨著他停頓的動作浮動了一下,那冰冷的灰藍色眼睛盯住了眼前的少年,他的身上從剛剛就一直透著淡漠的殺意,「彭哥列這個名字應該是不會有除了我們之外的人知道的,那傢伙一直都要求部下不能說出去,你是間諜?說清楚,然後我會針對你的答案決定你是否要死在這裡。」


男人有些困惑,這個憑空出現的傢伙卻知道他們隱瞞的名字,這個人是彭哥列的人嗎?

雖然從剛剛開始他們就很在意那張和那個人相似的臉,但是假裝是認識的人而故意變裝想要親近他們也不無可能,是敵人?還是盟友?還有,他口中說的初代又是誰呢?

「咦?」綱吉愣住了,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沒有人…知道?

彭哥列不是很大的黑手黨嗎?


綱吉一時間無法理解眼前的人所說的話,但這樣沉默的對質卻持續不久。
一個腳步聲打斷了這一切,剛剛本來要離開通知夥伴的黑髮男人快速折回來,一把就揪住了綱吉的後領看了一下金髮的男人,他們那瞬間似乎突然決定要倉促的逃開某個東西。


才轉過身要走,下一秒卻被一個憑空出現的人擋住了去路,看來是從高處一躍而下的。


映入綱吉眼中的陌生人是個有著灰色短髮,面容端正的男人,身上一襲的黑,腰間掛著好幾個褐色的皮製裝飾,手中握著兩把銀色短刀看來十分危險,感覺上是一個讓綱吉不會想扯上任何關係的人,而在綱吉身邊的兩個人露出了警戒的神色,顯然和綱吉同樣想法。

「你們失敗了啊,曼利歐那好家夥還活得好好的,這機會千載難逢卻還是失敗了嗎?你們比我想像中沒用啊。」


「……你來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見你們遲遲沒有動手所以來傳達艾默的話。」


「傳完話就快滾。」黑髮的男人擺出了戰鬥前的姿勢,對著灰髮男人。


「別心急,納克爾,我可沒興趣和你這樣粗魯的傢伙打,我最討厭只會用拳頭解決事情的傢伙了。」


綱吉就算是局外人也感覺得出來他們並不是友好的關係,不過從對話中就能肯定是共同在計劃著些什麼,黑手黨中因為派系而彼此聯合是常見的事情,綱吉如今只是盡力把自己隱藏起來不想被那個人發現。


「告訴喬托還有G,最近『雷』很不安定,這次失敗了,那麼可想而知之後肯定會和那傢伙對上,要他在那之前準備好一切。」灰髮男人終於稍微變得嚴肅起來,迅速收起了短刀,儘管那副傲慢的神情還是讓人看了不順眼。


「對了,從剛剛就站在你們旁邊那沒見過的小子是怎樣?難不成他就是失敗的原因?」

他的視線落在綱吉身上,綱吉慌張的低下頭,看來想裝成不存在還是失敗了,他不敢想像還有另外一人發現他會怎樣,但對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會兒綱吉的那張臉,「這傢伙……是你們的人嗎?」

 

「不是,剛剛出現的,打斷了我們的任務,我們正想帶回去——」

 

涅斯多露出一抹難以理解卻充滿興趣的笑,拍了一下手,「對了,離開時是曼利歐說似乎有刺客要埋伏他,我才能夠脫身過來的,為了不讓那老傢伙起疑,這小子就交給我吧,好讓我回去交差。」


綱吉發現抓住他的兩個人臉上都浮現出凝重的神情,刺客,顯然就是他們。

 

「涅斯多,這傢伙是——」


「放心好了,我會編個藉口,之後再還給你們,這總比我跟曼利歐說刺客是你們來得好吧?」

 

涅斯多聳聳肩不認真的低笑了幾聲,最後表情才稍稍嚴肅起來,「最後會還給你們的,到時你們想拷問還是殺了他再說吧,我總要給曼利歐一個交代,只是這張臉,真的令人非常感興趣啊……」


眼前的兩個人也意識到涅斯多說的事實,確實,眼前突然出現的這個少年長得很像他們都認識的人,第一眼見到時都非常驚訝,而那個人在曼利歐面前非常受到賞識和尊重,卻也是參與這次計畫的其中一位主事者。


「阿勞迪,暫時就這樣吧,別跟他扯太久,現在我們也不能夠暴露,剛好有這個人當替死鬼也好。」


「別想耍心機,涅斯多,你帶走的這個人並不知道關於我們的事情,別以為艾默能從他那裡套出任何話。」被同伴稱做阿勞迪又長得很像雲雀的男人冷冷的說,隨後就對著納克爾點點頭,「走吧。」

看著那兩個人走遠,綱吉的心並沒有平靜下來。
本來情況就夠糟了,現在又莫名其妙的落在奇怪的人手上,似乎要被帶去見某個組織的重要人物,而且還是要被當作是刺客回去交差?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了,他可能再次陷入被殺的危險中,萬一被認定是刺客就真的必死無疑。


這時,他瞥了一眼身邊的人,意外的發現對方的臉色冷冷的看著剛剛離開的阿勞迪和納克爾。


「這群傢伙搞什麼鬼…大好的機會給放過了,真是愚蠢至極……」

 

綱吉聽他喃喃細語,心頭總覺得不安。
綱吉不知道他是捲入了什麼事件還是鬥爭之中,不過看起來不是他一時半刻能夠理解的。


他現在連彭哥列家族是不是存在這時間點都不知道,只是他很清楚,在看著彭哥列初代首領的守護者時,有看到阿勞迪和納克爾的兩個人的名字,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在十九世紀的某個時候。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呢?

 

他雖然曾經穿越時空到十年後的世界,但是他沒想過他可以回到這麼久以前的時空,而且毫無預警,沒有任何徵兆的,他無法擺脫現在發生的一切是幻覺的可能性。



能夠活著回去嗎?他心想。

如果這是夢的話,那就快點讓他醒過來吧。

這一切和他所知道的相差過遠,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法預料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tbc

 

作者廢話:

終於,要來更新這篇啦!!!!!

這篇要搬運可是個大工程....慢慢搬吧。

最近我因為趕本子實在沒時間寫連載啦,之前有人說如果這篇搬上來,就會看見三篇初代X綱吉的文章,我就趁著初霧綱還沒完結前來搬一下吧,不然那篇快結束了XD

希望大家喜歡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