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我知有很多人在等The Secrets,其實已經寫完了,但檔案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需要再修復一下,大概要兩三天,於是只好利用時間搬舊文了。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本篇是因為有讀者問說能不能試寫寫看,並且送來了圖,所以當時就寫了,如果很奇怪請見諒otz

@算是唯一一次嘗試性轉,估計未來也不會有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Morning, my boss





早晨,走進了一間寬敞的房間,純白的紗簾輕輕在窗口飄動捎來了夏日溫暖的氣息,日光灑落了細碎的光點在地板上,昏暗的室內被稍稍照亮,他逕自走到窗前伸手拉開窗簾讓室內一瞬間充滿晨光,微熱的陽光同時落在了熟睡於床上的人身上,被刺眼的陽光照得受不了的她發出了小小的呻吟,纖瘦的身體轉而背對窗口並用雙腿夾住了柔軟的棉被,背脊的形狀在潔白的襯衣上留下了幾道小小的摺痕,身著單薄並大大露出的修長腿部彷彿在刻意誘惑著。

男人看著眼前的景象忍不住發出笑聲,他總是說對方的戒備心不足,儘管早上會來叫她起床的也只有他了,但是這個房間只要是守護者都進得來,偏偏那些可都是身心健全的男子們。

還記得不久前迪諾才開玩笑著說,她肯定曾經無意的在哪裡傷害過年輕男孩的心吧。
看來是確實如此。

褐色的長髮不知不覺已經留到了背部,當上首領後不需要經常戰鬥的她因為其他女孩們的建議留起了長髮,里包恩坐到了她的床邊,伸手輕輕勾起那細柔的長髮,不得不說在綱吉長大並擺脫稚氣後,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一直稱她為蠢綱了,那不適合一個淑女,如今在家族中也成為不少人的愛慕對象,她或許是繼彭哥列第八代以來第二位可以當上彭哥列首領的女性——實力無庸置疑,但是就是某些地方不太令人放心。

「喂,首領大人。」里包恩用冷漠卻溫柔的聲音說,「大小姐,時間已經不早了。」

「……嗯…晚點…」

「雖然說睡眠對女性的皮膚很好,但是也已經到了該起床的時間了。」里包恩的手輕輕抓過綱吉的肩膀,刻意放輕的動作沒有讓她直接醒過來,而是有些依依不捨的鬆開了柔軟的棉被,「再不醒來的話,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柔和的聲音彷彿在耳邊低語,綱吉聽見了,但是身體慵懶得不想動。
她過了一小段時間後終於緩緩的睜開雙眼,空白的凝視著眼前,在她面前有著熟悉的微笑面孔,非常近、非常近,近到她有些恍惚的盯著對方看,而對方只是持續的微笑。
 

「里包…恩…?」綱吉低喃對方的名字,等到意識慢慢清醒後,她稍稍有些驚訝,但並不是害羞,「…啊…我又睡過頭了嗎?」她慢慢理解到自己的狀況,還有現在時間已經不早的事實。

里包恩的手放在她的枕頭兩旁,溫熱的呼吸幾乎可以直接感受到熱度,里包恩帶著有些危險的微笑看著綱吉,視線雖然可以稱得上溫柔,卻還是和過去一樣充滿了壓迫感。

「真可惜,再過一段時間不起來的話我就打算懲罰妳的。」

「你想對我做什麼啊…雖然老是這樣說,但是里包恩也從來沒有做過什麼不是嗎?」綱吉回答。

「喔?原來如此,妳其實希望我真正做些什麼嗎?」

「不、不是…唔,謝謝你一直以來都沒有做什麼。」綱吉吞吞吐吐的回答,剛剛里包恩那種上揚的嘲諷語調感覺很不令人放心,她想她還是乖巧一點,這樣里包恩才會放開她。

「很好。」里包恩一笑,然後他稍稍俯身親吻了一下綱吉的嘴角,對方也順從的回應,那就像是早晨打招呼一樣自然,並不是戀人,但是綱吉覺得她很習慣讓里包恩了解她的一切。

「早安,里包恩。」綱吉微笑著道早,里包恩只是溫柔的看著她,就算不說出口綱吉也知道對方喜歡她笑的時候,因為那時里包恩會流露出非常愉快的表情。

里包恩伸手輕輕撥動她有些睡亂的長髮,綱吉爬起床來盤腿坐在床上,瞇起眼睛來,彷彿享受著對方的手指,還輕輕的打了一個哈欠,里包恩因此而低哼一聲。

「……妳很沒有女性的自覺,雖然從以前就這樣了。」看向綱吉隨意露出的雙腿,綱吉皮膚算是很白,儘管不能說是大美人但長得還稱得上可愛,但是會像這樣在男性面前露出這種毫無防備的姿態,恐怕只有綱吉做得出,「下次睡覺妳就不能不要只穿一件襯衣睡嗎?如果是我以外的男人進來該怎麼辦?」

「突然說什麼啊,里包恩,你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對吧?」綱吉天真的回應,笑著。

里包恩面對這種回應只能沉默一陣子,「……我也是男人的這件事情,妳沒有注意到嗎?」

「嗯,但是,里包恩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和我在一起不是嗎?」從十四歲時,里包恩就和她住在同一個房間,雖然那時候里包恩的身體狀況特殊,現在已經恢復原狀,但綱吉早已習慣了里包恩在身邊的日子,如今,里包恩和她住不同房間甚至讓她覺得有些不習慣。

「我就保留妳這份天真吧。」里包恩低笑,語氣中參雜些許無奈,「這樣對我也比較有利。」
「什麼?」綱吉回過頭來問。

「沒什麼,只是妳繼續這樣對我毫無防備之心——」里包恩停頓了一下,眼中含有危險的笑意,「——作為一個男人我就享受越多的福利。」他的雙眼往下瞧向綱吉微微敞開的胸口,還有盤起的雙腿,毫不遮掩那赤裸的視線,那是故意做給綱吉看的,為了讓遲鈍的她意識到。

綱吉愣了一下,許久她才聽懂里包恩所說的話,臉上透出淡淡的緋紅。

但她並沒有改變姿勢,她知道改變了姿勢就是對里包恩顯示自己終於知道有多麼羞恥了,她實在不想要承認,於是只好低下視線不敢與里包恩對視,不敢看里包恩到底在看哪裡,感覺到里包恩的手指彷彿刻意的繼續溫柔撫摸她的頭髮時,她內心有些後悔自己一開始居然讓他這麼做了。














Envious





手指交給了面前的侍女讓對方為她小心翼翼的塗上深褐色的指甲油,她空閒下來的右手則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酒杯,暗紅色的紅酒面輕輕晃動,她仰頭喝了一口,身心也變得溫暖舒適,身上剛剛換上了黑色的連身裙,她平時會穿得更隨意一點的,但是她等等有個約會必須赴約。

藍波在身邊忙進忙出的,剛剛才將一束紅玫瑰裝進了花瓶中,擺放在她的桌前。
看著那束花她感覺心情有些複雜,因為她知道花是誰送的,除了白蘭之外沒有人會送她玫瑰了。
接著藍波又帶進了幾個好好包裝的禮盒走到了綱吉的面前。

「BOSS,這個該怎麼辦?」藍波朝綱吉問,「XANXUS送的。」

「又來了嗎?」綱吉眨眨眼睛,露出一點苦笑,指指床上,「放那邊好了,我之後再看是什麼。」

「知道了。」藍波點點頭,等他將那些放在綱吉的床上後又回頭,「BOSS,那麼加百羅涅那邊送的禮物該怎麼辦?」

「咦?迪諾先生又送了什麼?」綱吉一愣,手一抖讓侍女正為她塗的指甲油擦到了別的地方,慌張的為她重新修正,「我都已經好幾次要他不要再買禮物給我了。」

「是一套白色的禮服,說下次舉行的宴會希望你穿,是同盟會議時間快到了吧。」

「啊啊,肯定又說什麼路上看到覺得很適合就買了,迪諾先生真的……」綱吉有些沒辦法的輕嘆,迪諾真的太過寵愛她,或許是因為是年輕可愛的師妹吧,從第一眼見到綱吉時就是這種『只要妳喜歡什麼都可以』的態度,那傢伙簡直就像是從戀愛國度來的男人,常常又是親吻又是買禮物的,綱吉一想到這兒就噗哧一笑。

「…算了,迪諾先生的品味也不錯,下次就穿那套好了。」

「知道了,那我等等幫你拿進來放喔,阿綱。」藍波說。

「嗯,辛苦你囉,藍波。」綱吉微笑的點點頭。

藍波得到了誇獎後有些高興的出去了,這時候侍女也起身,恭敬的在她身邊等候命令。
這樣打扮就算是完成了,外出一趟也要化妝和打扮什麼的,綱吉其實覺得有些麻煩,但是里包恩總是說她必須注重外表,何況她是彭哥列的首領,又是以女性身分成為首領的,她不能夠像普通女孩子那樣青春洋溢的簡單打扮,不能和過去一樣穿著淺色的便服出門,她身上穿著一襲黑色的套裝,化妝也使用了偏暗的色系,這都是為了讓她看起來更有威嚴更艷麗,足以代表彭哥列。

「看起來很好,謝謝妳。」她溫柔的笑,雖然她的打扮並不是她喜歡的,但是她知道自己這樣化妝後看起來確實很漂亮,她一笑身邊的侍女就高興的臉紅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綱吉本以為是藍波又回來,但卻是另外一個男人。
那個人好像有點訝異看見綱吉打扮了要去哪裡的模樣,手中拿著一份報告書,看來是任務剛剛完成準備過來遞交報告的,他臉上的訝異只停留了短短幾秒鐘很快就消失了,反而掛上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

「骸。」綱吉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對方牽起她的手在唇邊親吻了一下,然後撫過她的臉頰,在臉頰上也落下一個吻。

「妳等等有要跟誰約會嗎?特別打扮了一番啊。」

「沒有啦,我外出不是都打扮成這樣嗎?和平常一樣啊。」綱吉輕笑,他朝身邊的那些侍女點點頭讓她們出去,然後她才轉頭看骸,「到現在我還不太習慣這樣的裝扮,但是這是必須的。」

「……哼,黑手黨的首領也注重外表的嗎?」骸冷笑著,他這時候看見了堆置在床上的禮物,挑起眉頭,「又有男人送你東西?這次又是哪個家族的首領了?那些骯髒下流的老頭。」

「不是啦,自從上次你恐嚇過對方後他就不敢了,這是XANXUS大哥送來的。」綱吉搖搖手。

骸說的沒錯,她經常會收到來自其他黑手黨的禮物,因為她是女性的關係在各種場合上還是多少會碰上一些不太規矩的人,特別是在她剛就任的那段時間,很多來往的黑手黨看她還年輕不諳世事的模樣,又是女人,偶爾會說出令人不舒服的話語,那時候都是守護者們為她開脫的,而骸前不久才因為她被另一個家族的首領搭訕,狠狠的教訓了對方一頓,結果對方現在都不敢跟彭哥列來往了,這讓綱吉有些困擾。

只是,現在已經不太常這樣了,如今她也確實被眾人認可為彭哥列首領,沒有人敢小瞧她。

「XANXUS,妳真的打算和他結婚嗎?」骸靠上了身後的牆,身體微傾的望著綱吉,他雖然想要裝做不介意,但並不成功,眼中透著一絲不快,「等一下見面的對象不就是他嗎?」

「啊?」綱吉愣了愣,「為什麼這麼說?我還沒有考慮結婚的事情。」

「但是,你們有婚約吧。」

「嗯,這是對外的說法,這樣一來瓦利安和彭哥列之間的關係也可以得到舒緩。」綱吉順著說下去,似乎並沒有對這件事情考慮太多,「呵呵,九代首領雖然好像真的很希望我可以和XANXUS大哥結婚啦——他也差不多到了想抱孫子的年紀了吧。」

「我倒是覺得那個男人是真的如此認定的。」骸悶悶地說,然後他抬眼看著一臉天真遲鈍的綱吉,他的手伸過去輕輕觸碰綱吉的臉頰,柔柔的撫摸,連這樣都不躲開,骸常常懷疑綱吉是否是故意的,給予身邊那些愛慕她的人希望,「何況,得到妳就等於得到彭哥列,妳可是彭哥列十代首領,這是一個很好的交易,他肯定這麼計畫著。」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啦。」綱吉笑了,聳聳肩的握住骸的手,「只有你這個人第一次見面就說什麼『我很喜歡妳要不要跟我交往』的,雖然我知道那是為了接近我而說的假話,但事實上我有些心動呢,還被女同學問說那個搭訕的帥哥是誰。」

第一次見面的骸接近她時用了這個理由。
莫名其妙被人告白,明明那時候的自己毫不起眼,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自己。
後來知道對方確實是瞄準了她是下一任繼承人才接近她的,故意用那樣的方法讓綱吉毫無警戒的讓他靠近,如果不是綱吉有著超直覺,可能任誰都會中計吧。

「那麼,如果我現在這麼說的話,妳認為也是假的?」

「呃。」綱吉不敢說,因為她知道如果是現在的話那事情就不同了。

「我很忌妒呢,有著和九代之間的關係而可以利用那個關係得到妳的人,XANXUS那傢伙不愧是個黑手黨,很狡猾,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毫不猶豫的就能夠出手。」

「我還沒有結婚的打算,骸。」綱吉說,微微露出苦笑。

「只是現在還沒,但妳未來會變成某個人的東西吧?」骸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他的手指提起綱吉的下巴,「我真的非常討厭這樣。」

說完話的他放開了綱吉,然後他將報告放在綱吉的桌上,退開了身體。

「我把東西放這兒了,祝你等一下的約會愉快。」他抬起手揮了揮想要離開。

「……就說不算是約會了。」綱吉重複著,然後她的手輕撫桌面的那疊報告。

她感覺得出骸心情很差,因為自己的關係,她其實知道原因的。
她覺得如果骸就這樣走出去,這一整天她肯定心情都不會太好,而骸肯定也會生悶氣很久。
這時候她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雖然她覺得這麼做或許有些不太好,但還是想要試試。

她伸手將自己背後本來套裝的拉鍊往下拉,發出的聲響在房間中非常明顯,這讓骸停下的腳步,最後忍不住回頭看綱吉到底在做什麼。

「骸,」骸發現綱吉背對著他,背後的拉鍊是開著的,嘴角帶著一抹有些誘惑的微笑,聲音很輕柔,她的手一攬起了長髮就能夠看見白皙的皮膚和腰身,「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拉不回這拉鍊。」

骸愣了一下,他不得不打從心底覺得澤田綱吉根本腦袋有問題,一般女人會做到這地步來挽回另外一個男人的心情嗎?何況他們只能說是朋友的關係,畢竟綱吉從來都沒有其他的表態。
確實,這或許可以讓他心情轉好,但是對綱吉而言卻太不謹慎。

「妳……」

綱吉微微笑著回頭看他,點了一下頭。
骸終於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慢慢走回了綱吉的身邊,站到了她的背後並伸手碰觸拉鍊。
很漂亮的背部,綱吉皮膚很白,而且背後也沒有任何傷痕,那是屬於女性優美的身形,隱隱約約的露了出來,也看得見她所穿著的內衣,肯定不會有男人抗拒這樣的邀請吧,不過骸沒有感受到任何一絲情色的暗示,只覺得很漂亮,所以他發現他什麼也無法做。

「妳真是個罪惡的女人。」骸一邊淡淡說,一邊幫她重新拉回了拉鍊。

「多謝誇獎。」綱吉微笑。

而骸在完全闔上拉鍊時,在綱吉的左後方肩膀上輕輕落下了一個吻。




















Engagement




車子在大門口停下,部下為綱吉開了車門。
在門口已經有人等著迎接了,畢竟這也算是彭哥列首領的到來,即使是與彭哥列一直有所嫌隙的瓦利安也不能完全不顧禮節,當綱吉看見最注重這件事情的史庫瓦羅站在那裏頂著有些不耐煩的表情時,她笑了出來。

「——史庫瓦羅。」她出聲呼喚,對方什麼也沒說的走過來。

「走吧,那傢伙等妳很久了,到時等太久心情又會變差。」從部下的手中接下了綱吉的手,綱吉到現在還是不太習慣這種動作,但是史庫瓦羅、迪諾或是獄寺他們每次總會這樣做,像是電影中那些紳士所做的一般,做出護送的姿勢,「我帶妳進去。」

「每次給史庫瓦羅護送就會覺得心跳加速呢。」

「哈啊?為什麼?」史庫瓦羅惡狠狠的回頭瞪她,綱吉反倒是愣了一下,想了一會兒。

「……因為很可怕的關係吧。」綱吉笑著說。

她讓史庫瓦羅護送她下車一直到進了瓦利安的大門,綱吉慢慢的走在對方的身邊。
不得不說綱吉很不習慣高跟鞋,以前在學校時沒有這種習慣,到現在她還是只有在正式場合才穿,或許是發現她的不適應,史庫瓦羅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XANXUS大哥還好嗎?最近心情是不是還不錯?」

「為什麼知道?」

「因為他今天送了我禮物,我想是不是因為心情還不錯的關係。」綱吉勾起笑容,他知道XANXUS可不是那種會常常買禮物給女人的那種男性,「如果是的話就好了,不然他常常都在生我的氣。」

「他會心情好也是因為妳,心情壞也是因為妳。」史庫瓦羅忍不住低喃著抱怨,「總之,妳可是那傢伙的婚約者,他不會對你做什麼事情的,那傢伙對自己的所有物可是非常執著的。」

「婚約什麼的,那個不過是因為家族考量才定的不是嗎?XANXUS大哥根本一點也不放心上,他喜歡的類型應該也不是我這種吧?」綱吉聳聳肩,她是真的覺得她和XANXUS兩人根本就沒有那種意思,「他很討厭我,最近不再想殺我這件事情我一直很感謝。」

「……妳是認真的這麼說的嗎?」史庫瓦羅這時候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綱吉,「那是故意的…不,是天生的遲鈍嗎?算了。」史庫瓦羅轉過頭去繼續往前走,「那時候他會討厭妳是因為那傢伙沒有辦法忍受自己竟然會輸給一個女人,不過也差不多接受事實了吧。」

「我知道。」綱吉想多多少少這都會影響到XANXUS的心情。

「可是,這不代表他現在還是討厭妳,像那種傲慢到死的傢伙,可不會找隨便的女人當婚約者,就算是假的也一樣。」史庫瓦羅想,XANXUS若不是認真的,那麼從一開始就不會送禮物過去給綱吉或是要她偶爾過來瓦利安了,應該連見面都不想見到,「嘛…那個怎麼說……他應該也是認同了妳的實力的關係。」

綱吉聽見史庫瓦羅這麼說,有點訝異的抬起頭來,剛剛那些話聽起來就像是在安慰她。
她一直都認為瓦利安是些可怕的傢伙,不但很粗暴又很殘忍,而且就連面對女性或是孩子都可以下殺手的無情的團體,在與他們戰鬥的那段時間她就深刻的體會到了他們的殘酷,還有他們是真正的殺人組織這件事實,但是到了現在,偶爾也會感受到他們的溫柔。

綱吉露出了一個小小的微笑,心情安穩了許多。

他們來到了瓦利安首領室的門口,史庫瓦羅就離開了,要綱吉剩下自己看著辦。
綱吉望著這扇大門,伸手在上頭敲了幾下。

「進來。」裡面傳來了冷酷的聲音。

綱吉緩緩推門進去,出現在眼前的是XANXUS將腳抬得老高橫跨在桌子上的情景,他的那雙紅色的眼眸傲慢地盯著綱吉看,綱吉總是覺得那種視線有著非常強的壓迫力,經常令他動彈不得,可是她慢慢知道這並不是想要傷害她的意思,而是XANXUS本來個性就如此。
非常凶暴的一個人,第一眼看見對方時真的很害怕很恐懼。
這也是大多人對他的感覺。

綱吉在指環戰的時候勉強的戰勝對方了,儘管瓦利安抗拒這個事實非常久的一段時間,如今也沒有完全接受她成為十代首領,但是大概是九代首領的計策奏效吧,綱吉成為XAXNUS的婚約者後,瓦利安的態度就出現了一點改善,綱吉覺得如果對家族有幫助,那麼她暫時當著XANXUS的婚約者也無所謂。

綱吉不太清楚XANXUS實際上對她的看法是怎麼樣的,偶爾也會有溫柔的時候,不過或許是因為守護者們都對綱吉都很溫柔,所以她都快要養成被寵壞的習慣了,對XANXUS的感覺大多停留在有些強硬、強勢的部分,有時候還是會不由得畏懼他。

但她知道XANXUS也不會強迫她做些什麼她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放心地接近了他。

「慢吞吞的終於來了,過來我這邊。」XANXUS用命令的語調說著,朝綱吉伸出手。

「是、是。」綱吉無奈的笑著,走了過去,伸出手放上了那寬大的手心。

在那同時,首領室的那扇大門也總算緩慢的自動歸位。

 

 

tbc

作者廢話

all綱的話基本上就是清水向的意思~~
希望綱吉的個性還是有抓好...
第一次寫性轉什麼的
本來我是對性轉很害怕啦
當作一種嘗試了

XANXUS後來做了什麼不要問我(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性轉也...不錯阿((閃亮亮眼睛
    喜歡這種多點親密的感覺!
    話說好奇給了甚麼圖??
  • 因為圖不知道為什麼貼不上來
    所以只能在別處看了。
    可以去lofter看看~
    http://chianye27.lofter.com/post/474516_c44ad9b

    千葉玥 於 2016/09/15 20:48 回覆

  • 訪客
  • 謝謝看到了!好圖!!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