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往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

 

 

 

 

 

 

1.發現昏倒在草地中的矮地精

 

他在經常一個人待著的樹叢中看見了那個生物,用醜陋的姿勢躺在自己以魔咒精心壓平的草地上,侵占屬於他的空間,毫無羞恥地奪去他美好的孤獨。當然他不會認為這片森林深處全部屬於自己一人,但他在周邊設下數種驅逐咒防止任何愚蠢的生物干擾,也讓那些喜歡探頭探腦的學生能夠免於被詛咒的下場——但依然,那隻地精闖進來了,雖然比地精稍微大了一些,是的,他認為這個生物並不是人類,因為人類不可能進到這個地方,而他肯定疏忽了某些盲點,忘記把低等生物放進防範範圍。

 

他不想碰到對方,也不想浪費自己的任何一個魔咒,於是開始思考著這附近還有哪個地方能夠讓他滿意,讓他可以一個人安靜地研究那些不可言說的黑魔法,因為對他而言深奧而美麗的有趣小玩意兒,那些自稱朋友的傢伙只要看一眼就會被嚇跑。但大多數腦中浮現的地點都讓他皺眉,他已經把禁忌森林靠近學校周邊的區域都給摸透了,沒有比這裡更加隱密而且安全的地方。

 

就在他打算轉身回宿舍的時候,卻聽見那生物醒過來並發出一連串比想像中要來得更像人類的抱怨聲音,他本以為地精發出的聲音都是刺耳或粗啞的。

 

「梅林…我想我被什麼給打到了,魔咒…或者什麼其他的東西,總之不是好東西。」

那生物睜開眼睛,朦朧間抬頭對上他的視線,翠綠色如同琉璃般的眼睛是這生物給予他的第一個印象。

「喔,我不小心跑到這裡,一定是被什麼給攻擊了,那個…你是?」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我對會說話的地精沒有興趣,」少年顯得興趣缺缺,眼睛雖然看著那男孩卻好像沒有看著他一樣,「既然你醒了過來,我希望你能從這個空間離開,我建議你還是自己走出去,因為我不想浪費昏擊咒和飄浮咒。」

 

「地…那個,我是人類。」男孩說,驚訝的表情寫在臉上,他慌慌張張地爬起來,「不管怎麼看我都是人類,是個巫師,我還穿著葛來分多長袍呢,你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不可置信地瞪著眼前這個相當無禮的少年,他那極度冷漠的口氣和他英俊的外表可說是完全不協調,「而且你怎麼可以對個剛認識的人使用昏擊咒和飄浮咒,在這裡設下這麼多咒語的也是你嗎?」

 

「家庭小精靈也會穿衣服,」少年繼續說,他的表情毫無變化到讓人覺得那好看的臉像個面具,他所說的話也相當冷酷,「鑒於我不能隨便使用不赦咒,我只好將就比較麻煩的咒語。」

 

「說得好像你可以的話就會使用不赦咒一樣。」男孩瞠目結舌地望著少年,隨後突然想起什麼的補上了一句話,臉上微微泛著緋紅,「還有我不是家庭小精靈。」

 

少年看著男孩一會兒,發現男孩沒打算要離開這個地方,於是不想浪費更多時間轉身就要離開,他畢竟沒有太多獨自一人的時間,在教授面前演著優秀聰明的學生,在同伴間戴上溫情的嘴臉,在學生面前則虛構出善解人意的謙虛形象,這讓他一直極需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好把胃中那些想吐的感覺以及皮膚上黏膩的觸覺全部代謝乾淨,釋放那些渴望狠狠詛咒某些蠢蛋的壓抑情緒,因此他對於佔據他私人空間的侵入者不想擺出任何好臉色,只想快點打發他走,然而事與願違。

 

「我想我知道你是誰,」說話的男孩一邊說一邊試圖站起來,然後他的腳一滑,少年看他要跌倒便快速往後退了一步只為了不想讓男孩碰到,結果手中的筆記本落在了地上,「喔,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只要仔細看就能看見少年那一瞬間彷彿結凍般的冰冷雙眼,深處小心藏匿著的怒氣正微微抖動,但男孩沒有感覺到其中暗藏的威脅和危險,他彎頭看著草地上那本看起來像是麻瓜使用的筆記本,絲毫沒有要幫忙撿的意思,但上頭寫著名字,他凝視了一下,與此同時少年已經彎身撿起那本筆記。

 

「湯姆瑞斗,我就知道我聽過你,史萊哲林的級長,而且大家都說你一上七年級就絕對會被選為男學生會主席,還在今年得到了對學校特殊貢獻獎,你抓了一隻怪獸,是吧!!」

男孩用一種與他興奮的說話語調完全不同、不帶一絲羨慕意味的表情看著他。

「哇,很榮幸能夠認識你,我的名字叫哈利波特,我是葛來分多的學生但也聽過很多關於你的事情,因為聽說你真的很優秀。」

 

「我不覺得你真的認為很榮幸認識我,這種謊言我辨別得出來,而且你這之前也並非不認識我,不是嗎?」瑞斗冷酷地無視那熱情的話語,繼續使用傲慢的字句,「我不認為被你讚美是值得高興的。」

對方那完全的拒絕讓哈利對於他的喜惡分明深有感觸。

 

「我不知道你有潔癖。」哈利皺起眉頭,「還是因為我是葛來分多?」

「我對令我反感的東西有潔癖,感謝你的提醒,葛來分多也在那範圍裡面。」瑞斗帶上一抹嘲諷的假笑,即使只是假笑,仍讓那張英俊的容貌更好看,「既然有人看不懂慷慨的暗示,我猜我只好離開這裡,現實就是有時不得不妥協。」

 

當瑞斗打算頭也不回地離開這個扭曲又不愉快的小插曲,哈利又不放棄地再度開口。

「獨角獸血我不覺得是個好方法。」那句話少有地勾動瑞斗心中的興趣,他終於回頭看哈利,「我是說,你真的把牠的血放到口中的話,你會受到詛咒,你不會真的想傷害那樣純潔的生命吧?你的魔力雖然會變強但也會受到很多限制,你的靈魂會染上邪惡,我相信那不是你期待的效果。」

「你說的話讓我很感興趣,你剛剛偷看了我的筆記?現在我或許該考慮對你施展遺忘咒,我通常不會犯這種錯誤。」瑞斗這時候才終於正眼打量哈利,身材矮小,相當瘦弱,長袍顯得有些太大,一頭亂髮以及和他平凡的臉與圓形眼鏡不搭的美麗綠色眼珠,唯一確定的是瑞斗從沒有在學校見過哈利,雖然他也不確定是不是只是自己沒去在意。

 

「你看起來像個四年級的葛來分多。」

「我要再重申一次我是個葛來分多學生嗎?為什麼你那麼執著我不是人類?你很沒禮貌。」哈利不敢相信到現在這個人還頑固地認為他是地精或者家庭小精靈之類的其他生物。

 

「因為我對地精不需要有禮貌,不過,好吧,現在看來你應該是學生。」瑞斗說,哈利聽到他那麼說時確定瑞斗打從最初見到他開始就沒有認真地看他一眼,直至現在,「但我設下的驅逐咒是禁止任何人進入到這個區域的,你進到我的私人領域,這種事情通常不會發生。」

「也許你的驅逐咒出了錯,還有這裡應該不是你一個人的地方……」

「但也不是像你這樣的四年級生該來的地方,這裡是禁忌森林,以及,我的魔法出錯,好像我真的會這麼認為似的。」瑞斗發出不屑的低笑,對哈利的質疑不以為意,哈利不懂他那種認為自己絕對不會出錯的自信來自於哪裡。

「所以,先生,你不會真的打算要對那些純潔的生物做什麼殘忍的事情吧?」

「所謂的魔法理論研究,我想你聽過?」瑞斗不慌不忙地說,他的態度沒有因為哈利充滿懷疑的問話而改變,「雖然有時候理論必須經過驗證才有價值。」

 

「但你剛剛說要對我使用遺忘咒。」

瑞斗停頓了一下,他盯著哈利的眼神讓哈利的心底有一陣微微的酥麻感,一般人的視線都會有意圖,親近、厭惡或者喜歡、恐懼,多多少少可以讓人看出來,但那深色的眼眸中卻完全沒有那份意圖,反而像是把哈利當成一件櫥窗中的物品評估著,下一秒就要把它切割成他所喜歡的模樣。

 

「抱歉,我該先對稍早那件事情道歉,沒把你當作人類,否則一般而言我對低年級學生不分學院都是個溫和而且耐心的談話對象。」瑞斗露出一個優雅有禮的笑容,和前一刻的他彷彿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傲慢和疏遠感一下子都消失無蹤,「聰明如你,波特,就要看你的態度是否需要我對你下點遺忘咒,我想我的話很清楚了。」

 

「梅林啊,級長大人,你是個表裡不一的人。」哈利看著瑞斗,就好像把對方威脅要對他下遺忘咒的聲明當作耳邊風,「我以為身為級長應該要有好的學業成績、優良聲譽,還有誠實、善良、勤勞的性格。」

「每一項我都符合資格,不是嗎?」

哈利看起來不太滿意瑞斗的答案,「我認為他們並沒有真正以內在來選,但你真的很難看到一個人真實的內在,如果他隱瞞得太好的話。」

 

「只有你這麼說我。」笑容快速消失在那張臉上。

 

瑞斗將筆記本放進隨身的書袋中,裡頭聽起來裝著很多東西,那小小的書袋顯然是被施過魔法的。

「我沒什麼好隱藏,只是我正在研究的主題容易讓人誤會,他們認為某些學問就是黑暗的、是偏頗而不當的,但在我看來其中有些魔法比大眾都理解的魔法更深澳、更高尚,凡人看似禁忌的知識只要使用得宜,由適當的人使用,都會成為具備極高價值的魔法——我只是擔心有人不理解這種知識的美好,所以才需要避開大眾愚昧的目光。」

 

「那麼,級長,大眾是愚昧的,你卻認為自己是適當的人?」

 

「很難找到像你這樣快速理解我話語的葛萊分多,我是那個意思,更別說我只是在研究知識,人們總是渴求更深奧的知識,這並沒有什麼道德上的問題,對吧?」

哈利看著侃侃而談的那人,覺得這談論的內容、這說話的方式,竟會讓他如此懷念,他忍不住勾起一抹淺笑,但那抹笑容對瑞斗來說是引人懷疑的,瑞斗不曉得哈利是否有聽明白他暗示的意義,沒必要他並不想做出對學生施咒這樣冒險的行為,因此他希望哈利可以自重,把他所見所聞乖乖放在心底。

 

「不過我想是的,先生,知識並沒有什麼邪惡或正義。」

哈利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長袍,從屬於瑞斗的隱密空間中站起身來,看著他,「我想會做那種區分的是人,還有人所做的選擇。」

 

「終於打算要走了?」瑞斗問,他發覺哈利並不害怕他的威脅,不清楚是沒聽懂還是他就是這麼大膽,但那坦率回看自己的眼神令他在意,因為太過清澈反而讓人看不透其中的感情,使他甚至聯想到鄧不利多那平靜又溫和的眼睛,是他最感到棘手的類型。

 

「我以為你很想要我快點離開,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跑到這裡來,我不知道這邊是你……呃,做研究的地方?畢竟這裡是禁忌森林。」

 

「所以我設下驅逐咒。」瑞斗挑起眉,「那麼,哈利,你又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嗯呃,」哈利發出一陣古怪的呻吟,「真不習慣你這樣叫我,我們才認識不久,你知道,啊,但我不討厭你這樣叫的,級長。」輕挑的態度讓瑞斗稍感不耐煩,特別是一直喊他的稱謂讓他感覺哈利在刻意惹人厭,但哈利沒有發現他的不快而是繼續說下去,「我應該是在去教室的時候被傳送到奇怪的地方去,霍格華茲有很多神秘現象,肯定是因為那樣我才出現在這裡。」

 

這時瑞斗卻突然笑了一聲,哈利不懂他為何而笑。

只是瑞斗看上去比他不笑時更英俊數倍,哈利真心憎恨那張漂亮臉孔,意味深長的笑意讓人不禁警戒起來,不知道對方下一秒會說出什麼超出常人想像的話來。

 

「我可以聞到謊言,還有一點點愧疚的味道。」

「…我想,我並沒有對你說謊……」哈利的背後微微冒著冷汗,但他極力忍耐住動搖。

 

「這裡是禁忌森林,學生不該來這裡,但這兒有許多黑暗的秘密,它們相當誘人,不是嗎?」瑞斗那冷酷的黑色雙眸蘊藏危險的光芒,反射出他所隱藏的另外一個樣貌,戲謔的雙唇上揚的角度讓人不安,像蟲子緩緩鑽入哈利的脊髓深處。

 

「就我所知沒有一個神秘現象能讓人在霍格華茲內進行傳送,哈利,你確定你真的不是為了隱瞞一些秘密才不小心跑來這裡的?然後不小心被我的驅逐咒擊中?」聽到瑞斗這樣問的哈利愣了一下,隨後他的表情恢復鎮定,瑞斗會說那雙綠眼就像是森林中的湖水那樣濃綠又深暗。

 

「如果真的是那樣呢?難道級長要導正我嗎?就算你自己也違反校規。」

「不,如果是那樣,我會很樂意分享你的小祕密,只要它們是我感興趣的東西,我們可以為彼此隱瞞這小小的過錯——但若是除此之外的東西我會罰你勞動服務,一個禮拜看來應該足夠。」

 

「一個禮拜?你太殘酷了!」

聽到男孩哀求般的叫喊,瑞斗舉起魔杖毫不客氣地對他施了一個靜默咒,他認真覺得這男孩應該要安靜個一會兒,不然那張嘴巴很容易讓他失去耐心。

 

但他相當意外這件事情稍稍勾起了他的興趣,也不是真的無聊到想欺負一個低年級生,雖然也不否認有那樣的意圖,但在讓他幾乎要窒息的平靜與完美之中,一些破壞狀態的火花總是有趣的,而他想低年級的學生一般不會太明白獨角獸的詛咒是怎麼樣的,如果男孩知道,那麼他肯定也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他也曾經鑽研過同樣的知識,在這麼小的年紀,這不是很有趣嗎?

雖然哈利看上去與那些愚蠢的葛萊分多沒什麼差別,但說不定,這個學校也有著和自己追求同樣目標的人,而搞清楚對方的想法或許也將有利於自己達成目的。

 

只希望自己的直覺沒有錯誤,否則他還是必須給男孩施個遺忘咒才能保證他乖巧聽話。

他可不能冒險把自己苦心經營的形象給敗壞在一個今天初次見面的男孩手上。

 

 

Tbc

作者廢話:

即將到來的hponly要出這本,我已經寫完大概一半了(還有一半otz),基本上本篇會全部貼完,但本子中會有部分這裡沒有的番外,大家多支持囉。

一直很想寫哈利來到瑞斗時代的故事,忍不住就寫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看完這一篇 腦袋真的充滿了問號
    第一 哈利是透過什麼方法跑來湯姆的時代呢 時光器嗎
    第二 他是在準備三巫鬥法大賽時意外跑過來的嗎
    還回的去嗎?
    哈利的鎖心術的鎖心術一向很糟 再不回去 感覺會被湯姆啃乾淨 默哀一下
  • 哈哈哈這篇的很多解謎不會在前面述說,可能有些問號要一直帶著到最後...這篇也有一些和原作不太一樣的設定就是了。

    千葉玥 於 2017/07/22 1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