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綱吉幫忙路斯利亞提東西來到一個小小的公園,他們逛了好一陣子終於停下來,路斯利亞說要買鬆餅便跑到公園邊的小攤販去了,綱吉則是一個人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看著稍遠處的幾個孩子在遊樂器材上爬上爬下,開心的跑來跑去,不知不覺被那景象吸引。


到現在他還沒有忘記呢,和史庫瓦羅還有貝爾最後一次出去玩的情景。

 


那個時候因為想到很快就要離開瓦利安而感到沮喪,那幾天的心情都很低落,當時XANXUS為了取悅他而放了史庫瓦羅和貝爾一天假,要他們帶他出來玩,他在瓦利安的日子裡頭就屬那次玩得最瘋,好久沒有和朋友們一起玩耍,真的很開心,開心得不得了——所以才會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不過之後的離別很慘痛就是了,後悔自己那天玩得那麼瘋而很早睡著。

「來,綱ちゃん,你的餅,很好吃喔。」這時候路斯利亞回來了,將手上的袋子遞給綱吉。


「謝謝。」綱吉接下後就一口咬上。
 

「吃完差不多該回家了呢,BOSS他們應該等得不耐煩了吧。」
 

「欸,這麼快嗎?」
 

「因為晚上不安全啊,尤其是最近的西西里狀況不好。」
 

綱吉聽了後輕嘆一口氣,他也不想要讓他們感到困擾,而且黑手黨什麼的他一點也不想牽扯上,好像會很可怕,不過,有瓦利安的人在他身邊的話就不會感到太過擔心,他手中握著熱熱的鬆餅笑了起來,雖然他可以感覺到周邊的行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打扮奇怪的路斯利亞,還有些公園的小朋友顯得害怕,但他絲毫不在意這事情——路斯利亞就是路斯利亞,他最喜歡的路斯利亞。


「路斯,今天很高興喔。」


公園中和平的吃著點心的兩個人正開心的閒聊著的時候,一直有人在偷偷跟隨著他們,綱吉感覺到的視線就是來自於此,不過他們這些人就沒有辦法像路斯利亞他們那樣來得輕鬆了。


「什麼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為什麼我一出任務回來就是這個啊,BOSS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少年無感情的說著,其他人則是安靜的等著看他被打,因為沒有人敢那樣隨便對XANXUS說話。

 

「既然真的那麼擔心的話就自己跟小鬼出來啊,原來BOSS你也會害羞嗎?」

 

果然剛說完話的下一秒弗蘭就被一腳踢了出去,貝爾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忍不住大笑出聲,但因為他們的情況是在跟蹤中,所以也被XANXUS狠狠的瞪了一眼。


XANXUS和史庫瓦羅等人就站在能夠看到綱吉和路斯利亞兩人的某個屋頂上頭,身為暗殺者特別擅長跟蹤獵物,不過這麼多人跟蹤一個目標物倒是從來沒有過,所以常常透出殺氣以至於讓綱吉發現到了,路斯利亞就更不用說了,他知道BOSS絕對不會放心下來。


自綱吉說想要XANXUS跟他一起去並且被XANXUS拒絕後,XANXUS就有些動搖起來,他在綱吉和路斯利亞離開後換上了他極少穿的便服跟在兩人身後出去了,然後貝爾抓著剛出任務回到本部的弗蘭一起去湊熱鬧,史庫瓦羅則是放心不下BOSS和那兩個搗蛋鬼一起跑出去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而跟著,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情況。

「聽不見他們講些什麼……那些小鬼好吵,殺掉他們可不可以啊?」貝爾趴在屋簷邊想聽綱吉他們的談話,卻被綱吉身後那群玩著遊樂器材的小鬼的聲音蓋了過去。


「你白癡啊,那不就會被發現了。」史庫瓦羅雖然那樣說卻也湊上去聽,想當然是聽不見的。


「應該說過不可以逛太久,天黑之前就該回來才對,他們到底在幹什麼。」XANXUS冷冷的望著下方,兇狠的臉龐透出微微鬥氣,綱吉和路斯利亞兩人看似聊天聊得很愉快,這引起了他的不滿。

 

本不該為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而產生焦躁的,但就算對自己的這種擔憂的心思感到不屑也無濟於事。
他就是覺得不高興。

 

「……你們這樣實在很丟瓦利安的臉,沒有關係嗎?」弗蘭默默的看著那三個在屋簷上想聽別人講話的人,終於說了一句相當中肯的話,不過幸好他們三人都沒有聽見。


「我也餓了,我們可不可以下去找綱吉啊?」貝爾首先沒了耐心,平常跟蹤獵物是不會這樣的,可是那樣遠遠看著他的綱吉和路斯利亞聊得那麼開心就很快把他的耐心給磨光了,「BOSS。」


「吵死了,安靜。」

 

這時候路斯利亞和綱吉突然站了起來,好像終於是吃完東西準備要回去了,XANXUS冷眼看著綱吉輕輕抓住路斯利亞的手臂的模樣……心中一股腦火竄起。


當他產生這種情緒時,一陣明顯的拙劣殺氣卻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暫且把這白癡的想法扔到了一邊去,全部的人幾乎是立刻警戒了起來,不等XANXUS反應史庫瓦羅已經先跳了起來往一處快速衝了過去。

 

當綱吉和路斯利亞一起離開那棵他們停留的樹下的同時,史庫瓦羅也用劍檔下了子彈,而遠處的兩個人毫無感覺也沒有受傷的離開了公園。


「敵襲!」史庫瓦羅低吼著,「居然敢在這種時候!」


那個被發現的人緊張的跑出了他的藏身處,瓦利安們都有些訝異於居然會因為太專注於綱吉他們的事情而沒有發現還有別的人跟他們一樣在跟蹤他們,對方大概也沒有注意到他們。


「他們掌握了瓦利安隊長們的長相嗎?」

 

史庫瓦羅低聲的怒吼,一般而言,除了太過有名的XANXUS之外,外人是不該知道暗殺部隊成員的長相的,理應不會被盯上,但顯然對方是針對出來亂晃的路斯利亞。

 

「該不會是老頭太常拋頭露面了吧,哈。」貝爾笑著,接著三兩步就追上了想逃走的那個殺手,一隻手快速的勒住了對方的脖子,反手將男人一壓便把他的一隻手給折斷,對方痛得發出了慘烈的叫聲,好不容易蒼白著臉抬起眼居然會看到瓦利安的BOSS和隊長們出現在他的面前,沒想到這裡會出現不只一個瓦利安的幹部,嚇得愣住了。


史庫瓦羅的劍擱在他的脖子上頭,剛剛要是他沒有用劍擋下那顆子彈就會射中綱吉的,因為綱吉和路斯利亞兩個人剛好在移動中,路斯利亞還不讓人擔心,綱吉可沒有即時閃開的自保能力。


「他好像只是一個被雇來的殺手喔。」弗蘭說著,拿起那個人扔在地上的槍玩弄起來。

 

「哼,如果是我們的話,一個人應付這種也綽綽有餘吧。」史庫瓦羅心想雇用這個人的敵人還真是小看了他們,居然想這樣解決他們,「只怪你運氣不好,偏偏挑這種時候…那小鬼可是非常、無敵的弱啊,被你傷到還得了……」


「把他帶回去拷問怎麼樣?」貝爾高興的說,他已經在摩拳擦掌了。


「不需要。」XANXUS打斷了他們,從腰間拿出了一直都隨身攜帶的槍,對準了對方的頭,「就在這裡解決掉,不要帶回去添麻煩。」才說完,不等史庫瓦羅阻止就開槍了,響亮的槍聲驚動了街上許多人,當然也驚動了綱吉,他們不聲不響的將那個人扔下了屋頂後就從那裡消失了,沒留下一點痕跡,一些目睹的人紛紛慌亂的跑去報警,也有人圍觀,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騷動。

綱吉遠遠看著公園那頭有人聚集,還聽見了驚慌的尖叫聲,他隱約聽見了一聲像是鞭炮的聲響,可是又不是很確定,轉過頭去疑惑的望著,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扯扯路斯利亞的袖子。


「剛剛我們離開的地方是不是怎麼了?」


「沒事沒事,應該沒有發生什麼吧,好了,我們該回去囉,不然太晚了BOSS會生氣的。」路斯利亞微笑著,綱吉並沒有發現他表情上有著一絲異樣,乖巧的點點頭。

 

「好……」

 

 

 

 

 

 

 

 

綱吉和路斯利亞一起回到瓦利安本部時不知為什麼XANXUS他們都消失了,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跑出去玩了,綱吉有些寂寞的看著空蕩蕩的休息室,但路斯利亞好像一點驚奇也沒有,但也不告訴綱吉XANXUS他們去了哪裡,就算問了也只是模糊的說『大概是去出任務了』。


綱吉獨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眼就瞧見放在他床上的那個XANXUS娃娃,他的手輕輕拍了幾下那柔軟的頭,他還是把它帶來了,這是從小就留在身邊的東西,雖然已經不是會對這有興趣的年紀了,但對它還是有很深的感情,他躺在床上望著高高的天花板,來這裡度假也不知不覺過了一段時間了。


「時間過得真是好快啊……嗯…媽媽不知道一個人怎麼樣了……」

 

突然有些想念起媽媽,雖然在這裡的日子很快樂,不過果然還是有些擔心媽媽一個人在家的事情,真希望大家都可以住在一起,雖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著種種事情,綱吉不知不覺的闔上了眼睛,在熟悉的氣息中陷入了睡夢之中。

綱吉慢慢轉醒是被一些隊員的吵鬧聲吵醒的,他聽著門外的吵嚷,心想是誰引起了騷動,揉著眼睛推開門走出去,只看見XANXUS、史庫瓦羅還有貝爾和許久不見的弗蘭站在那裡。

 

史庫瓦羅好像受傷了,路斯利亞正在幫他看傷口,其他人也有些許煙硝沾染在身上,衣服被劃破的也有,綱吉看他們好像一副打過一場架的模樣,擔憂的走上前去,綱吉過來的前一秒似乎還在討論著什麼事情的,但當他們一注意到綱吉都突然閉上了嘴。


「XANXUS,你們去了哪裡?」

 

XANXUS看了他一眼,然後勾起了一抹難得的傲慢笑容,伸出手弄亂了一下那頭褐色的頭髮。

「沒什麼,只是去清理一下害蟲罷了。」


「是啊是啊,本來想放著不管的,不過想想還是除掉比較好呢,這種就叫做先下手為強吧。」


「閉嘴,你這白癡王子,不要亂說話。」史庫瓦羅深怕綱吉聽出什麼端倪,連忙阻止,他的手正被包紮,綱吉也上前去幫忙。


「你們剛剛是跑去大戰啊?要你們陪我出去都不肯就是因為這個嗎?」綱吉疑惑的問,而史庫瓦羅幾個人對看了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呃,差不多吧。」

隱約感覺到綱吉的口氣中含著一點責怪的意味,史庫瓦羅小心翼翼的瞧著他的臉,綱吉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看來有些悶悶不樂,史庫瓦羅只好看了看XANXUS想向他求救。

 

「……之後你想去哪裡就去吧,已經沒關係了。」


「真的?可是不是說很危險所以不可以出去嗎?怎麼突然……」


「解決掉了。」

XANXUS無趣的聳聳肩後就走進了房間,綱吉驚訝的目送著他的背影慢慢走遠,然後轉過頭看了看貝爾和史庫瓦羅兩個人想求證一下那是不是真的,兩個人都點點頭,綱吉就露出了一個開心笑容。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太好了!」


到最後也沒弄懂史庫瓦羅他們到底去了哪裡,可是算了,要是能夠去玩的話管他發生了什麼事情。

離他最近的史庫瓦羅看他那興奮無比的樣子,覺得綱吉還像個孩子一樣,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綱吉的頭,這卻讓綱吉有些尷尬的收起笑容,有些羞愧於自己的輕挑態度繼續幫著路斯利亞一起包紮。


雖然老是說自己已經長大了,不過好像還是有些地方很依賴他們啊。
綱吉一邊想著一邊覺得自己也該成熟一點,要不是剛剛XANXUS看出他有些不高興在鬧彆扭,大概也不會說出『想去哪裡就去吧』這句話來安撫他吧。

 

 

 

 

 

 

 

 

「不告訴小鬼啊?」史庫瓦羅洗完澡後就衝到了休息室去,本來是想找綱吉的,卻沒看到他,此刻他只好單手擦拭著頭髮,一隻手已經是義肢了,現在另一隻手又暫時受傷,實在很不好弄,「告訴他說不定會感激你喔。」


「只是把礙事的東西處理掉了,而且對方的目標是我們,和小鬼有什麼關係?」


「可是你是因為怕他們會害到綱吉才動手的吧?之前一直都懶得做的,說著不想幫彭哥列做事什麼的。」史庫瓦羅輕笑道,無意的嘲諷起來,「你現在和小鬼最疏遠了,再不好好弄小心他討厭你。」


「閉嘴,垃圾。」一個杯子飛過了沙發砸上了史庫瓦羅前一秒所在的牆壁,對方知道說中了XANXUS的痛處,所以只是咧嘴笑著不說下去,以免等一下又是一個杯子。


「…啊…我還是去找綱吉玩好了…好無聊……」貝爾悠悠的在沙發上轉了一圈後跳起來說。


「先給我去洗澡,今天才剛開過殺戒,你不怕你身上的血腥味讓綱吉聞到嗎?」史庫瓦羅皺著眉頭,他剛剛就是為了這個才先去洗澡的,不管怎麼說他都不想讓綱吉知道他們做了什麼,「綱吉他不喜歡我們殺人。」


「知道啦、知道啦,王子這就去啦。」貝爾說著就走了出去。


當他離開沒過一會兒綱吉就闖了進來,看到史庫瓦羅和XANXUS兩個人都在就跑到他們面前。

史庫瓦羅停下手邊的擦拭動作端詳他的表情,綱吉的心情好像從他們回來開始都非常的好。

 


「路斯利亞正在準備明天的東西,那個,XANXUS,明天一起出去對吧?」綱吉問,他想要確認一下,因為今天說要出去時XANXUS也說他不想去,綱吉害怕明天也是這樣,「你會一起去吧?」


XANXUS沉默了好一會兒後終於有些不耐的呼了一口氣,緩緩開口,「會,滿意了嗎?」


「嗯,謝謝。」

 

綱吉微笑,這時候他突然伸出手輕輕碰了一下XANXUS放在桌面上的手,這讓XANXUS稍稍有些驚訝,這動作綱吉從回來瓦利安就沒有做過,那是很小的時候的習慣了。
一瞬間XANXUS的手縮起,卻沒有移開。


綱吉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不過他總覺得自己和XANXUS有點不太親,其他人都可以和小時候那樣自然的相處,可是他過去真的太纏XANXUS,而且做過很多丟臉的舉動,所以他現在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接近XANXUS,只能夠這樣表示自己的感激。

 

「好、好了,現在我……啊!史庫瓦羅!」

 

過了一會兒後,他的臉有些紅的收回了手轉向史庫瓦羅的方向,嚷嚷著要史庫瓦羅受傷就好好待著不要亂動,一邊把他手上的毛巾搶過來幫他擦頭髮,對方抱怨著綱吉的強硬一邊接受他的擦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掩飾面對XANXUS的尷尬,史庫瓦羅對於自己變成了借口有些不滿。

 

 

 

 

 

 

 

 

 

手上的感覺還殘留著,原來那雙差不多是自己五分之一的手,現在已經變得那麼大了。
XANXUS在夜晚想著,綱吉的觸碰居然可以使他保持愉快,真的很奇妙。

 

「不過還是乳臭未乾的小鬼啊……」低哼一聲。

 

九代剛剛又打電話過來問過綱吉的狀況,本來九代提議要綱吉來彭哥列小住一會兒,卻被XANXUS拒絕了,當九代聽完XANXUS冷冷的拒絕後說到『你似乎對綱吉很溫柔呢』,他忍不住掛上了電話。

 

溫柔…他從沒有想過要對誰溫柔的,如果這是不自覺流露的情感,那麼就很危險。

 

對綱吉或是他自己來說都是如此,比誰都更清楚自己的個性,XANXUS知道他的獨佔慾比任何人都強,一旦出現想要的東西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必須要得到手,這就是他在黑手黨的生活方法,不管是首領的位置、權力、地位、金錢,他想要的是一個對他俯首稱臣的黑手黨。

可是如果綱吉也變成他想要得到的東西的話,這樣很不好。

 

「嘖,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在給我添麻煩,結果也滅了菲斯塔,老頭又會以為我在幫他而得意起來吧。」XANXUS咚的一聲拍響了桌子,皺起眉頭,想想今天自己居然如此衝動。

 

不,說不定已經太遲了。

 

XANXUS心想,他早已經覺得任何人從他手中奪取綱吉都是不可原諒的,所以才會做出這種衝動的行為,綱吉來到這裡短短的時間裡頭,他就已經希望得到那個孩子了嗎?

 

但是不能讓綱吉成為瓦利安的人,沒有戰鬥力的傢伙派不上任何用場,這種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那麼,等到綱吉的假期結束後,又要讓綱吉回到日本去?

 

「日本…嗎…」

冷冷的瞇起眼,一瞬間XANXUS好像有了什麼打算。

 

 

 

 

 

 

 

 

「嗚啊,海就是要這種感覺吧。」綱吉站在岸邊,感覺到海風吹拂在自己的身上。


「小鬼,小心一點不要掉到海裡頭去了。」史庫瓦羅在後頭緊張的說著,完全忽略了綱吉現在已經是14歲的孩子了,根本沒有那麼容易水被沖走。

綱吉只是一直站在海岸邊看著緩緩捲來的浪花,帶著著迷的模樣,綱吉不小心想起了一些事情,他能夠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他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跟父母又吵又鬧的孩子,哭著想要回到義大利去。


回憶居然是那麼容易淡忘的事情,他輕輕笑了起來。


「綱ちゃん果然還是很可愛。」路斯利亞站在岸邊看著遠處綱吉的小小背影,突然有感而發的說。


「你別說那種像是色老頭會說的話好不好,稍微改改你那腐敗的個性。」


「可是史庫ちゃん自己還不是一樣,眼睛都沒有辦法從綱ちゃん身上移開呢~~~」


「我、我我是擔心他被浪捲走!!」

史庫瓦羅臉突然紅了一些,雖然他覺得自己並沒有說謊,可是依舊被狠狠的逗弄了一番,只讓路斯利亞笑得更加開心。

 

「好了好了,總之,綱ちゃん已經變得越來越可愛了呢,和小時候一樣。」


「所以我覺得這樣不好啊……」史庫瓦羅困擾的壓住了前額,在沙灘上蹲下來,他的目光一瞬間擔憂了起來,銀色的眼眸混合著陽光的色彩,「男人長大了怎麼可以還是那樣娃娃臉呢,而且那種天真的個性是怎樣,我現在真的很擔心他會被騙,還有會不會不小心死掉之類的。」

 

「史庫ちゃん,就算是一般人也是不會隨隨便便死掉的喔?」

路斯利亞擔憂的糾正,不曉得史庫瓦羅心目中的綱吉到底有多麼的虛弱。

 

「……我知道啦。」

 

要是綱吉強一點,說不定可以讓他進入瓦利安,儘管綱吉並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人也可以破例吧,但綱吉弱到不能再弱,個性也和以前差不多的膽小,讓史庫瓦羅完全放棄了這個希望。


看向遠處綱吉那頭淺褐色的頭髮,綱吉有一雙清澈的褐色大眼睛,因為吃得少又沒運動而比同年紀的男孩子更加瘦小,本來史庫瓦羅預期再見到綱吉時應該是個成熟的男人,可是綱吉成長的方向好像往其他地方發展了,也不是說不好,綱吉變成了溫柔的孩子,不過和他期望的模樣還是稍稍有點差距。


「史庫ちゃん你想太多了啦,呵呵,綱吉這樣才比較適合他。」


「確實我是沒有辦法想像他變成……」史庫瓦羅想像了一下帥氣的綱吉後就馬上否決掉了,那根本不是綱吉了,綱吉還是像這樣天真可愛比較好,或許有一天會變得成熟些,但本質大概是不會改變的。


「可是我也有點擔心啊,只是在綱吉變得更可愛之前,是不是該把他娶回來啊?要讓給別人總覺得有點討厭啊,雖然我覺得貝爾不太好,不過史庫瓦羅也老是大吼大叫——」


你才是想太多的那個人好不好?
而且綱吉是男生啊!!就算真的真的要考慮『那種東西』也是考慮娶哪個女孩子吧?


「呵呵,誰叫我們隊上就只有男生呢。」
路斯利亞看見了史庫瓦羅震驚的表情後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解釋,這讓史庫瓦羅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是打算用這種方法讓他留在瓦利安啊?別把他的人生和你的妄想混在一起啊!」

 

「有什麼不可以,反正大家都在想方法不是嗎?」


就在史庫瓦羅和路斯利亞兩個人持續著很沒有意義的談話的時候,只見貝爾很快的往綱吉那裡飛奔過去,而下一秒果然就發生了他們所想的事情,貝爾完全沒有減慢速度的撲倒了發呆中的綱吉。


「想些什麼啊,小綱吉——」


「貝爾!嗚哇!!」綱吉被猛得抱住而嚇了一跳,人往前傾倒撲倒在沙子上頭,後面的貝爾還一臉沾沾自喜的樣子。


「嘻嘻,王子來陪你玩囉。」貝爾說著一邊捉住綱吉有些抵抗的手腳,把綱吉壓在沙灘上頭,「來玩什麼呢,啊,這種姿勢果然還是玩那個——埋葬遊戲!!」


「那是什麼可怕的遊戲!好像會死!!貝爾,等等,起來啦!!」綱吉驚慌的大叫,因為他感覺到一點危險的氣息,「XANXUS、XANXUS、救我!」


「你到底在做些什麼,這個垃圾。」

 

就在貝爾準備要挖土將綱吉埋起來的最後一秒,一個沙灘球從後方飛了過來重重的砸上貝爾的後腦杓,那顆球顯然是路斯利亞帶來的,在被砸了之後貝爾就跳起來開始將球丟向一旁發呆中的弗蘭,莫名其妙被砸的弗蘭轉身往談話談到開始爭論綱吉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的路斯利亞和史庫瓦羅那頭打去。

 

最後除了XANXUS和綱吉之外的人全都加入了海灘球的混戰中。
一片混亂下,XANXUS輕拉起了綱吉的後領讓他從沙子中站起來,綱吉愣愣的看著不遠處突然發生的奇怪戰鬥,對此什麼話也沒說的XANXUS也很厲害,大概是已經習慣了自己隊員的無厘頭了吧。

 

而且瓦利安的沙灘球也有點像是格鬥,打中似乎會非常痛。

 

「謝謝喔,XANXUS。」


「打算什麼時候要回去?」


在陽光下XANXUS的側臉看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綱吉慢慢覺得之前那種疏遠的感覺只不過是錯覺而已,一直以來XANXUS都沒有改變,變的人是自己。


「啊…大概兩三天吧,因為假期快要結束了。」綱吉困擾的搔搔後頸,總覺得談這種事情就會感到惆悵,「時間過得真的好快,我剛來的時候還覺得有點可怕呢,可是大家都沒有什麼變……」


「反正也不是沒有聯絡的方法,想來就再來吧。」
聽XANXUS那麼一說,綱吉愣了一下,真的很不像XANXUS會說的話,可見他一定想了很久才決定這麼說的,為此綱吉輕笑了出來,是啊,也不是沒有聯絡的電話,以前不敢打電話就算了,現已經不會再和以前那樣了,他溫柔的勾起嘴角,能夠像這樣平等的站在XANXUS身邊心裡頭總覺得暖暖的。
 

「雖然不會像小時候那樣大吵大鬧了,可是也是覺得要是可以一直住在這裡就好了。」


「暗殺部隊的生活你過不慣的,乳臭未乾的小鬼頭。」


「說得也是啦。」
綱吉吐吐舌頭,知道對方一定會這麼說,他也不想要接觸那些血腥的事。

他甚至沒有去問那一天XANXUS他們消失無蹤又帶著傷和血回來,到底是去做了些什麼事情,綱吉知道那是自己不能夠觸及的東西,他們有著完全不同的生活,有著絕對不可以知道的祕密,若是插手了,那一定會破壞他們之間的平衡。


綱吉覺得他們之間的信賴就算有祕密也沒關係,就算知道彼此間有秘密也可以坦然的接受對方。

「喂,綱吉,你還是穿上一件外套比較好吧,這裡的天氣不是很溫暖啊。」

遠遠的,史庫瓦羅似乎剛結束了一場沙灘球大戰,只剩下弗蘭和貝爾兩個人在互相打來打去,史庫瓦羅就算來沙灘卻還是帶著劍,另一手則脫下了他身上的那件瓦利安的外套,匆匆披上綱吉的肩膀。

 

「我突然知道為什麼今天沙灘上那麼少人了。」綱吉在外套蓋上肩膀時小聲的說,史庫瓦羅露出了些許不解的模樣,「因為他們知道你們是暗殺部隊,所以都害怕的跑走了吧?」


誰會穿著制服來沙灘啊?
因為綱吉說想過來,這些人居然就大搖大擺的穿著瓦利安的制服來這種地方,把其他人都嚇跑了。


遲鈍的綱吉直到現在才發現這件事情,怪不得租用沙灘椅的老闆會顯得那麼害怕的模樣。


「哈,說得也是,我倒是沒有注意到這點。」


史庫瓦羅無所謂的聳聳肩,但綱吉卻感到了些許的寂寞。

在西西里好像沒有人不知道瓦利安、彭哥列,一直過著那種被畏懼的生活說不定他們也覺得落得清閒,可是綱吉認為自己一生都沒有辦法像那樣生活,他不喜歡被人排擠的感覺,國中時期有了幾個好朋友讓他真的很開心,此刻綱吉的心底忍不住升起一種還想要多陪陪他們的感覺,這真的有點奇怪。


啊,這種放不下心的感覺是什麼呢?
我不希望他們孤單。


綱吉歪著頭想,但還沒有釐清這種情感就被XANXUS拍了一下,XANXUS抱怨著不想站在沙灘上太久,已經決定要走回傘下了,綱吉和史庫瓦羅只好無奈的跟著他走回去。
 

「你啊,擔心一下自己吧,以後我看你會被纏得緊緊的,尤其是貝爾和路斯利亞那兩個傢伙,不需要擔心我們。」史庫瓦羅彷彿一眼就看穿了綱吉臉上那千變萬化的表情,「怕你以後會覺得煩呢。」


「真的嗎?」


「嘛,你回去日本之後就會知道了吧。」


綱吉此時還不知道史庫瓦羅的意思是什麼,只是遠遠的,路斯利亞好像準備了什麼好吃的東西。雖然說沙灘上沒有其他人讓綱吉覺得這有些寂寞,但幸好瓦利安的每個人聲音都不是小聲的,吵吵鬧鬧中總覺得非常開心。

 

綱吉學XANXUS一樣躺在沙灘椅上頭,接過路斯利亞給他的一盤烤肉,然後就看見眼前貝爾和弗蘭兩個人不知做了什麼被史庫瓦羅追殺的場景,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從對方手中接過了換洗的衣服,綱吉沒想到他會需要換衣服,在這微冷的天氣他沒打算衝進海裡頭去玩的,但貝爾用力的把他丟進了海中,讓他掙扎著差點溺水,幸虧史庫瓦羅衝過來救起了他,緊抓著史庫瓦羅的衣服令他安心下來,有幾秒鐘他真的覺得自己會被貝爾害死,看來貝爾欺負他的手段已經從小時候的捏臉進化到試圖殺了他。

 

「給。」史庫瓦羅將自己準備的白色襯衫拿給了綱吉,全部瓦利安隊長中只有他一個人想到了要準備一套乾淨的衣服,這剛好給綱吉用了。

 

「謝…哈啾!!」

 

「真是的,被玩成那樣你也真是可憐。」史庫瓦羅輕輕嘲笑著,手輕撫綱吉濕濕的頭髮。

 

「都是貝爾的錯,他還叫我游到中間的那個小礁石上頭,怎麼可能嘛。」

 

「他和弗蘭已經上去了喔。」史庫瓦羅輕鬆的說,看綱吉一臉不可置信,「你的體能和我們本來就不能相比,那種事情對他而言不過是小事喔,他沒想到會害死你吧。」

 

綱吉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臉上浮顯有些靦腆的微紅,「果然我還是不行呢。」

 

史庫瓦羅的大手突然輕輕的拍上綱吉的腦袋,好像看穿了綱吉有些沮喪的表情。

 

「你不需要想辦法和我們做一樣的事情,反正我們早知道你很弱了。」史庫瓦羅狠狠的說,綱吉感到頭上好像壓了一塊石頭,「還不是一般的弱,體能又差,身材矮小。」

 

綱吉一瞬間懷疑史庫瓦羅到底是想安慰他還是想刺激他。

 

史庫瓦羅拿來了浴巾包裹住綱吉脫下濕衣服後的身體,像照顧孩子一樣的幫他擦乾身體,綱吉也順從的讓史庫瓦羅幫他,好久沒讓史庫瓦羅為他換衣服了,他抱著有些嘗鮮的心情,隨後就像是怕綱吉會冷一樣的,史庫瓦羅在他身後坐下,讓綱吉得以靠在懷中,身高和他的視線同高,綱吉可以感覺到史庫瓦羅的胸口靠在他背上傳來的溫暖體溫,那確實讓他不再發抖。

 

史庫瓦羅開始幫他擦拭他溼答答的頭髮,這一段時間只是非常安靜。

 

「你不需要配合我們,或做出什麼改變。」史庫瓦羅幫他擦乾頭髮後才再次開口。

 

「嗯。」

 

綱吉伸出手,讓史庫瓦羅幫他套上寬大的白色襯衫,因為是史庫瓦羅的身材,袖子完全蓋住了他的雙手,綱吉甩來甩去玩了起來,史庫瓦羅挑著沒看他有點小孩子氣的舉動,最後卻是苦笑。

 

「不過……你這傢伙真的是沒啥長進啊。」

 

綱吉一愣,對方剛剛才說他不用改變,現在馬上就覺得他沒長進了。

 

正當他有些打擊的時候,感覺到背後微微溫熱,他心跳突然加快,因為史庫瓦羅的臉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頭,雖然他背對著史庫瓦羅無法瞧見他的表情,卻覺得史庫瓦羅一定是靠著他閉眼休息。

 

和史庫瓦羅在一起時就非常安心,這點和小時候並沒有差別,但是……

最近,對方靠得太近時就會心神動搖。

 

「史庫……?」

「嗯?」

 

「差不多該出去了?」綱吉提議著,史庫瓦羅也確實點點頭,不過沒有動彈。

 

綱吉有些惴惴不安,但也不敢動,過了一會兒他感覺到一個濕熱的觸感在他嘴角輕輕印上,他呆住了,他根本不想去認真思考那到底是什麼,總之,總之那個位置是在嘴角,或幾乎可以說是在唇瓣上頭,總之就是史庫瓦羅的姿勢若是在偏個幾公分,或是他的頭再轉個幾公分,就會吻個正著,史庫瓦羅的吻很輕柔,有點乾澀但是溫柔得不可思議,那也是綱吉人生中的第一個在唇上的吻,撇開父母的不算。

 

他滿臉通紅,身體僵硬,身後的那個人卻好像什麼也沒發生的將他推起站了起來。

 

「不是要走了嗎?磨磨蹭蹭的做什麼?要是BOSS來催就慘了!」

 

「知、知道了。」

綱吉緊張的回應,追著那個率先踏出更衣間的背影過去,臉依然發熱得厲害。

 

 

 

 

Tbc

作者廢話:

這篇的愛情元素真的就很少很少很少的一點哈哈哈

而且非常淡。

基本上下一篇就會完結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一篇真的是我的愛😢😢😢
    好喜歡他們這樣溫馨的感覺
    還有讓人心癢的微微曖昧♥♥♥♥
  • 這篇真的很純,畢竟從小孩開始寫起。
    戀愛的部分雖然說有戀愛,但其實還是非常淡非常淡。
    這篇我也是真的很喜歡

    千葉玥 於 2017/08/02 23: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