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前作: If the world...(上中下三篇)

@本篇: 01篇 02篇

@因為有人要求可否寫多點這篇的設定,就寫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VARIA

 

在陰暗的城堡深處,一個粗暴的腳步如同狂風那般朝著目的地飛馳,彷彿在沒有月光的黑暗中也能夠無事地前進,毫無阻礙。他那和暗殺者身分不相符的長髮絲毫不阻礙他的行動,一會兒他便撞開大門,坐在長桌正中央的主位上的人抬起一雙暗紅色的眼眸瞧著他,裡頭的陰影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出現而動搖。

 

「喂————BOSS,找我來幹什麼,如果是為了把指環搶到手的功勞要給我獎勵的話,那麼我就收下彭哥列指環了!!哈!!」自信滿滿的話語在誇耀著他做下的功績,就在幾天前他把另一半的彭哥列指環帶給了他的上司,這麼一來一切都會照他們所想地進行,非常順利。

 

只要想個辦法把九代首領徹底除掉,讓家光無法再找他們麻煩,那麼一切都會如他們所願了。

至今仍需要受限於家族的規則,那是最令他們惱怒的事情。

 

高興之餘,卻突然被酒杯狠狠砸在頭上,冰冷的酒灑落在他的頭頂,讓他狼狽至極。

 

「XANXUS你這傢伙,幹什麼!!」

 

「垃圾。」那個聲音冰冷地說,男人將手指上半邊的指環取下,手指輕輕一壓一會兒就捏碎了,「這東西是偽造的。」

 

「什麼!!贗品?!」

 

「史庫瓦羅還真的做了件沒用的事情呢。」一個稚嫩的聲音說著,無感情的聲音相當平靜。

 

「嘻嘻嘻,長毛還炫耀自己打敗了彭哥列的人,結果帶回來的根本就是假貨,被那邊狠狠地耍了一頓啊。」另一邊,頭頂帶著王冠的少年甩著手中的銀色小刀,笑得一臉幸災樂禍。

 

「那小鬼竟然玩弄我是嗎!」被稱為史庫瓦羅得銀髮男子咬牙切齒,一想到他都已經追到了日本去,卻因為一時獲得勝利而忽略了確認事實,這讓他奪回指環的任務失敗了,如今那些人肯定就藏在日本準備著想要對抗他們,真正的指環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現在怎麼辦,BOSS?」旁邊高大的男子問著,他忠心望著主位上的XANXUS。

 

對方低哼一聲,看起來他並沒有特別期待史庫瓦羅能這麼輕易完成任務,畢竟那個男人,澤田家光,不是什麼容易對付的人,身為顧問也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對手,只是在彭哥列本部都已經被他們所控制的狀況下,家光仍然想要對抗他們,讓他感覺像隻蟲子不斷搔擾著他。

 

「去日本,把他們給徹底摧毀,奪走彭哥列指環。」

 

那是個最簡單不過的指示,卻令在場的暗殺者們興奮了起來。

對他們而言沒有任何人會比他們的BOSS更適合彭哥列首領的位置,更別說其他繼承者候選都是些難以匹敵的弱小存在,在剷除了眾多繼承者候補後,諷刺的是,如今就只剩下身為九代首領兒子的XANXUS,以及,顧問澤田家光的女兒,澤田綱吉,這兩個人。

 

剩下的繼承者是個女人,這讓XANXUS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他知道,那個老頭很清楚彭哥列繼承的必要條件,彭哥列的血是最為重要的,然而,寧可把彭哥列送給一個什麼也不懂、甚至不是生活在黑手黨中的女人,也不願意交到他手上,這讓XANXUS心中種下了更深的仇恨。

 

「BOSS,其實我之前聽說九代首領有考慮家光的女兒時,就已經讓隊員調查過她了,就在您…甦醒之前。」那個披著斗篷的小嬰兒說,「關於她的資料您要看看嗎?」

 

「嘻嘻,你也會做這種事情啊,瑪蒙。」

 

「我不過就是對里包恩教育的首領繼承者有點興趣罷了,畢竟那傢伙很不好處理。」瑪蒙拉下了他的斗篷,並不想要多說什麼理由,「總之,根據資料調查她不過是個普通人,甚至不知道她父親是黑手黨的顧問,像這種人肯定一看到我們就會逃跑的,不需要花費多大力氣BOSS肯定就能夠成為首領吧。」

 

「…給我看看!」史庫瓦羅走上去一把搶走了瑪蒙手中的資料,他見過這個人一次,但那時候他在跟叫做巴吉爾的小鬼打鬥,沒仔細看她,現在想想應該在那時就解決她的,「果然是她啊,嘖,那天她在那裡。」史庫瓦羅冷笑一聲,把那張照片甩到了桌面上,「根本就是個小孩子。」

 

「嗯?話說這個孩子……才十四歲?」一身鮮豔顏色的男子湊上前看,「嘿,真的是個孩子嘛。」

 

「哈,路斯利亞,你這傢伙該不會同情她了吧?」

 

「不是啊,不過居然要對付像你們這些粗暴的傢伙,覺得有點可憐而已,而且BOSS不會放過她吧,就算她是個什麼也不知道的無辜女孩。」路斯利亞嘆息,他倒不是沒有同情心的人,不管怎麼樣對於一個無辜的女孩被牽扯進這件事情中,他還是稍稍覺得可憐的,而他不太清楚澤田綱吉的父親到底在想什麼才會狠心讓心愛的寶貝女兒遭遇這種事情。

 

「嘻嘻嘻,王子覺得她還蠻可愛的啊。」這時候自稱王子的少年伸手抽走那張照片,拿在那裡晃來晃去,「對吧,老頭。」故意擺到旁邊的高個男子臉上,男子馬上將身體往椅背後退。

 

「只、只要是對BOSS帶來威脅的人,全部都要除掉!」

 

「嘻嘻嘻,真會說啊,我看你是有點心動吧!都多大年紀了你這個髒老頭。」少年指著對方臉上浮現的微紅大笑,「太久沒看到女人了,有多孤單啊你,嘻嘻嘻嘻嘻。」

 

「啊,小貝爾不要欺負列威啊,那也是沒辦法的嘛,暗殺的任務這麼忙碌,加上我們還要幫BOSS完成目標呢,敵人可是對付不完的啊。」路斯利亞笑嘻嘻地說,然後有點誇張地嘆息,很明顯就是刻意的調侃,「哈啊,小史庫倒是有很多女人啊,BOSS也……」

 

「白癡雜碎!再吵小心我把你們給剁了!!」史庫瓦羅怒吼,他剛剛看完了瑪蒙其他的資料,旁邊的XANXUS任由他們吵鬧也沒說什麼話,也沒對他們的胡鬧有什麼意見,更沒有興趣看澤田綱吉的資料,恐怕他是覺得只要毀滅對方全部就可以了,「喂——!!這傢伙真的有夠普通,我們居然要對付一群小鬼,真是可笑,讓我都覺得悲哀了。」

 

史庫瓦羅很有自信,他相信只要他們到那裡威脅一下那些人,肯定就會自動投降吧,但這樣還不夠,危險的因子要全部除掉才行,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包括她身邊那些人都要除掉,還有家光和里包恩,甚至是要對付家百羅涅的首領迪諾也在所不惜,他們才是最危險的。

 

可是,史庫瓦羅看了一下照片中那個少女,完全就還是個孩子。

史庫瓦羅注意到她有一頭看來非常溫柔的褐色頭髮和眼眸,述說著她與爭鬥這件事情的無緣,那雙眼睛看起來好像會閃閃發亮,那雙粉色的薄唇好像會吐出最天真的話語,而隱藏在制服底下柔软的身軀好像脆弱得一折就會斷掉。

算是個可愛的傢伙,就像路斯利亞說的他曾跟一些女人來往過,這個傢伙別說是跟那些女人比了,一般常識來看她只能算是孩子,十四歲,非常年輕,在他們之中就算是再邪惡、殘暴的黑手黨,對於無辜的女人以及孩童通常都是有禮貌的,只要不是對方犯了什麼大罪,他們大多都不會殘忍地對待女人或者孩童,就算在黑手黨的火拼之下也會先保護女人與孩童讓他們遠離戰場——但如今,恐怕這個女人是很難被允許生存,而史庫瓦羅推想她也沒有能耐在XANXUS的威嚇下生存。

 

有點可憐啊。

就像路斯利亞說的,史庫瓦羅也稍稍這麼覺得。

若不是被牽扯進黑手黨的生活,或許就可以更長生一點,因為他知道他們的BOSS不是那種會因為對象是女人而手下留情的人,全部礙事的存在都一視同仁。

 

最後史庫瓦羅把那張照片和那疊資料放在桌上,XANXUS瞥了一眼那張照片上的人。

XANXUS其實知道澤田綱吉,這個名字他聽過幾次,因為他是繼承者中唯一的女人,所以雖然生活環境很平凡,卻特別顯眼。似乎在澤田綱吉四、五歲的時候九代首領曾經到日本去拜訪家光,見到了這個孩子,恐怕也是那個時候他發覺了澤田綱吉也會使用火焰,從而將她列入候選人之一的。

 

當時,九代首領回來曾對他提過澤田綱吉,表情就像是個爺爺對待孫女的寵愛,那是XANXUS從來沒有見過的表情,當然他並不需要那些廉價的親情,他需要的只有彭哥列的力量,他那時候已經知道自己並不是彭哥列血緣擁有者的事實,所以當他聽見那老頭談起澤田綱吉,便明白那傢伙就是可能替代自己成為首領的禍根之一。

 

『真是可愛的孩子啊,家光還開玩笑說也許你可以和綱吉訂婚呢,不過年紀…差得有點多,XANXUS今年是十五了吧,那麼差了十歲啊,而且那孩子有天也會有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出現吧,婚約也不過是我們這些老頭的想像而已。』九代首領那時候一邊搖頭一邊微笑嘆息,彷彿真的覺得可惜一樣,但又繼續笑嘻嘻地說出噁心的話,『何況家光好像會反悔不想把女兒交給任何人呢,呵呵,我或許能理解他的心情。』

 

『…無聊,講出這種話是因為她有那個血嗎?』

『什麼?你剛剛說了什麼嗎?XANXUS。』

『沒什麼,如果你沒別的事情說我要離開了。』

 

他那時候非常憤怒,甚至超過了知道自己不是親生兒子的這件事實時的憤怒,那老頭居然想要讓自己和那種低賤的人訂婚,不,她擁有彭哥列的血,所以附屬的是自己,自己才是那個自以為擁有一切卻其實壓根不曾有過任何一點機會的人。老頭想用這種手段來限制自己的行動,讓自己服從,如果那個老頭真的是這麼打算,他不會乖乖遵從。

 

在那隔一年,他與瓦利安策劃了後來人們稱呼的搖籃事件,但他失敗了,全身被冰凍於死氣之火的結晶中,整整八年的時間,直到最近他才被釋放出來,但他的憤怒卻沒有隨著時間消逝,只有一日一日變得更加濃烈。

 

他要讓九代首領知道自己的仇恨與憤怒,讓他嚐嚐被人背叛的滋味,讓他知曉一瞬間失去一切的感受。他要讓九代首領珍惜的人們、他看重的人們,還有他想要的繼承者,全部都被毀滅。

 

而彭哥列會成為我的。

 

至於那個女人,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正陷入一場最危險的爭鬥,不知道自己將會跌入深淵,全都要怪她愚蠢的父親反抗自己,如果說她有什麼價值的話,那也只剩下被利用的結局。

 

 

 

 

 

 

Threat

 

 

那真的是,最差勁的一個噩夢了。

 

『你對九代首領下了毒手。』

『不…我…』

 

感覺好像全世界都變黑暗了,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楚東西。

到底做了些什麼,她什麼都不知道,一切發生得太快太突然,現在她只想要否認這個恐怖的事實,她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舉動所帶來的傷害。

 

『…綱吉…對不起,會變成這樣……全都是我的軟弱的關係,因為我的軟弱讓XANXUS從永久的沉睡中甦醒。』

 

『九代首領……九代首領…都是我的錯……』

 

『不,我是知道的,妳到現在一次也沒有對戰鬥感到快樂,總是皺著眉頭像祈禱一般揮舞拳頭,所以我才選妳當十代首領。』

 

『…您…選了我?……不是XANXUS?』

 

『對不起…但是我認為是妳的話…就太好了……』

 

『…等等、不會的…九代首領!九代首領!!』

 

哭泣之餘,回頭看那個狠心而恐怖的男人,他站在那兒笑著,彷彿一切都如他的意進行,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計畫之中,而他絲毫不為自己的父親傷心,只想奪取彭哥列的權力。

她擦去了掉下來的眼淚看著對方,但那人絲毫沒有一點愧疚。

 

『妳對彭哥列九代首領所做的卑鄙狠毒的行為,將會被視為對他親生兒子的我以及彭哥列崇高精神的挑戰,九代首領胸口的燒傷就是證據。』XANXUS冷漠傲慢的語氣緩緩述說,那雙暗紅的眼中只存在掠奪的殺意,嘴角上揚起一抹冷笑,『身為首領的我,為了我的父親以及彭哥列的未來,會把妳擊倒並報仇血恨。』

 

 

「啊啊啊啊啊啊!!!!!」

綱吉從那個噩夢中甦醒過來,她本來淺薄的睡意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她感覺自己全身冒出冷汗,無法克制地顫抖,她哭泣了起來,她很少如此一個人哭泣,因為她習慣了被人看不起和輕視的日子,但那些言語的攻擊也從沒有如此沉重地傷害過自己的心。

 

她那個時候說出了不願意讓XANXUS當九代首領的繼承者的話語,她是真心的,那麼溫柔的九代首領,將一切托付給自己,自己絕對不能夠辜負對方的意思,必須要戰勝才行,在之後的復仇戰爭中一定要擊敗XANXUS還有瓦利安才行。

 

這並不是因為自己想要當首領。

而是為了不讓人汙辱九代首領崇高的意志。

 

但綱吉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覺得很難受,從來她就不喜歡參與這些戰鬥的,做為一個女孩子她也想要安安穩穩地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和朋友去外面玩耍,並且,認識一個喜歡的男孩子並與對方在一起,這種不著邊際的幻想自己也是有的,可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她並不想在這時候去責怪里包恩,相反的,她痛恨自己沒有力量,那個時候沒辦法阻止XANXUS,如果自己更強一點的話,會不會有所改變呢?也許九代首領就不會受傷,也許自己就能夠看破XANXUS的計畫,也許就不用讓夥伴們牽扯到這件危險的事情中。

 

『那些人輕視妳的力量,就和當初的我一樣,澤田綱吉。』骸在霧守之戰獲勝後笑著對她說,手指輕輕抬起了她的下巴就和之前在對戰中嘲諷她時所做的一模一樣,那雙異色的眼眸中透著一種不知道是敵是友的異樣光芒,溫柔的聲音湊近她耳邊低語,『但XANXUS是個狠心的男人,不會因此手下留情,他所想著的計畫就連我都感到害怕,妳能夠應付得了那種人嗎?我真的很想看看妳會怎麼反抗。』

 

對方毛骨悚然的聲音說著,然後在綱吉的臉上輕吻了一下,讓綱吉以及身邊的夥伴都震驚地望著對方,她完全無法理解對方這麼做的意義,更沒辦法理解對方的想法,但骸只是冷笑。

 

『在我真正奪取妳的身體之前,在妳的一切屬於我以前,可別就這樣死了。』

 

當時她就該從對方說的話中領略出意義的,骸知道XANXUS的計畫,卻故意沒有告訴她,這一切都讓她非常懊悔沒有發現得更早,儘管最後九代首領的生命是保住了,但仍然因為自己而受重傷,而這場戰鬥中還有其他人犧牲,包括史庫瓦羅在內,儘管是敵人,她仍無法接受有人需要為這場戰鬥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綱吉想著應該要吹吹風好讓自己的心情放鬆一些,她看了一下還熟睡著的里包恩,心中稍稍放心了,她不想要讓別人發現她如今是這麼的忐忑不安。這是當然的,她有自己的脆弱,她其實很想哭,也很想要逃避即將到來的可怕戰鬥,但是里包恩告訴她不能夠在瓦利安面前示弱,因為示弱的話敵人就會找到她的弱點,黑手黨是狡猾的,在這種時刻更是應該要鼓起勇氣來,就算是虛張聲勢也好,不可以顯得脆弱。

 

她走向窗戶打開了窗子,深深呼吸一口夜晚冰涼的空氣,感覺讓她舒服多了。

但就在她感覺放鬆並抬頭想看看今夜燦爛的星空時,卻突然有一隻手抓住了她,她抬頭對上一雙奇異的眼睛,埋在金髮之間,而他頭頂的那頂王冠閃耀出光芒,綱吉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之前就已經被抓住,並且一把甩上了空中,最終被一個人給抱住。

 

「啊!!」

 

「嘻嘻嘻,妳還蠻輕的啊,怪不得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綱吉很快發現抓住她的人是貝爾,一時因為慌張而抓住對方袖子,一瞬間覺得自己也許會摔死,就在貝爾自認為得逞的同時,一發子彈朝他發射過來,他勉勉強強躲過了,慶幸的是那子彈也沒有射中綱吉。

 

往下看去,里包恩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並站在窗台向貝爾開槍。

 

「糟糕,不妙的傢伙醒過來啦,嘻嘻,王子要快點把妳帶走才行。」貝爾說著拔腿就跑,里包恩看起來想追上但卻又知道這早已經太遲,因為一下子貝爾就消失了蹤影,而他也不敢隨便亂開槍攻擊對方,只因為綱吉和貝爾待在一起。

 

「放我下來!!」綱吉驚恐地大喊,但同時她也不敢鬆手,貝爾飛快的速度讓她覺得好幾次都要飛出去,而她身上沒有手套也沒有其他的武器,這是最糟糕的狀況,她不曉得貝爾會對她做什麼。

 

「不要擔心,不會現在就殺妳的,但是BOSS要我把妳帶去啊,嘻嘻嘻。」

 

「什麼?不、快讓我走——」

 

「會摔下去啊,算啦,沒有火焰的妳實在有夠弱的,軟軟的倒是挺好抱的,嘻嘻嘻嘻。」貝爾嘲笑綱吉的無力反抗,綱吉也發現沒有火焰做為支援的她終究因為力量上無法抗衡,而沒辦法掙脫貝爾的手勁,本來她就不算是有在運動的,身上沒有任何肌肉,何況男性和女性在身體機能上就有著巨大的天生差異。

 

「你、你的手碰哪裡啊!!」

 

「啊啊,別掙扎啦,真的會掉下去的!王子對妳這種才沒有興趣啦!胸部又不是很大,分不清楚啦!」貝爾過度坦白地叫著,覺得綱吉再這樣掙扎下去就要被摔下去了,但他不懂為什麼綱吉要這樣在無法反抗的情況下扭來扭去,而且綱吉聽到他的話後臉上一陣發紅及扭曲,掙扎得比剛剛更用力了。

 

「你說什麼東…不、放、放我下來,貝爾——」

「嘻嘻嘻嘻。」

 

很快他們就來到目的地,當貝爾一把摔下她時,她發覺自己在一個陌生的黑暗房間中,周遭一會兒變得很安靜,就連前一刻還抓住她的貝爾也突然消失無蹤,讓她變得非常害怕。

因為她可以猜想到這裡是哪裡,而她聽見了一個腳步聲走到她面前,令她不敢動彈,她甚至屏住呼吸,好像這樣就可以讓對方看不見自己一樣。

 

「XAN…XANXUS……」綱吉抬起頭,強迫自己面對這個讓她心底感到恐懼的人。

 

之前第一次見到XANXUS時就這麼覺得了,那對暗紅色的眼眸如此強烈,就像是火焰那樣狂暴而危險,XANXUS絕對是高大而強壯的,相比孱弱矮小的自己,光是月光投射的影子就足以壟罩綱吉的全身,實在難以想像他們的力量能夠互相抗衡,綱吉很快就被對方那股強烈氣勢給狠狠壓倒,感覺雙腳發軟。

 

她現在沒有武器足以對抗,她想對方說不定是想要在戰鬥開始前就偷偷抹殺掉她,她該想到的,這群人本來就是暗殺者。

 

「澤田綱吉,妳看起來還是那麼幼稚。」XANXUS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起來他前一刻還在喝著擺於桌上的那瓶酒,看來比學校見到的他來得悠閒也沒有披著那件黑色的大衣,而是讓襯衫隨意敞開著,看起來他正要休息,「不是妳這傢伙說不會讓我繼承那老頭的嗎?哼…哈哈哈哈哈,太久沒有看到像妳這麼愚蠢的人了,垃圾就是喜歡說些誇大的夢話。」

 

綱吉努力從地板上爬起來,她覺得自己的腳微微發抖,但還是克制自己不要表現出來。

 

「XANXUS,為、為什麼帶我來這裡?難道——」

 

XANXUS走到她的前面,綱吉感覺自己眼前的景色都被那高大的身影遮擋住了,看不見唯一可以逃離的窗口,這讓她更加不安。

 

「我隨時想殺妳都可以,記住這件事情,」XANXUS突然伸手用力掐住了綱吉的脖子,綱吉嚇得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但她也逃不了,她想往後退卻感覺脖子上的力道縮得更緊,幾乎讓她不能呼吸,更毫不在意會在她身上留下傷痕。

 

「啊…不、放開……」綱吉無法呼吸,隨著XANXUS的手指鎖緊,意識變得模糊起來,她開始覺得自己也許會這樣死掉。

 

「我可以放開妳,而且我甚至能夠慷慨地給妳一個可以活命的選擇。」對方非常突然地放下了掐住她脖子的手,綱吉於是只能大聲咳嗽著試圖恢復呼吸,而XANXUS只是冷酷看著她。

 

「你、你說什麼?」綱吉抬起臉問,她蒼白的臉上佈滿汗水。

 

XANXUS看她一臉害怕卻是越過了她走到另外一頭的櫥櫃,從裡面拿出了另一瓶酒,碰的一聲敲響了桌子,那聲音也讓綱吉嚇了一跳,綱吉覺得對方的一舉一動就像是個高高在上的王者,而自己什麼也不是,那種氣質、那種威壓感,在這點上對方果然更像是個首領,並同時更加真實地感覺到XANXUS確實是個黑手黨。

 

「澤田綱吉,如果妳不想在復仇之戰中被殺死的話就跟我合作吧。」

 

「你是什麼意思?」綱吉皺緊眉頭,她強迫自己的聲音不要聽來在顫抖,「你之前利用莫斯卡傷害九代首領,把我的夥伴全部拖下水,你的計畫——」

 

「是妳,動手讓老頭受傷的人是妳吧?別裝傻。」

那話語讓綱吉閉上嘴,她至今仍然想到那個場景就全身發冷,她不想要再經歷那樣事情,她胸口有股少有的感情,那或許是憤怒,她或許怕過很多人,但卻很少如此對人感覺到憤怒。

 

「妳可以現在就投降,」XANXUS繼續說,他緩緩替自己又倒了一杯酒,看起來慵懶又傲慢,一點也不怕毫無武器在身的綱吉會突然攻擊他,然後他看了一眼綱吉的臉,那眼神銳利又冰冷,讓綱吉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彎低身體靠在綱吉的耳邊略帶嘲諷地低語,「成為我的女人,我就讓妳活命。」

 

「啊?」綱吉的語調幾乎是歪斜的,她錯愕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她想過對方會說難聽的話,想過對方會威脅殺死她放棄,想過對方可能會直接攻擊她,但從沒有想過是這個,同時她也感覺不到對方有任何一點那種意思,她知道這並不單純只是要讓她活命的提案,更別說有一點點羅曼蒂克的理由,她知道肯定不是想像中那樣容易的事情。

不管那個理由是什麼,肯定都是計畫的一部分。

 

「聽不懂嗎?」XANXUS低哼,臉上不屑的表情好像在嫌綱吉是個腦袋愚鈍的女人。

 

當然他不會告訴綱吉理由,他只要這個女人乖巧的、愚昧的服從,就和那些曾經盲目於他的權力而委身的那些女人一樣,他並不怎麼喜歡綱吉這種模樣的女性,在他眼中綱吉沒有什麼特別的魅力,更別說她是自己的眼中釘,恨不得要殺死她。

 

會這麼提議的理由很簡單,他要澤田綱吉變成了他們的人,或者成為人質。

只要這麼做,那麼要解決家光就容易多了,他想過就算打倒了澤田綱吉取得指環,到最後還是要面臨繼承的最終問題,他不是九代首領親生兒子的事情就只有少數人知道,就連瓦利安的人都不知道,一旦套上指環也許就會出現不同尋常的排斥,那麼要讓這一切都瞞天過海,他就必須要殺死所有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包括九代首領還有澤田家光。

 

但澤田家光很強,他背後的顧問團更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存在。

但只要有澤田綱吉這一切都可以徹底解決,比起殺死她、埋葬她還有更好利用她的方法,那就是用她來威脅家光,只要家光變成瓦利安可利用的棋子,要瞞騙過彭哥列的人也就輕而易舉。

把家光解決了之後,這個女人也就失去了作用,到時候再殺了她就好。

 

他看到綱吉的身體微微顫抖,他想對方肯定會因為害怕而求他饒命,就和過去在他面前乞求生命的雜碎們一樣,全都不值一提。

 

「……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綱吉卻是抬起頭對他吼叫,讓人驚訝的是她的眼眸非常清澈,充滿了比恐懼更強烈的堅定,就像那時她說不會讓XANXUS成為繼承者時一模一樣的表情。

 

「什麼?」

 

「我不知道你要幹什麼,但不管是什麼…你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我不會…允許…」綱吉繼續說,她看見XANXUS瞇起的紅眼,本來她想自己應該會很害怕,卻發覺她並沒有那樣的想法,她不想屈服於對方的威嚇。

 

就在綱吉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一道火焰飛過她的臉龐貫穿了她身後的牆壁,一瞬間牆壁破了一個大洞,櫃子上的東西摔落,綱吉也被沖擊力震得歪曲了身體,跪在地上因為煙塵而喘氣。

 

「看來妳是真的不想活命了,是嗎?我在這裡就可以殺了妳,妳該想想什麼才是正確的。」

 

「那麼做的話你也沒辦法得到正式的認同,彭哥列不會認同你的所作所為!」綱吉雖然不確定自己說的話到底是否正確,但她沒有打算要妥協,她想那時候她真的是鼓起了一生的勇氣才能夠對XANXUS說出這些話,「你沒有資格繼承九代首領,更沒有資格繼承彭哥列。」

 

「那個老頭算什麼東西!!你以為他就那麼了不起嗎!!!」

 

綱吉聽到一聲怒吼,然後她其實沒有真正搞懂發生什麼,只是下一秒她已經被推在牆上,後腦狠狠撞了一下,XANXUS的臉靠得很近,但那張表情看來異常憤怒,上頭的疤痕似乎變得比剛剛更明顯了,與那個連同伴被鯊魚吞噬都還無比冷靜的他完全不同,狂暴的怒火讓綱吉的心臟彷彿要跳出來,她知道自己肯定激怒了對方,清楚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殺意。

 

XANXUS的手勁真的很大,非常,他一把就禁錮了綱吉的行動,綱吉覺得被他抓住的手腕幾乎要斷掉,那裡不斷發出慘烈的刺痛。

 

接著他做了一件讓綱吉極度反感而且害怕的事情,他的右手抓住綱吉睡衣的領口,然後用力一扯,單薄的睡衣立刻被撕破彷彿那布料如同一張薄紙,從綱吉胸口裂開了一個大大的缺口,綱吉下意識立刻用沒有被禁錮的手去遮擋,她本來反抗的臉瞬間溢滿淚水,臉上泛起羞恥的緋紅,這種情形是她沒有料到的。

 

她知道對方這麼做是為了報復她,她也知道這個人就是個如此不計手段的人。

所以她不能夠露出軟弱的表情,她不能夠因此退縮、求救。

如果讓對方知道她害怕,就會利用這點威脅她。

 

「妳還在妄想著能夠得救之類的想法嗎?」XANXUS問,他瞇起眼端詳著綱吉。

不可思議地,綱吉從他的口氣中沒有感覺到強烈的危險,應該說她感覺那更像是XANXUS的試探,或許是一種直覺吧,綱吉覺得對方就是想要羞辱她,看她求饒,這種想法反而讓她一下子冷靜許多。

 

綱吉用剩餘的手擦去了淚水,別開臉,她也試圖不在意自己衣服被破壞的事情,反正大不了還穿著內衣,而且她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身材可以供對方產生任何一點興趣。

 

「XANXUS,我會在復仇之戰把你擊敗,我不會逃避,你呢?難道你想要逃避嗎?」綱吉用微微發顫的聲音說,她希望自己不要聽起來那麼害怕,但仍然,當這個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威嚇她,她還是不由得感覺害怕,要說她完全不害怕對方會強迫她做些什麼那絕對是騙人的。

 

XANXUS看著綱吉一會兒,就在綱吉覺得與對方的僵持開始讓她承受不住的時候,突然,從XANXUS口中爆出了大笑的聲音,那聲音與稍早那種恐怖而狂暴的笑有所不同,綱吉不確定有什麼不同,但就是不同。

 

「垃圾。」他重重的把綱吉往旁邊一摔,「自己滾回去吧,妳不值得我動手。」

 

「唔,好痛…!」綱吉忍不住低吟,她被放開時覺得全身都痠痛,剛剛就好像經過了一世紀之久,讓她筋疲力盡,而她很驚訝對方會這樣輕易地放過她,還說要讓她安然無恙地離開。

 

「澤田綱吉,在復仇之戰我會讓妳後悔選擇挑釁我。」XANXUS說,他瞇起了暗紅的眼,綱吉覺得儘管XANXUS非常狂傲,但從頭到尾只有那雙眼眸特別冷酷,「我會讓妳死無葬身之地,」他的手掌竄出紅色的火焰,那火焰的強大讓人感到害怕,「讓妳那雙眼睛不能夠再這樣瞪著我看,到時候妳會求我饒妳一命。」

 

「…我的想法沒有改變,XANXUS,我會阻止你計畫的事情…我…或許真的很怕你,也不想戰鬥……但我更不想要輸給你。」綱吉也不知道為什麼可以這樣斬釘截鐵地回答,但她的心情卻出乎意料地冷靜,能夠明白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

 

或許因為經過剛剛那些事情,她突然並不那麼害怕這個人了。

事實上她還有些感謝對方並沒有真的對她做什麼,更別說在現在的狀況下對方完全可以動手,任何羞辱她的事情或者要殺了她的行動,因為此刻她手上沒有對抗的方式,但是XANXUS沒有那麼做。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也許對方也是不怎麼喜歡這種行為的,甚至因為綱吉反抗他而露出覺得有趣的冷笑,綱吉總覺得,XANXUS在面對自己的挑戰更渴望正面迎戰,興致倒是比前一刻更高昂了,那強烈的鬥氣也是如此狂盛,讓人感覺到彷彿烈焰灼身的壓迫。

 

——綱吉知道對方是非常棘手的敵人,必須用盡所有力量才能打倒。

 

 

 

 

澤田綱吉最終離開了,非常狼狽地抓著她破掉的衣服倉皇逃跑。

XANXUS卻沒有想嘲笑她的意思,事實是剛剛的綱吉一點也不像個正常人該有的反應,過去沒有人在那樣的威脅下還可以保持鎮定,並持續談那些天真的理想,雖然綱吉說出那些『他沒有資格繼承』的話語是真的讓他怒火中燒,差點就要下手殺死她,但XANXUS同時也很好奇什麼樣的衝動才促使她有勇氣講出那些幾乎像是找死的話。

 

或許,她就只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瘋狂女人,黑手黨中倒是不乏這種人。

但看著她的眼睛,卻又覺得她實際上是很害怕的,只是她不願意在自己面前示弱。

她就是個來自溫室的存在,待在和平沒有動盪的日本,和黑手黨牽扯不上任何關係,卻敢反抗自己,本來就知道她相當幼稚,而且傲慢自大,卻沒想到會到這個地步,她那份相信同伴一定能夠合力擊敗瓦利安的自信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本來還有些不爽快要跟一個女人戰鬥的事情,但如今他似乎也可以拿出全力去對付這群人了。

 

因為,全力擊倒那傢伙,讓她懊悔並露出懼怕的表情似乎非常有趣。

看她向自己哭泣求饒也會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然後,如果她願意低聲下氣地請求的話,那個時候再讓她成為自己的人就好。

 

XANXUS灌下了瓶中最後一滴酒,並想著自己竟會少有產生這種感覺,他曾與不少更為艷麗、更加成熟的女性來往過,但會把澤田綱吉的身影深深烙在腦中的理由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強奪首領之位障礙物,而是因為對方是目前為止惹怒他後卻拒絕請求他原諒的女人,明明只要低伏身體請求他就可以了,也許就不需要死。

 

而他想,他絕對不會再允許那褐色的雙眸用那種傲慢、反抗的態度看著自己。

但在閉上眼睛之前,卻彷彿再次看見了那雙清澈的褐色眼眸。

 

 

TBC

作者廢話:

不知為什麼寫這篇時有個奇妙的感觸。

因為是性轉,就在想在原作中綱吉遭遇的狀況下如果因為性別是女性的話會被怎麼對待,然後把我覺得綱吉的反應或者對方的反應會有差異的部分寫出來,結果發現大多都是不好的事情(欸

這篇就特別明顯。

 

例如說女性比較容易被輕視,又例如說比較容易讓敵人想利用”性”的優勢,XANXUS絕不是不好的人(不過他也算是壞人就是了),而是在這敵對情況下和他出生的背景來看,我相信他絕對會認為女性不該跟他為敵,然後也會覺得肯定嚇嚇她就會怕得不得了(雖然就算是性轉前的綱吉也是怕得不得了啦哈哈哈),然後會用對方是女性的這件事情來利用她,所以文中就會自然而然這樣寫了。

 

但大概因為我自己是女性的身份,仔細想想這些因為性別而有差異的部分,還真是都不是啥好事啊;不過反過來說男性也會被要求很多莫名的部分,像原作的綱吉在原作中就被人嫌懦弱,身為女性的她卻不會有這問題,反而會被稱讚可愛…呃,我越扯越到性別概念去了哈哈哈哈,總之我就是太認真寫性轉然後反而發現心情很微妙。

 

說點開心的,婚約是我很喜歡的萌點,XANXUS一定要提到這個!!在性轉前傳(?)就有提到和XANXUS的婚約了,在這篇的未來也會再次出現這部分,也就是真正訂立婚約的那段故事。

我好想快點寫到啊哈哈哈(X大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得不說 我以前真的很排斥性轉的
    但因為是玥大筆下的 所以前陣子就抱著嘗試的心態點進來看了
    果然沒失望 超級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知道這篇會繼續有後續 真的很高興
    玥大加油~~~
  • 哈哈哈不得不說我以前也有點排斥寫性轉WWWWW
    是因為讀者要求才開始寫,意外地變得很認真在思考性轉的各種差異點...結果發現性轉還真是不容易寫XDDDD

    因為既然都開篇了,設定就想貫徹始終了。
    所以會把原作的劇情都以性轉的方式寫過一次的。

    千葉玥 於 2017/10/22 01:45 回覆

  • 訪客
  • 好久沒看到大大的文章,很喜歡你筆下的家教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