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短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回家族,有件事情要跟你說。』

 

殘存的記憶碎片在腦內盤旋不去,阻塞了思考。

穿越過無數黑暗而無聲的空間,身體似乎被某種力量牽引著,一瞬間脫離冰冷沉重的泥水從一片混沌之中漂浮而出,昏暗不明的視野中彷彿看見一道光亮,他似乎曾經也有過同樣的經驗,從某個被拘束、囚禁的場所掙脫。

 

他伸出手,張開雙眼。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天才剛亮而已,放柔的腳步聲從小門那端踏出走廊,手中懷抱著一個小小的包裹,關上那扇門後她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笑,陽光落在她肩上的紫藍色長髮上,她回頭望向那充斥著溫暖的房間,每一次到這個地方來都捨不得離去,突然有點明瞭那位大人為什麼會那麼執著在這個人身上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待在這裡很舒適。

 

「這個非得好好處理不行呢。」肩膀上頭的貓頭鷹轉著眼睛,好奇地瞧著庫洛姆手上的包裹。

他們離開那個地方,穿過長長的走廊同時一個身影卻剛巧來到他們離開的那扇門,並在看見他們的背影時停下腳步,詫異於在這兒看見對方。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那天骸回來後,綱吉不知怎麼地不再做那些讓他心慌的噩夢了。

就彷彿恢復到先前的平靜日常,因為睡眠不足而出現的種種精神不濟的狀況也逐漸消失,就這樣過了三個禮拜。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走在像是童話般的雪白幻境之中,天空緩緩飄下柔軟美麗的白雪,寂靜覆蓋了整個世界,四周的景物被冰霜結凍,景物全是灰濛濛的一片。他拖動著顫抖的腳步往前走著,他不曉得後面有什麼在追趕他,但是他只能往前走,他想著也許前面會有一線希望,讓他能夠逃離這片冰天雪地。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被緊緊捆綁住,繩子勒緊了血管,彷彿要把它切斷,摩擦帶來的刺癢感不斷刺激著皮膚慢慢昇華為一種劇烈而持續的疼痛,尤其在這無法看見任何東西的黑暗之中,四肢的感覺變得更加敏感,疼痛,像是昆蟲一樣爬滿了全身,他維持這個姿勢太久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早上,9:00──── 

他的早晨總是這樣來臨的,在空盪盪的床上一個人醒過來,慵懶的左翻右滾也不怕會壓到其他人,他的睡相一直都不太好,根據和他一起住的人說夜晚的時候手啊腳的會突然飛過來狠狠的打在身邊的人的胸口,但他自己是無法確認的,只是每天早上醒過來時會發現自己從床的一端移到另一端去,手中緊緊的抱著一條等身長的巨大抱枕,上頭用麥克筆草草的寫著『骸』。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課堂上的國文老師似乎講了某個故事,我沒有注意聽。
淘淘不絕的說起了一個美麗的女人,美麗得讓許多人都希望能夠得到她的女人。
但她最後卻連最珍惜的東西都沒有辦法帶走,就這樣離開了,因為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