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目前分類:Whisper of Cloud (阿勞迪x綱)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點燃總是在抽的香菸,房間中瀰漫一股慵懶氣息。

傲慢的灰眼緊盯著面前的男人,懷疑他是否有一刻是放鬆的,那難以馴服的眼神與姿態總是如此拘謹而冰冷,擺出一副跟誰都不願意和諧交談的態度,肯定很容易招致誤解,若不是從薇絲卡口中聽過這個男人的孤癖性格,伊凡柯夫會以為對方是故意挑釁。

 

「我大概知道你們想做什麼,你們大膽妄為的首領…哈,明明是小毛頭一個卻還這麼囂張。」伊凡柯夫回想起喬托帶著人闖進他們重要幹部聚集的房間時,不慍不火的冷靜,微帶傲慢卻不失威嚴與禮節,確實適合一個首領,甚至他有種預感對方未來將會非同小可,「不過這樣好嗎?要是出了差錯,那毛毛躁躁的孩子…」

 

「綱吉不是那麼柔弱的人,也不是孩子了。」阿勞迪回答,大多數的人都會從綱吉的外貌去評斷,很容易就誤判綱吉的實力,「既然你猜到我們要做什麼,也會提供協助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喬托當著他們的面提出一個大膽且甚至在某些人眼中近似魯莽的策略,這並不讓綱吉意外,在他尚未來到這個時代以前他一直認為喬托是個愛護同伴、溫柔沉著且深謀遠慮的首領,但實際上在他這幾年與喬托近距離相處下,發現喬托比起安逸更喜歡新奇的事物,在為家族考慮的深謀遠慮之後有一股喜歡冒險的衝動,這一點似乎也是合理的,否則也不會為了守護自己喜愛的城鎮而憑一己之力創造出彭哥列這樣的家族,不畏與現存的黑手黨組織互相競爭吧。

 

在精明幹練被後有一股少年般的狂氣,某種層面而言與阿勞迪有些相似。

也因為這樣,那兩人雖然常常意見不合,站在一起時的背影卻又如此融洽。

能力相輔相成,基於信任所產生的的首領與守護者之間的關係,讓綱吉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同伴,頗有感慨。令他驚訝的是,當阿勞迪、斯佩德與喬托都在面前討論著對付俄羅斯黑手黨的計策時,他對於同伴們遭遇的禍事便不那麼悲傷了,望著雖然性格歧異卻能為共同目標合作的他們,綱吉忍不住相信自己將有辦法可以扭轉那份命運,來到一個百年前的世界,自己並非一個人,光是如此就該感謝命運的帶領。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哈哈,真是災難啊,沒想到最後竟沒有猜中,可真是運氣不好啊,多梅尼可先生。」

 

「果然還是不該押數字的,機率太低,這可是佩圖霍夫的建議,害我損失可大了。」多梅尼可,或者該說是綱吉偽裝的多梅尼可正溫和微笑著,他們一邊喝著酒,相談甚歡,值得綱吉慶幸的是,大多數的黑手黨人都對多梅尼可不熟悉,他是個神祕而孤僻的男人,只與伊凡柯夫有來往,也因此裝扮起來比較可以隨心所欲。

 

「別這麼說,我想您不會後悔在我這裡消費的,未來我也很樂意在其他地方招待您,商談更多合作的可能性,您說對嗎?」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綱吉緊盯著與自己有深仇大恨的男人,這不是他第一次那麼接近對方,綱吉曾有一次差點就能夠殺死他的機會,卻被他浪費掉了。如今,對方就坐在自己面前,綱吉想盡辦法將對方的臉、表情、一舉一動都深深印在眼底,不願意有一絲鬆懈,只害怕對方會再次做出傷害自己同伴的事情,然而,男人面對綱吉的警戒卻顯得漫不經心。

伊凡柯夫抽著雪茄,菸味飄散在房間內,看起來稍顯心情不佳的唇微微下撇看來相當傲慢,他有一頭銀灰色的頭髮與一雙看來特別尖銳兇惡的淺灰色眼睛,卻比綱吉想像中要來得年輕,當然,綱吉腦中關於他的模樣幾乎全是晚年時期的伊凡柯夫,那些里包恩拿給他的老舊照片按照時間回推的話,如今的伊凡柯夫不過才三十多歲,從二十出頭便擊倒其他派系成為首領,一手掌握俄羅斯黑手黨並獲得大多數派系的尊敬,是個非常可怕的男人,但也是從伊凡柯夫之後,俄羅斯黑手黨因為社會風氣的變遷與經濟動盪而走向沒落。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綱吉懷抱著疑惑獨自來到約定的地點,那是一間位於市區的教堂,人們熙來攘往地聚集在前方的廣場上,不管怎麼看都不像個隱密會面的地點。保羅告訴綱吉,在俄羅斯黑手黨中有願意冒著危險與彭哥列進行交易的人,並且對方在經過幾次私密協調後終於願意與綱吉見面,從那時開始綱吉便一直期待著這天的到來,對方指定了地點與時間,並且只允許綱吉單獨前往,儘管這聽起來幾乎像是個陷阱,綱吉還是無法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提前從基地悄悄溜出來,除了保羅之外,沒有人知道綱吉的行蹤。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說想要加入我們,但你真的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我知道,你們會入手各種情報,也買賣情報,不是嗎?』

 

『哼,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害怕我們,雖然是喬治介紹的傢伙,但我沒想到會是這麼瘦弱的孩子。』男子身上厚重的煙草氣味薰得人難以呼吸,但是男孩還是直直盯著對方,不顧那些比自己高出許多且面露兇光的人們正用審視的目光打量他,『雖然我們確實需要幾個掩人耳目的幫手…但像這樣的小孩兒…一下子就死掉了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阿勞迪的情報組織中有各種類別的成員,為了有效率地掌控情報,分工非常詳盡,且彼此並不分享情報的內容。首先,最重要的就是那些在第一線收集情報的工作員,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潛伏於其他組織中,或者親身犯法來尋找有用的情報,他們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死於任務;還有那些接應者,他們負責處理潛伏者的接應與援助,工作員會定期向他們回報,必要的時候接應者也必須殘酷地處理掉叛變會被抓住的工作員來避免敵人反偵測,他們也負責將收集的資訊做成紀錄;最後是負責編輯暗號的那些,他們是特別稀少且經過訓練的人員,將自己負責的部門收集來的情報編輯後製成外人看不懂的暗號,再轉交給基層部下傳遞;而最不需要多餘技巧卻不可或缺的,是那些負責傳遞情報的基層部下,他們透過電報或其他手段傳訊,讓所有的情報能夠在不被外人探知的情況下匯整到總指揮官所在的部門。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迪歐戴特站在宅邸門口等著他許久未見的朋友,大概相隔半年了,這段時間他因為家族生意的關係待在南義大利,因此難得有從西西里前來的友人,讓他內心特別歡欣。他很早就收到喬托寄來的信,拜託他照顧綱吉,當時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因為他一直認為喬托是不可能讓綱吉外出行動的,就算在信中說明會有彭哥列的同伴隨行,這依然很不像寵溺綱吉的喬托會做出的決定。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保羅・詹巴蒂斯塔?」喬托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稍稍停頓了一下,甚至放下了手中的書本,「我當然記得他,他是負責運送貨物和情資,確保通路順暢的主要幹部吧,為什麼他會和綱吉扯上關係?」

 

「我也覺得奇怪,他一向和綱吉沒有任何往來,我甚至沒見過他們一起講過話。」G表達了他的困惑,但他把那封包裝嚴密鎮重的信交到喬托的手中,「但他明確表示他希望可以申請轉移到綱吉之下,建議我們讓綱吉成為幹部,說他們在通路聯繫上需要一個更確實的領導者,才能夠解決他們遇到的困難,而且他們最近對於自己的派系不穩定也感到憂慮,希望得到彭哥列本部更大的後盾,他才能確實進行工作。」

 

「所以他表示自己願意離開那個位置?」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個腳步聲快速穿越長廊,倉促的步伐顯示出他的憂心忡忡,而在他旁邊帶路的部下們也因此繃緊了神經,不論是誰都看得出首領那微微蒼白的臉色,收到通知後他就沒有了往常的冷靜,這種模樣部下們也見怪不怪了,只要扯到那個人的事情,首領就會過度反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首領,讓這種身分不明不白的人一下子成為幹部真的好嗎?」

 

「何況他還有著那麼多的部下,這些人大部分不是義大利裔的,他們對於家族沒有任何忠誠心,我們怎麼能讓這些人就這麼進入彭哥列?」另一個幹部質問著,他看起來憂心忡忡,畢竟他負責的就是彭哥列北部地盤的巡邏,與阿勞迪預計分配的駐守地盤距離不遠,「萬一他們想要反叛,他們的人數眾多,我們拿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喬托和綱吉搭乘著馬車進入了那扇高聳的鐵門,通過門口檢查的守衛後巨大的石牆便出現在眼前,看來有些年代久遠的建物映在綱吉眼中帶來陰森的壓迫感,好像一進到這個地方就再也無法離開,那種恐懼微微震撼著他,他轉頭看看身旁的喬托以及跟著他們前來的年長的管家,發覺他們的表情都平靜如水,彷彿習慣了這景色。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安布洛斯計畫,這個名詞在綱吉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很確定在聽見阿勞迪與喬托悄悄討論這件事情以前,他就知道這個詞的意義,只是他一直都沒有被觸發這段記憶,他想不起他所知道的事情是來源自誰,甚至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可以明確地回想起這計畫中的資訊,那些複雜的文字突然閃現,在他腦袋中呼嘯而過,浮現了明確的畫面。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個少年在某處似乎和自己有點相似。

儘管他們不管是性格、外表或是任何能夠列舉出來的特徵,都毫無共通點,但第一次看見澤田綱吉的時候就覺得在他的身上隱藏著與光鮮的衣著截然不同而陰暗的東西,唯一和自己不同的是,他對此毫無知覺。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是那些傢伙嗎?』

『收到的情報沒有錯的,他們已經過來了,請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吧。』

『為什麼他們會擁有如此強大的戰力?居然一直沒有發現這件事情!他們肯定為今天的襲擊策劃很久了,該死的——』

『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快點帶著首領離開這個地方吧。』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綱吉第二天醒來後心情遲遲無法恢復,他看著明亮的天花板知道自己應該起來,卻將自己捲縮進棉被之中,他腦中不斷回想著昨夜發生的事,雖然最後一切恢復了正常,但綱吉知道那並不是自己做夢了,那是確實發生過的,那個男人身上詭譎的氣息使他畏縮,恐怖的印象至今仍清晰地留在綱吉的記憶裡頭,他隔著那個人看見了阿勞迪的房間,儘管對方保證不會做任何事情,只要綱吉對他視而不見他就會自己消失,但綱吉仍不敢相信自己選擇轉身逃走。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個人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即便是在最絕望的時刻也總能給大家勇氣,他就像是晴日的陽光那樣照亮家族的每個人,一個很好的人,一個值得依靠的人,綱吉忘了有多少次受到對方的鼓舞和安慰,他臉上的笑容總是最燦爛的,讓家族的人都會跟著他一起笑出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綱吉,你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當喬托對著站在門口一臉不安地關上門的綱吉說出那句話時,綱吉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像隻受驚的小貓等待著被責罵,他的腳磨擦著地板,手指也焦慮地勾著。

 

「我是來道歉的。」綱吉說,他垂下頭去,「我……擅自決定做了一些事情,我想……我那麼做洩漏了家族的秘密…我沒有遵守規則……」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十代首領——』

『我們沒事的,請您快點逃走,用您的火焰——』

『不可以,這樣的話你們該怎麼辦?』

『這種事情不需要你擔心,快滾吧,蠢綱,你還想要待在這裡到什麼時候?』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個人…受傷了吧?」

 

「先綁起來,我的部下就在這附近,他們之後會再來回收。」阿勞迪一邊用隨身帶著的手銬將對方的雙手拘束起來,掛到了附近的水管上,然後轉頭看一眼綱吉,「我送你回去,今天只能夠到此為止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