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 來七夕拼短文接力,從8點整開始寫,看寫到我睡覺能寫幾篇(?) 

*預計要寫家教G綱、YOI維勇、HP瑞哈、東京食屍鬼月金(感覺我寫不到最後一篇)。

*這是第二篇,可能沒有第三篇了,明天再說吧...(喂

 

 

他是個麻煩的男孩,總讓人摸不著頭緒。

一開始,還以為男孩生為日本人不過是比較容易害羞,所以每當自己的視線與他碰觸時,他就會別開目光,低下頭去。當眾人都圍繞自己,他們誇讚自己的精湛滑冰時,那個男孩則默默一個人離開,頭也不回。當自己主動上前去與他打招呼時,男孩卻又當作沒聽到那樣轉頭就走,帶著口罩的臉面無表情,好像對自己沒有任何興趣。當自己想在眾人中尋找那個男孩時,他的存在感又稀薄得像是空氣,巧妙隱匿於人群之中。

 

但是,每當自己終於放棄尋找時,回過頭他又在滑冰場上舞出把自己所有心神都勾走的步伐,隨音樂律動的那美麗的肢體、表情、節奏,所有一切都是那麼美妙,眼睛與心緒全都被那沉醉於滑冰中的表情所吸引,心臟又再度跳了一拍。

 

這就是為什麼他無法放棄尋找與男孩交集的機會,但男孩總不給他機會。

他隱藏自己的在意,隱藏自己的目光,想像著有一天男孩會過來找自己,就和所有人一樣,因為他可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啊,誰又會不想認識自己呢。

 

當這麼想時,卻看見那男孩在賽後舞會上盡情伸展四肢,像隻飛躍的蝴蝶在花叢之間隨興飛舞,挑逗每個人,用豔麗而動感的舞步打動每個人,唯獨將自己置之不理;他又像是陣旋風把身邊所有人捲入一場混亂無比的派對,隨著節奏的敲打,人們嘻戲於那彷彿遊戲的舞蹈之中,酒精灑落在人們的頭頂上,情緒正高昂,熱度遲遲不消退,全因為那個突然性格豹變的男孩。

 

誰能想像到他的這種模樣呢?

誰能想像到那害羞外殼下是如此熱情如火?

誰又能想像那乖巧含蓄的表象之下是這樣甜美的誘惑?

 

那時就明白了,他是個喜歡捉迷藏的壞孩子。

 

「維克托……」

當男孩終於靠在維克托的身上,維克托也將他逼到牆邊,望著那雙閃閃發光的黑色眼眸,男孩則在維克托耳邊輕輕吐氣,氣氛黏膩得如同融化的蜂蜜,「維克托,我們跳舞,好嗎?」

 

「還沒跳夠嗎?呵呵,你真的很有趣,吶,你倒底叫什麼名字,告訴我好嗎?」維克托的手擱在那直到剛剛孩在音樂聲中狂歡舞蹈的腰,眷戀地在上頭撫摸好幾遍,「我好幾次都想要知道你的名字,過了今夜後留聯絡方式給我,好嗎?」

 

「……不告訴你。」手指輕輕壓上維克托的唇,壓低的嗓音性感無比,維克托有種被對方的氣勢吞噬的錯覺,隨後男孩卻露出燦爛的傻笑,「……呵呵,但我知道維克托…的一切…你所有、所有、所有秘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手指拉扯掉維克托的領帶,手鑽進衣領間輕輕碰觸胸口,搔癢般地爬上頸部,他們相擁彼此,順著氣氛接吻,唇舌交融,激烈地攪拌著甜蜜的舒適感,心臟在狂跳,維克托把手指插入那柔軟的黑色髮絲,壓緊對方的後腦,甜美又誘惑的氣息幾乎要讓他失去控制,他覺得近在眼前的那雙眸像是星辰那樣閃閃發亮,他覺得對方口中淡淡的酒味嚐起來像是最濃醇的酒,他們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親吻、擁抱,不在意會有任何人看到這一幕。

 

如果不是因為懷抱著邪惡的意圖,他也不會自告奮勇地要把男孩送回他的房間,雖然有點像是偷搶拐騙的方式,但維克托認為男孩將是他今晚最大的收穫,他想盡情沉迷於男孩甜美聲音中,想像著那些畫面與聲音,惹不住用舌舔過下唇。

 

直到——

 

「不行、不行,哈哈哈哈,好癢哈哈哈哈哈…維克托…我還想喝啦…呵呵……」男孩用充滿醉意的笑聲說著,推開維克托的身體,用手背乾脆地擦去了嘴角殘留的唾液,然後搖搖晃晃地轉身就走,「……也好想繼續跳舞,嗯,但是為什麼到處都在晃呢——」

 

語無倫次的男孩消失在走廊的轉角,被輕易丟下的維克托站在那兒呆愣了一會兒,男孩每次的反應總能輕易擾亂他的判斷,讓他無所適從。他們都已經來到了旅館房間的正門口,就差脫下彼此的衣服,享受灼熱而美好的一夜,男孩卻突然轉身走掉,讓他著實吃驚。等到回神過來,他跨出步伐追上男孩消失的方向,跑到轉角卻已經不見男孩的身影,男孩就像是一陣風那樣消失無蹤,只留下了不斷震盪的漣漪,遲遲不肯平靜。

 

維克托往前又追了幾個轉角,來到樓層的分岔處,卻仍不見男孩的蹤跡,再下一個轉角,仍然沒有,不知不覺他又繞回了原本的地方。當他往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追著白兔的愛麗絲,只顧往前,絲毫不去看周圍的方向,卻仍找不到他可愛的白兔,他的白兔就這樣蹦蹦跳跳得躲藏起來,也許是逃到仙境去了。

 

好不容易受到了挑逗,卻又這樣從手中一下子溜走。

明明應該很懊惱的,維克托卻發覺他的嘴角不自覺上揚,胸口中醞釀的興奮難以形容。

他發覺他已經不知不覺習慣了這種你追我跑的遊戲。

 

「維克托!」這時一個聲音喊他。

他回過神這才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一個他不知位於哪裡的樓層,而克里斯站在那兒望著他,很是驚奇,因為這裡並不是維克托住的高樓層,維克托的額頭與胸口滿是汗水,銀色的頭髮凌亂,看起來就像是連續跑了好幾層樓的模樣。

 

「克里斯,那個男孩!」他跑上前去抓住克里斯的手腕,「那個男孩叫什麼名字?快點告訴我!」

 

「男孩?你是說勇利嗎?」克里斯說完便愣了一下,因為他從沒見過維克托那種表情,那白皙的臉頰一瞬間渲染上緋紅,銀藍色的眼眸中閃耀出少年般戀愛的斑斕色彩,誰也不會相信這是人見人愛且被稱為滑冰界帝王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勇利!」維克托念著那個名字,瞇起的雙眼中充滿了溫柔的光彩,「他叫勇利啊!」

 

「你怎麼了?我看勇利跟你一起走掉,但他人呢?」

 

「他逃跑了,但是沒關係。」維克托說,他的語氣激動異常,和平時很不一樣,「我會把他給找出來的,克里斯,那是我們的遊戲,一定是這樣,而勇利也是希望我找到他的,他在等著我找到他,所以才那樣逃走了。」

 

「遊戲?」克里斯不明白他說什麼,只肯定維克托肯定是喝醉了。

 

「是啊,」維克托露出一個溫柔無比而艷麗的笑容,那張英俊的面容因此更加好看,「而我會找到他的,不論他跑到哪裡去,不論他想要藏到哪裡去——我都會找到他,因為我想再跟他一起跳舞,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

 

說到這兒,維克托感覺自己的心底一陣心安,不再慌張於男孩的突然消失。

他腦中想像著找到勇利後將會得到什麼樣的甜美的戰利品,他知道那個時候他們肯定可以盡情的遊玩,更加瘋狂、更加熱情,並且充滿眾多的『愛』。

 

維克托感覺好像聽見了那個清澈甜美的聲音說著『來吧,來找我。』

那聲音在呼喚他過去,因此不論男孩在天涯海角,他都會跟上。

而此刻他心中滿溢了幸福的感覺,誰也無法阻止這種想法。

 

這是只屬於他們的遊戲。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葉玥 的頭像
千葉玥

月下的玫瑰與酒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挑逗完立刻逃跑的勇利 真的很可愛
    七夕第二發真的好甜
    請問還有第三發嗎? 跪求
    不捨得七夕就這樣過了QQ
  • 結果來不及完成第三發啊~
    寫完第二篇就11點多了XD
    第三發是瑞哈喔。
    我可能看找個什麼時候才會繼續吧。

    千葉玥 於 2017/08/30 18: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