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基於下面這連結中天野娘畫的假想彭哥列十五代的模樣而產生的文


@因為我沒有找到十五代的名字,於是自己取名了,如果有名字請誰告知我~~

 

 

 

 

 




Four things come not back
世間有四樣東西無法挽回





彭哥列,西西里最大的黑手黨,但如今要說是世界最強也並不為過,只要是黑手黨都聽過他們的名字,懼怕他們的力量,在過去八年的混亂中,雖然使他們的名譽一度落下,但由穩健一派重新掌握實權後,他們的聲勢又再度的回到過去強盛時期一般,但原因並不僅僅是因為這樣而已,是啊,並不只是因為這樣。

最後的重點果然還是重新掌握權力的人,那個名為澤田綱吉,可說是黑手黨中最強的男人。
沒有黑手黨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算是彭哥列的家族的敵對者也不敢大聲的叫出他的名,在西西里中沒有人不對他保有著敬意,那並不只是出於對黑手黨的恐懼而已,而是他作為教父的那短暫的20年內,是西西里的黑手黨最為強盛同時卻也是西西里最平靜美好的一段時光。

過去八年的混亂還是讓已經隱於幕後的他不得不重新拾起彭哥列的責任,在西西里這段漫長的黑暗日子裏頭終於重新見到一絲曙光,但是……

「……聽說,彭哥列很快又要換下一任首領,而且繼承者已經選出來了。」
「為什麼澤田先生不繼續當首領呢?明明聽說身體也一直都很健康的,看來也不像上了年紀。」

「哈啊…希望不要又是像彭哥列前任首領那樣的傢伙就好了……」
「是啊,不然大家的生活都不好過。」

慢慢從公寓的門口走下台階準備要進入車內的少年停下的了腳步,他往剛剛那些人的方向看去,身後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子為他開了車門,從一開始便坐在車內的人愉快的轉過頭來對著他笑到,那是個非常爽朗的笑容,讓人難以想像他是個黑手黨。

「喔,就是你吧?哈哈,還很年輕呢——是叫克里歐吧?」黑髮的男子是明顯的東方臉孔,和混血的他一樣來自日本,很多人都說他會被選為繼承者很大的部分是因為他的混血受到那一位的喜愛,這使克里歐對自己沒有什麼自信,「上車吧,我被阿綱說要好好的帶你過去呢。」

「……為什麼…」克里歐緩緩開口欲言又止,「為什麼…那個人不繼續當首領呢…?」

他的音量很小所以大概沒有讓任何人聽見,只是,那個迎接他的男人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勾起一個微笑,克里歐不知道為什麼像對方這樣在家族中也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會來迎接他這樣的人,只是繼承的候選者而已,卻由十世那一代的守護者前來迎接,太過招搖了。

「怎麼了嗎?山本先生。」克里歐注意到對方的眼神後恭敬的問。

「……不,只是覺得你現在有點像阿綱剛成為首領的那個時候呢,好懷念啊。」山本這麼說著時表情顯得相當柔和,這讓他看起來彷彿還很年輕,眼神中充滿了活力。

今年已經57歲和十代首領同年齡的雨之守護者山本武,還有不少十代的守護者們至今依然在為彭哥列家族而祕密活動著,但在三個月前的行動中他們浮出了表層,同時也向眾人展現了他們依然強大的戰鬥力量,僅花了半天的時間便將彭哥列XIV的部隊輕易征服,只要在現場親眼目睹了那時的景象,就不會有人說什麼他們已經不年輕了吧,也能夠明白十代首領和他的守護者被黑手黨眾人尊敬的原因,那是壓倒性的力量。

那時,他也被里包恩帶著一起去了,說是為了讓他看看真正的彭哥列首領是什麼東西。
一副好像已經確定他就是下一任首領繼承者的模樣,要他多多學習,並希望他可以從這場激烈的戰鬥中更了解彭哥列,但恐怕目的不只是如此,眼前的這個被人說是彭哥列的惡魔的男人,讓他親眼看著這壓倒性的處刑場景,一定也是在警告他不可以重蹈覆轍,否則會像十四代這樣被他們親手毀滅吧,看到那戰鬥的模樣後誰也不會想要隨意的冒犯十代首領的權威。

那時,點燃了火焰在空中飛舞的那個身影非常的絢麗而耀眼,雖然因為距離很遙遠而沒有看清楚,卻看見了對方微微冰冷的眼神,從沒有接觸過對方的克里歐那時也感到皮膚上起了雞皮疙瘩,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是否很嚴厲呢?或者是個令人害怕難以相處的人……被譽為最強的十代首領,如今他就要親自去見對方了,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你不需要擔心,克里歐,也不需要感到害怕,」這時山本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他的憂慮,輕柔的開口說,「因為那個人是非常溫柔的。」

那時,克里歐心底浮現的只有對方將十四代逼入絕境時的模樣,不懂所謂的溫柔是指哪個部分,但是那句話還是令他的心情稍微安穩了下來。


















在寬敞的室內,男人輕輕的將水壺傾倒,流出了暗紅色帶著濃郁香氣的紅茶,然後將三個杯子放上桌子招待眼前的客人們,其中一個人端正的坐在位置上,另一人卻是拿著報紙直接坐上桌面,沒有過多久突然將報紙往桌面上一摔,咧開嘴露出了一個冷笑,帶著微微興奮的口調。

「哈,你看這個——『令人恐懼的黑暗告一段落,X世重新掌權』,真是不錯的標題,他們總算是找到夠聳動的新聞了。」男子拿起了桌上的紅茶就喝了一口,然後瞇起眼,「你還是沒有什麼進步啊,泡得不夠濃。」

「我這個首領親自為你泡茶你還是不滿意嗎?真是要求多啊,里包恩。」對方輕笑,然後也在位置上坐下來,看了一眼那份報紙,「本來我是不打算再次浮出表面的,不過算了,這次算是特別吧,總不能一直不管。」

「畢竟,已經到了你不得不出手的地步了。」里包恩一邊說著,看著眼前靜靜微笑的人,「後悔嗎?在引退這麼多年之後又突然用前代首領的身分出現,違背了你當初的誓言。」

「不,放任帕特里.路西歐繼續下去的話,我會更加後悔吧。」綱吉搖了搖頭,他坐下來喝著自己泡的茶。

「那個人做的事情已經到了沒有人可以忍受的地步了,就算你不出手,自然會有其他人出手。」里包恩見綱吉的那張臉上浮現一絲哀愁,從過去到現在都沒有什麼改變,很容易就會沮喪,「你沒有眼光呢,一直都是這樣……但這並不是你的錯,知道嗎?」

「我知道。」綱吉的眼睛飄向窗外,彷彿在望著遙遠的地方。

「黑手黨本來就是這樣的東西,殺人不然就是被殺,我倒覺得十四代做的事情也沒有什麼不對,他只是和其他黑手黨一樣罷了——是因為你曾經讓西西里嘗到了平靜的滋味,他們如今只希望你可以重新支撐起彭哥列和西西里的榮耀——世間的人都是這樣的,不懂感恩。」這時候,和他們一同在房裡的另一人終於開口,但就和以前一樣不可能說出什麼好聽的話來。

綱吉看著他一陣子後微微一笑,用手撐著下巴。

「比起那個我更在意的是為什麼只有你一直都和二十年前沒有什麼差異啊?是幻覺吧?你以為幻覺能夠騙得過我的眼睛嗎?」綱吉好像隱約帶著一些不滿,盯著眼前看來只有二十多歲的男人,但明明真實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真好啊,年輕,我們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這個年紀啦,繼承人也換了好幾個……」

綱吉說著又低下視線,一說起這個,果然內心還是有不少傷痛存在。
澤田綱吉,彭哥列的十代首領只做到30歲就提早引退了,原因是因為一次的事件中他失去了重要的夥伴,大概是以那做為契機吧,他很快選出了下一任首領並拋棄了這個位置。

但是,所有人都懷念並習慣了十代首領的領導,在前代過度強大的威光和眾人期待與比較的壓力之下,十一代很快就因為受不了而出走,某一天突然從家族中消失了。
緊接著繼承的十二代度過了穩重的十五年,在眾人覺得彭哥列已經安穩下來,綱吉也可以真正的隱身於幕後時,卻在十三代的繼承儀式上發生了攻擊的事件,目標並不是年紀輕輕的十三代,而是前去參加的澤田綱吉,但那次的爆炸中十二代和已經繼承了十三代的父子兩人都死去了,十三代連上任都還沒有就直接換上了下一個繼承候選者,卻是綱吉並不喜歡的候選者,但當時年紀足夠並且也有資格繼承的只剩下他了。

後來,十四代領導彭哥列的八年,被認為是西西里島上最混亂也最黑暗的一段日子,運用著彭哥列從十代以來就變得過度強大的力量,明目張膽的對敵人處決、械鬥、與警察為敵,無節制的擴充著彭哥列的勢力,傷害平民,並且侵略其他黑手黨,用力量佔有一切,似乎有部分的原因就在於當初十代首領選擇了十三代首領而沒有選擇他成為首領繼承者,那在他內心留下了仇恨和忌妒吧,這成了誰也最不願意見到的狀況——八年來,眾人在終於無法忍受時,澤田綱吉終於下令親自了結十四代的治理,收回了彭哥列的權力,將十四代囚禁了起來。

這是不正確的,明明身為過去的首領,如今他卻還是被眾人當成教父一樣的崇拜。
他從十一代丟下家族離開的那一天就稍稍理解到,家族中依賴他的人、喜愛他的人很多,而他的影響力也確實而且堅固的留下來了,但正因如此卻也成為了後續幾代最終面臨毀滅的原因。
雖然,守護者們都說不是他的問題,但他知道造成這一切的原因還是他。

「你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呢,我不介意黑手黨的死,他們的死也表示你的威信對家族來說有多麼深厚吧。」六道骸,十代的霧之守護者臉上帶著一抹冷笑,「反正你還活著就夠了。」

「真是讓我害怕又高興的話呢,但我已經老了……該交給年輕人。」綱吉的手輕輕碰上自己的眼角,雖然身為男人並不像女性那樣容易受到歲月的影響,但還是因為長年的勞累出現了不少皺紋,一直被人說是娃娃臉的這張臉也是一樣的,「和用幻覺維持年輕的某人不一樣呢。」

「你說什麼呢。」骸無視綱吉的諷刺,那雙手突然輕撫上綱吉的臉頰,「你看來和二十年前沒有什麼差異,一直都是……至少在我眼中。」他嘴角的笑十分溫柔,可是這氣氛卻被狠狠的打斷了。

「好了,老人們。」里包恩突然拍了一下手,不客氣的說,「沒忘記等等的事情吧,蠢綱,克里歐要過來的事情你已經準備好了嗎?」骸這時候也收回了手,有些悶的繼續喝茶,大概不想被人提起年紀的事。

「啊啊,我很期待見到那孩子呢。」綱吉一笑,「這次真的希望可以順利啊。」

「是你指名的不是嗎?明明還有更加有勢力的傢伙在,卻甩掉那些人選擇了這傢伙。」里包恩想了一下,好像有些懷念的露出了溫柔的神情,「好像過去也發生過這樣的事呢。」

「說得也是,可惜沒有很好的老師啊,要是能為我指導他就好了。」
「我已經不打算再教導誰了,那種事情你自己做吧。」

「恩,我是這麼打算的。」綱吉點點頭,里包恩說過他會是最後一個學生,這也是里包恩表明只對他忠心的一個方式,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對里包恩來說是其他首領無法替代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已經隱退的現在,里包恩還是將他看作首領對待,即使忙於家族的工作每個禮拜也一定會抽空來見他一面。

在綱吉繼承首領之後,當時解除詛咒後年僅八歲的里包恩立刻接替家光成為了他們家族的顧問,後來也是好幾代的家族顧問,雖然接連著幾個首領失蹤、死去,他卻屹立不搖,也曾被十四代指責他是澤田綱吉派來的間諜,但他在彭哥列內部的位置還是不可動搖的,也沒有被任何人替換,而在最後向綱吉提議把十四代硬是拖下來的也是他。

「我看過那個孩子,看來沒有什麼自信的軟弱的人,真的沒有問題嗎?」骸問。

「和恭彌說了一樣的話,那時候拜託他從日本把克里歐帶過來時也這樣說的。」綱吉嘆息,結果雲雀今天也沒有過來,只有上次收拾十四代的時候因為戰鬥很有趣跑來西西里一陣子,然後就爽快的回去了,那個性真的是過幾年都不會成長,只有這部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綱吉的表情此時稍微嚴肅了一點,他十指交握,微彎起嘴角。

「克里歐……他說不定不太想當首領,一下子要他捨棄平凡的生活,或許有些掙扎吧。但在那孩子選擇要不要成為首領之前,我有不得不對他說的事情……」




克里歐下了車後一抬起頭就看見眼前高聳的建築物,這裡,就是彭哥列的總本部,也是彭哥列首領所在的地方,他們光是進來就看到了不少黑衣的男子守衛著門口,當他們看見了跟在克里歐身後的山本時,慌慌張張的為他開啟了大門。

「歡迎您回來,山本大人,首領在等著。」

大門剛打開,就聽見了一個倉促的腳步聲音也跟著從後方逼近,最後幾乎是同時和他們一起在門口撞見,克里歐卻忍不住退開了兩步想讓對方先走,原因就在於前來的人身後那一大批的武裝的部下們,看來是剛去巡邏完畢的成員,而最前頭帶領的人是一個一頭銀灰色頭髮、刁著香菸的男人,男人在和克里歐差點撞在一起時,擰起眉頭瞪了他一眼,那壓迫感使人動彈不得。

「這小鬼是誰啊?為什麼讓他隨便的進到彭哥列?」
「我是……」克里歐還沒開口解釋,身後的山本一看見對方就高興的露出了笑容。

「喔,獄寺!你正好回來了嗎?」他上前去,用力的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是你……那麼,難道說這個小鬼就是……」獄寺低下頭對著克里歐端詳了一陣子,低哼一聲,「我剛好也要去找十代首領,說服他不要讓這種傢伙繼承,乾脆繼續由我們守護彭哥列就好了,下一代的人都沒有什麼用處,只會汙損十代首領和彭哥列的名譽而已。」好像對於彭哥列連幾代都不爭氣的事情有些氣憤,獄寺用不悅的眼光看著克里歐,克里歐可以感覺到獄寺對他懷抱著某些敵意。

「別這樣,獄寺,你知道這是阿綱的意思,他可是下一任繼承者。」山本將手壓在克里歐的肩頭,給予他一點勇氣,「他可是阿綱親自選出來的,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吧?」

「……我知道,我是不會違抗那一位的旨意的。」獄寺回過頭揮揮手要那些部下們散去,然後往前踏一步,「跟上來吧,小鬼,我帶你們去見十代首領——不過,警告你不要做出什麼丟十代首領顏面的事情來。」

獄寺帶領著他們一同走到首領室的門口,獄寺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到這裡來了,畢竟他們在二十年前就打算退出這個地方讓給下一代,卻沒有想到會看到十五代繼承的這一天,世事難料,特別在黑手黨之中就更加充滿危險,十三代繼承的那一日父子兩人一起被殺死時,綱吉顯得非常沮喪,他認為在那一次攻擊中該死去的人應該是自己才是,敵人的目標是他,卻沒想到會連累他相當疼惜的第十三代,十三代的名字和十五代一樣,他們身為黑手黨一員所生下的孩子們都是請綱吉為之取名的,身為最強的教父同時也是所有孩子的父親,十三代死時還非常年輕,是啊,大概就是克里歐現在的年紀吧。

推開了門,克里歐猶豫的走了進去,他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里包恩還有另一個不認識的年輕男子,最後視線落在站在窗邊靜靜凝望著西西里天空的那個人——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他現在看來和那天與十四代戰鬥的人似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您好,十代首領,能夠在這裡見到您,非常的……」
「克里歐,不需要那麼拘謹。」綱吉轉過頭來,打斷了克里歐恭敬畏縮的問候,輕輕笑著指指座位,「請坐,我的孩子。」然後他也看了一眼隨著克里歐一起進來的山本和獄寺兩人,走上前去分別擁抱了他們一下,「隼人,巡邏辛苦了,武,謝謝你帶克里歐過來。」

「……十代首領。」剛剛一臉冰冷與嚴肅的獄寺居然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阿綱,這不算什麼。」在親吻綱吉的臉後,山本開心的笑著。

克里歐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就算只是這樣看著都能夠了解到十代與守護者之間深刻的牽絆,他也曾經看過前面幾代首領的守護者們,但是當時他只覺得是些厲害的人,他們站在一起時卻沒有什麼家族的實感。如今,看到十代的守護者後稍稍能夠明白為什麼十代首領會被認為是『最強』的理由,這裡的每個人如今在黑手黨界都是具有權威的、令人恐懼的存在,但只有在講到十代首領時,看到十代首領時,會露出像這樣溫柔而孩子氣的一面,他們是發自內心喜愛著十代首領,尊敬著他也忠心於他。

「覺得奇怪嗎?但是,那傢伙有這樣的能力。」這時候,克里歐眼前的年輕男子開口,六道骸,以前罪大惡極的殺人兇手現在也堂堂的坐在這裡,「他就是能夠讓人不由得想要待在他身邊,待在他身邊就好像不管做了什麼事情都能夠被容忍,你能夠做得到這樣的事情嗎?」

「我…首領什麼的,我根本就沒有想過……」

「如果你沒有辦法做到的話,恐怕只會踏上和前幾代一樣的道路吧,畢竟,這裡是黑手黨。」
被十代的勢力所壓迫導致現任首領的威信不夠,一但沒有強大的魄力也就無法支撐起家族,何況沒有支持自身的忠實的夥伴,很容易就會從黑手黨的歷史上消失。

「別說恐嚇的話啊,骸。」綱吉的手彈了一下對方的額頭,笑著面對克里歐,「別聽他的,他就是喜歡說些危險的話呢,沒一個長輩的樣子啊。」

「但是,我確實沒有自信,雖然十代首領您選我當繼承者的事情非常的榮幸,可是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的我能夠做到什麼呢,我的父母也不會希望我做這樣的事情——」

「但你和我很像。」綱吉這時候緩緩開口,「雖然我不會跟你說只是因為這樣我才選擇了你,我看到了你的戰鬥,你曾經為了保護同伴挺身而出吧,雖然後來被打得很淒慘就是了。」綱吉搔搔臉頰,不好意思說明白其實他有派人去監視少數的繼承候選者,為了就是選出一個他認為可以的,「但你比曾經的我更強大,我曾經很懦弱,比你懦弱得多,所以我需要知道的就只是這樣而已。」

綱吉為克里歐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

「你還不需要太快決定,我並不是要逼迫你馬上成為首領,你看,現在我也還挺健康的,可以再代替做一陣子。」綱吉聳聳肩,然後他的手輕撫克里歐的頭,相當的溫柔和藹,「今天我只是想要親眼看看你才叫你過來的。」

同時,也是想讓其他守護者看看他所選出的繼承者是否合適,所以目前還留在西西里的守護者們,包括了骸、山本還有獄寺他們也出現在這兒並不是湊巧,里包恩就不用說了,他本來就是家族的顧問,選繼承者時他的意見格外的重要,儘管他似乎完全服從了綱吉的選擇。

克里歐的臉有些微紅的捧起那杯茶,當他看到綱吉那雙褐色的雙眸仔細望著自己時,就會有些心緒不寧,那雙眼睛很清澈,雖然綱吉的臉上有著歲月留下的痕跡,但他真的不太像是已經要接近六十歲的人,至少他眼底充滿的活力還沒有令他老去,而且不知怎麼的,綱吉的笑容很容易令人親近,和他本來以為的嚴肅形象完全不一樣。

「十代首領,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可以嗎?」
「是什麼?」

「……您為什麼在二十年前不繼續當首領呢?您到現在依然也可以繼續當首領,九代首領也是做到了70多歲才將家族交給您的,為什麼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換下一任繼承者了呢?」

這個問題出口的時候,現場的氣氛有了些許變動,獄寺微微皺起眉頭好像有些想要制止這個問題問出口,但已經來不及了,克里歐感覺到這股奇妙的壓力,不禁有些後悔。

「這是個我一直以來不想觸及的問題。」綱吉低下頭來勾起一抹有點寂寞的笑,然後他輕闔起眼,「現在我還能夠想起,我曾經有不少敵人,但也有從敵人的關係最後轉為可靠夥伴的人們,這些都很重要,克里歐,不管是傷害過你的事物、守護你的事物,以及那些你想要守護的——全部都要好好珍惜喔,當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以後就會知道那些東西有多麼寶貴。」

說著克里歐無法完全聽明白的話語,克里歐知道綱吉不願意給出明確的答案。
他所觸及的說不定是綱吉內心不願意回想起的記憶,但是綱吉的表情卻又不是那樣,反而顯得溫柔,而且對這個突然的問題也沒有生氣。

「但是,十代首領,雖然拒絕您的好意我很抱歉,可是果然我還是不適合,由十代首領和十代的守護者們繼續保護這個家族不是更好嗎?我…根本沒有您所期待的力量…」

「嗯…雖然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克里歐你說你沒有力量,也就是說你希望得到力量吧?」

「我?」克里歐抬起頭來,看著綱吉的眼睛。

「正確的力量可以保護你想要保護的東西,克里歐,不過,是啊,我讓你再回去想想吧,到時候再給我回覆就好,我說過你不需要太快下結論。」

「……是。」看綱吉不願意馬上接受他的辭退,他只能這樣回答。

最後綱吉站起來,結束了這段時間不長的談話,克里歐內心雖然還有些疑惑但也不得不離開。
離開前綱吉突然又叫住了他。

「克里歐,世間有四樣東西無法挽回,你知道是什麼嗎?」

克里歐臉上寫著滿滿的困惑,但綱吉只是搖搖頭,然後揮手讓他離開了。
只是,克里歐望著最後那個轉身的背影中,似乎帶著一些遺憾,受人尊敬並且愛戴的十代首領在三十歲的時候就突然引退,那些遺憾恐怕就是原因吧,克里歐隱隱約約的這樣想,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遺憾,他並不明白十代首領這個人。

門闔上後,綱吉繼續看著窗外慢慢變紅的天空,夕陽很美,西西里總是這樣的,他很喜歡這裡,雖然偶爾也會想念日本,但是父母已經死去的他,現在的日本對他而言就只有依然如往的舊學校還有那個並盛神社殘留著他過去的記憶,當然,偶爾回日本一趟也是為了與了平還有雲雀見個面,了平總是會和做為妻子的花一起盛大的歡迎他,而雲雀則喜歡和他兩個人靜靜的在院子喝茶。

偶爾會看到京子和她的丈夫一起出現,他會突然回想起自己的初戀。

他不能說自己在漫長的五十年來都沒有感覺到一絲其他的愛戀情感,但是年紀不知不覺大了,很多事情沒有邁出步伐去改變漸漸的也就改變不了了,他知道的,守護者裡面曾對他經懷抱著某種情感的那些人至今並沒有改變,而自己也隱約的懷有這樣曖昧的心情,但到了如今已經不是那種會感受到心跳加速、感到激情的感覺了,而是更加平穩、更柔和而緊密的關係,只是沒想到自己最後也沒有成家,一直到了這個年歲還選不出繼承者來。

但這並不是問題,綱吉想,就算那份曾經淡淡的愛戀感情褪色了,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牽絆。
至今,那些他所喜愛的人依然待在自己的身邊,這件事情並不會改變。

在里包恩和山本送克里歐離開後,室內靜悄悄的,不久後骸突然開口。
「為什麼不告訴他你不當首領的原因?」

「你這傢伙,十代首領的心情是怎麼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獄寺冷冷的瞪著他。

「……沒什麼的,隼人,我已經沒有關係了。」

綱吉抬起頭看眼前用幻覺偽裝得異常年輕的骸,輕嘆一口氣,這樣子有些討厭,明明都一樣大了只有對方狡猾的保持年輕,綱吉覺得很不公平,雖然骸對待他的態度就彷彿一點也不在意他變得稍微老去的模樣,骸和過去一樣,有時會對自己露出充滿寵愛的神情,一如過往。

只是,不論怎麼樣偽裝,逝去的時光都不會再次回來,自己已經年紀不小了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事到如今有些事情卻總是無法遺忘,看到骸的外表後總是會回想起來。

「無法挽回的東西真的很多啊……真不想變老……」綱吉無奈的嘆息著,這個時候的自己也像是個上年紀的人了。




















送克里歐回去的里包恩還有山本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在克里歐的身邊,克里歐從出來後就鎖著眉頭在思考著最後綱吉對他說的話,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而他覺得有些後悔問了那個愚蠢的問題,想必會讓十代首領放棄自己的位置的事情肯定是家族的重要機密吧,不可能輕易告訴他的。

「里包恩先生,剛剛的事……」克里歐抬起頭來迫不及待的開口。
「怎麼了?」里包恩低下頭問,表情就和往常一樣,似乎並不在意剛剛那奇怪的氣氛。

「我是否說了不好的話讓十代首領生氣了?提起了不該提起的事情,我想向他道歉。」

「不該提起的事?啊啊,那個啊,無所謂,也不是什麼秘密了。」里包恩卻聳聳肩,勾起一點笑容,「那傢伙不會在意那樣的小事的,他神經遲鈍得很。」

「但首領後來說的話……」

「你應該知道『墨西拿衝突』的那次爭鬥吧?就是發生在他引退的那一年,那也是他為什麼不再當首領的原因。」里包恩的表情變得有些冷酷,黑色的雙眸微微瞇起,沉默了一陣子才又繼續說下去,「在那次戰鬥中死去的……九代首領的養子,同時也是他的兄長的那個人,對他而言那是他放棄首領之位的原因,簡單的來說,並不是什麼重大的原因,就只是因為夥伴死去而已,真可笑,夥伴死去這種事情在黑手黨中明明要多少有多少。」

「那麼,為什麼就因為這樣而不再做首領了?」想都沒想克里歐就脫口而出。

「但是,」里包恩接續著,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對他而言無法挽回的事情那樣就足夠了,只不過是失去一個夥伴就足夠讓他不願意再當首領,他就是這樣的人。」

「啊……」克里歐低下頭,知道自己說了無神經的話,對自己而言那件距離了二十多年的事情和當時死去的人可能和自己無關,但對親身歷經那件事情的那些人而言,卻是真實的痛楚,對綱吉來說更是如此。

這時候山本輕輕的用手撫過克里歐的頭,溫和的微笑。
「——不用擔心,你就多想想吧,阿綱不會勉強你的,就算不想當下一任首領也可以拒絕。」
「啊啊,大不了就是那傢伙繼續撐下去而已。」里包恩也難得親切的說。

「……是,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考慮的。」克里歐輕聲的回應。

當他離開彭哥列的大門時,他不曉得自己內心怎麼想的,到底是否想要當彭哥列的首領,但耳邊卻不斷迴盪著綱吉對他說的那些話,動搖著他的心思。


『你說你沒有力量,也就是說你希望得到力量吧?』
『正確的力量可以保護你想要保護的東西。』

——克里歐,世間有四樣東西無法挽回,你知道是什麼嗎?
















Four things come not back,
世間有四樣東西無法挽回


The spoken word,the sped arrow,the past life and the neglected opportunity.

說過的話,射出的箭,逝去的歲月,還有錯失的機遇

---《阿拉伯諺語》









TBC

 

 

 

作家的話:

 


結果我想出了這篇~~~結果自己寫一寫覺得老老的綱吉也很不錯啊!!!!
反正男人三十歲和五十歲長得差不多...至少我爹是這樣啦~~~
於是,希望大家能夠接受這篇XDDD

其中提到綱吉的戀情....基本上可能是里包恩、雲雀、骸等人~~
但這裡大概是綱吉並沒有進一步和誰去發展成什麼樣的親密關係...
只是保持著淡淡的曖昧,珍惜著彼此,然後就這樣一直到了這麼大的歲數。
或許有點可惜,但或許也並不壞,畢竟最後大家都還待在一起,綱吉也還是和喜歡的夥伴們一同活著
有些機運是雖然溜掉,但也不一定不好的情況~~

其實這句阿拉伯的諺語是在指綱吉也是在指克里歐...提醒克里歐不要錯失機會....
還有綱吉曾經無法挽回的某些東西,包含失去的那些歲月、錯失的機運...無法挽回的人等等~~
下一篇希望可以寫到迪諾和瓦利安呢...雖然XANXUS大已經....
不過可以知道綱吉不做首領後有經歷一段混亂的日子....還有X大死的原因...大概是因為綱吉吧~~
然後這並不是X綱的標誌~請不要太期待(喂!!
這篇是真正ALL綱,也就是說不會有情慾上的東西出現的!!!!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