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月下的玫瑰與酒,搬新家。

鮮網舊家連結

LOFTER新家


「白蘭大人,我真沒有想到您會親自到這裡來。」
站在門口的男人恭敬的對著坐在椅子上的白蘭問候,這個人上一次到這裡來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是戰爭開始的前夕,白蘭在某一天突然出現在政治失利的自己面前並伸出了手,同時要求他的服從和輔助,目的是為了可以確保未來在這個國家的往來通道。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還記得那個時候你受傷回來的事情嗎?」斯佩德在一片寂靜中開口,綱吉抬起頭看著對方的背影,此刻斯佩德正拿來了一條沾溼的手巾,來到綱吉的面前擦上了他那背灰土與血弄髒的傷口,那裡一陣強烈的疼痛讓綱吉縮起了脖子。

 

當斯佩德的手不小心碰觸到他的肌膚時,他甚至想起以前與對方相擁、親吻的那些時刻,臉微微泛紅,但他不願意去承認自己的這種心情,壓抑著微微騷動的感情。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與海外(大陸及香港)通販都已經開始,如果沒有收到通販通知,請以別的方法連絡我,因為可能有些人的信箱我就是寄不到OTZ

*本篇已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第二天醒來後心情遲遲無法恢復,他看著明亮的天花板知道自己應該起來,卻將自己捲縮進棉被之中,他腦中不斷回想著昨夜發生的事,雖然最後一切恢復了正常,但綱吉知道那並不是自己做夢了,那是確實發生過的,那個男人身上詭譎的氣息使他畏縮,恐怖的印象至今仍清晰地留在綱吉的記憶裡頭,他隔著那個人看見了阿勞迪的房間,儘管對方保證不會做任何事情,只要綱吉對他視而不見他就會自己消失,但綱吉仍不敢相信自己選擇轉身逃走。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進來,隨便坐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那一天,綱吉按照約定來到了雲雀家並踏進那掛著『雲雀』門牌的那扇大門,本來滿心期待的喜悅之情立刻就消失了一半,雖然很開心能夠更接近雲雀一些,只是,眼前的模樣並不是他所夢想的那樣……老實說連個可以好好坐下的地方都沒有。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那並不是什麼地震。」

 

「恐怕不是,」Lupin安靜而凝重地對著眼前表情呆滯的中年男子,他有猜想到對方會是這樣的一副表情,「那是巨人,其中應該還有食死人一起作亂,不然巨人通常不會那麼聰明,目標著人最多的街道攻擊。」Lupin說著一邊看向對方桌子上攤著的數份報紙,自上午的重大傷亡事故發生後,麻瓜晚報的頭版就已經被那些繪聲繪影的消息填滿,有些人甚至懷疑是國際間的戰爭,有哪個國家扔了一種新型的飛彈,還有人懷疑是生化武器,當然也有人說是國內的恐怖組織活動。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綱吉離開了白蘭的會議室後就獨自一人到處亂晃,雖然之前被桔梗叮嚀看完白蘭後就必須回房間,但他一點也不想回到病房去,他不喜歡總是被關在同一個地方,在這個地方總覺得少了什麼似的,內心無法平靜,他緩緩的走到了長廊外側的落地窗邊,大面的玻璃映著他淺淺的倒影,顯露出外頭真實的模樣,青綠色的草的延伸到另外一端,後花園中滿佈著森林和岩石,可以一眼望到海邊,非常的美麗,陽光落下時海面會透出絢麗的七彩光芒。

但是綱吉知到更遠一點的地方就完全是一片灰白了,破碎的廢墟、灰色的天空,在西西里本島上頭只有外圍才會呈現這種狀況,但是在別的國家似乎那才是他們習以為常的景色,他不被允許到那些地方去,甚至不被允許離開這個房子,雖然他開口的話白蘭一定會讓他去,但是白蘭一定又會死命的纏上來,然後工作又要拖延了。

文章標籤

千葉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